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酷文学城目录

北门 第192章防不胜防

时间:2018-10-12作者:严冰舒

    等到胡无敌从梓榆宾馆出来,他忽然看见前边一个熟悉的(身shen)影,提着一个电脑包,故意在他前面晃了几晃,然后迅速闪开了。

    戚萌萌!

    对,是戚萌萌。

    戚萌萌住在308房间,与公爹、儿媳妇鸳鸯会的306一墙之隔。前文已经交代,胡绍德的qq密码早就被戚萌萌破译,这公爹与未婚儿媳妇的聊天记录,她通过一种特殊的流氓软件,也看得一清二楚,所以,这对狗男女要在哪里幽会,她就把看台搭在哪里的隔壁。

    整个复仇计划,看似简单,却是戚萌萌多(日ri)的布设。让那个负心人的父亲网络扒灰现任女友,如此**的毒计,也只有恨到极致的戚萌萌才能想得出来。

    戚萌萌待在房间里,一直在看胡家的笑话。胡无敌之所以能够看到她的背影,也是她刻意逗留,想做寒夜明月,在胡无敌心灵冰冷的时刻,在他面前充畅地眨眼。

    看到戚萌萌,胡无敌一下子想起那个打电话的人,再一看到充当司机的缪防御,他一下子好像明白了什么。

    胡无敌极(欲yu)追上前去将戚萌萌暴打一顿,可是,等他跑过去追赶的时候,戚萌萌已经钻进了缪防御的车里。就见她降下车窗玻璃,笑嘻嘻地说道:“祝贺你捡顶绿帽子戴,扒灰有理,太爽了,再见。”一边说,她一边洒脱无比地冲胡无敌摆了摆手,然后扬长而去。

    胡无敌愤怒无比,想到毕业后他与戚萌萌的那次分手,他说的那些绝(情qing)的话,此时,他的心里忽然有种受伤的摇落。

    车上,通过戚萌萌录音,缪防御耳闻胡绍德与未婚儿媳妇逯智慧制造的一系列笑话,幸灾乐祸之余,他的心里无比的顺畅。

    缪防御调到唐州邮政局以后,单位分派一处两室一厅的房子,虽然小了些,孑然一(身shen),也就凑合着住下了。

    换了新岗位,有他姨夫裘民风罩着,工作顺不顺利那就不用说了,重要的是看心(情qing)。缪防御是被青屏邮政局长胡绍德排挤走的,新的工作岗位哪怕再好,在他的个人历史上,他也是个失败者。这个时候,他更多考虑的是如何找到平衡点,当然,要想心里平衡,报复胡绍德,是他近期最为重要的工作(日ri)程。

    缪防御与胡绍德的矛盾由来已久,多年前就是公开的秘密了。

    那次,戚萌萌在娱乐会所给白俊杰修脚时,失手划破了白俊杰的脚趾,缪防御好心上前讲(情qing),不料白家帮的人齐集侮辱他。那个仇,缪防御一直记着呢,至少有一半,他是算到胡绍德的头上的。

    胡绍德的妹妹胡珏与白俊杰鬼混在一起,缪防御是知道的;他也知道多年前胡绍德侵犯过白美妙,为此,白俊杰捅了胡绍德一匕首,还硬讹十万块钱。可笑的是造化弄人,胡绍德玩了白俊杰的妹妹,到头来,白俊杰也玩了胡绍德的妹妹。一来一回,像捣拳击似的,又有一种礼尚往来的讽刺意味。

    因为这点,缪防御不敢跟胡绍德硬碰硬,所以就想方设法,玩点(阴yin)招。

    缪防御受辱以后,戚萌萌有些过意不去,也一直感激缪防御的好,几次饭局小聚,二人就成为了朋友。

    赶巧戚萌萌在唐州举目无亲,缪防御就十分慈(爱ai)地把戚萌萌当作亲闺女一样看待,并且主动地邀请戚萌萌到他宿舍来住。

    戚萌萌也觉缪防御像个父亲,就没有过多顾忌。

    男女同室却又划定楚河汉界,寸土不相扰攘,多(日ri)交往让戚萌萌认定缪防御是个衣冠甚伟的正人君子,因此,她对缪防御放下了所有的防备,专心致志,同仇敌忾地进行着他们的复仇计划。

    等到复仇成功以后,胡家扒灰事件注定成为无可磨灭的笑记,戚萌萌以胜利者的姿态从梓榆宾馆出来,缪防御便带她去“玫瑰娱乐休闲大世界”好好庆祝一回。喝酒,唱歌,蹦迪,看舞台表演,二人狂欢了整个下午。

    然而,晚上回到缪防御宿舍以后,戚萌萌兴奋的心(情qing)不知不觉间就黯淡下来了,无论如何,她都高兴不起来。她无法忘记胡无敌追出梓榆宾馆仇视她时的表(情qing),隐隐约约,那种仇视中的绝望显现了出来,越来越清晰,让她内疚与心疼,俊俏的脸蛋,不(禁jin)抽搐几下。

    戚萌萌打开电视,从壁橱里取出一瓶“可乐”,坐到沙发上,拧开瓶盖,一仰颈猛喝一大口。

    可缪防御始终保持着狂(热re)与兴奋。

    缪防御将一瓶开封的“张裕干红”和两只高脚杯拿过来,放在茶几上,兴致未艾,他跟戚萌萌说道:“别喝那个了,留点空子陪我喝酒。”

    说完,他就坐到戚萌萌(身shen)边,给每只杯子斟了半杯酒。

    “来,咱们碰一杯。”

    戚萌萌毫无(情qing)趣,说道:“是不是太过分了?”

