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酷文学城目录

北门 第187章翼龙出马

时间:2018-10-12作者:严冰舒

    翼龙说明了来意,李淑花听说是亲外甥女江桐找人来的,一下子变得十分激动,连骂仉天然少不更事,不懂做人的道理,又求翼龙一伙网开一面,不要打她的儿子。

    可怜李淑花脸色难看得无边无际,话没说完就(欲yu)给翼龙跪下磕头,翼龙见状,连忙阻止,也不多作刁难,又知事主双方是姨姐弟,就更不好多说什么了。巡察一回,见里屋有一张旧书桌,翼龙就指使白家帮弟子将仉天然推推搡搡到了里屋,然后,向一个弟子摆头示意。

    那弟子心领神会,很快就从文件袋里拿出事先准备好的纸笺、水笔、印泥和复写纸,将纸笺铺设到桌子上。

    翼龙横脸说道:“按照我说的写!”

    说着,就见他将腿架到书桌上,接过那弟子递来的一张纸,按照江桐事先写好的底稿往下念:“离婚协议。我与袁茵于某年某月某(日ri)结婚,现自愿与袁茵解除婚姻……”

    仉天然被这么多小痞子包围,没挨揍已是万幸,就差没尿湿裤裆了,这一听翼龙开念,慌忙动手开写。

    可他一边写字,一边(禁jin)不住开起小差,朝一个他自认为青屏黑社会有头有脸的人物(身shen)上去想。

    “裘乾你们认识不?他是我哥。”

    可怜这个仉天然江湖道业太浅,思想也相对单纯,以为裘乾是个响当当的人物,在邪气旺盛的白家帮众人堆里,冷不丁就抬出裘乾寻求突破。

    翼龙不听还罢,这一听,并拢食中二指猛戳一下仉天然的脑袋,喝道:“集中精力,写错一个字,我让你把纸吃下去。还有,裘乾是我的一个兄弟,他现在要是在这里,我叫他当着我的面掌你嘴巴,你信不信?”

    仉天然一听,咋了咋舌头,不敢再多说话了,暗说果真遇到一帮煞星。

    离婚协议写好以后,按照翼龙指令,仉天然乖乖地在上面签了字,按了手印。翼龙示意马弁收起协议书,然后,他从老板包里拿出一万块钱,放到桌子上,说道:“明天去和袁茵把离婚手续办妥,她是你姨嫂,那女人再好,也只是别人家的老婆,不是你的。记住,袁茵会在民政局门口等你,不要让我们来请你。”

    接着,就从(身shen)后抽出一把直出式弹簧刀,保险一打,但见雪刃弹出。

    翼龙将弹簧刀往那沓钞票上猛一扎,说道:“家主答应给你两万块钱报酬,预付了一万,这一万,也如数兑现了。你收好,以后结婚买房子也能顶些用场。瞧你爸妈多可怜,咱不蒸馒头也要争口气!这把弹簧刀送你了,留着防(身shen)用吧。以后想杀我翼龙,或者想认我做大哥,就带这把刀来见我。走,我们走。”说完,大手一挥。

    临走,又不忘撂下一句话:“钱确实是好东西,但是,不属于你的时候你偏伸手,它会咬手的。”

    等到翼龙走后,仉天然打电话给他心目中的那个带头大哥裘乾,“乾哥,你认识白家帮一个叫翼龙的人吗?”

    这时的裘乾可不是昔时阿蒙了,他的炼铅厂的生意越做越大,制售假农药也是接单不断。先前骗走他全部小金库的那个池美丽,又成了他的盘中餐,此时,他正抱着池美丽寻欢作乐呢,正是水涨船高的时候,手机上忽然显现出仉天然的号码。

    裘乾伸长胳臂,抓过了手机,说道:“翼龙?我的一个兄弟。你怎么提起他来着?”

    仉天然有些失望,说道:“刚才,他带人抄家来了。袁茵的事(情qing),我看,我只能放弃了。”

    裘乾听到袁茵的名字,扫了扫(身shen)下的池美丽,没表明态度,只是说:“大水冲了龙王庙,一家人不认识一家人了。以和为贵,以和为贵啊。记住,千万别跟白家帮玩硬的。”

    显然,从裘乾的话里,仉天然能听出来他吃过白家帮的厉害。一招遭蛇咬,十年怕井绳。那时云豹受白俊杰指令,带人抄了裘乾的家,暴打他于高堂之上,这时回想起来,裘乾依然心有余悸。

    仉天然也听说过那些旧事,他还听说过裘乾的前妻胡珏现在服侍着白俊杰。他之所以鬼机灵精地给裘乾打电话,无非有意求证裘乾与翼龙的关系,又借机试探裘乾目前在青屏黑道上的分量。前者得以确认了,后者,因为裘乾的忍让,让他感觉十分失望。

