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酷文学城目录

北门 第201章:老猫钓鱼

时间:2018-10-12作者:严冰舒

    ,精彩无弹窗免费!

    赵酒窝领袁金林进了一个包厢,那里有一台电脑和一个双人沙发,既能通宵上网,也不耽误睡觉听歌。坐定以后,赵酒窝打电话给翼龙,把袁金林想借高利贷的意图说了一遍。翼龙也知道袁金林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对赵酒窝说:“死猪不怕开水烫,他这人已经是条煺毛的白条猪,真要‘放高炮’给他,到时他往地上一躺耍起无赖,咱就是把他劈成八瓣,他也没钱给咱,总不能把他剁了包饺子吧?”

    为了不薄赵酒窝的颜面,接着,翼龙叫赵酒窝递话给袁金林,说袁金林借款可以,但是必须拿房产抵押,并要求袁金林和傅忆娇一起过来签立抵押协议。

    “好,我问问他。你先别挂。”

    赵酒窝放下手机,另一只手盖住手机音筒,小声对袁金林说道:“我龙哥说了,借钱可以,不过,他要你把房产证拿过去抵押,而且,你跟你老婆得同时在抵押协议上签字。你看,你有没有本事把你老婆领去?”

    这么一问,等于白说。袁金林明知傅忆娇不会在协议书上签字的,因而,轻轻摇了摇头。

    他这一失望,可就难倒了赵酒窝。

    赵酒窝想了想,拿起手机,脸上挤满了笑,嘴巴倍儿甜,说道:“我说龙哥,要我哥们的老婆出面,他使不动呀。要不这样吧,他借钱,我当担保人,你看,不作房产抵押行不行?”

    “你?”

    电话那端,翼龙听后笑了笑,“你个小丫头还没成年,担保了,也不具备法律效力。”

    翼龙不好意思明说赵酒窝担保不好使,一个出卖色相的小混混女,没钱没房又没车,拿什么抵押呢?

    听到翼龙这话,赵酒窝觉得他不够义气,气咻咻地挂断了手机。袁金林站在一旁,一见赵酒窝的表情,就知事情没有谈妥。

    “对不住了,哥们。”赵酒窝转脸望向袁金林,塌肩摊手,满脸无奈。

    一听赵酒窝叫他哥们,袁金林本来想阻止的,可随着无望的加剧,他也就失去了阻挡的力量。

    “别灰心,你已经尽力了,我得谢谢你才对。”

    袁金林说道。

    虽然,他嘴上规劝赵酒窝别灰心,自己却是一个丧气包。

    赵酒窝打量袁金林垂头丧气的样子,有些怜悯,便一再好言相劝,说她一定会帮他想出办法的,然后,就与袁金林出了网吧,找到一家小酒馆,陪他喝了一瓶“烧刀子”。

    酒足饭饱,赵酒窝送走袁金林,而后醉色酡酡地回到了网吧。她一心拔刀相助,怎奈心余力绌,因而,接连几天心情都不太快活。

    这一天,赵酒窝正满腹怨气地打着暴力游戏,忽然接到一个陌生的电话:“喂,小仙女,你还记得我是谁吗?”

    舌尖挑卷,像一只饥渴的狗靠近了一个盛奶的盆,心想偷饮,又怕主人发觉,偷窥中有些兽性的凌乱。那是韩功课的声音。

    当初拿下博鑫商业步行街工程,韩功课图个开门红,破了赵酒窝身子,时隔几年,眼见赵酒窝出落得楚楚动人,开始显现出女性的曲线美,韩功课思念旧好,突然萌发了再次占有的欲望。

    赵酒窝铭记花姐领来的那个韩老板,在她的记忆里,那个韩老板骂她是猪猡比强取她的童贞更让她难以忘记。上一次,她与袁金林从**逃回来,还跟袁金林提到花蕊被采的事情。不想,坏事经不起念叨,那个姓韩的恶魔重现江湖了。

    一听说韩功课约她去喝咖啡,犹疑之间,赵酒窝难免往马蜂身上去想。对,不能叫蜜蜂,就叫姓韩的马蜂吧。那家伙一看长相就不是好人,叫他马蜂,比叫畜生好听多了。赵酒窝自言自语,又一想:世上哪有免费的午餐呢?莫非,莫非他又想打我的主意了?

    韩功课是个风月场上的老将,对付一只雏鸟,他的嘴根本不需要打磨得多么尖锐。赵酒窝还在支支吾吾,就听韩功课在电话那头说道:“你如果有胆量,记住,一个人来噢,别怕,我不会吃了你的。”说完,他嘿嘿直笑,像是山魈发声于一片古老的森林。

    这话更证明韩功课心里有鬼,也证明赵酒窝的猜测是对的。赵酒窝本不想敲韩功课一竹杠,听到他那不怀好意的笑声,心里登时来气了,娇蛮无比地对着手机“噗”了一声,大声说道:“我怕什么?你要敢死,我就敢埋!”