    缪防御不解,“什么太过分了?”

    戚萌萌有气无力,“我们对胡家人是不是有点过头了?”

    缪防御一听,哈哈大笑,说道:“以眼还眼,以牙还牙,古来有之。对待他们这种人就应该这样,你有什么可惭愧的?好了,别多想了。今天晚上咱们好好庆祝一下,庆祝我们伟大的胜利。”

    看着缪防御兴奋的劲头,戚萌萌的(情qing)绪反是越来越低落,说道:“下午不是庆祝过了吗?”

    孰料缪防御忽然冒出一句天语:“换一种方式,一种**与心灵交融的二重奏。”

    一边说,他一边往戚萌萌(身shen)边挨靠。然后说道:“萌萌,你我接触这么久,你给我一个中肯的评价,说说看,我这个人怎么样?”

    戚萌萌不明白自己为什么突然间对缪防御萌生几分厌恶,敷衍道:“(挺ting)好的吧,反正对我不错。”

    “可是,胡绍德那只老狐狸一直压制我,让我在青屏过得人不像人、鬼不像鬼,暗无天(日ri)。我就是要找个机会整死他!这还要感谢你,萌萌,来,咱们喝个交杯酒吧。知道什么叫交杯酒吗?”

    戚萌萌好像有些麻木了,并没有将不满表现在脸上,只是淡淡地说:“那是新郎新娘结婚那天喝的同心酒。”

    “知识蛮渊博的嘛,不愧是大学生。”

    戚萌萌心(情qing)越来越糟,听缪防御一说,更为反感,说道:“别提大学生。提这三字我就心烦!”

    缪防御说道:“不就工作难找吗?困难只是暂时的,你就留在唐州吧,我不是答应你了嘛,一定会给你找份工作的。你先委屈一下,谋份临时工先干着,有机会我一定给你转正。”

    戚萌萌嗤之以鼻,“就是干临时工,也还在镜子里照着呢,也只能望洋兴叹。”

    缪防御赔笑道:“好好好,不提这些烦心事。来,我教你一个标准动作。”说着,他又往戚萌萌(身shen)边靠了靠,抓住戚萌萌的手腕,“来,跟我学。喝交杯酒是这个样子,要稳重,也要学会害臊,学会暗送秋波双目含(情qing),别这样板着脸,木痴痴的,没(情qing)趣。”

    这家伙越说越下流,还真把自己当成土皇帝了。教授着戚萌萌交杯酒动作,他小臂穿插,有些撩拨的冲动,一面,将嘴伸向酒杯,就像一头蠢驴噘唇去够树叶吃似的。

    戚萌萌反感至极,猛地抽回手,说道:“你心窝要是(热re),就抓紧把你夫人接过来吧,让她陪你喝。我还是姑娘家,跟你喝交杯酒,这算哪门子体统?”

    戚萌萌面色愀然,一生气,动作难免大了些。缪防御手上酒杯一经震((荡dang)dang),里边的酒就溅到了他的脸上,如同迎面泼一瓢冷水。

    缪防御尴尬不已,一愣怔,继而(奸jian)笑道:“你不会还戴盖吧?要是还戴盖,我就放过你,我很懂怜香惜玉的。”

    戴盖何意,戚萌萌听得明白,(娇jiao)叱道:“你好讨厌!”说完,她就站起(身shen),回到自己房间,反锁上门。

    过一会儿,缪防御过来敲门,向戚萌萌赔礼,连说自己酒喝高了乱吣胡话。戚萌萌说道:“既然喝醉,这赔礼也是乱吣的吧?等你醒酒以后咱们再谈。”

    门上插销很单薄,戚萌萌害怕缪防御破门而入,就用肩膀抵在门后,同时,手里抱着一个瓷花瓶,心说,一旦缪防御硬闯进来,她定然迎头痛击。

    所好缪防御对戚萌萌没有太大的兴趣,冲动的荷尔蒙也没有达到决堤的地步,不久,他就呼呼大睡起来,打起的鼾声简直能够洞透墙壁。

    不过,戚萌萌始终没敢合眼,缪防御丑陋的嘴脸现出原形,她感到危险正一步步向她((逼))近。的确,她是想报复胡无敌的,不料被缪防御利用了,成为缪防御与胡绍德明争暗斗的一个刺头。

    戚萌萌明白自己应该趁早离开为妙,越快越好,但是,那个伪君子在客厅沙发上躺着呢,也不知是真睡还是装睡的,万一在她放门从客厅开溜之际,那个畜牲突然爬起,抓住了她,吃了亏,失了(身shen),都不好说。

    整整一夜,戚萌萌都在思考怎么摆脱缪防御这条恶棍。第二天,缪防御又在门外假惺惺地赔起不是,并像狼外婆一样地说早餐准备好了,有(热re)(奶nai),还有白水草鸡蛋,要戚萌萌早点起(床chuang),别饿坏了肚子。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