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酷文学城目录

北门 第183章难忘的夜

时间:2018-10-12作者:严冰舒

    记得那是一个蒙松雨天。晚上九点多钟的样子,傅忆(娇jiao)带着口罩,穿着黑色卫衣,头上罩着卫衣的帽子,像个游魂鬼似的,飘向秦粉住的那栋别墅附近。

    昏暗的路灯下,又一个黑影出现了,自不同方向而来,徘徊,飘((荡dang)dang),犹豫,极似幽灵。

    忽然,从一栋别墅里窜出一条大狗,追赶一个黑影,那黑影掉魂似的尖叫不断,吓坏了另一个黑影的胆魄,跟着尖叫,那狗听到不一样的惶恐,又去追赶另一个黑影。声音越来越凄迷,显然是两个胆小的女人,跌跌撞撞,几(欲yu)摔跤,跑着跑着,两个黑影居然抱到一起。

    尖叫声惊动了秦粉、许健和卜凡,也惊动了翼龙。

    翼龙跑出来唤住狗,然后,他上前拉开了浑(身shen)筛糠紧紧抱在一起的两个女人,手电筒跟着往二人的脸上照了照。

    “对不起,吓着你们了。我家这条牧羊犬很凶的,还好,没伤着你们。”

    翼龙以为傅忆(娇jiao)、江桐一起来的,看她们打扮,又觉诧异。

    “没,没事。”

    惊魂未定,傅忆(娇jiao)看清了一张熟悉的面孔,江桐也听出了傅忆(娇jiao)的声音。两个女人几乎同时推开对方,就听傅忆(娇jiao)说道:“我散步路过这里的,有点迷路了。”然后,直觉脸颊发烫,没多解释,急忙离开了。

    江桐也觉尴尬,见傅忆(娇jiao)逃离,她也没有停留,背离傅忆(娇jiao),往来时方向去了。那走路姿态,半疾半徐,前颠后簸,显得十分狼狈。

    秦粉没出院落,隔着栅栏,她猫腰欣赏外边的(情qing)况,掩口窃笑。然后,伸手抵了抵卜凡,回屋去了。

    回到客厅后,秦粉忽觉有些不对劲,就问卜凡道:“怎么会是两个?”

    卜凡也有些纳闷。从监控录像分析,要说是(情qing)敌吧,不可能一起来的,要说是朋友吧,狗追之前又从两个方向过来的,还好像是把对方吓倒了,故而只好说道:“看来,真有可能一个是散步的,迷路了,嘻嘻。”

    事(情qing),也只能这样解释了。

    这件事(情qing),让傅忆(娇jiao)丢尽颜面,也让江桐十分恼火。江桐不相信,傅忆(娇jiao)的出现纯粹是一个偶然;而傅忆(娇jiao),则断定江桐和她一样,也是来捉(奸jian)的,因此,她把主要责任推到陈君寻(身shen)上,更加确立陈君寻移(情qing)别恋的现实存在。

    事后,陈君寻从秦粉别墅的监控录像里掸眼就认出了江桐和傅忆(娇jiao),不过,他只承认认识其中一个,那就是他的老婆江桐。

    江桐捉(奸jian),(情qing)有可原。若说傅忆(娇jiao)来捉(奸jian),秦粉知道以后,追问一定一个接着一个。

    骗过了秦粉,陈君寻暗舒一口气,不久,他又变得心事重重。他想不到温文尔雅的傅忆(娇jiao)会去捉他的(奸jian),害怕失去这位美丽的傅老师,他依然隔三差五给傅忆(娇jiao)打电话,像一位专心致志的三好学生。

    但是,在傅忆(娇jiao)看来,陈君寻那些通话,完全就是一种潦草的敷衍。

    这一天,傅忆(娇jiao)有个同事过生(日ri),几个要好的朋友在海鲜馆海搓一通。酒尽筵残,出了酒店门,巧不可阶,池承诺、秦粉、陈君寻连同招商局一二把手喝完酒,站在酒店门口,正在那里闲话道别。傅忆(娇jiao)一眼就看见了陈君寻,当时,秦粉醉色酡酡,好像喝多了,一只手搭在陈君寻肩膀上,俨然一对(情qing)人似的。

    陈君寻也看见了傅忆(娇jiao),目光相撞的时候,他的表(情qing)看上去十分尴尬。

    傅忆(娇jiao)佯装不认识陈君寻,目光挪开的时候,她跟着疾步走开了。

    一位同事骑电动车追上来,问傅忆(娇jiao)要不要搭便车回去,她推说吃得有些饱,想散散步,就推辞了。

    那边,池承诺抢献殷勤,将秦粉送上了车,一再交代许健开车注意安全,好像他要设伏或者人家许健车技不如他似的。而陈君寻推说有事,让秦粉、池承诺等人先走,等到众人一离开,他赶忙钻进车里,拨通了傅忆(娇jiao)的手机。

    “喂,忆(娇jiao),走到哪里了?等着我啊,我开车送你。”

    “你把客人照顾好就行,我嘛,想一个人静一静。夜里再联系吧。他出发还没有回来,你还可以做午夜牛郎。再见。”傅忆(娇jiao)说道,那个他,当然指的是袁金林。

    “忆(娇jiao),你听我说,喂,喂……”

    陈君寻一听对方口气不对,慌忙解释,这时,傅忆(娇jiao)已将手机挂断了。

    袁茵生下的那个男婴得了肺炎,正在唐州儿童医院住院,出于姊妹感(情qing),江桐到那里帮忙照看去了,女儿小柔还在上晚自习,这也正好留给陈君寻一个向傅忆(娇jiao)辩解的舒适的空间。

