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酷文学城目录

北门 第202章:江湖细浪

时间:2018-10-12作者:严冰舒

    ,精彩无弹窗免费!

    “我靠,咳,咳。”

    韩功课听后笑得咳嗽起来,到后来,一口气没顶上,险些断气,也不知道他是被赵酒窝的话噎的,还是坏事做多了,老天要膺惩他。

    好不容易止住了咳嗽,就听他说道:“五十万现金,谁也不好随身带啊。这样吧,你给我一个银行账号,我明天安排会计打过去。我堂堂一个韩大老板,不会为了区区五十万输掉人品吧?何况我还想享你十年福呢。”

    这个人渣之所以笑得像是有病,继而险些暴毙,原来因为疼钱疼的。话却说得十分中听,显得自己多像个人物似的。说完,伸手过去撩了撩赵酒窝的下巴。

    赵酒窝摆了摆脸,甩开了韩功课的咸猪手,一边轻蔑地笑道:“我的个去,老娘还是**的时候就被你玩了,你还跟老娘谈什么人格?好吧,明天就明天,我谅你也不敢食言。”说着,她翻出手机里保存的一条信息,把一个银行卡号连同姓名都发到了韩功课的手机上。

    “这是我一个朋友的账号,你打他账上去吧,打完告诉我一声,我好去取。”

    赵酒窝解释道。

    韩功课翻开短信,当看到袁金林的名字时,他的眼睛登时就被不明利器扎了一下。揉罢再看,还是袁金林。

    乖乖,这雏儿帮袁金林套钱来了!想他袁金林,把我心爱的女人抢走了,这又派人掏我腰包。打劫啊?

    韩功课无名火起,也不管是他主动讨饭的,要化五十万买人家的十年青春,这会儿反是倒打一耙,开始怀疑赵酒窝的动机了。

    但他毕竟久涉江湖,受伤了也不会轻易在敌人的面前呻吟一声,故而装出若无其事的样子,问道:“这人是谁呀?你亲戚?”

    赵酒窝少不更事,一直努力挥洒身上的义气,这回刚好有了表现的机会,于是,她的心灵的花朵,就有一种别样的绽放,满脸自豪地说道:“不是亲戚。是位江湖上的朋友,不过,我蛮喜欢他的。”

    “哦,是这样?”

    韩功课轻轻回了一声。本来,他真打算花五十万买赵酒窝十年青春的,他都想好了,滚动式结算,比如说第一年给赵酒窝五千,明天就安排会计打过去,第二年一万,第三年一万五,逐年递增,第十年结清,就像中国楼市按揭房贷的一种偿还方式。这回见赵酒窝与袁金林混到一处,十几年前袁金林横刀夺爱留下的伤害,潮汐一样,立马又吞噬了他的生活。他心说,给你钱?你做梦去吧!

    赵酒窝却不知韩功课的内心世界,真以为自己从此发达了,出了宾馆,她忙打电话,集结绿毛小子几个人去找翼龙。

    此时,翼龙正在院子里练功,透过铁栅栏,见赵酒窝带人来了,还以为像往常一样,是来学艺的,因而,老远就打起招呼,要他们快来过几招。

    谁料进了院子以后,赵酒窝开门见山,一照面就扬言带这帮小弟兄另立山头。

    翼龙知道他没放款给袁金林,以赵酒窝的个性,必定心里赌气,可他没料想这丫头这么快就心生二念,带一帮毛孩蛋向他摊牌来了,这哪里是学艺啊?分明大张挞伐。

    想到这,翼龙的心中不禁大怒。他想,别看现在就他自己,若论拳脚功夫,这几个人加起来也未必赢他,当然,初生牛犊不怕虎,一旦打起来,这些毛孩子不会考虑后果的,真要动刀动枪的,那就不好说了。

    翼龙害怕小子们腰里藏刀有备而来。此外,他也不想在自己家门口生发事端,再三权衡,就没有即时爆发,只说另立门户是赵酒窝的权利,悉听尊便吧。

    赵酒窝一直尊翼龙为大哥,见他没有怪罪,也不好再撂冷脸。脸色慢慢又恢复了几分天真,告诉翼龙,她马上就会变成有钱人了。

    翼龙听后淡淡一笑。毕竟现在吃青春饭的太多,包二奶的,养小三的,都不好说。依照赵酒窝的情况,能力没有,相貌却是十分姣好,短期内想要发财,求人包养,也许是她的一种暴富方式,因此,就没有问及赵酒窝发财来由,而是说道:

    “那好啊,酒窝,我先祝你早一天发大财,以后再遇到大好事,别忘了想着龙哥点。不过,江湖险恶,以后遇事你务必三思,特别是钱上的事,一定要亲兄弟明算账。好了,以后,如果你心里还有龙哥在,遇到不明白的事情,尽管来找我。”说罢,他拍了拍赵酒窝的肩膀。

