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酷文学城目录

北门 第182章相互猜疑

时间:2018-10-12作者:严冰舒

    人之所以自私与残暴,是因为人生之路是条必死之路;同样,因为自私与残暴,上帝让毕生变成必死。

    关于善恶因果,有道是积善余庆,积恶余殃,又道善有善报,恶有恶报。善恶随人作,祸福自己招。天道好还。禅宗有语:一叶一菩提,一花一世界;(爱ai)出者(爱ai)返,福往者福来。那些福,那些(爱ai),我以为是善者的福,善者的(爱ai)。恶者,给他好的回报,只是让其更恶,从而善者更加弱小。

    池承诺的自私与罪恶,表现在明明他也对生态环境无限戕害,却把责任悉数推向了别人,好像自己是个泡在圣水里的孩子似的,这多少让人感觉有些恶心,有些愤怒。

    好汉无好妻,赖汉折花枝,古语有之。可是,这条古语已经作古了,因为现在的社会是:没房没钱没好妻,有钱有权折高枝。而面对这样的丈夫,空姐出(身shen)的孟帆,在丰厚的物质利益面前,也只有微笑认栽了。

    当然,池承诺对秦粉有意,是孟帆那一次在池怡家吃饭时,韩功课故意放出的一句话。不过,那时孟帆笑了,她非常佩服丈夫的勇气,心说就他那长相和人品,硬靠钱砸,找个小家碧玉尚可,就像当初她父母的被俘,可人家秦粉是商业大佬的女人,跟金色集团比,百顺的净资产就是小数点后位数。也许,她这个空姐当初被泡太容易了,好像池家的金杯可以容得天下所有的好茶。

    韩功课那个猥琐男之所以这样做,主要是为了挑拨池承诺与孟帆的夫妻关系,孟帆一旦不高兴了,起码少跟她老公过几次夫妻生活,这是一件大快人心的事(情qing)。

    说池承诺对秦粉有意,虽是韩功课杜撰,孟帆却放在心上了。今天因为青屏生存环境的争论,孟帆突然敲山震虎提及秦粉,池承诺难免有些揪心,晚上睡觉时,当孟帆道及明天是她的生(日ri),问池承诺打算送她什么礼物时,池承诺借机问孟帆是谁造的谣。

    “造谣?造什么谣?砖窑,瓦窑,还是磁窑?”孟帆笑问。

    池承诺一本正经地说:“是谁告诉你,说我喜欢秦粉的?目前,百顺化工与金色集团的合作框架刚刚搭建好,我想知道,是谁在我背后恶意拆台捣蛋?”

    孟帆敛住笑容,说道:“不会像你说得这么严重吧?”

    池承诺说道:“非常严重,就像后院起火一样严重!是不是你那个老同学陈君寻告诉你的?”

    听这话,这家伙分明争风吃醋了,从他弟弟池有(情qing)嘴里,他已经知道秦粉与陈君寻睡一张(床chuang)上了,所以他愤怒,想借题发挥。

    孟帆说道:“陈君寻?他也是你的老同学呀,而且,你们打小还是尿尿和薄泥一起长大的,你怎么可以怀疑他呢?”

    池承诺嚷道:“不是他,还能有谁?”

    孟帆想了想,说道:“是你妹婿说的一句醉话,我猜,可能是秦粉抢了他的饭碗,他故意糟践人家的。”

    “那你也不该把坏事往我(身shen)上安。夫妻之间,应该相互信任才对。”

    说罢,他半晌没再吭声。

    他想,那韩功课不是好人,从当初他知道韩功课调包白美妙的钻戒,他就开始提防了。经孟帆枕边风这么一吹,他终于知道韩功课是个坏事精了,也就是在这天夜里,他才向孟帆抖搂这个风流妹婿的诸多破事,比方说这家伙得不到傅忆(娇jiao),教唆社会上小流氓用弹弓打坏人家洞房玻璃,又比方每次工程开工时习惯寻小姑娘“开红”,那些做法,分别一条变态的野狗所为。

    “对,他确实是条野狗!”孟帆也骂道,这时,她忽然想起有一次韩功课来过她家以后,她在阳台上晒的内裤不见了,再一想,莫非,莫非是被野狗叼走了?

    孟帆不敢多想,因为她害怕呕吐,她也不敢跟池承诺提起,只说声:“睡吧。”然后,就背过(身shen)去了。

    背靠着一个长相与灵魂跟她永不匹配的男人,除了纸上富贵,孟帆不敢说自己婚姻真的富有。一直到半夜,她都没有睡着,虽然她的眼睛闭得很形象,呼吸也很均匀,但正是这种过于认真的均匀过于舒缓的自由出卖了她,因为每一次初入梦乡,她都要打一阵呼噜,或轻或重。可这次没有。由此,池承诺断定她有心事,也可说心里有鬼。

    因为道德失去了统一的标准,过于自由的(爱ai)(情qing),就像脱缰的野马,食与践踏,少有人问,由此,这个世界出现越来越多的放纵,越来越多的迷惑,越来越多的猜疑。

