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酷文学城目录

北门 第195章后院起火

时间:2018-10-12作者:严冰舒

    江桐感动于戚萌萌的(爱ai)(情qing)故事,又为胡绍德的网络扒灰事件虚惊一场。因为,此时,她也陷入了网恋的泥淖,与一个网名叫伊甸园卫士的男人正聊得火(热re)。那种提心吊胆的精神出轨,就像是在山雨(欲yu)来的竹楼上跳舞,在冰火相慕的漩涡里挣扎,让她死不得好死,活不能好活。

    这个伊甸园卫士其实就是孟帆的小叔子池有(情qing),青屏百顺化工公司老板池承诺的弟弟,金色集团上海分部总经理秦锦的助理。这些(情qing)况,江桐现在断然不会知道。

    池有(情qing)也不知道江桐的实际(情qing)况,诚如网恋的基本特征,双方都在刻意隐瞒真实的(身shen)份。江桐只知道池有(情qing)叫伊甸园卫士,池有(情qing)只知道江桐叫金丝雀的眼泪,二人是在qq聊天室里认识的。

    在此之前,江桐目睹了不愿看到的有关陈君寻与狐狸精秦粉的一幕:一天晚上,陈君寻在秦粉的别墅里厮混一番后,秦粉开车将他送回家,行到半路,陈君寻要求下车改坐出租车,秦粉死活不依,直到一个离桃源公寓不远的地方,她才将车子停下。

    “你快回去吧,被人看见影响不好。”

    陈君寻边说边从车子里下来,不料秦粉跟着下了车,走到陈君寻跟前,勾住他的脖子,勾魂野鬼似地缠着他,脉脉含(情qing)地问:“你怕影响?”

    陈君寻害怕被熟人看见,忙着推开秦粉,说道:“是的,你这样,我早晚得(身shen)败名裂。”

    秦粉不愿分离,霸道地说:“我渴望你早一天(身shen)败名裂,早一天离婚!”说完,她噘起红唇,深深地吻了陈君寻一下,接着又说:“盖上我的印戳,你就是我的人了,早晚,我会征服你。”

    陈君寻明知秦粉猩红的唇膏印在他的脸上了,连忙抬手抹脸,形象十分狼狈,惹得秦粉一阵嘲笑,轻声说:“放心,没有,在我那里早就被你吃光了。”

    这个美女老板风(情qing)万种,说着,她的芳心就((荡dang)dang)漾起来,**辣地望着陈君寻,又起了(春chun)风满渡的**。

    陈君寻知道这美人又饿了,心里暗暗叫苦,

    如果说秦粉此时是感(情qing)的强盗,那么陈君寻只是一只偷腥的馋猫,在这个靠近家门口的地方,接纳一个外来美人的红唇,这流氓才子连大气都不敢喘一口。所好四下里没有一个熟人,陈君寻松了口气,“快点滚蛋!怕你还不行吗?”说完,他冷不防拍了秦粉(臀tun)部一巴掌,(淫yin)笑起来,然后,就匆忙走开了。

    偏巧这一幕被躲在暗处的江桐看见了。

    先时,陈君寻从家里出来没有开车,江桐一直想确定秦粉这个(骚sao)狐狸敢不敢送陈君寻回家,因而,她就出没在小区附近,侦探般地暗中监视。

    江桐看到那些恶心的画面,又气又恼,又是无比失望,腿脚一软,险些坠落万丈深渊。

    回到家以后,江桐装做什么都没看见,平平静静地度过(日ri)月,只有她自己能够听到心破肺裂的声音,破裂时没带丝毫疼痛,她知道,她已经麻木了,因为不可预见的事件而引起的无休止的战争让她(身shen)心疲敝,从而彻底失去了斗志。

    是的,她唯一(爱ai)着的男人,朝秦暮楚的花心大萝卜,彻底玷污了她的专一的感(情qing)素笺,同时,这个花心男不断制造的桃色事件又让她在众人面前很难抬头。怨恨这个男人的同时,江桐开始质疑自己的魅力,她想知道,在男人们的眼里,她这只美丽的金丝雀到底还有多少吸引力,当然,胡绍德除外。

    正是在这个危险时期,带着这份天真的试卷,江桐踉踉跄跄地越过婚姻雷池走进网络,一面排遣心里郁囿已久的烦闷。

    很快,江桐就在qq聊天室里遇到了池有(情qing),二人一见如故,聊得十分投机,然后,池有(情qing)就将江桐加为qq好友,开始单线联络。

    有时候,我在想,在这个网恋盛行的时代,若是梁山伯、祝英台重新投胎转世,他们还会化蝶吗?再忠贞的(爱ai)(情qing),是不是没有一丝动摇?再忠诚的誓言,是不是没有一点褪色?是(情qing)约束了(性xing),让它不要放纵;还是(性xing)产生了(情qing),期许它不要变质?在吻牌时代的漩涡里,任何人与网恋绝缘都是不可能的。网络的(诱you)惑,消磨着正义的人格,风化着忠贞的(爱ai)(情qing),在欺骗、浮华、(骚sao)动、失望的间隙,每插一脚,谁都无法踏踏实实地点击生活。

    所以说,江桐只是一个失足的落井者,哪怕没有陈君寻的造孽,没有池有(情qing)的邂逅,总有一天,会有另一个人(骚sao)扰着她的生活,并在她前行的路上设下埋伏。

    这天,江桐一个人待在办公室里,敲击着键盘:伊甸园卫士,看来你一定很懂(情qing)感,告诉我,男人(情qing)感的底色是黄的还是白的?

