雅酷文学城目录

北门 第210章:冤家路窄

时间:2018-10-12作者:严冰舒

    ,精彩无弹窗免费!

    听到柳云枝的超级自信,许健扫视她的白皙的手面,再一望她,双眸剪秋水,十指剥春葱,许健的第一判断就是,这个女人做饭一定非常有味。至于流口水之说,想想菜还可以,看看人嘛,也就是一道家常菜了。

    想到这,许健微微一笑,说道:“晚上我们去‘樱花饭店’吧。不见不散。”

    柳云枝有些受宠若惊,“真的?我不信。”

    说话间,就见她笑目盈盈,轻轻地摇了摇头,接着,极其温柔地补充道:“我真的不敢相信你会请我吃饭,就像做梦一样。”

    “不就一顿饭吗?不要大惊小怪的,就算我的赔情宴吧。”

    柳云枝又摇了摇头,满脸的幸福,说道:“不对,你不要把它当成赔情宴,因为你本来就没有错。以前,有好多人请我吃饭,你跟他们不一样,他们是有目的的,或多或少带着歹意,而你没有,这就是我开心的地方。”

    这个柳云枝虽然谈不上漂亮,但她身上有一种非同寻常的温柔。这种温柔若与情丝编织在一起,就会成为梦幻般的锦绸,暖床特供,令女人妒忌,男人酥软忘返,就好像中了一种旷世罕见的樱花奇毒。

    此际,许健真就感觉中了这种樱花奇毒,只是,他不愿承认,也不想珍惜罢了。

    许健听到柳云枝的最后一句话,不禁想起当初秦粉为了得到“金银坊”开发权而在“名人堂音乐茶座”设下的那个圈套,那时许健正是以请吃饭为名,骗出这个单纯而又善良的日本女人,从而离间了她与寥飞天的夫妻关系。

    想起此事,许健就觉得愧对柳云枝。他以为柳云枝也想起了那件事,旁敲侧击,有些记仇,因而解释道:“今晚吃饭就我们两个人,你大可放心吧,不带目的,不怀恶意,纯粹吃饭,好吗?我给你做保镖,就定在晚上六点吧,六点钟,我在‘樱花饭店’等你。”

    柳云枝一听,点了点头,心想,这回可得好好打扮一番,争分夺秒,还是先洗个澡吧。

    许健没有食言,晚上,果然在“樱花饭店”等候柳云枝。

    柳云枝原以为许健信口雌黄的,但真到了赴约时间,她既紧张又有些激动。为了给自己加分,洗过澡以后,她在妆奁前打扮了好长时间,衣服换了一件又一件,最后选中一身休闲皮草,这让她看起来有些写意,矜持而又不失浪漫。

    夜幕降临,华灯初上。窗外霓虹多彩,门里灯红酒绿。

    二人在“樱花饭店”大堂里坐着,边吃边聊。

    许健不明白今晚在这个女人面前,他为什么有这么多的话要说,而且说的多是废话。奇怪的是,再啰嗦的语言,柳云枝都听出了精彩。

    聊到兴奋处,柳云枝忽然说道:“给我倒杯酒吧,我好想把自己灌醉,然后大睡一觉。已经好多年,我没有醉过酒了,我想再尝尝翻江倒海满肚子苦水的滋味。”说完,她拿起了桌子上的一瓶日本清酒,递给许健,要许健给她斟酒。好像没有对方的同意她不敢喝,又像是一次故意的耍嗲卖乖。

    许健接过酒瓶,放于桌角,说道:“你不能喝,吃完饭你还要开车回去。”

    柳云枝却软软糯糯地说:“车子不开了,不要了,帮我扔大街上吧,谁想捡就捡去,算是扶贫了。知道嘛,今天我特别开心。你带我来这里,我突然有种回家的感觉,有一个我认为最可靠的男人陪我回家,真好。我听说这家酒店的老板也是位日本女人,对不对呀?要不,我今晚不走了,就住在这里陪她聊一宿吧。”

    这个大和民族的女人软玉温香,重现了她的至阴至柔的一面。

    许健审视着这个春风满面的女人,在她的笑纹亲触的瞳眸里,突然倒映出岁月的沧桑。

    自从柳云枝的丈夫在日本被仇人杀害以后,她就离开了本土,已经在外漂泊好多年了,作为一个有些姿色的女人,特别是以温柔著称的日人少妇的底蕴,行走于江湖,风险倍增不说,内心的孤独,更让她满身疲惫。

