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酷文学城目录

北门 第198章迫在眉睫

时间:2018-10-12作者:严冰舒

    “十五万。缔亿股眼看跌破谷底,我想抄底。”白美妙兴不可遏,说话也是十分轻巧,俨然伸手就能捞到两块金砖,一块她自个留着,一块赏赐袁金林。

    袁金林一听,愣怔一下,“那么多太多了,我没有。”

    白美妙说道“不是让你回家向傅忆(娇jiao)伸手,也不是((逼))你抢银行,你怕什么把你手上货款转给我,就十天半月,这回稳赚,绝对捞几条黄鱼。你晚交十天半月的,我姐夫犯不上把你拉出去枪毙吧”

    袁金林解释道“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想,你是个新手,这样做太冒险了,咱少投一点不行吗嘴里有糖慢慢化嘛。”

    白美妙显然掉进钱眼里了,不想听那些无用的解释,就见她顺手抓起茶杯往电脑桌子上磕了磕,说道“我现在正守在电脑前,一句话,你借还是不借”

    显然,这是((逼))宫。

    袁金林一副无可奈何的样子,说道“我确实没有那么多。不过,今天有个客户打十万到我卡上,你真想用,我就先给你用吧,记住,最多用十天,现在,公司周转资金非常紧张。”

    白美妙一听,脸上立马云开(日ri)出,说道“你放一万个心。快把钱转到我帐上来,要快。”

    白美妙预判的一点也没错。果然峰回路转,全线飘红。袁金林这次出手相助让白美妙多赚了好几万,心花怒放的同时,这个风流小辣椒决定给袁金林一个疯狂的报答,她特意叮嘱袁金林出差回来以后先别回家,她要给他一个额外奖励。

    因为青屏工业副市长魏奇菲的插足,袁金林被白美妙冷落了好一阵子,这一听美人要主动投怀送抱,袁金林一时激动,竟要给白美妙买双鞋。哈哈,其实,白美妙想要的是双筒靴,他非得说成鞋,他是嫌白美妙的鞋经常破呢,还是刻意给白美妙提个醒呢不得而知。

    袁金林有句名言在吻牌公司颇具影响二十岁到三十岁,女人怕男人;三十岁到四十岁,男人怕女人。这是说两个时期男女(性xing)需求程度不同。实践证明他这句话很有道理。等到出差回来,他的第一站果然不是家,而是白美妙住处。

    见袁金林提新鞋进来了,白美妙上前就与这个说话算数的男人(热re)拥到了一起,然后就是**宫闱之事。

    这个女人的荷尔蒙好像神秘之泉取之不尽,放(骚sao)起来也有些特色,那就是喜欢一边看三级片一边**。“瞧人家老外(胸xiong)毛多(性xing)感。”与袁金林坐在同一张椅子上,白美妙看着电脑里刺激的镜头艳羡不已。

    这话无形之中伤害了白斩鸡一样的袁金林,袁金林从后边瞪了她一眼,说道“黄种人特征就是体毛稀疏,眼睑多有内毗褶,五官没有立体感。喜欢有毛的,(日ri)本北海道一带有一个虾夷人部落,据说体毛比猴毛还多,你真想要,我去给你找一个。”

    等到**过后,袁金林才将给白美妙买的礼物拿出来。这次出差,他跑遍整个哈尔滨好不容易才给白美妙挑中一双筒靴。“39码,马皇后,大脚美女。”袁金林奉承道,一面心想,有句古语叫“金莲要小,牌坊要大。”这话若是用在你白美妙(身shen)上,绝对是一种伤害。

    袁金林将筒靴拿给白美妙,本想博得美人一笑,不料这女人看后一点儿也不中意,就见她噘起红唇,撇了几撇,“多少钱买的呀我从没听说这个牌子。打发叫花子的呀”

    袁金林一心诓瞒这个(爱ai)慕虚荣的女人,这时撒谎道“八百多,发票在里边。你看看。”为了证明可信度,说话间,袁金林从包装盒里拿出一张发票。

    白美妙冷不丁抢过发票,只看一眼就给撕了,嘟囔“这发票是在假货市场买的吧你叫人在上面填一万,人家也给你写,你瞅这张发票有多毛糙,撕起来软软的,要多假就有多假”

    袁金林一听,心说完了,这女人越来越难伺候了。想我袁金林舍不得吃舍不得喝,竟挑站前便宜小旅馆住,省下钱给你买双好鞋,你却鸡蛋里挑骨头,真是好心扒给狗吃了,狗还以为我是鱼肚腩,我,我,我容易吗

    想着,想着,袁金林的心里就窝了一团火,加之荷尔蒙的消退与原始本能的远离,他明显不想继续搭理白美妙,一面又想若不是你一再电话约我,这次我断然不会一下火车就过来陪你。

