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酷文学城目录

北门 第196章良心受谴

时间:2018-10-12作者:严冰舒

    伊甸园卫士打出一行字:我喜欢平凡,它让人活得很真实。

    接着,伊甸园卫士追问: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你有视频吗?

    江桐回道:我没有。不过,如果你看到我,你也不会太失望,起码,我长得并不令人讨厌。

    伊甸园卫士看起来有些高兴,回复:是的,我相信第六感觉。那么,怎样才能看到你呢,你的家真在唐州吗?在哪条街道住,我去看你。

    江桐突然有所警觉,不说话了,停了好长时间,等池有(情qing)几次催她说话,她才敲击键盘:你对唐州很熟悉?

    伊甸园卫士撒谎道:不,我是在你qq个人资料上看到你所在地是唐州,我是上海土著居民。我只是对你(爱ai)慕,所以,我很关心你家乡,在网上查阅了你家乡的一些资料。

    江桐叹息了一声,回复:我们活在虚拟的世界,一切都可以弄虚作假,所以,你别太认真。

    伊甸园卫士回复:我会在梦里等待与你约会,那也是一个空幻的世界,可是,它很富灵气,很令人神往。我在那个世界等待你到来,与你相拥,你别拒绝我的拥抱,好吗?

    很明显,伊甸园卫士越来越痴狂了,说话越来越直白。江桐毫无蒙羞之感,反而在心里泛起阵阵甜蜜,回复:如果真的有缘,我将学会认真面对。

    伊甸园卫士兴致大增,回复:那么,你愿意接受我了?

    江桐无法正面回答这个谜一样男人的问题,此时,对于网络虚拟世界里的异(性xing)幽灵,她有些(爱ai)恋,更多的是慌乱与怵怕。她沉思片刻,然后敲击键盘:我们都需要接受时间的考验。

    接着,她又问:你知道青屏这个地方吗?唐州下辖的一座小县城,我家就在青屏,我是乡下人,素质不高,和乡下人交往,你必须做好心理准备。

    伊甸园卫士沉默半天,然后,才出现一行字幕:对不起,刚才临时处理一件事(情qing),我要下线了,改(日ri)聊。我很喜欢你,不管你来自何方。

    语无伦次,想必对方打字有些匆忙。江桐不知道,是她报的籍贯吓倒了对方……

    恬淡美妙的(爱ai)(情qing)进行曲,流行得疾,唱起来又快了半拍,这让许多网络幽灵慌乱如麻。江桐也是这样。

    江桐始未料及自己很快就被俘于伊甸园卫士柔(情qing)物语的引(诱you),掉进网络陷阱以后,她就(身shen)不由己了。尽管(身shen)不由己只是一个借口,可她不想挣扎却是真的,那种麻酥绵软甘做囚徒的感觉着实曼妙,撒(娇jiao)耍嗲有人呼应不说,还能敞开心扉邀宠买醉。

    就这样,她偷摸而又(热re)烈地与伊甸园卫士交流着(情qing)感物语,如饮甘醴琼浆,后来,她不再满足于守望电脑上的小企鹅了,很快,她与池有(情qing)互相告知了手机号码,开始互发短信。

    随后的岁月,江桐手机短信铃声再也不是那种野狼般的嗥叫了,陈君寻在家,她就将手机调成静音,而且到哪带哪,去趟厕所也要带着,几乎到了机不离(身shen)的地步。有时候,坐在沙发上看电视,实在没有办法,她就将手机翻过(身shen)去,将手机屏扣于茶几上。

    所有短信往来,都由张扬变成了藏掖。这自然没有逃过作家犀利的眼光。

    陈君寻不久便发觉了妻子的这一变化,当时他的第一反应就是糟糕二字,他知道,他的后院起火了!

    担心发生的事(情qing)到底还是发生了。陈君寻的心湖一时难以平遏。网络的黑手开始伸向他的妻子,此时,他却不能公然干涉。他想,真要这样,只能让一向传统保守的江桐对网恋更加好奇,更难抵挡(诱you)惑。作为新生事物,认识它总归需要一个过程,这个过程每个人都想尝试去做,但愿江桐早一天走完这个过程吧。

    树(欲yu)静而风不止。江桐心灵的越轨令陈君寻痛苦地感受着网络的瘙痒,但是陈君寻没有公开阻挠江桐,他经历过这个过程,他知道能够帮江桐解脱的只能是江桐自己,解铃还需系铃人,要澌灭后院火种,只能靠江桐自制力了。

    晚上睡觉的时候,陈君寻旁敲侧击地谈到网上存在太多(情qing)感陷阱,说这些陷阱伤害很多人,拆散很多家庭,然后,他列举青屏发生的一些鲜明案例。江桐心虚起来,试探着问道:“你是在警告我吗?”陈君寻笑道:“你只会玩网络游戏,我又不是不知道,何况你对我这么好,我没有理由怀疑你。”江桐笑了笑,说道:“算你还有良心。我是你的影子,你就是拿木棍打,拿鞭子抽,想赶也赶不走我的。”

    话虽这样说,江桐已经敏锐地嗅出了丈夫的醋意,可是,她不再像以前那样,陈君寻越吃醋,她就越开心,现在,她心里承担越来越重的防御压力,她想,以后再与伊甸园卫士交往,她一定要更加秘密和谨慎,不能让陈君寻抓住任何把柄。