    池有(情qing)敲击键盘:金丝雀的眼泪,你很想了解你丈夫,对吧?

    江桐连忙谎称:不,我还没有男朋友。

    池有(情qing)回复:我也是孤家寡人。金丝雀的眼泪,看来,我们同命相怜。

    江桐问:伊甸园卫士,你为什么不找对象?

    池有(情qing)(春chun)风得意地回复:我一直在读博。

    接着,池有(情qing)又打出一行字:中国的金丝雀肯定比西方的温柔,也容易受伤流泪,你很受伤,是吧?

    江桐敲击着键盘:是的,几乎沦为(爱ai)(情qing)乞丐。

    池有(情qing)敲击键盘:(爱ai)(情qing)乞丐?很富诗意,很伤感。请问,你喜欢文学吗?

    江桐想到陈君寻,忿忿地说:文人十有**是流氓。

    那池有(情qing)看上去有些落井下石的味道,火上浇油,紧接着打出一行字:不,流氓全是文人。

    江桐感觉烦恼越来越少,(身shen)子越来越轻,同时有一缕(春chun)风不约而至——幸福,原来这么容易找寻!

    江桐和池有(情qing)就这样交上了朋友,遵循网络(爱ai)(情qing)的游戏规则,双方刚开始都没有透漏各自真实(身shen)份,而是沿袭各自亲昵网名。网聊的时候,池有(情qing)经常警告江桐不要再涉足乌烟瘴气的聊天室,当心掉进(情qing)感陷阱,并且一再表白自己不准备和别的网友联系,江桐是他等待多年的蓝颜知己。他的意思很明确,他希望江桐只跟他一个人交往。

    池有(情qing)将网络缘分看得过于较真,他的自私和认真打动了婚姻告急防御工事无比薄弱的江桐,尽管当初江桐一再抵制网络(情qing)缘,甘心做一个思想保守的传统型女人。

    当江桐认识了池有(情qing),感受到丈夫之外第二个男人给她的一毫安电流流过(身shen)体时的颤抖,她才明白感(情qing)原来可以找到平衡。

    江桐对陈君寻的失望不再是那么强烈了,因为,她将她对陈君寻的(爱ai),悄悄掰一小块,送给了另一个男人。可是每当陪在陈君寻(身shen)边,她都有一种负罪的感觉,这种负罪感又驱谴她将那份(爱ai)找回来还给丈夫,好好地(爱ai)着丈夫,她知道那份(爱ai)没有迷失。

    江桐暗自承诺着寻找,可是,她也知道,那份(爱ai)已经被别人品尝过了,即使找回来,也不是原来的样子,是谓覆水难收,所以,她给自己一个不去找回的借口。她知道,她已经(身shen)陷婚外(情qing)的魔咒当中了。

    不过,胡绍德扒灰事件的败露,时常给江桐敲响警钟,特别是胡无敌那种绝望的表(情qing),让江桐久久难以释怀。公公与未婚儿媳妇的网恋与幽会,看上去多么荒谬的故事,多么打脸的传奇,却是真实地发生在江桐的(身shen)边。在江桐对胡家少爷发出怜悯的同时,却发现自己也成为不守妇道的典范了。

    灵魂的警钟长鸣于心。

    江桐时刻告诫自己,她只是为了测试魅力和排遣烦闷,她不想将((操cao)cao)守毁于虚幻的世界,因为她压根底就没想报复丈夫。她害怕胡绍德约炮未婚儿媳妇的经历复制到她(身shen)上,害怕她的网友就躲在青屏某个旮旯钓她上钩,所以,当她查清伊甸园卫士ip地址在上海,而自己在上海没有亲朋好友时,她心里的石头方才落地。

    江桐与池有(情qing)诉说两(性xing)物语的时候,感觉想说的话越来越多了。那天,趁陈君寻出差在外,她给池有(情qing)又发出了呢哝软语:伊甸园卫士,你认为我是一个什么样的女人呢?

    伊甸园卫士回复:脆弱,多(情qing),感(情qing)世界阅历过浅,很容易上当受骗,特别是你丈夫的谎言。

    这时的池有(情qing)已经知道江桐结婚了,从江桐言语逻辑中,他看到了江桐婚姻的不幸,因此,他用一句话刻意点中江桐婚姻的死(穴xue)。

    看到这行字,江桐很难不去猜疑陈君寻,她猜,现在陈君寻说不定正跟哪只(骚sao)狐狸偷欢呢,也许是秦粉,也许是傅忆(娇jiao),也许是某个更为风(骚sao)的未知。

    越是往下猜想,江桐心里就越怨怼,想骂天下男人没有一个好东西,又不忍打击与她交往的这个男人,因而偏转,问池有(情qing):听你这一说,难道你也经历很多女人吗?你也一直在欺骗你的老婆吗?比如说现在。

    伊甸园卫士看上去非常狡猾,没说自己玩过多少女人,也没说自己结没结婚,只是回答:只希望你我的经历同步。

    接着,伊甸园卫士问:你有视频吗?我想看你是什么样子。

    江桐回复:你最好别看到我,我很平凡,平凡得只能用女人两个字来描述,没有任何优秀的地方。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