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酷文学城目录

北门 第194章别了爱人

时间:2018-10-12作者:严冰舒

    一句话,提醒了戚萌萌。

    戚萌萌调转过(身shen)子,说道:“我就是任(性xing)!你起来打我,打我呀,你快起来。为什么不起来打我?”一边说,她一边站了起来,使劲拉扯胡无敌:“你给我起来,胡无敌,你如果不打我,你就是缩头乌龟。你不打我,我心里不好受。”

    胡无敌闭着眼睛,慢吞吞地说道:“我是想惩罚你。可是,我突然失去了力量。我没劲了,整个生活都没劲了。所以,我突然不想打你了。”说完,他竟然双手掩面,女孩一般,“呜呜”地哭了起来。

    失恋之殇如果像修理指甲那样简单,这个世界还有什么样的(爱ai)(情qing)值得留恋呢?失去亲人如果也像修理指甲那样不痛不痒,那么,我们何尝不是指甲?

    戚萌萌有种受伤的摇落,她的心一下子被一种叫(爱ai)(情qing)的东西击中了,再也没有任(性xing)可言。她知道事(情qing)因她而起,眼前这个男孩所有的悲伤,都是她的原罪,这些哭声,就应该传递给她,因此,她渐渐也难过起来,说道:“还想喝酒吗?走,咱们选一个环境好一点的地方。”

    “你要是不怕被他们找到,我就陪你喝。”

    胡无敌担心刚才挨打的那个悍匪带人找他俩算账,因而说道。

    戚萌萌说道:“我不怕他们,你也别怕,反正我也不想活了,要死,我陪你一起死。”

    胡无敌说道:“还是远一点吧。”

    出了公园,背离那条打架的小吃街,打车走了好远,胡无敌才叫出租车司机停下,然后寻到一家上好的酒吧,一直喝到子夜时分。等到晃晃悠悠离开酒吧时,心肠温善的吧台老板见他俩都喝高了,忙让店里伙计追上去,帮他们叫来一辆出租车。

    上车以后,出租车司机问:“去什么地方?”

    戚萌萌说:“佳和旅馆。”

    司机说:“佳和旅馆?我从没听说过,在哪条街,大概什么位置?”戚萌萌醉到不想睁眼,断断续续地说道:“小旅馆,十块钱一夜的小旅馆,你当然,当然找不到,你要能找到,我就,我就脱裤子给你看。我能找到,走,我带你去找,放心,我不是干那一行的,不是小姐。”说着,说着,她就说下道了。

    胡无敌比戚萌萌稍微清醒那么一点点,换算成能见度,也就远了十厘米左右吧。就听他说:“师傅,她喝多了,你不,你不要听她的,她是我女朋友,你跟我走,跟我走。”

    “好,我跟你走,你给我一个地址。”

    胡无敌将他新房的地址含含糊糊地说了出来,所好司机知道那个小区,一直将他俩送到单元门口。

    下了车,胡无敌搀扶戚萌萌进了电梯,一边勾腰搭臂,一边唱着《两只蝴蝶》。到家以后,除了满眼狼藉,就是不堪入目,胡夫人和孟帆回青屏去了,逯智慧想必已经哭晕在某个厕所。

    “这都是你作的恶吧?”戚萌萌问。

    胡无敌不接腔,他还是流着眼泪在唱,戚萌萌跟着也唱,唱着唱着,两个人就拥抱到一起了,倒在地上裹成一团,也不怕瓷砖残渣或者玻璃碎片扎到他们。等到有一个遥远的吻无限靠近,继而搅动整湖的(热re)烈,这次哭的轮到戚萌萌了。

    戚萌萌推开胡无敌,不住地挥动小拳头擂对方,嘴里念叨着:“不许你再欺负我,不许你再欺负我。”说着,说着,她又抱紧了胡无敌,裹到一起。

    醒了酒,(爱ai)一下子回到现实,因为清晰的思维而有了正确的判断。是旧(情qing)复燃?还是因为恨的参与而使(爱ai)弥足珍贵?胡无敌和戚萌萌都选择了拒绝回答。

    看到戚萌萌右手臂上一大片烟疤,胡无敌问道:“你烧的?”

    戚萌萌说道:“在你宣布和我分手那一天夜里,我整整抽了一包烟,那夜我抽烟抽醉了,烟也醉人。我就烧了第一个疤,就是这个。”说着,她就将最下方那个烟疤指给胡无敌看。

    “你非常恨我,对吧?”胡无敌问道。

    戚萌萌没有回答他,而是说:“你数一数,看有多少个疤痕。要不,我帮你数吧,一,二,三……九,十,十一,一共十一个。第一个疤是留给你的,接下来这些全都是我复仇计划中的产物,是我在洗浴中心留给自己的‘逗号’。每一个疤都有一个故事,都有一个男人欺负我。遇到这种男人,我就烫一个烙印,在我(身shen)上,也在我心里,我记住了那些男人的坏。但是,我没容他们占有我,除了第一个疤痕,也就是你。你相信吗?”