    又一想袁重、袁哲还在等他的哈尔滨红肠,心说早点回去。刚想跟白美妙张口告别,这时,公司监察室的夏虎仁打来了电话。见此号码,袁金林隐约有种不祥的预感,慌忙示意白美妙不要出声。

    “喂,金林弟吗在哪里”电话那头传来夏虎仁(阴yin)死阳活的声音。

    袁金林闻听,忙撒谎道“你好,夏科长,我在长(春chun)火车站,正排队买票准备回家,夏科长有何吩咐,弟弟愿效犬马之劳。”

    夏虎仁说道“罗总指示我稽查各地应收帐款,过一阵子,我可能要去你的地盘。”

    一听要查帐,袁金林笑容瞬间僵硬起来,但他表面上仍然强作镇定,说道“公司正准备扩大规模,加强管理是好事。你放心,夏科长,我袁金林的帐目小葱拌豆腐一清二白,你夏科长又不是没查过,到东北,别的不好说,小姐嘛,一年更比一年好。”

    夏虎仁正起脸色,责备道“违反原则的事(情qing),千万不要信口开河。”接着,他话锋一转,“上次你给我带的人参,我送人了,我只留一小盒在家,你嫂子拿过去炖鸡,硬说好吃,被我臭骂一顿,其实,不用人参,砂礓炖鸡也好吃,这个不知孬好的女人,硬把我准备泡酒的好料糟蹋了。”

    这家伙巧舌如簧,狡诈成(性xing),向业务员索贿已经有了纯熟的技巧。袁金林也不是傻子,听后眼珠骨碌急转,说道“嗐,夏科长你干吗不早说赶巧我检票进站了,不过,这事我记在心里了,下次过来,我一定给你多带。”

    夏虎仁听后不悦,心想,一分钟前还在排队买票,哪能这么快就检票进站呢。明知袁金林撒谎,他便毫不客气地发出了警告“不过,工作先要干好,千万别犯错误留下小辫子。”

    这个夏虎仁表面上铁面无私,其实是个两面三刀的人物,虽说被罗建业委以重任,却竟干些见不得人的勾当,颠倒黑白、混淆是非是他的拿手绝活。每当听说某某地区出现坏帐,他定然心中大喜,心说又能捞到一笔外会。

    在吻牌食品公司,处理坏帐成为业务员们一个美好的期盼,一旦出现坏帐,他们就从别家客户那里抽取货款装进自己腰包,然后将应收款调到坏帐客户的帐面。事后,再与负责查帐的夏虎仁沆瀣一气,蒙蔽罗建业,等过一段时间,公司处理坏帐,罗建业大骂一通所谓不讲信誉的客户,大笔一挥,即作坏帐处理。事成之后,一般四六分成,夏虎仁四成,业务员六成,这六成中,有两成打理其他管事领导,一成用于出差过程中与夏虎仁之流的潇洒开销。这些业务员当中,当然包括袁金林。

    袁金林一听夏虎仁说及小辫子,心里在骂高僧绮念你老婆又想敲大爷一竹杠,大爷不违反原则哪有闲钱带你向大爷要这要那,讨便宜还卖乖。你妈跟马睡觉,生下你这头骡子,你还在叫马妈,放你妈个驴(屁pi)。

    骂归骂,表面上,他还得以礼相敬,说道“那当然,那当然,工作务必争先恐后,感谢领导关怀,感谢,感谢”

    说着,就见他脸上堆满虚伪的微笑。

    说归说,做归做,桥归桥,路归路。放下电话,袁金林愣了一阵。这次,他相信夏虎仁没有能力帮他的,他在公司所掏的窟窿没有任何人敢帮他遮掩,他自觉大难临头,当前首要任务就是稳住阵脚瞒天过海。随后,他要白美妙赶紧把借他的十万块炒股资金抽出来,这一张口,惹得白美妙大为不悦,说过几天一定给他。

    为了还钱,袁金林想出了借鸡下蛋之计,就东拼西凑十几万块钱,继续他的赌徒生涯。他要以赌取胜。

    这次,他去的是大虞、响芭、青屏三地交界一个三不管的地方。并找赵酒窝带几个混混陪他,许以佣金。

    “佣金就算了,赢钱,请我们吃顿饭就成。”赵酒窝说道。

    一想到袁金林输多赢少,又赌这么大,赵酒窝劝道“你别老是跟钱过不去,你跟它有仇呀”

    这回袁金林道出了实(情qing),摇了摇头,说道“公司货款被我花得太多,没办法,也只好碰碰运气了,但愿老天不要灭我。”