    这丫头十分看中江湖义气,因为韩功课的出现,她也看到了袁金林的运势转机,所以,心里自有几分豪迈。

    咖啡厅见面以后,韩功课果然以金钱为诱饵,先是试探性地提起旧事。赵酒窝装出专心喝咖啡的姿态,韩功课趁势在她身上摸了一把。见赵酒窝半推半就的样子,这渣男的手掌就好像抹了神油似的,在赵酒窝摸过去摸过去的,最后,他直把自己贬为草狗。

    赵酒窝喝完自己跟前的咖啡,又把韩功课那份也喝了,这才把脸转向韩功课。见韩功课焦渴难耐的模样,她的小嘴一噘,暗骂一声:渴死你这个狗日的!

    见到赵酒窝古怪的神色,韩功课好像听到了她的咒骂,这时低三下四地问道:“你不会把我看成狗了吧?”

    赵酒窝觉得奇怪,这骂人,难道还有心灵感应呀?嘴上却不失时机地说道:“狗不狗的,你想当就当吧,不想当,也没人逼你。我最近和几个朋友商定一件事,想开一家抵押贷款公司,但是,启动资金一时凑不齐。”

    韩功课正在兴奋处,一听赵酒窝这话,心想,只要钱能搞定的事,那都不是事。因而问道:“你缺钱?”

    赵酒窝说道:“是呀,想赚点狗粮钱。”

    韩功课一听,哈哈大笑,“要多少?我送你了。”

    这话说得也太随意了,像吹牛似的。赵酒窝冷眼看着对面牛人,当然不会相信。

    “怎么,你怀疑我?”

    赵酒窝点头。

    韩功课的精力不在嘴上,他的手上的自由,远比誓言的随意重要多了。一见对方没把他当君子看,他忙手指朝天,起誓道:“想我谦谦君子韩功课,今天若是言而无信,欺骗赵小美人,我就是个孙子。”

    “打住,打住,停!你也别当孙子,给我当个大儿子吧。”赵酒窝见状,拿话阻击,然后又说:“既然你要送我,我就不客气啦。”

    韩功课说道:“钱是什么?钱不就是纸嘛。要多少,你给个数。”讨好之际,他趁势又占了赵酒窝一些便宜。

    赵酒窝本来打算向韩功课多借一些的,因为袁金林掏的那个窟窿着实不小。这一听说韩功课要直接送她,她反而打怵了,没敢多要,心想,钓鱼先打打窝,借钱的事以后再说。想到这,她就伸出三根手指,一面暗说,玩一次,就向人家要三万,人家该不会嫌贵吧?因而,手势打开时,看不上并不顺畅。

    韩功课已经被荷尔蒙冲昏了头脑,一见赵酒窝的手势,忙说:“三十万?不,我给你五十万!只要你把爷服侍好咯,别老娘这老娘那的,爷不爱听。”

    一听说给她五十万,赵酒窝先是一愣,继而两眼放射光芒。很快,她就想到了袁金林,暗说:袁金林啊袁金林,你祖坟到底埋哪去了?怎么有这么好的时运呢?认识我赵酒窝,你真是太走运了。

    这丫头思想单纯不假,可她真够朋友,发财的时候,她第一时间想到为朋友排忧解难,这也算是侠女系列了。不过,她不知道袁金林是她的亲生父亲,真要袁家祖坟埋在风水宝地,应该恩泽于她才对。

    正在得意处,忽听韩功课说道:“但是,我有个条件……”

    赵酒窝心灵的花朵陡然合拢,问:“什么条件?”

    韩功课说道:“我这五十万,要买你十年的青春。今后十年,你不许搞对象,更不许结婚,只能给我当专属品,为我特供。”说着,他的目光就像苍蝇屎似的,黏上了赵酒窝新出笼馒头似的隆起的胸部。

    赵酒窝看在眼里,觉得有些恶心,可为了帮助袁金林,她还得表演下去,就说:“别拿条件压老娘。大乖乖你想吃老娘的豆腐,还不抓紧开房去?”

    三两句泼辣的话一说,倒把韩功课喷懵了。

    愣怔片刻,韩功课突然大笑起来,说道:“爷刚刚还在警告你,叫你不要老娘这老娘那的乱喊,你偏不听话。”

    赵酒窝也是大笑,回道:“我看,你还是回家给池怡当爷去吧。你真要想做儿子,老娘喂得起你十年奶。”

    “哈哈哈,我的小女人,就是野!”

    韩功课咧嘴大笑,不禁回味初占这个雏儿的诸多趣味,那是把这雏儿当成傅忆娇,看来是个错误啊,下次如果占了傅忆娇,就把她当成这雏儿吧,那样一定很有意思。这渣男浮想联翩,俨然患了狂妄症。兴头正劲,他就带赵酒窝开房去了。

    开过房,行完事,未待韩功课穿好衣服,赵酒窝就向他伸出了手,慢吞吞地说道:“拿来吧,现货现卖,概不赊欠。”

    韩功课笑了笑,问道:“怎么,你害怕我赖账啊?”

    赵酒窝也不撒谎,说道:“是的。我观你面相,怎么看,都觉得你不像一个好人。”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