    这时,仉天然索(性xing)将他在白家帮面前提起裘乾的名字时,翼龙有多傲慢,添油加醋地说了出来。

    裘乾听后,好言相劝道:“我说天然啊,俗话说不打不相识,翼龙与你都是我的好兄弟,也许用不了多久,你们也会成为好哥们的。既然都是自家兄弟,高一句低一句的,可别往心里去啊。”说罢,他就从池美丽的(身shen)上翻落下来。当池美丽向他讨要宠幸时,他却一点兴趣都没有。

    其实,裘乾不是毫不在意翼龙的蛮横,他相信仉天然说的是实话,也明知翼龙打心眼里瞧不起他,可是,以他现有的实力,根本无法与翼龙明处单挑,更别说整个白家帮了。

    仉天然听到裘乾这话,很快就把手机挂了。他心想:姓裘的肚子真能容,爹被仇**害死了,他还跟人家称兄道弟;前妻被仇人睡了,他还能当着仇人的面喊嫂子。这么((贱jian)jian)的人物,居然成为我心目中的带头大哥,我自己也是够((贱jian)jian)的!

    仉天然暗自责骂着自己,却不知道风头浪尖上的裘乾,在听到他的描述以后,再去应付旧(情qing)人池美丽,心湖是何等的翻澜。

    见裘乾扛不起事,仉天然只得继续充当软蛋,第二天,他早早就去民政局跟袁茵把离婚手续办了。至此,由江桐一手导演的假离婚造人事件终于划上一个完整的句号。

    可叹仉天然的楼房梦与美人梦,随着江桐找人抄他家而变成了风中破絮,在对江桐不可饶恕的错误中,在怒发的混迹黑道的誓言里,仉天然的心灵深处,有一棵恚恨树开始无休止地向上生长。

    至于江桐留下的那一万块钱,对仉天然来说,那简直就是一种奇耻大辱。这钱仉天然一直没动,直到后来,他用这钱从响芭县一个铁匠那里买来了一把私制手枪和一些管制刀具,成为他(日ri)后发迹的初始囊锥。至于江桐,帮助江家传递烟火的造人计划虽然拉上了帷幕,而自此她却给自己埋下了一个隐形祸根。

    这一天,江桐带女儿陈小柔来唐州游玩,刚好遇到顶头上司胡绍德的儿子胡无敌酒后驾驶摩托出了事故,摔成重伤。因为胡绍德是邮政局领导,江桐又喜欢围绕领导(身shen)边转悠,所以,没跟胡绍德闹翻之前,她常去胡家做客,久而久之,就与胡无敌混得很熟,而且很喜欢这个孩子。

    害怕救护车来迟误事,江桐直接拦了一辆车,将胡无敌送进医院,垫付了医疗押金,一面,她暂弃前嫌,打电话给胡绍德,告知他此事。“五一”小长假旅游途中被胡绍德调戏以后,除了工作上的对接,江桐绝少与胡绍德这个老色鬼有所交集,因此,她根本不知道胡无敌这次车祸与胡绍德“一树梨花压海棠”有关。

    那次“五一”之旅,江桐遭受胡绍德调戏,可是恨死他了。

    胡绍德在张家界吃过江桐两记耳光,后来,回到青屏以后,又被江桐借题发挥接住话茬辱骂,他这才领教到一向被他誉为金丝雀的小女人泼辣的一面。胡绍德被叱得心窗怵颤,唯唯诺诺不敢还击,等到江桐的怨忿发泄完了,挂断了手机,他肩上的担子才放了下来,倒吸一口凉气,对按摩小姐说道:“肩胛骨四周,再好好给我捏捏。”

    那时是五月天气,为了伺候周详休闲衣单的顾客,按摩房里暖气依然开放,只是蒸汽阀阀口开得很小,像一个生(性xing)吝啬的(情qing)人微张着樱桃小嘴与人接吻。管道里游走着的蒸汽像一帮越狱成功的囚徒在逃亡中疲惫;而粉红色的灯光金迷纸醉里表达着暖暖的歌颂。

    按摩房里暖意融融。听到吩咐,按摩小姐的香指如同章鱼的腕足爬到胡绍德的肩膀,只是多了酥心的力量。那小姐的(身shen)上早已沁出了细汗,触摸到胡绍德(身shen)上一个偷摸而又微弱的冷颤,这时,她的普通话里就夹杂吴侬软语,说道:“老板冷?”

    胡绍德猜想他的故事梗概没能逃过(身shen)边女孩的耳朵,将手机扔到一旁,就听他气咻咻地骂道:“这个既想卖(身shen)又想立牌坊的((贱jian)jian)婊子,非要气死老子不可。”

    按摩小姐善于察言观色,又颇懂调节气氛,这时小声问:“那女人好厉害,是老板的老婆吗?”

    胡绍德忿忿地说道:“有这样的老婆,我这辈子还不如做牛做马。”

    按摩小姐早就猜出事(情qing)大概,却柔声细气地说:“这么说,她给你做小秘你也不会要她?既然是婊子,谁愿意要哟。是呀,我是男人的话,换上我我也不要她。”按摩小姐按摩手法很好,说起话来也先察言观色,全挑些好听的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