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酷文学城目录

北门 第179章神奇一梦

时间:2018-10-12作者:严冰舒

    然而,罗建业偏偏装着大尾巴羊,避口不谈资金缺口,非得向银行贷款不可,最后,((逼))得白美玲主动交底:

    “我想给吻牌公司做点贡献。我再也给不了你年轻的容貌了,可是,我能给你一大笔财富,那是我用聪明才智赚来的,和吃青(春chun)饭的不一样,我那是血汗钱,感(情qing)钱,它是干净的。我这样做没有别的意思,只是想证明我有能力,我不是附属品,也不适合做那种高墙管制的家庭主妇。”

    说这些话,白美玲本无任何恶意,哪知罗建业突然想到谭雁龄在省城别墅里跟他说过的一句话:钱固然很重要,如果有时放松心(情qing)是钱买不来的,我(情qing)愿选择放松心(情qing)。

    于是,就将这话(套tao)用一遍。

    白美玲冷不丁被丈夫噎得半死,连怪自己发((贱jian)jian),好心好意的,非得被人家当成驴肝肺,她不知道,这时的罗建业,因为烦恼的缠绕,心里正在思念着谭雁龄。

    罗建业希望他的压力能在一个(性xing)感的女人(身shen)上得到彻底的释放。

    昨天夜里,罗建业居然荒诞离奇地梦到了一个女子一丝不挂地躺在他(身shen)边,那双大**颤颤悠悠的,活像两个碗大的半圆球,令罗建业心猿意马不能自已。再一看脸,那女人竟然是买断工龄的公司团支部书记袁茵。

    罗建业犹豫一下,抖抖瑟瑟地伸出咸猪手,只见袁茵满脸怨怼,就是不给他摸,说他工作上不给照顾。罗建业觉得荒唐,刚想推开袁茵,那双大**没动,谭雁龄却飘了过来,覆盖到袁茵的(身shen)上,完成重叠,继而更为美化,可劲往罗建业怀里钻,让他这个奔五的老男人这一夜出现少有的梦遗。

    第三者的魔力在于,因为他或者她的存在,总有一些配偶的不顺眼成为陪衬浪漫的合理理由。

    这个荒诞的美梦,加快了罗建业幽会谭雁龄的脚步,却让可怜的袁茵躺着中了耻辱的一枪。

    此时,袁茵与裘乾关系的坼裂,在一件事(情qing)上,早已经升格为另一种意义的仇怨。当初,因为江枫夫妇执意要将袁茵肚子里的女孩保住,江枫父母很不舒畅。而袁茵买断工龄彻底脱离吻牌公司本想安安心心在家生孩子,不料整(日ri)承受公婆冷眼,婆婆看到她腆着肚子,想到肚子里的女婴,就像看见一坨狗屎摆在祠堂供桌辱没祖宗似的。

    办理假离婚以后,虽说袁茵在法律上与仉天然是夫妻关系,但还一直与江枫住在原来家里,为了掩人耳目,江枫考虑再三,决定出去租一(套tao)房子,将袁茵安置在那里,并且临时雇佣一个保姆,在他上班时就由保姆照应。

    好不容易熬到来年二月,出人意料的是,袁茵竟然产下一个男孩,这与当初b超检查结果完全不同,由此,袁茵在公婆面前由草鸡一下子变成了凤凰。

    天地翻覆,海天互换。地位的转换,袁茵得感谢一个人。

    自从袁茵与裘乾断绝关系以后,裘乾一直怀恨在心。裘乾知道江家烟脉观念特别强烈,袁茵之所以生二胎,肯定是想要个男孩,检查结果若是女孩,江家势必会让袁茵流掉,所以,那天池美丽找到裘乾的厂里,告诉他袁茵要做胎儿鉴别,他就向池美丽暗授一条毒计:等江桐带袁茵去做鉴别,若是男婴,就说成女的,让袁茵流掉;若是女婴,就说成男的,让江家人做梦中状元空欢喜一场。

    这个池美丽,天生与钱币相互吸引,就像磁铁中了铁质的埋伏,当初她喜欢上裘乾,也是看中了这个名字,裘乾,求钱谐音,名字吉利,主发财啊,这点,池美丽偷偷找算命先生占卜过。跟裘乾上过(床chuang)以后,裘乾穷了,池美丽就离远点,裘乾有钱了,她就靠近点。虽说骗走裘乾小金库里所有的积蓄遭到裘乾的唾骂,因为欺骗袁茵立了大功,旧(情qing)复燃似的,很快,她又跟裘乾好上了。

    袁茵这一产下男婴,无疑巩固了家庭统治地位。而池美丽被晾晒出来,自然成为江家眼里的一条毒蛇,无论她怎么解释,看走眼了也好,影像分辨率不高也罢,都不足以阻挡江家心有余悸后的诅咒,继而,又影响到江桐与池美丽姐姐池红梅的同事关系。