    赵酒窝这才知道袁金林挪用吻牌公司公款,现在已是山穷水尽毫无退路。无奈之下,她自告奋勇带上两个发育得刚刚有点骠悍的弟兄,以及绿毛小子,去给袁金林压阵。

    “十五万。缔亿股眼看跌破谷底,我想抄底。”白美妙兴不可遏,说话也是十分轻巧,俨然伸手就能捞到两块金砖,一块她自个留着,一块赏赐袁金林。

    袁金林一听,愣怔一下,“那么多太多了,我没有。”

    白美妙说道“不是让你回家向傅忆(娇jiao)伸手,也不是((逼))你抢银行,你怕什么把你手上货款转给我,就十天半月,这回稳赚,绝对捞几条黄鱼。你晚交十天半月的,我姐夫犯不上把你拉出去枪毙吧”

    袁金林解释道“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想,你是个新手,这样做太冒险了,咱少投一点不行吗嘴里有糖慢慢化嘛。”

    白美妙显然掉进钱眼里了,不想听那些无用的解释,就见她顺手抓起茶杯往电脑桌子上磕了磕,说道“我现在正守在电脑前,一句话,你借还是不借”

    显然,这是((逼))宫。

    袁金林一副无可奈何的样子,说道“我确实没有那么多。不过,今天有个客户打十万到我卡上,你真想用,我就先给你用吧,记住,最多用十天,现在,公司周转资金非常紧张。”

    白美妙一听,脸上立马云开(日ri)出,说道“你放一万个心。快把钱转到我帐上来,要快。”

    白美妙预判的一点也没错。果然峰回路转,全线飘红。袁金林这次出手相助让白美妙多赚了好几万,心花怒放的同时,这个风流小辣椒决定给袁金林一个疯狂的报答,她特意叮嘱袁金林出差回来以后先别回家,她要给他一个额外奖励。

    因为青屏工业副市长魏奇菲的插足,袁金林被白美妙冷落了好一阵子,这一听美人要主动投怀送抱,袁金林一时激动,竟要给白美妙买双鞋。哈哈,其实,白美妙想要的是双筒靴,他非得说成鞋,他是嫌白美妙的鞋经常破呢,还是刻意给白美妙提个醒呢不得而知。

    袁金林有句名言在吻牌公司颇具影响二十岁到三十岁,女人怕男人;三十岁到四十岁,男人怕女人。这是说两个时期男女(性xing)需求程度不同。实践证明他这句话很有道理。等到出差回来,他的第一站果然不是家,而是白美妙住处。

    见袁金林提新鞋进来了,白美妙上前就与这个说话算数的男人(热re)拥到了一起,然后就是**宫闱之事。

    这个女人的荷尔蒙好像神秘之泉取之不尽,放(骚sao)起来也有些特色,那就是喜欢一边看三级片一边**。“瞧人家老外(胸xiong)毛多(性xing)感。”与袁金林坐在同一张椅子上,白美妙看着电脑里刺激的镜头艳羡不已。

    这话无形之中伤害了白斩鸡一样的袁金林,袁金林从后边瞪了她一眼,说道“黄种人特征就是体毛稀疏,眼睑多有内毗褶,五官没有立体感。喜欢有毛的,(日ri)本北海道一带有一个虾夷人部落,据说体毛比猴毛还多,你真想要,我去给你找一个。”

    等到**过后,袁金林才将给白美妙买的礼物拿出来。这次出差,他跑遍整个哈尔滨好不容易才给白美妙挑中一双筒靴。“39码,马皇后,大脚美女。”袁金林奉承道,一面心想,有句古语叫“金莲要小,牌坊要大。”这话若是用在你白美妙(身shen)上,绝对是一种伤害。

    袁金林将筒靴拿给白美妙,本想博得美人一笑,不料这女人看后一点儿也不中意,就见她噘起红唇,撇了几撇,“多少钱买的呀我从没听说这个牌子。打发叫花子的呀”

    袁金林一心诓瞒这个(爱ai)慕虚荣的女人,这时撒谎道“八百多,发票在里边。你看看。”为了证明可信度,说话间,袁金林从包装盒里拿出一张发票。

    白美妙冷不丁抢过发票,只看一眼就给撕了,嘟囔“这发票是在假货市场买的吧你叫人在上面填一万,人家也给你写,你瞅这张发票有多毛糙,撕起来软软的,要多假就有多假”

    袁金林一听,心说完了,这女人越来越难伺候了。想我袁金林舍不得吃舍不得喝,竟挑站前便宜小旅馆住,省下钱给你买双好鞋,你却鸡蛋里挑骨头,真是好心扒给狗吃了,狗还以为我是鱼肚腩,我,我,我容易吗

    想着,想着,袁金林的心里就窝了一团火,加之荷尔蒙的消退与原始本能的远离,他明显不想继续搭理白美妙,一面又想若不是你一再电话约我,这次我断然不会一下火车就过来陪你。