    陈君寻回到家,洗完澡,穿上睡衣,然后就躺在(床chuang)上给傅忆(娇jiao)打电话。把想好的托词构筑于脑际,以期留住美人的芳心。

    此时的傅忆(娇jiao)正在回味纳兰(性xing)德的一首诗:

    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等闲变却故人心,却道故人心易变。骊山语罢清宵半,泪雨霖铃终不怨。何如薄幸锦衣郎,比翼连枝当(日ri)愿。

    这首诗,原先傅忆(娇jiao)不明白个中真谛,自从袁茵告诉她陈君寻有了新欢,她越来越有切(身shen)体会了,最后感触得细致入微。说曹((操cao)cao),曹((操cao)cao)到。见是陈君寻的号码,傅忆(娇jiao)料定对方是来应卯的,更确切地说,是带着说辞来的,她想知道这个花心大萝卜到底如何解释,因而,就顺妥妥地接了电话。

    “忆(娇jiao),睡了没有?”陈君寻说道。

    傅忆(娇jiao)说道:“废话嘛,睡了谁还想听你电话。你在哪里?”

    “在家。”

    “你老婆呢?没在你(身shen)边?”

    陈君寻听得出傅忆(娇jiao)语气不对,赔笑着反问:“你说呢?”

    试想一下,傅忆(娇jiao)是袁茵的嫂子,江桐的去向,通过袁茵之口,她肯定也能知晓一二。

    只听傅忆(娇jiao)说道:“你有没有搞错?她可是你的老婆,被哪个野汉子拐走了,我哪里知道?是在唐州吧?听说因为你跟秦粉的事,那个熊女人最近脾(性xing)不太好,还差点咬了狗嘴。老婆不在家,少了个监视器,正好你和秦粉可以放心地进行鱼水之欢了,我就不耽误你们的好事了。你这个人非常要面子,要是她去你家不方便的话,你就快点到她那别墅去吧,紧挨白家帮翼龙的那栋。挂了吧。”

    这女人平素绝少骂人,今个突然长本事了,让人有点不适应。听口气,她应该早就知道陈君寻与秦粉那等苟且之事了,就连翼龙跟秦粉做邻居她都摸得一清二楚,看来,这回陈君寻死定了。

    陈君寻一惊,猴急地翻(身shen)坐起,说道:“先别挂,忆(娇jiao),别挂,对不起,都是我不好。”

    这渣男(欲yu)语无言。没办法,事实摆在面前了,他现在找不到任何正当的理由来掩饰污点,唯有坦诚认错,或许能够换取对方的原谅。

    “忆(娇jiao),别挂,对不起,都是我不好。”

    重拾这话,陈君寻有气无力,甚至夹带着满满的沮丧。

    傅忆(娇jiao)好像触摸到了陈君寻失落中的灵魂,跟着轻叹一声,说道:“唉,你也没有什么对不起我的。那次的事(情qing),我是自愿的。其实,自从那夜我将我的一切给了你,我就知道,早晚有一天,你会跟我说对不起的,还记得吧,那夜,我说,我(身shen)上有两座坟墓?”

    仔细想来,那夜,她与陈君寻是那样的(热re)烈疯狂,可是,一旦得到了,一旦满足了,那男人的指尖,好像只有一滴水的冲动。傅忆(娇jiao)触摸得到陈君寻(爱ai)的力量的变化,也许男人的(爱ai)慕仅与荷尔蒙有关。可是,女人不同,面对这个男人,傅忆(娇jiao)是没有满足的,因为她是用心去(爱ai)的,不仅仅生理需要。

    后来,她的内心深处越发狂(热re),火山喷发于心湖之底,水与火的纠缠与喷薄,是那么无可阻挡!可是,陈君寻给她的只有细小的波纹,也许某年某月终将归于平静,甚至连一滴水的冲动都不会再有。所以,当今晚被不该遇见的遇见所伤,她有些懊悔自己曾经的给予了,那两座坟墓,此时,业已成为她的灵魂的冢(穴xue)。

    那夜,暴风骤雨过后,傅忆(娇jiao)羊羔般地偎依在陈君寻的怀里。陈君寻的手恋恋不舍地抚摩着傅忆(娇jiao)高耸的(胸xiong),说道:“世界上海拔最高也最难攀登的山峰,我终于攀登上来了,感谢你的宽容,忆(娇jiao)。”说完,他轻轻吻傅忆(娇jiao)。

    傅忆(娇jiao)与陈君寻对吻,然后若有所思,慢吞吞地说道:“它不是山峰。它是坟墓!”话间,美人的脸上有一种无可琢磨的悲观。

    陈君寻看在眼里,听到心中,搂紧傅忆(娇jiao)的腰,吻了吻她半睁半闭的眼睛,深(情qing)地说:“为了打赢这一仗,我谋划了多年。”

    傅忆(娇jiao)轻轻(吮shun)吸陈君寻的肩膀,说道:“不对,我分明是被你骗到手的,许多年前,我就是你的俘虏了,你用一块小甜饼征服了我。”

    说着,傅忆(娇jiao)想起十多年前那次聚餐,她,陈君寻,袁金林,还有江桐。想到江桐时,傅忆(娇jiao)不(禁jin)用力咬一口陈君寻的肩膀。

    陈君寻一痛,说声:“小母狗。”说完,他轻轻掐了掐傅忆(娇jiao)(臀tun)部,不舍用力,更像是(爱ai)抚。傅忆(娇jiao)亦然感觉到疼(爱ai)的力量,舒了口气,然后说道:“留个印记给你老婆吧,我就是不解气,就想告诉她我勾引她的老公。

    ……

    当时的(情qing)景就是这样,现在回想起来,历历在目,让人心动,陈君寻怎么可以忘记呢?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