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酷文学城目录

北门 第206章:秦粉怀孕

时间:2018-10-12作者:严冰舒

    ,精彩无弹窗免费!

    别看袁金林生活作风不好,却是一个实打实的孝子。

    孝乃百行之本众善之冠。罗建业听袁金林说这话,感其孝道,他本身也是一个孝子,就没穷追下去,只好说道:“那你看怎么办?这么大的一个坑,反正不填是不行的,你先想办法填上,填不填满,到时再说吧。”

    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显然,罗建业有意松口,到时会给袁金林减免一些。当然,他也是有目的的,他亟待拿回袁金林掌握的那些照片,他是一个十分爱惜羽毛的人,看见枕头上掉根头发他都难受三天,现在眼看变成落汤鸡了,想一想,这对他将是多大的伤害?

    可对于袁金林来说,花钱如流水,攒钱如凝露。那么高的债台,他确实扛不住啊。

    一见罗建业让步,袁金林忙进击一步,说道:“这点钱在公司里不算什么,这么大一个企业,九牛一毛,也别说抵一个车间大半年产值利润,公司一年能赚多少钱,咱们跑业务的没有一个傻子。我在吻牌公司辛苦十几年,没得到多少实惠,眼见吻牌成为罗总私家企业,希望罗总吃肉的时候赏口汤给兄弟们喝,我只想分得这一杯羹,别的,你多给,我也不一定要。”

    这话不仅大,还够好听的。一百万,一口汤?

    罗建业静静地听,听完冷笑:“狼喂不熟,蛇暖不热。养痈遗患,今天,终于落得全身感染了。刚才你若是求我,金林,说不准我会对你从轻处理,而你偏偏和我讨价还价,哈哈,我没办法接受你的条件。”

    “那好,罗总,我们只能骑驴看唱本走着瞧了。到时,休怪我将照片上传到互联网上。嘿嘿,罗总曝光事小,不过,谭雁龄可是个公共人物,难道罗总一点儿也不懂怜香惜玉?”

    说这话,袁金林明显耍起无赖。

    罗建业哈哈大笑,“你敢这样跟我说话?哈哈,袁金林啊袁金林,看来,我们公司果真培养不少英才啊。不过,我罗建业即使不是你老板,论年龄也该是你尊长,你敢这样跟我叫板,在我面前做少壮派,只怕深牢大狱的铁门加厚一寸!你现在向我赔礼还来得及,收回你刚才的话。”

    说着,罗建业弄潮舵手的勇武就上来了。

    到了这个地步,袁金林爽当破罐子破摔,也不示弱,说道:“罗总你不要逼我,船破有帮,帮破有底,底破还有三千钉呢!罗总可以起诉我,公安局也可以抓我,不过,这钱不是我一个人花的,白美妙在里边也用了不少。”“我本不想提白美妙,是你非得逼我。”这时,他忽然补充道。

    罗建业早就知道小姨子白美妙跟袁金林厮混在一起。这一听袁金林咬出白美妙,若有所思,半晌,他换了语气,说道:“这件事情先放一放吧,我们家出的事情已经让我够头疼的了,你的问题过一段时间再说吧,明天你照常上班,夏科长和会计暂缓去东北。好了,你走吧,金林,我想早点休息。”

    从先前的小袁,到直呼袁金林其名,再到现在委婉地称呼金林二字,罗建业明显带有妥协的意思,就连逐客令也下得软绵绵的。

    袁金林也不是咄咄逼人的那种,眼看峰回路转,赶紧起身鞠了一躬,跟着说道:“不好意思,罗总,我知道不该这个时候打扰您。只要您真的网开一面,您永远都是我心目中最尊敬的领导,我的再生父母,我给你赔礼了。”

    “好了,好了,我没有你这么大的儿子。回去吧,有事,明天办公室里再说,快回去。”罗建业极不耐烦地甩了甩手。

    袁金林干笑两声,赶紧离开,只是,他不知道罗建业以后会布设何种阴谋,因此离开罗家以后,仍然倍感忐忑。

    袁金林正闷头往家走,冷不防,身后一辆轿车擦身而过,观后镜边框打到他的胳膊肘上,麻了一下。

    哪来的傻缺?袁金林心情糟糕透顶,刚想开骂,却见车子停了下来,车窗玻璃降下了,伸出一张美艳若妖的面孔,向他道歉:“对不起,先生,伤着你没有?”

