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酷文学城目录

北门 第184章女人的心

时间:2018-10-12作者:严冰舒

    忆及傅忆(娇jiao)那时的语态,那种悲观的表(情qing),与现在的傅忆(娇jiao)再一比对,陈君寻突然有所领悟,这才真心懊恼起来,说道:“既然我跟秦粉的事(情qing)你已经知道,我就不多解释了。不过,我不是你想象中那么绝(情qing),忆(娇jiao),我一直深(爱ai)着你,真的,包括现在,秦粉的出现并没有夺走我对你的那份感(情qing),也没挤掉你在我心中的最重要的位置。”

    傅忆(娇jiao)苦笑道:“我相信,她的出现是锦上添花。”

    瞧这话说的,也太刺激人了。

    陈君寻变得非常痛苦,似乎也有良心发现的时候,问道:“难道,你就这么怨恨我吗?忆(娇jiao)。”

    “你想哪去了?我没有权利控制你的思想你的心,谈什么怨恨呢?其实,我早就知道你和秦粉的故事,还有那个新疆医生,这些都是我的偶然发现,偶然偷看了你手机上的个人**,算是一种不尊重吧,你别怪我。”傅忆(娇jiao)说道。

    关于秦粉和乔袖的事(情qing),其实都是袁茵透露给傅忆(娇jiao)的,别忘了,袁茵属于陈君寻qq挚友级别的人物,不过,要说把袁茵晒出来,就是打死傅忆(娇jiao),她也不会这样做。

    陈君寻真的相信了傅忆(娇jiao)的话,问道:“那你怎么看待我呢?因此恨我吗?”

    傅忆(娇jiao)说道:“真有成见的话,我现在还会听你讲话?放心吧,你该怎么欢继续怎么欢,不管你(爱ai)着谁,只要她们中间有一个是我,我就知足了。我不渴求你给我最(爱ai),只要有时光流转,有思想跳动,所有的最(爱ai)都不可信,因为前边路那么长,谁又能断定这一生只能遇到一处茵茵绿地呢?有时候,甜的东西吃多了,你会想:呀,吃块臭豆腐也许味道(挺ting)不错的。这就是(爱ai)。难道你没有这样想过吗?感(情qing)知足的女人是幸福的,只要你能把我和那些女人摆在同一个位置,我就是一个幸福和幸运的女人。”

    “我希望你说这些话是言不由衷的,忆(娇jiao),它不是你心里话,因为,我听出了你的悲伤。”

    说这话的时候,陈君寻的心里有一种雀击乌云、鸭搏漩涡的挣扎。抚摩着傅忆(娇jiao)的伤感,他的语气难免酸涩,却听傅忆(娇jiao)斩钉截铁地说道:“不,你别自作多(情qing)了,这是我的真心话!”

    听得出来,傅忆(娇jiao)对陈君寻与秦粉的厮混抱有无可饶恕的气恼。

    陈君寻心湖的伤感一会儿潮起,一会儿汐落,喃喃地说道:“你原来这么不在乎我对你的感(情qing),看来,你不(爱ai)我了,真的,你不(爱ai)我。”

    傅忆(娇jiao)说道:“你这种臭男人太自私了,吃着碗里望着锅里,还想让锅碗瓢盆为你一个人服务。吃醋的事(情qing),留给你老婆去做吧,我懒得找气生。”停顿片刻,她又说道:“嗳,问你一个问题,你要老老实实回答我。如果有一天,你一个人在深山老林里行走,突然间掉进一个山洞,而且明知永远没有指望爬出来,你想到的第一个女人会是谁?”

    听这口气,她的心(情qing)好像变了。女人的心,真是秋天的云啊。

    陈君寻不知道傅忆(娇jiao)心疼着他,不愿让他过度低落。这时,他微笑着脱口而出:“是你,当然,嘿嘿。”

    傅忆(娇jiao)冷笑道:“撒谎。这摆设般的笑声和这么快的不假思索的回答,都证明你在骗我。你第一个想到的女人应该是你的老婆江桐,因为你有家庭,你(爱ai)你的家庭,离不开对家的依赖,尤其像你这样优柔寡断而又十分念旧的臭货。”

    “不过,我肯定会想到你。”陈君寻松口道。

    傅忆(娇jiao)立马接过话茬,呛道:“怎么样?你承认了吧。还有秦粉,还有乔袖,还有许多隐秘着的暗蓝色的(情qing)人,对不对?我绝对不会怪你,如果你不是作家,或许我憎恨你的风花雪月,谁让你偏偏做这一行呢。放心,我也不会吃她们醋的,因为我知道我和她们做着同样的勾当,同样不光彩。”

    陈君寻心(情qing)复又有些凋残,说道:“让我怎么说你呢,忆(娇jiao),你真要这么大度的话,我都无地自容了。也许,这正是你不同于江桐的地方。”

    傅忆(娇jiao)说道:“真要如你所说,你就得好好珍惜你的家庭,要知道,没有人用她的方式那样(爱ai)着你,没有人比她(爱ai)你那么深!”