    想罢,江桐温柔而静静地靠在陈君寻怀里,又于黑暗中睁大眼睛,毫无睡意。

    按常例,陈君寻出发在外,这个钟点正是江桐和伊甸园卫士倾诉衷肠的时候,可是,丈夫回来了,她唯有隐匿那份私(情qing),用尽全力。靠在丈夫(胸xiong)膛,她的心里却想象与勾勒着另一个男人的模样,慢慢地,慢慢地,她居然莫名其妙地委屈起来,想放声大哭。

    这一切没能逃过陈君寻的眼睛。

    陈君寻最初陷入网恋时的心(情qing),远比此时江桐的心(情qing)糟糕。他想帮助江桐,想安慰她,可是,他又不愿意捅破这层窗户纸。轻轻抚摩江桐的头发,他故意说:“工作压力太大,睡不着是吧?”

    江桐点了点头,然后背过(身shen)去,“我睡了。你也睡吧。”她说。

    其实,她哪里能够睡着呢?她只能痛苦地掩饰自己的失眠罢了,在自责里处,念想伊甸园卫士的美好;在怨怼旁边,警惕这个花心丈夫。

    正可谓:见色而起(淫yin)心,报及妻女!

    江桐的精神出轨,令陈君寻不得不反省自己。当他偷了袁金林的老婆傅忆(娇jiao),偷到人家楼上,看着人家(床chuang)头柜上的结婚照,睡着人家的老婆,这对于袁金林何尝不是一种伤害?

    此刻的傅忆(娇jiao),兴许正躺在袁金林(身shen)边装聋作哑,心里念及陈君寻的风(情qing)万种。而袁金林,又会忘掉白美妙吗?这个社会,感(情qing)实在太滥了,节((操cao)cao)碎了满地,大家都在哄抢,到底还有几人愿意坚守着那种梁祝式的忠贞?

    当陈君寻因为傅忆(娇jiao)而对袁金林表达着狼(性xing)的忏悔,他不知道,袁金林正四处打探着私生女赵酒窝的行踪。

    那次在三民乡,袁金林主动送钱给赵酒窝,赵酒窝以为他想泡她,还说他脑子发(热re),要找人揍他。想起那事,袁金林心里就窝火,但是,眼看那孩子误入歧途,他又不能不管。

    那以后,袁金林照常去三民乡,几次交集,竟与赵酒窝成为朋友。赵酒窝生(性xing)直爽,居然称袁金林为老大,这让袁金林十分尴尬。

    袁金林几次张口想要阻止,却又害怕赵酒窝再次翻脸,最后,只得把话咽进肚子里,直到赵酒窝辍学回家,他都只字不敢提。

    赵酒窝有个朋友苗阿曼在青屏开起一家名为“千与千寻”的网吧,等到赵酒窝辍学以后,那个苗阿曼就聘请赵酒窝给他做网管员。赵酒窝在“千与千寻”做一段时间网管员,心里就开始腻烦了,像她这样习惯了四处游((荡dang)dang)的野(性xing)子,困在一间大屋子里终究不是办法,苗阿曼也觉不妥,又因他在青屏黑白两道皆通,就由他引见,让赵酒窝投靠白俊杰的四徒弟翼龙去了。

    赵酒窝相中翼龙的势力,而翼龙(身shen)受大师兄云豹排挤,正致力扩张自己势力,见面以后,他对赵酒窝舐歃血刃的野(性xing)十分欣赏,一心将她拉拢过来,所以,一拍即合。

    翼龙在放高利贷搞非法融资活动,赵酒窝就连同另几个打手给他压场子。

    那翼龙在放高炮月息高达三至五毛,收入十分丰厚,却又从不吝啬。第一个月,赵酒窝就得到翼龙给的两万块钱佣金报酬。

    赵酒窝从来没有捞到这么大把银两,异常兴奋,就请苗阿曼等一干朋友熊吃海喝一顿,但她口风很紧,又十分义气,到底不肯透露翼龙的行事作为。

    赵酒窝有了钱以后,魅力就更大了,(身shen)旁前簇后拥的小混混一时间归附不少。有几个新认识的朋友甘愿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这一帮小子没钱请赵酒窝吃喝,只好寒伧地卑躬屈膝,请她去网吧打游戏,消遣一遭,算作结交礼仪。

    赵酒窝想照顾苗阿曼的生意,就与这几个新朋友去了“千与千寻”。等到小混混们拥趸她从网吧出来,已是晚上八点多钟,大家饥肠辘辘,正寻思哪一家饭店(允yun)许签字,也好赊欠一顿酒菜。

    赵酒窝看穿众人心思,笑道:“小弟弟们想请姐吃饭,我((操cao)cao),这份(情qing)姐心知肚明。今晚,我小仙女做东,大家尽(情qing)吃喝,烧鸡啤酒大鲤鱼,吃好喝好不想家。我朋友的饭店新近开张,走,咱们给他捧场去。”说着,她又以小仙女自居,把手一挥,颇具战场指挥官风度。几个小混混嬉笑着搔挠后脑,脸上掠过几分尚未蜕尽的少年天真,随后连呼酒窝姐伟大。

    酒足饭饱,众人去孟帆开的“雕刻时光”娱乐天地嚎叫几个钟头,也是赵酒窝慷慨解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