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酷文学城目录

北门 第205章:照片风波

时间:2018-10-12作者:严冰舒

    ,精彩无弹窗免费!

    气归气,点到为止,即为江湖高手。夏虎仁心想,袁金林此时心里一定虚慌得很,也就没再深挖。吃完饭以后,老规矩,还是袁金林买单,然后,各回各家,各找各妈,这一天像一张纸,也就掀过去了。

    夏虎仁虽然是只老狐狸,然而道高一尺魔高一丈,袁金林自以为瞒过了夏虎仁。嘴上说得好听,可是,一个一百万大的窟窿,他到哪里筹措那么多的资金填满呢?难怪他当初不愿跟赵酒窝提起,说出来,真的能够吓倒人家。

    不积跬步,无以至千里;不积小流,无以成江海。成功来于积累,失败同样来于积累。平素花钱大手大脚,这一化零为整,想要填平,谈何容易啊?指靠傅忆娇那点积蓄,那还不够塞牙缝的。何况,他也没准备告诉傅忆娇。

    袁金林如坐针毡,这一张纸,掀得足够艰难。眼看危险越来越近,不能再拖下去了,他必须赶在夏虎仁去东北查帐之前找到解决办法。补齐资金漏洞是不可能的了,要么他主动交代,要么想方设法改变夏虎仁的行动路线,而能阻止夏虎仁东北之行的,只有老板罗建业。

    跋前踬后,袁金林决定亮出底牌。

    原来,挥霍吻牌公司货款的时候,袁金林料定早晚会东窗事发,于是,就对罗建业与谭雁龄的行踪格外留心。

    自从几年前发现特供罗建业、谭雁龄幽会的那栋私家别墅的秘密,袁金林专门去了几趟省城,守在“圣水雅居”前面那家“悦然四世”宾馆里,偷拍到一组罗建业与谭雁龄手牵手出双入对的照片。还有一组照片,是他在三亚花钱请人偷拍的,照片上的罗建业和谭雁龄穿着泳衣偎依在沙滩上,看样子十分甜蜜。

    有了这些照片,就形同有了挡箭牌,为了逃避挪用公款而导致的法律惩罚。袁金林幻想着用它们作为筹码,与罗建业达成一笔交易。

    这时的罗玉珠还躺在北京天坛医院,白美玲日日夜夜守侯在那里。大女儿罗艳丽,小女儿罗玉珠,两个孩子,无一在身边,妻子也不在,这个时候,房子越大就显得越空荡,对于罗建业来说,下班回到家里,他就觉得尤为孤独。

    心里挂念着罗玉珠,罗建业已经把自身生死看得很轻很淡了,他哪里还需要什么保镖呢?有好几次,马登把他送回家以后,要陪他过夜,他想一个人静一静,就让马登早些回去了。

    保镖不在,这对于袁金林来说,也算天赐良机。

    袁金林认为是时候该向罗建业摊牌了,于是,这一天晚上,暗中窥视马登离开以后,他提着补品,以探望罗玉珠为名,揿响了罗家的门铃。

    罗建业拖着病怏怏的身子从防盗门的猫眼往外看,见是袁金林,他隐约有一种不祥的预感。门开还是不开?为此,犹豫了好一阵子。

    袁金林可是抱定单刀赴会的决心来的,他哪能轻易放弃呢?就听他罗总长罗总短的,叫声越发亲切,就差一步喊爹了。最后,他说,他计划最近几天去北京探望罗玉珠。

    最后的话对罗建业有些触动,他这才放袁金林进来,动作不是特别利索,显然,他的顾忌没有打消。

    进了客厅,放下补品,袁金林一坐定就问及罗玉珠的病况,说了一番暖人心窝的话,然后,抛砖引玉,提到了公司的匿名信事件。

    那封举报袁金林等几个业务员作风败坏的匿名信,被人投到公司员工意见箱里,内容由a4纸打印出来的,显然不想暴露身份,信封上“罗总亲启”几个字却是露出了破绽,字迹被袁金林的妹婿江枫认了出来。

    写匿名信者是吻牌公司财务科的,江枫也在财务科上班,为此,辨别字迹并不难。那个举报者是袁金林的一位赌友,多少年前,他就对白美妙有意,只可惜没争过袁金林,再一输钱给袁金林,就更为不满了,写匿名信,纯属气急败坏所致。