    就从袁金林借钱那件事情上,赵酒窝已不再把翼龙看成真正的朋友了,所以,现在,此君的话是不是真心的,都与她的感动毫无相干。出于礼貌,她只是说了句:“以后在青屏道上混,还望龙哥待见。”

    翼龙谦逊地说道:“咱们是相互帮扶,相互照顾,说不定,我还得跟你混呢。”

    打发走了赵酒窝一伙人,等到了晚上,在派人查明赵酒窝在一家酒楼喝酒以后,翼龙就带几个精干的弟兄开了过去。

    这几个白家帮弟子,生得跟翼龙一样,个个虎背熊腰满脸横肉,说要打架,不带武器,吓也能把人吓得半死,更别说他们每人手里执一截钢管。

    几个人进了酒楼,翼龙推开赵酒窝所在的包厢,率先迈步走了进来。身后的彪形大汉随即鱼贯而入,倚靠西山墙一字排开。

    “好热闹啊!怎么?这么好的一桌菜,也不给龙哥留点?”就听翼龙声如洪钟地说了一句。

    一帮小子正陪赵酒窝喝到兴头,见到这个阵势,吓得脸色土灰,立刻不吱声了。

    翼龙扫视现场,见这帮孩子手上没动作,没有反抗的意思,也不刁难他们,不紧不慢地说道:“这里没你们的事,不怕身上溅血的话,就留在这里看热闹,要是想活命,该回学校的抓紧回学校,该回家的赶紧去见爹娘,都给你们爹娘省点心吧,还不快走?滚!”

    前边那些话,像是一位黑老大说的,中间那段,语气十分舒缓,像个大哥哥,说到最后一个字,他的脸色又拉了下来。

    一见钢管没砸到头上,这等好事,小子们哪敢逗留?但见他们慢慢起身,一个个低头溜出去了,然后如鸟兽散。

    那个绿毛小子瞟了赵酒窝几眼,见赵酒窝面不改色,起初也有些强硬,可当看到其他人都吓跑了,他也沉不住气了,这会儿,但见他慢慢低下了头,然后屁股就与板凳分离开来。

    赵酒窝眼见着绿毛小子灰溜如鼠的形态,满脸的失望,就在绿毛小子离开房门之际,她抓起盘子里半张烤猪脸,一下子砸向绿毛小子的后脑,“去死吧你,我真瞎了眼,认识你这个脑壳薄怕敲的胆小鬼,你爹真该把你射到南墙上喂苍蝇!”

    赵酒窝无比悲壮地尖声叫道,干枯的绝望瞬间燃烧起熠熠愤怒,又因为势单力薄的烘托,肮脏的话,听起来却是十分凄凉。

    江湖的魅力,爱恨情仇,总在刻意之后无意地转换,一次美丽的邂逅,一个身不由己的背叛,一柄断剑,一钩残月,细流,惊波,犹如梦的变势,让七情六欲更加难以掌控。

    翼龙目光炯炯地望着赵酒窝,等到绿毛小子走后,他不想吓坏这个小姑娘,故而,将嘴一努。

    随行的几个彪形大汉心领神会,就出门靠边站了。屋里只剩下两个人,一位身子单薄的小混混女,一位三十出头的叔叔级别的黑道硬汉。真要血拼,这也是一场不对称的战争啊。

    翼龙关上门,走到赵酒窝跟前,问道:“这是你的酒吧?”问罢,也不等赵酒窝回答,端起她跟前的半杯酒,一饮而尽。

    然后,翼龙抹了抹嘴边的酒水珠子,说道:“好了,喝了你的酒,不管是敬酒还是罚酒,也不管你欢不欢迎,酒窝,今晚这顿饭,单子我买定了。”

    酒水灌肠,酒气呛嗓,说着,翼龙就坐了下来,然后挪动一把椅子,示意赵酒窝坐到他的身边。

    赵酒窝生鼓着香腮,听过吩咐,踢了一下椅子,故意离翼龙远了点,然后一屁股拍了上去,嘟囔:“谁若想讹我,我先喷他一脸狗屎。”

    这话明显是说给翼龙听的。

    翼龙觉得身旁这个小姑娘稚嫩可爱,微微一笑,说道:“进了江湖门,都是苦命人,就凭你一个女孩子家,酒窝,我不会欺负你的。等你翅膀硬了,羽翼丰满了,再另起炉灶也不迟啊,跟我回去吧,咱们继续合作。刚才那些小兔崽子,只要我一声招呼,明天保准收到我的麾下,只要你回到我的身边,我保证今后他们还是你的人,听你使唤。相信我,酒窝。”

    一边说,翼龙一边用期许的目光盯着赵酒窝。听得出来,他说话的语气十分诚恳。

    谁知赵酒窝并不领情,冷冰冰地说道:“好马不吃回头草,我哪怕闲着没事去看蚂蚁打架,也不回去了。”再一想那些平素跟在她身边混吃混喝爱说大话的小子,不禁骂道:“那些扛不起事的孬种,从今往后最好别让我遇到,要是让我遇到了,当心我打得他们尾骨骨折!”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