    陈君寻想不到这个女人居然与江桐站成一队,大为不解,问道:“她那样对待你,你还帮她说话?”

    傅忆(娇jiao)说道:“我是帮她吗?我是为你好,因为,我和她一样,都是结过婚的女人,都听说过‘男人喜新妇,女人恋旧夫’。”

    陈君寻一听,顿生联想,说道:“看来,你(爱ai)袁金林要比(爱ai)我深刻得多。”

    傅忆(娇jiao)没在这个问题上表白自己的态度,而是说道:“我非常(爱ai)我的袁重和袁哲,你也不能让小柔失去爸爸,对吧?所以,你应该主动向江桐道歉。离秦粉远一点,不要得陇望蜀!”

    想到那天晚上与江桐一起捉(奸jian)的尴尬,傅忆(娇jiao)忽然觉得江桐也够可怜的,防她傅忆(娇jiao)像防贼似的,一防就是十几年,这又要去防秦粉。累不累啊?

    感觉做一个完整的女人太不容易了,因而,她义正辞严地发出了警告。意思是说陈君寻得到了江桐和她,就不要再寻思秦粉了,最后一句话,更是表明了她与江桐同仇敌忾的态度。

    陈君寻明白傅忆(娇jiao)的心思,笑了笑。他以为,女人在感(情qing)上永远都是那么小气,一个人独享的东西绝不愿两个人分享,两个人分享的东西,绝不愿三个人共享。

    很明显,这位单眼皮美人在嫉妒秦粉。

    成年人对(性xing)的需求就像孩子对糖果和玩具的喜(爱ai)一样,是人生特定时期的自然需求。让一个人对配偶忠贞,就像命令孩子只准吃同一类糖果或是只准玩同一种玩具一样,都是非常困难的。

    江桐并不知道秦粉在酒店门口对陈君寻勾肩搭背被傅忆(娇jiao)撞见的事(情qing),她更不知道傅忆(娇jiao)居然替她说几句好话。话说回来,即使知道了,她也不会感激这个多年让她放心不下的狐狸精。此时,她正在另一件事(情qing)上郁闷难开。

    为了江家得个凤凰蛋,江桐让弟弟江枫与袁茵办理了假离婚,害怕袁茵被裘乾之徒勾走,她又极力将袁茵圈在鸡窝里,可谓煞费心机。可是,人算不如天算,到头来,她做梦也不会想到自己居然成了引狼入室的元凶,这匹狼不是别人,正是她的姨弟仉天然。

    袁茵分娩以后,想早一天给孩子上户口。上户口需要填写孩子父亲的名字,仉天然虽然还是个小伙子,但对于把孩子写在自己名下,他倒是没有反对意见。

    可是,江桐却不干了。江桐明确表示,孩子父亲名不能写仉天然,必须写江枫。

    既然孩子已经出生,又不能被社会抛弃,托一托人,找一找关系,多交点超生罚款(通用名:社会抚养费),再请顿吃喝也就算了,然后,把孩子上到江枫的户头上,万事大吉。这种为了生二胎而耍的假离婚鬼把戏,明眼人一看就懂,钱成,钱成,本来就是烧钱的事,何况又不是一家两家。

    而要把孩子安到弟弟的户头上,这个时候,江桐亟需解决的事(情qing)就是:袁茵与仉天然解除婚姻关系,与江枫复婚。

    这一天,江桐到一家居民小区自来水改造施工工地上找到了仉天然,把他叫到一边,催促他尽快办理离婚手续,谁知这个姨弟竟然矢口变卦,不肯与袁茵离婚了。

    江桐有些不解,就问为什么,仉天然说道:“不为什么。范海燕长得一点儿也不好看,怎么打扮都蜕不掉土里土气那层皮,你看她要工作没正式工作,要家庭没好家庭,何况,脖子上还有一块白斑,我怀疑是白癜风,所以,我不想和她结婚了。”

    说话听声,锣鼓听音。江桐一听这话,猜想这个姨弟可能要敲诈她了,沉思片刻,她故意装起糊涂,说道:“你想要找个好一点的姑娘,也应该先和袁茵脱离关系,然后再找呀,你现在这个样子,谁要?何况,不离婚就跟别人瞎谈胡搞,那是犯法的,是重婚罪。”

    仉天然摘掉乌黑的手(套tao),点了支烟,三口吸了大半截,然后,才慢腾腾地说道:“我这个样子离婚也是个二婚头,离呀娶呀真够麻烦的,反正有个现成的,我想好了,不离了,就这样凑合着过吧。”

    江桐断定仉天然真的是要讹她了,这时说道:“你嫌我给你钱少,是吧?姨弟!”

    这姨弟两个字,经江桐这么一叫,听起来十分沉重,分明是向仉天然刻意提示他们的亲戚关系。

    仉天然也不傻,好话孬话他听得出来。灯不挑不亮,话不说不明,到了这个时候,他爽当把话说开:“两万块,我的神,从你们这些有钱人嘴里说出来,够你们塞牙缝的吗?漏风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