    戚萌萌深知这十一个烟疤中,有一个是为胡无敌的父亲胡绍德留下的。那次在响芭县的宾馆,胡绍德真以为宝刀未老,一张口就订了四小时的钟点房,非要戚萌萌的三分口粮田。戚萌萌实在不好推脱,就赏给胡绍德一些便宜。谁料胡绍德摸几把她的(胸xiong)未觉过瘾,手指忽而向下奔袭,去摸她的下(身shen),结果,她誓死拒绝了。胡绍德翻塘的鱼儿被重新灌满水,反手抱紧她的腰肢,使劲勒了几下,这才半带遗憾地一起离开了。

    想起那个老色鬼动手动脚的丑态,戚萌萌心里就来气。可是,现在的她,已经无心伤害胡无敌了,所以,她隐瞒住她与胡绍德之间发生的事(情qing)。人就是这么怪,因为恨,可以不顾一切地伤害别人,因为(爱ai),又可以不顾一切地伤害自己。

    听完戚萌萌烟疤的故事,胡无敌的内心无比痛苦。“对不起,萌萌,请你原谅我。我们从头开始,好吗?”他非常诚恳地说,蜕去了所有的社会鲜衣,只想回到大学时代。

    戚萌萌苦笑道:“我不是以前那个戚萌萌了。你也一样,你也不是那个胡无敌。我们的感(情qing)已经被污染了,再也不会那么纯。”

    胡无敌接茬道:“我只在乎现在的你是花蝴蝶,我不在意曾经的那个毛毛虫。萌萌,请给我一个机会吧,我会加倍补偿的。”

    戚萌萌说道:“可是,我在乎。看见了吗?这么多的烟疤,它们是祛不掉的,我让它们诞生,就是要证明我在乎,非常非常地在乎。我现在只想出家当尼姑。你说,我出家,有人收容吗?”

    胡无敌一听,更加伤恼了,说道:“你真的舍得离开我?”

    戚萌萌颔首,“嗯,我舍得,什么都舍得,哪怕是亲生爹娘!你不要劝我了,我已经厌倦了尘世生活。没有忘记的事,我会努力去遗忘的;没有忘记的人,我也会努力抹去;不过,我告诉你,在我要遗忘的所有人当中,我最后忘记的那一个人才会是你,胡无敌。”

    戚萌萌不久就悄悄地离开了唐州。她没有告诉胡无敌她要去哪里,她只留下一张便笺,叮咛胡无敌赶紧把房子重新装修好,找一个干净一点的姑娘娶回家,不要再找像逯智慧那样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的花花女了。她还说再也不会设陷下(套tao)报复胡无敌,说她要去一个让胡无敌永远找不到的地方,叫胡无敌不要枉费精力去找她。

    在匆忙而繁乱的人世间,相聚是短暂的,分手才是一种永恒,即便小恶的相聚成善,大善的惜悯还是成空。

    戚萌萌此番诀别对胡无敌的打击远远超过逯智慧的狗血事件。胡无敌知道,他对戚萌萌永远也不可能再拥有了。他哪还有闲心重新装潢呢?他开始自暴自弃,整(日ri)沉湎于酒精的国度里。

    江桐这次带女儿陈小柔来唐州游玩,刚好遇到胡无敌酒后驾驶摩托出了事故,摔成重伤。

    害怕救护车来迟误事,江桐直接拦了一辆私家车,将胡无敌送进医院,垫付了医疗押金,一面,她摒弃前嫌,通知胡绍德这件事(情qing)。如此仗义,可谓一种壮举。

    此外,江桐还一直守护着病(床chuang)上的胡无敌,直到傍晚胡无敌醒来,她才带陈小柔返回青屏。

    胡无敌睁开眼后,第一眼看的人不是胡绍德,不是胡夫人,也不是开车送姑妈姑夫来医院的孟帆,而且江桐。

    一声“江姨”,话音未落,胡无敌的眼泪就泉涌一般。

    正因为这一声带着依赖的呼唤,当胡夫人还给江桐押金的时候,江桐没接,她说不要了,留给胡无敌买营养品吧。

    营养品一下子哪能买五六千块钱的呢?

    江桐那话一出,胡绍德夫妇心里(热re)烘烘且不说,孟帆的心里也是暖暖的,不管人家说的是不是客(套tao)话,反正她有点小感动,一面暗赞老同学陈君寻真有福气,找到这样一位既美丽善良又(热re)心大方的好老婆。

    胡夫人见江桐不要,硬是塞进站在一旁的陈小柔的包里。江桐想了想,还是留下了几百块钱,连说这是她与无敌这孩子的感(情qing),一点小小的寄托。

    回到青屏以后,不几天,江桐就从胡无敌的电话里得知胡绍德与逯智慧的事(情qing),还有那个带走他全部牵挂的戚萌萌。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