    一听袁金林主动提起匿名信,罗建业害怕打草惊蛇,连忙将话拦住,然后,话锋一转,对袁金林最近的工作表现给予一番表扬,看样子无比信任似的。

    袁金林更加确信夏虎仁透风的风声是个事实,此际,他所受到的表扬更像是一枚糖衣炮弹,因此,他爽当跟着演下去,主动说出了自己生活上的一些小毛病。

    戏还没到高潮,他忽然不打自招,说那封匿名信的内容是真实的,并对挪用公款之事供认不讳。

    他说:“罗总,我工作上出现一些疏漏,也违反了一些原则,货款我确实挪用了,不过,我也是迫不得已才这样做的,我得养家糊口啊。你看,你这么大的老板,掉了一根头发,比损失一根金条还心疼。可咱两条腿都跑断了,那还不是挑担的蟋蟀?拿着卖白菜的钱,去操卖白粉的心,除了我,满天下也没有谁了。”

    说罗建业头发胜过金条,这没什么,聪明绝顶就是这么来的,叫他罗秃子又何妨?不过,这家伙主动承认挪用公司货款,这又是何居心呢?这让罗建业戒备陡增。

    “你真挪用了?”

    “真挪用了,数目嘛,加起来就算一百万吧。”

    越描越轻,越画越淡。说到最后,袁金林大有虱多了不痒、债多了不愁、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意味。

    坐在距离袁金林两米的位置,罗建业不动声色地观察他的一举一动。

    等到袁金林说完,室内的空气凝滞了少刻,罗建业突然大笑起来,说道:“别跟我开玩笑了,小袁,真要犯那么大的错误,你还敢来见我?你这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啊?”

    说着,他故意装起糊涂。

    袁金林仍然一本正经的样子,说道:“我不跟你开玩笑,罗总,我是来跟你谈交易的。只要你不经公,今后,你还是我的好领导,我嘛,也还是一个效忠于你的马前卒。”说完,就从怀里掏出一个信封,将里面几张照片抖落到茶几上。

    “这个人,罗总一定不陌生吧?”

    袁金林挑出一张照片递了过去。那是罗建业与谭雁龄在三亚海滩的合影。

    罗建业接过看后,脸色越来越沉,直至乌云翻墨,密云而不雨。

    空气再度凝滞起来,带着令人透不过气的沉闷。

    袁金林静观罗建业镇定背后作何反应,因而,他绝不先开口,他不想主动减少筹码。

    “你想干什么?说出来让我听一听。”

    终于,罗建业打破了僵局,问道。

    袁金林说道:“虱多了不痒,疥多了不挠,事情都到这个份上了,我只能豁出去了。罗总,我就打开天窗说亮话吧。我听说监察室的夏科长马上要带会计去东北查我的账,罗总不如把他们的行程取消了吧。亏空的那些货款,我会分批报成呆死帐的,一下子报一百万也不现实,只要到时候罗总您高抬贵手,签字同意处理掉那批坏帐,这些照片就属于你的了,你与谭雁龄发生的故事,我权当没看见,罗总你看怎么样?”

    好家伙,几张生活照换一百万欠款?真够狠的!不过,他既然敢提出这个条件,就证明他的底气挺足、勇气挺大,就像一条只值10元钱的内裤后边被他加了两个零,不是裤衩,而是牛叉了。

    “你在要挟我吗?小袁!”罗建业的脸色越发铁青,“嚯”地站了起来。真要会功夫,此时,他恨不得一巴掌下去把袁金林拍扁。

    袁金林生性胆小,以为罗建业要出狠招,就见他的屁股迅速划过沙发皮,随之“咕咚”一声,跪在罗建业的跟前,髌骨险些砸碎了。

    罗建业吓了一跳。

    袁金林话里带着恳求,“我实在没有办法啊,罗总,我也知道揪领导的小辫子为大不敬,可是,不这样做,我就得蹲监狱,我实在没有办法啊。上有老下有小的,还得靠我养活呢,罗总你就高抬贵手,放我一马吧。”说到这里,他居然抬出了合家老小。

    如果袁金林不说上有老还好,一说这话,罗建业的心里可就更不舒坦了。

    想当初,袁金林的父亲袁亦发在青屏国税局一手遮天,哪家涉税单位敢不买他的账?袁金林之所以在吻牌公司混成东北大区销售经理,也是其父强压罗建业的。这样一个实权派,说他没钱,还要靠儿子养活,谁信呢?

    想到这里,罗建业就觉得大不平衡,也有一种别样的霸气,说道:“一百万,我一个车间大半年的产值利润,你叫我大笔一挥就给抹掉?是你傻,还是我傻?你也未免把我看得太天真啦。杀人偿命,欠债还钱,遇到这事,没有回旋余地,真要还不上,你就向你老子要去。”

    一听说向他老子要,袁金林可就急眼了,说道:“一人做事一人当,我犯下的错,怎么可以找我父亲?事情已经发生,你要杀要剐都行,就是不能使扫堂腿。”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