    又一想袁重、袁哲还在等他的哈尔滨红肠,心说早点回去。刚想跟白美妙张口告别,这时,公司监察室的夏虎仁打来了电话。见此号码,袁金林隐约有种不祥的预感,慌忙示意白美妙不要出声。

    “喂,金林弟吗在哪里”电话那头传来夏虎仁(阴yin)死阳活的声音。

    袁金林闻听,忙撒谎道“你好,夏科长,我在长(春chun)火车站,正排队买票准备回家,夏科长有何吩咐,弟弟愿效犬马之劳。”

    夏虎仁说道“罗总指示我稽查各地应收帐款,过一阵子,我可能要去你的地盘。”

    一听要查帐,袁金林笑容瞬间僵硬起来,但他表面上仍然强作镇定,说道“公司正准备扩大规模,加强管理是好事。你放心,夏科长,我袁金林的帐目小葱拌豆腐一清二白,你夏科长又不是没查过,到东北,别的不好说,小姐嘛,一年更比一年好。”

    夏虎仁正起脸色,责备道“违反原则的事(情qing),千万不要信口开河。”接着,他话锋一转,“上次你给我带的人参,我送人了,我只留一小盒在家,你嫂子拿过去炖鸡,硬说好吃,被我臭骂一顿,其实,不用人参,砂礓炖鸡也好吃,这个不知孬好的女人,硬把我准备泡酒的好料糟蹋了。”

    这家伙巧舌如簧,狡诈成(性xing),向业务员索贿已经有了纯熟的技巧。袁金林也不是傻子,听后眼珠骨碌急转,说道“嗐,夏科长你干吗不早说赶巧我检票进站了,不过,这事我记在心里了,下次过来,我一定给你多带。”

    夏虎仁听后不悦,心想,一分钟前还在排队买票,哪能这么快就检票进站呢。明知袁金林撒谎,他便毫不客气地发出了警告“不过,工作先要干好,千万别犯错误留下小辫子。”

    这个夏虎仁表面上铁面无私,其实是个两面三刀的人物,虽说被罗建业委以重任,却竟干些见不得人的勾当,颠倒黑白、混淆是非是他的拿手绝活。每当听说某某地区出现坏帐,他定然心中大喜,心说又能捞到一笔外会。

    在吻牌食品公司,处理坏帐成为业务员们一个美好的期盼,一旦出现坏帐,他们就从别家客户那里抽取货款装进自己腰包,然后将应收款调到坏帐客户的帐面。事后,再与负责查帐的夏虎仁沆瀣一气,蒙蔽罗建业,等过一段时间,公司处理坏帐,罗建业大骂一通所谓不讲信誉的客户,大笔一挥,即作坏帐处理。事成之后,一般四六分成,夏虎仁四成,业务员六成,这六成中,有两成打理其他管事领导,一成用于出差过程中与夏虎仁之流的潇洒开销。这些业务员当中,当然包括袁金林。

    袁金林一听夏虎仁说及小辫子,心里在骂高僧绮念你老婆又想敲大爷一竹杠,大爷不违反原则哪有闲钱带你向大爷要这要那,讨便宜还卖乖。你妈跟马睡觉,生下你这头骡子,你还在叫马妈,放你妈个驴(屁pi)。

    骂归骂,表面上,他还得以礼相敬,说道“那当然,那当然,工作务必争先恐后,感谢领导关怀,感谢,感谢”

    说着,就见他脸上堆满虚伪的微笑。

    说归说,做归做,桥归桥,路归路。放下电话,袁金林愣了一阵。这次,他相信夏虎仁没有能力帮他的,他在公司所掏的窟窿没有任何人敢帮他遮掩,他自觉大难临头,当前首要任务就是稳住阵脚瞒天过海。随后,他要白美妙赶紧把借他的十万块炒股资金抽出来,这一张口,惹得白美妙大为不悦,说过几天一定给他。

    为了还钱,袁金林想出了借鸡下蛋之计,就东拼西凑十几万块钱,继续他的赌徒生涯。他要以赌取胜。

    这次,他去的是大虞、响芭、青屏三地交界一个三不管的地方。并找赵酒窝带几个混混陪他,许以佣金。

    “佣金就算了,赢钱,请我们吃顿饭就成。”赵酒窝说道。

    一想到袁金林输多赢少,又赌这么大,赵酒窝劝道“你别老是跟钱过不去,你跟它有仇呀”

    这回袁金林道出了实(情qing),摇了摇头,说道“公司货款被我花得太多,没办法,也只好碰碰运气了,但愿老天不要灭我。”

    赵酒窝这才知道袁金林挪用吻牌公司公款,现在已是山穷水尽毫无退路。无奈之下,她自告奋勇带上两个发育得刚刚有点骠悍的弟兄,以及绿毛小子,去给袁金林压阵。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