    那池红梅是个老实人,但是脾气很倔,直到后来憋屈得要死,((逼))迫妹妹说出实(情qing),池美丽才说她吃了袁茵的醋,又拿了裘乾的好处,才这样做的,要怪,只能怪歹人裘乾。

    池红梅感觉对不住好姐妹江桐,就把池美丽的话原封不动地跟江桐说了。到那时,两个娘们之间的误会方才破解。

    真相大白以后,裘乾彻底弄丢了袁茵。而池美丽出过恶气以后,静心细想,裘乾这人如此恶毒,今天他能这样对付袁茵,说不定哪天也会给她下(套tao),因此,再与裘乾鬼混时,她就多了一层戒备,然后,除了要钱,还是要钱,一个拥抱多少钱,亲一口多少钱,睡一夜多少钱,反正在她心里有一本帐,都是明码标价。

    可怜袁茵被裘乾狼窥还好说,她万万不会想到,一向视她为草根的罗建业在她失望离职以后,居然在梦里虎视她的高原。

    (日ri)有所思,夜有所梦。其实,罗建业那个梦是因为过度思念谭雁龄所致,袁茵只是一个稍有滋味的引子。

    说白了,就是白美玲一直不愿与罗建业行房,罗建业想找个倾(情qing)伴侣。作为唯一的私密(情qing)人,谭雁龄自然促成了他的传奇般的梦遗。

    谭雁龄研究生毕业以后就回到了唐州电视台,一半靠个人实力,一半因由唐州广电局局长对裘民风溜须拍马,很快,谭雁龄就晋升为唐州电视台新闻制作一部主任。尽管如此,她还是听从罗建业的意见,准备离开唐州去省城电视台发展。

    谭雁龄在跟她的表姐夫罗建业迢迢(情qing)递的时候,她给她的表姐白美玲确实带去了巨大的负面影响。正因为这种影响,白美玲认为罗建业(性xing)冷淡,罗建业则认为白美玲工作狂,夫妻冷战,谭雁龄与罗建业的鸳鸯戏水就更加专利化了。

    缺乏(爱ai)(情qing)的滋养,白美玲也的确见老多了,她在衰老与褪色的生理漩涡里苦苦挣扎,可是,她认为她的容颜尚可以用美丽来形容,起码,她额头上放眼观物的那三道抬头纹注(射she)(肉rou)毒素填平了,尝到甜头以后,美容开始成为她生活中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

    说起白美玲这样的女人,生意场上((操cao)cao)心淘神,加之早已逾过不惑之年,容颜就好比过期食品的标签。而做美容只如更改生产(日ri)期,这也可能是她捍卫尊容的最后一道((操cao)cao)作规程,美丽,必要时需得采取强制措施实现资本保值。不过,美丽也要经常维护保养,不然,因何万千男人肯花大把钞票金屋藏(娇jiao)?

    二十岁的女人喜欢花钱,这时只需要找一个信用卡般的好老公;过了三十,对镜一看,才意识到应该抓紧攒钱;而一旦四十岁的钟声敲响,她们所要的不只是金钱,更重要的是如何使自(身shen)美丽不被贬值,这个时期的女人最希望出现一家生理银行,将自己整个儿存储进去,包括容颜、肌体、健康和感(情qing),难以实现,就会出现问题中年。

    女人可能胜花,但是绝对不胜花树,说女人梅开二度,那是男人假借自然现象赋予女人的最大欺骗,而男人,则因为事业有成可以一辈子悬挂魅力的风铃叫嚣与张扬。

    不过,白美玲不是那种一天到晚活在妆奁前的女人,美,究竟能起到多大作用?美了,丈夫又不懂欣赏,不会发现她柔美的一面,更不会夸一句。这一天,她忽然报名去清华大学职业经理人ba研修班学习了。等到她将这一消息告诉罗建业的时候,她已经收到清华方面学员录取函。

    听说白美玲要读ba,罗建业颇为费解,他心想,一个开快餐店的小老板,花几万块钱学那些东西有什么用?将来还真准备做商业界的撒切尔夫人啊?说出去让人笑掉大牙。

    考虑妻子自信心凛然不可侵犯,罗建业没把反对意见写在脸上,他只是叮嘱白美玲到那里权当旅游散心,别太劳累了。说罢,他像甩掉包袱似的,又考虑如何跟谭雁龄幽会时间更长一些,或者搂她睡一个通宵,或者天相聚一次,毕竟,裘坚出狱了,再没有以前谭雁龄独(身shen)时那么方便。

    那个裘坚,自从出狱以后,好像完全遗失了个(性xing),再也没有当初在小龙帮混世时那种野(性xing)。谭雁龄说一他从不说二,下班后准时回家,洗衣做饭((操cao)cao)持家务,任劳任怨,俨然就是谭雁龄的一个生活仆从。

    裘坚这一不敢大声说话,甚至不敢大口喘气,反倒惹起谭雁龄轻看。谭雁龄不高兴,就提出跟裘坚分居,裘坚听后,没作任何抵赖,这反而让谭雁龄倍感压抑,(春chun)心涌动时,心想发火,却也缺乏必要的助燃。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