    这个池承诺也是装睡的,一者,他在假定着他与秦粉的诸多美好,癞蛤蟆吃着天鹅(肉rou),烧心的联想,难免令人焦熬难眠;再者,他在猜测孟帆心里装的到底是什么鬼。这个背靠背装睡的女人,此时,她在怀疑他暗恋秦粉呢?还是她自己暗恋上了别人?比如说暗恋上陈君寻。

    孟帆喜欢看书,陈君寻恰好喜欢写书,而他俩又是同学。从睡前他说陈君寻一个不字时,孟帆刮起的那股强大的枕边风,又主动出卖了韩功课,他可以判断,这个女人并不讨厌陈君寻。

    猜疑与事实一旦对接,就会迸发一些火星儿,引燃与火有关的东西,欣喜或是愤怒。这池承诺生(性xing)多疑,注定他经常捡绿帽子戴。最为无辜的当属孟帆,可怜平白无故,她再一次被一个肮脏的灵魂以隐形的方式玷污了。

    而孟帆怎么看待池承诺呢?除了唯利是图与良知缺失,孟帆并没有对这个猥琐男的其他人格过多地质疑。此时,她的脑子里展映的全是渣男们出轨后的丑态,由一个韩功课,推算到她的同学,那个花边新闻不断的陈君寻,还有那个已经被白家人打上烙印的胡绍德,她的姑父,再一想平素她在“雕刻时光”包厢里遇到的那么多的苟且,包二(奶nai)的,藏小三的,带小姐的,同(性xing)恋的,想过来想过去,她觉得还是自己的老公最好。

    再一想到那条丢失的内裤可能与韩功课有关,孟帆忽然觉得,跟池怡比起来,那个傅忆(娇jiao)算是幸福的。

    可傅忆(娇jiao)到底幸不幸福呢?棉袄贴不贴(身shen),鞋合不合脚,谁穿了谁才知道。傅忆(娇jiao)的婚姻真若是幸福的,又怎么可以红杏出墙呢?而且,主动把一匹狼放进家里。

    那匹狼,当然就是让傅忆(娇jiao)魂牵梦萦的陈君寻了。

    自从与陈君寻彻底地进行一次肌肤之亲,傅忆(娇jiao)甜蜜地感觉到她的体内融合了陈君寻的体格,她的血液里流淌着陈君寻的思想。她觉得自己真正成为陈君寻的女人了,现实与梦想的融会贯通,让她更加沉迷于那个荒诞的梦境,那些羞人的叫声,如同原始森林里的一个最美丽的寻找,刚好在荷尔蒙爆炸的时候,与她的男人惊奇地遇见。

    这种感觉,让她(身shen)不由己地坠入(爱ai)的漩涡。

    正当傅忆(娇jiao)幸福地等待与陈君寻第二次(春chun)风满渡的鸳鸯戏水,并且偷偷演练放((荡dang)dang)的**,她以女人的敏锐的眼光判断出陈君寻离她越来越远了,一个她预料过但又不愿出现的结果。

    女人上(床chuang)前都是香的,上(床chuang)后都是脏的。傅忆(娇jiao)有一天跟小姑子袁茵聊天时,袁茵一不小心说露嘴了,居然冒出了这句急腔。那时,傅忆(娇jiao)听说有个男人(爱ai)袁茵(爱ai)得死去活来,可她不知道那个男人是裘乾,也不知道裘乾后来追上袁茵没有,但是以她这样一个经常在河边走动的女人的高度敏感,有一点她敢肯定,那就是她的这个小孩姑一定动过红杏出墙的念头。

    现在再想起这句话,把它拿过来,安在傅忆(娇jiao)自己的(身shen)上,那真叫无比的贴切。

    后来,有一天,袁茵告诉傅忆(娇jiao),陈君寻与一个叫秦粉的美女老板好上了,经常三更半夜从那个女人的家里出来。

    “要不然我也不熟悉那个地方,在她的隔壁,是白美妙原来住的那栋别墅,因为大白天遇到鬼,后来被白美妙卖掉了。”袁茵说。

    袁茵自打离开吻牌公司,逐渐说起白美妙的不是,就连白美妙发现庭院地下埋有棺材的事(情qing),也被她说成遇见鬼了,这一点,跟她哥哥袁金林有那么一拼。当初,在没发现棺材之前,袁金林就曾告诉白美妙,说她院子里夜里有脚步声,又说屋里走动着一个黑影子。

    听了袁茵的话,傅忆(娇jiao)看上去没有任何反应,显然,她不能暴露出她对陈君寻的真实(情qing)感,她淡淡地跟袁茵说道:“我知道你告诉我这件事(情qing)的目的,你是想营救你哥,对吧?放心,你哥是自由的,也是安全的。”

    袁茵笑而不答。

    那时的傅忆(娇jiao)是聪明的,她的内心又是痛苦的,她的伤,只有在一个隐蔽的地方自我调养,慢慢愈合,没人给她消毒,没人给她安慰,谁要她当初非得吃人家那块小甜饼呢?原来,那块小甜饼带有一种奇怪的慢(性xing)毒素啊,吃时甜甜蜜蜜的,嚼得次数多了,就会嚼出苦果的滋味。

    傅忆(娇jiao)记住了秦粉住的那栋别墅。那个地方,袁茵也告诉了江桐,结果戏剧(性xing)的一幕就发生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