    是秦粉的声音。

    袁金林这才看清沪地牌照,认出了秦粉,羡慕嫉妒恨,三者皆有,暗骂秦粉犯骚又来勾引陈君寻那个畜生了,又为江桐的孤立、傅忆娇的失宠莫大畅快。

    想到妻子傅忆娇,袁金林将头一歪,甩了甩手,意思是说:你快走吧。

    秦粉并不认识袁金林,见状,只以为遇到个哑巴。

    回到住地以后,秦粉在卫生间盥漱时莫名其妙地想要呕吐,随后几天,每天都要呕吐一阵,同时,生理上也出现一些微妙的变化,凭这些信号,她猜想自己可能怀孕了。

    秦粉没有将这件事情告诉陈君寻,但是,她却因此对陈君寻更加依恋了,因而几乎成为青屏的常驻大使。

    那天,秦粉开车去唐州人民医院偷偷做检查,果然怀上陈君寻的骨血。在听到医生的恭喜时,她惊涩不已,然后更多的是慌怵的涌来,她想,她该选个合适时间与陈君寻好好谈谈婚姻的事情,到了这一步,也该道及她的一些想法,比如说,让陈君寻离婚。

    不巧陈君寻去省城作协开会,又遇到韩功课邀约请客。不知不觉,这事就拖了几天。

    不打不相识。在竞标“金银坊”公寓群开发权过程中被秦粉击败,韩功课一直耿耿于怀,亏得池承诺从中当和事佬。

    其实,与秦粉第一次见面,池承诺就倾倒在她的石榴裙下了。往后,他曾经试图修好韩功课与秦粉的关系,他在韩功课面前满嘴冒沫地替秦粉辩驳过,又目射银光地夸过秦粉,这让韩功课不能不往凤求凰的层面上去想。

    池承诺只承认韩、秦和睦,有利于百顺化工与金色集团的合作,这边是妹夫,那边是理想合作伙伴,他极希望促成两边牵手,故而经常安排饭局。

    不久,青屏土地局挂牌招标辖权内一个工程,经过池承诺撮合,竞标时,韩功课和秦粉联合打压其他竞争对手,同时,秦粉充当陪标的角色,有意卖个人情给韩功课,结果,韩功课以相对低廉的价格拿到了开发权。

    这件事情过后,韩功课为表谢意,将曾经派人袭击过许健的花姐介绍给秦粉认识,化干戈为玉帛,众人皆大欢喜,而秦粉在青屏从此出入太平,并且时常成为韩功课的座上客。韩功课这次请吃饭,其实是在帮池承诺一个忙。

    近一时期,百顺化工公司资金链出现了问题。原材料采购要求现款;而生产出来的产品,无论是原药还是制剂,却因为激烈的市场竞争,以赊销居多。

    激烈的竞争越来越演变为大集团之间的较量,加之流动资金周转不畅,池承诺与金色集团合作的愿望变得越发殷切。大树底下好乘凉嘛。

    池承诺本以为老同学陈君寻能够促成这次合作,不料这个老同学越来越不好使,甚至成为羁绊,所以,他只有求助自己亲戚韩功课了。

    放弃陈君寻,是池承诺的明智之举。

    作为一位环保主义者,陈君寻打心底不愿看到青屏环境污染日益严重,所以他发自内心不希望百顺化工这类高污染企业规模做大做强,甚至上市。

    这一天,陈君寻莫名其妙地要带秦粉去开发区参观裘乾的电瓶厂。

    不用多说,秦粉也明白陈君寻的用意。青屏污染景况她早已经领教过,当初来青屏投资房地产,第二天,她就与许健、卜凡开车参观了青屏经济开发区,行至开发区腹地,当她打开车窗,多个企业排放的混杂在一起的刺鼻怪味瞬间浓郁,钻进了她的脑子,至今留下深刻的印象。她不知道,那些溟濛烟霾中大概含有多少不明致癌物。

    这次听说要去电瓶厂,秦粉说:“还是不去为好,那里的空气太糟糕了。我想让你带我去乡下感受一下田园生活,春暖花开的,我们去踏青吧。听说三民乡有很大一片梨园,现在梨花正开得好看,我们去那里吧,好不好?”

    陈君寻沉思片刻,回道:“好吧,咱们就去那里。那是个赛过清泉洗心的地方,可能是青屏为数不多的净土了。去开发区,只怕我们秦总白嫩的脸蛋表情不雅。”

    秦粉很自豪地撒娇笑道:“不是谁都有福气陪伴本小姐的,你别身在福中不知福。”

    说做就做。不久,陈君寻就开车带秦粉去三民乡梨园赏花了。百亩梨树,素雅的梨花正竞相绽放,如素如玉,又如纯洁流云。漫步其中,秦粉仿佛步入了画境,感受着暗香浮动的美景,不免心旷神怡。不过,她的心事很快就被周围的美景挤压出来,融入不进,反而更加孤独。

    不一会儿,秦粉将脸靠在陈君寻的肩上,轻声说道:“君寻,我想告诉你一件事,先问你想不想听?”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