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酷文学城目录

北门 第191章扒灰事件

时间:2018-10-12作者:严冰舒

    原来,白俊杰知道胡绍德与缪防御关系不睦。胡绍德的妹妹胡珏一直在白俊杰旁边煽风点火,说缪防御如何不识时务,要白俊杰寻机会帮他哥哥出口气。虽说因为胡绍德毁了白美妙的青(春chun),白俊杰戳其一匕首,对其有太多的成见,但是,缪防御与裘民风的亲戚关系一经胡珏说破,他的更大的敌意就落到姓缪的(身shen)上。今天,姓缪的不识时务,非得主动往枪头上撞,惹怒了白帮主,这回,看来他的麻烦大了。

    白俊杰鹰瞵鹗视,指着缪防御破口大骂。黑虎蹲(身shen)给师父捏住伤口,吆喝着,要服务生去拿创可贴。云豹顺延师父的火势,忙率几个白家帮弟子将缪防御围住,揎拳捋袖。

    眼看就要开打,这时,裘乾快走几步,来到白俊杰跟前,给他点了支烟,求(情qing)道:“消消气,老大,他是我的亲戚,小时候得过脑膜炎,落下后遗症,跟正常人不一样。老大你看,您能不能赏点面子,别跟他一般见识?”

    白俊杰看了裘乾几眼,半晌,问:“他是你什么人?”

    裘乾弯着腰,毕恭毕敬地说道:“他是我婶婶的外甥。”

    这家伙明知白俊杰仇视裘民风父子,故意避开锋芒,只提到裘民风夫人。白俊杰哼了一声,有些不以为然,说道:“哼,我还以为是你的至亲呢!”

    话是火药味十足,不过,这个裘乾不记前嫌主动交好,一度让白俊杰相信姓裘的已经被他征服了,再加上胡珏傍靠他而裘乾仍能死心塌地为其卖命,他慢慢开始器重裘乾了,裘乾的话,他多少也能听进几句。

    白俊杰将火气往下压了压,冲云豹摆了摆手,这时,云豹跟缪防御说道:“看在裘老板面子上,师父今天放过你,不然,你小(身shen)板非碎不可。以后,不要在小女孩面前装熊。”

    裘乾在一旁连表谢意,一边,忙给缪防御连递眼色,说道:“白老板大人大量,你还不抓紧给白老板赔个不是?”

    缪防御听后,连忙向白俊杰低头认错,等到白俊杰说声“滚蛋”,他才敢离开,灰溜溜夹着尾巴,(情qing)状十分可怜,往后,再也不敢来这里按摩了。

    早有白家帮的人叫来娱乐会所老板,站在一旁候着挨批,缪防御一走,白俊杰转过头来,问:“你是这个会所新换的老板?”

    那人战战兢兢不敢抬头,说声:“是。”

    白俊杰将那只贴着“创可贴”的脚趾抬起,骂骂咧咧,“你他妈的猪啊,从哪找来的次品服务生?不会是个卖(身shen)女吧?现在皮肤病那么多,不说别的,只要以后老子脚趾丫里稍微痒痒,老子就跟你没完,我也不管你年年向谁交的保护费,花姐也好,公安局长也罢。”

    扯着,扯着,居然扯到保护费上了。

    娱乐会所老板哪敢道及自己的后台?连说青屏最敬重的是白爷,慌忙命大堂经理捧来两千块钱,并说今天白爷连同这帮好汉的消费全免了,一面暗自祈祷,求菩萨保佑白俊杰这个天煞星平安无事,不然,白俊杰脚气犯了,他也要倒霉的。

    云豹强造狗势,又心狠手辣,上前插话,非要娱乐会所老板赔付五千块钱不可。

    白俊杰一听,既不赞成,也不反对,什么话也没说,只是冷眼盯着娱乐会所老板。

    那老板感觉白家帮上下个个眼里藏着飞刀,他哪敢不答应?笑颜不改,忙又吩咐大堂经理去前台取钱。等到五千块钱递给云豹,店面总算躲过被砸的厄运。

    没等到第二天,娱乐会所老板就将戚萌萌扫地出门了,走之前,扣下了戚萌萌当月工资作为补偿。

    那戚萌萌属于“月光族”,没了工资就等于丢了半条(性xing)命,那么自信的一刀,又割断了她的所有再上岗的可能,加之她在青屏无依无靠,为此,落破的景况可想而知。

    眼看没有了活路,这时,多亏缪防御平地里冒了出来,不遗余力地周济她,才让她重新回青返绿。

    缪防御险些挨打让戚萌萌过意不去,他的慷慨解囊又令戚萌萌非常感激。不久,戚萌萌就与缪防御交上了朋友。戚萌萌问缪防御那个一只手的人为什么对他那般凶神恶煞,理出头绪,才知道缪防御与胡无敌的爸爸胡绍德原来是同僚,在同一个单位,缪在胡手下颇不如意。这时候,戚萌萌告诉缪防御她与胡无敌的故事。

    得知戚萌萌来青屏是为了报复胡家,缪防御异常兴奋。有着共同目的,同仇敌忾,缪防御就给戚萌萌提供胡绍德行踪。

    缪防御将戚萌萌介绍到熟人开的洗浴中心,要她改行做按摩。在青屏洗浴中心做按摩,最重要的是要有一张好脸蛋,戚萌萌人长得漂亮,虽然按摩指法只懂皮毛,但她心灵手巧悟(性xing)颇高。