    而许健也有些厌倦保镖的生活,在秦粉面前,他很少看到那个女人能像柳云枝,有如此柔情的一面。

    再鲜的花朵,终究难留饱满的水分;再好的化妆品,终究掩饰不住年轮滚过的辙印。

    望着柳云枝眼角隐藏不住的鱼尾纹,许健突然对她萌发出几分怜爱。这种感觉,他曾经渴望发生在秦粉身上,因为,由于纵欲过度,秦粉早早出现了衰老的迹象。可是,在秦粉的眼里,他只是一个干苦力活的下人,他不敢表达怜香惜玉的同情,更不敢当面提醒秦粉清心寡欲。若说同情,他应该顾影自怜才对。想到纵欲过度的身体伤害,许健自然想起了秦粉与陈君寻的花前月下,也许,这就是秦粉漠视他的原因吧。

    想着,想着,许健的心里就有一种无奈的感伤。

    “在想什么呢?是不是我脸上美丽的地方很难找到?不像你的那个美女老板。”

    也真奇怪,面前这个女人比相师还高级,好像能看透人的心理变化。

    许健轻轻说道:“感觉,你比上一回老了许多。”

    “老了,很正常,哪有越过越年轻的呀?除非时光倒流,要不,就让自己变成妖精。”

    说着,柳云枝凝望许健,她的笑容越来越浅了,愁绪忽而抽扯出来,绑架着她的不自信。

    这就是实话实说惹的祸。

    见证着柳云枝的表情变化,看出了她的失望,这时,许健有些后悔于自己的诚实了,因而连忙说道:“不对,我在读你的寂寞和你的善良。最寂寞最善良的,也是人世间最美丽的。”

    柳云枝一听,“咯咯”而笑,“撒谎也不挑个时候。我看要变天啦,什么时候,你学会这么文绉绉的?这句话,是你从书里抄来的吧?不过,也好,我喜欢你的学习态度,许健同学。”

    许健一听,憨直地笑了笑,挺不好意思的,抬手挠了挠后脑,说道:“昨天晚上没有事做,我路过街头一个小地摊,随便翻了一本书,就学来了,算是生搬硬套吧。”

    柳云枝春风满面,“你学来这样的话,是为了取悦我吗?”

    许健也不抵赖,说道:“算是吧,不过,也不全是,因为,你本来就很漂亮。”

    柳云枝听后,凝脂般的面颊禁不住泛起了红潮,垂下头,接着,又忍不住勾抬脖颈瞄了许健几眼,柔声说道:“我不相信。”接着又说:“好了,我听你的话,不喝酒,晚上我给你当司机,送你回去。”

    我擦,一句晚上送你回家,也不知她还想不想回来。

    乍听起来,许健觉得很正常,但是,柳云枝脸上的红晕很快就出卖了她的欲望,因而许健又不敢跟着往下胡扯。他正考虑换个话题,比如说如何联系皇文汉,购买拳知音商标的事情,这时,过来的一伙人忽然搅乱了他的思绪。

    正可谓冤家路窄。走在前排的是李未央。在其旁边,伴随一个人,是金色集团上海分部的财务主管,李未央炒股挪用金色集团大量资金,正是离不开这位老兄的密切配合。后面几张面孔也不陌生,都是本公司几个白领。

    多日不见,这个李未央的阵势大变,就像死去的香港黑道某位大佬鬼魂附体了,走起路来摆臂晃肩特别招摇。

    许健有所不知,近期股市牛气冲天,大盘指数冲破6000点。李未央所持的股票一路走高,这让他在短短两个月时间内狂赚几百万。

    李未央办事高明,私下给财务主管几十万报酬,又给其他几个办事员每人一份大红彩头,堵住大家的嘴,并期望再次合作。

    众人没有料到会在这里撞见许健,又以为秦粉也在附近,因而俱都有些慌张,其中,脸色最为难看的当属财务主管。

    心怀鬼胎的李未央见到许健也是一愣,但很快他的脸上就堆满了微笑,主动上前打起了招呼:“你好,许老弟,你也喜欢吃日本料理啊?秦粉呢?去洗手间了?”

    这家伙故意打探虚实,自恃占过秦粉,又不往好处去想。

    许健不冷不热地说道:“她在青屏,我想你应该知道,不然,你也不敢拉出这么多人马,摆出这么大的阵势。”

    李未央一听,暗自松了口气,眼珠子骨碌碌又转了几圈,说道:“好端端的,你不在青屏护驾,却有雅兴跑到这里泡妞,是不是被秦总炒了?”

    想当初,李未央在青屏骚扰秦粉,许健驱不散的幽灵一般,一再搅黄他的美事,尤其是最后一次,秦粉被他按在办公桌上,眼看就要吃定了,这个可恶的许健居然破门而入,还动手打了他,恐吓他,要他永远与秦粉绝缘。那件事,真真让人气得半死,于是,在他的心灵深处,就有一棵恚恨树开始疯狂地向上生长。

    那次挨揍,令李未央非常恼火,只因慑于许健的铁拳,他灰溜溜地回到了上海。孰料,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回到上海以后,没想到股市大红,热衷炒股的李未央正好赶上了这个好时候,正可谓人要发财,前面有座大山也阻挡不住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