    戚萌萌进步很快,再加上做起活来肯卖力气,很快就引起头面人物的注意,接触到许多青屏名流,这些人当中,就包括胡绍德。

    心遂所愿地结识胡绍德以后,戚萌萌心中暗喜,就在网上非常**地挑逗胡绍德,当时,她的(胸xiong)腔充塞的只有仇恨。等到了大虞县,临到胡绍德要她脱衣服之时,她突然感觉局促不安,矛盾的心理证明她依然(爱ai)着胡无敌,(爱ai)深成仇,只是她不愿承认罢了,更别提深字。

    戚萌萌将复仇的利刃挥向逯智慧,并在心里拟定一个邪恶的计划。她想,如果她做红娘让胡绍德、逯智慧公媳俩在网上谈(情qing)结色,远比牺牲她自(身shen),对胡无敌的打击沉重。

    戚萌萌狡黠地冷笑,在黑暗的角落里((舔tian)tian)舐着伤口,她的表(情qing)看上去已经不再幼稚与单纯了。

    戚萌萌要求缪防御设法帮她搞到逯智慧的qq号,但她没有告诉缪防御具体的用意,她只说,到时候他就会明白了,而且一定很泄忿。

    缪防御明知戚萌萌不会做善事,没有多问,赶巧他有个远房侄子在唐州建行上班,不久,他就从侄子那里搞到了逯智慧的qq号码。

    胡绍德当初与戚萌萌聊天用的qq号是戚萌萌帮他申请的。她告诫胡绍德要设置密码保护**,一面旁敲侧击,说密码一定不要复杂,要方便记忆,比如说出生(日ri)期、车牌号、手机号后几位等等,胡绍德是这方面新手,就依照戚萌萌的意思去做,很快,他的qq登陆密码就被戚萌萌破译了。

    等到戚萌萌知道逯智慧qq号以后,她就偷偷进入胡绍德qq空间,安置了一个可以偷窥聊天记录的流氓软件。

    胡绍德乍吃馒头三口生,失误就失误在没有更改密码,因而戚萌萌窥探他的**几乎不费吹灰之力。

    要说这个胡绍德非常贪婪,逯智慧发给他的那些(肉rou)麻(骚sao)话,他一条都舍不得删除,全留在记录板上了,那些不堪入目的网络(情qing)语,遂成了戚萌萌复仇的战果。戚萌萌冷笑着浏览记录板上的**(情qing)结,更有价值的是胡绍德与逯智慧时,他竟然将逯智慧拍摄下来放进了qq相册,这也给戚萌萌一个刺激胡无敌的机会。

    接到戚萌萌的电话以后,胡无敌打开网页进入戚萌萌指定的qq空间,果然看见逯智慧(裸luo)照和那些见不得人的聊天记录,(裸luo)照虽然未显示头像,但小腹那颗熟悉的黑痣他再熟悉不过,再加上熟悉的qq号码,足以说明一切。

    胡无敌没等下班就提前告退了。然后,他打车直奔梓榆宾馆。

    虽然聊天记录里没提到约会地点,但是,胡无敌相信戚萌萌所说是真的。胡无敌进了宾馆,走到总台,问306房有人住吗,总台小姐打量他,说已经有人住下。胡无敌问:“那人是不是男的,姓胡?”总台小姐查看一下登记记录,又打量他,见其气色不对,就谎称姓王。胡无敌意识到自己不够理智,强遏冲动,改变了颜色,说:“我是他亲戚,是他打电话叫我来看他的。”总台小姐这才承认,并说:“刚才也有个亲戚找他,是个姑娘。”

    胡无敌听后,头脑“嗡”地一声炸了。

    胡无敌拖沓两条灌铅的腿走进电梯,等上到三楼,他几乎瘫软下来。好不容易走到306房门前,门从里面已经反锁。胡无敌敲门。

    “谁?”里面传出一个男人的问话,听嗓音非常警惕。

    胡无敌一下子听出是他爸爸胡绍德的声音。这时,他险些绝望死去,变换嗓音,撒谎道:“电工,过来检查一下线路。”

    僵持了约莫一分钟,胡绍德才极不(情qing)愿地将门打开,就在他看见儿子的一刹那,跟刚才看见儿媳逯智慧一样表(情qing):瞠目结舌。

    胡无敌一眼就(射she)中坐在(床chuang)边抹着眼泪的逯智慧,厝火积薪,这时,他干枯的绝望瞬间燃烧起熠熠愤怒。

    逯智慧正为网络乱点鸳鸯,让她与公爹网恋而蒙羞(欲yu)死,这时,看见未婚夫出现在面前,她即便想死,死后也落不得好名声了。

    “我们什么都没做。”就见她抬起泪眼,说道。

    胡无敌冲到逯智慧跟前,气得如同吹猪。他真想伸过手去将逯智慧掐死,但是,就在伸手的刹那,他忽然控制住自己,僵直地站立没动。“记住,你是一个((贱jian)jian)货!一个脱光衣服给全世界男人参观的((贱jian)jian)货!”

    也许,胡无敌对这个女人彻底绝望了。半晌,他的手指磕到逯智慧脸上,转向指向胡绍德,“你欠我一根手指!但我不会剁你,我嫌你脏!”说完,他就冲出房门。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