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酷文学城目录

北门 第178章计划搬迁

时间:2018-10-12作者:严冰舒

    江桐越说越气,越想越恼,陈君寻可好,装起醉来惟妙惟肖的,就见他抬起迷离的醉眼,说道:“你说什么?对,抓紧回你妈家,将小柔接回来。让她给爸爸倒水。”

    江桐一听,两手叉腰,立马啐了陈君寻一口,拔高嗓门,说道:“你听清楚了,陈君寻,我叫你喝尿去。这下可好,樊姨一走,我从妻子的职位退休了,给你做保姆,然后,让姓秦的((贱jian)jian)货来接我班当这个家女主人!”

    还好,当初秦粉装扮订(奶nai)女工来这里当了几天女主人,江桐不知道。偷了她的男人,睡了她的(床chuang),用了她的化妆品,这若是大白天下,还不把她整个人气死?

    陈君寻反而时常回味偷腥时秦粉的芳体深(情qing),这一听江桐提起秦粉篡位之事,他的心里难免朝旧事上想。想着想着,反应就迟钝了。

    可怜江桐还真以为陈君寻喝多了,又(爱ai)又恨的,又有些心疼,转而将怨恨从陈君寻的(身shen)上扯下来,抛往秦粉(身shen)上,说道:“手机给我,里边有秦粉号码吧?我打电话问她(爱ai)你还是害你。陈君寻,你这么醉醺醺地开车回来很容易出事(情qing)的。她秦粉是石女?死眼子!我看,她是成心将你灌醉,也不知道这(骚sao)狐狸安的什么心?”

    江桐骂起秦粉俨然一个泼妇。陈君寻听得出来妻子依然对他很关心,体内不(禁jin)泛起一股暖流,这股暖流与肠胃里(热re)烘的酒气混到一起,催发他打了个饱嗝,然后说起软话:“朋友之间喝点酒很正常嘛,再说,人家是大老板,池承诺想跟金色集团合作,把公关任务交给了我。瞧你简直就是一个醋坛子。”

    江桐一听,又来了气,反唇相讥道:“你的关公就是睡美女老板吗?都喝到狗黑子不认铁勺子,男女共用一个厕所了,还大言不惭,说是正经朋友。要么她想把你派醉,要么你自己高兴喝醉,反正都((贱jian)jian)!”

    陈君寻有些不耐烦了,说道:“江桐你没发现你脏话越来越多了吗?”

    江桐说道:“鸭子爬树,被狗((逼))的。再说,我只是嘴脏,你整个(身shen)心都龌龊不堪。你考虑清楚,我们离婚。”

    一听又要离婚,陈君寻条件反(射she)似地耍起了无赖,说道:“别老是提离婚,最近我太忙,你反正无所事事,要不你先帮我考虑一段时间好吗?”

    江桐虽说还在生气,却被这个无赖搞得哭笑不得,说道:“陈君寻你这条癞皮狗!我真想狠狠抽你几个耳光。”说完,她又不忍看见陈君寻焦渴下去,就过去倒一杯水端到了陈君寻面前,像个烧火的丫鬟。这正是:没有底线的忍让与没有原则的宽容,只会让小人得寸进尺。

    “水倒好了,喝吧,不然,渴死了,警方怀疑我谋杀。”江桐说完,想想还有一大摊衣服要洗,就不再理会陈君寻,洗衣服去了。谁知打开自来水的时候,流出的水居然是黑的,里边裹带着不少污泥,污染了洗衣机里的衣服。

    福不双降,祸不单行,霉运不断的江桐觉得点子太背了,气得连连跺脚,咒骂几句,撂下手里的湿衣服,就打电话投诉了自来水公司,结果,自来水公司方面给出的解释是:公司正在分片区进行管网改造。

    自来水公司给出的解释藏有玄机。

    这一天,在吻牌食品公司董事会上,总经理卢安然谈到了青屏环境监测站的一组数据。原来,通过环境监测站检测,青屏城区地下五十米处的水质bod数值竟然达到2毫克每升,而按照国家饮用水标准,小于1毫克每升才算清洁水体。

    当然,这组数据只有环保系统少数内部人士知道,卢安然的一位亲戚在环保局下属的监测站上班,这些数据,是那亲戚偷偷透露给他的。

    地下水受到污染,倒霉的当属青屏老百姓。接下来一个时期,青屏市民只知道自来水公司有计划分片区检修水泵,却不知道地下抽水井下延了三十米,当然,蒙在鼓里的包括洗衣服时遭遇污水袭击的江桐。

    作为吻牌食品公司的掌舵者,罗建业得知事(情qing)真相以后殷忧不已。很明显,在这场漫长的化工企业与食品企业的较量中,一直落于下风的吻牌食品公司生存空间更小了。

    为了保证(奶nai)源的安全与卫生,罗建业不得不未雨绸缪,计划在三百里开外的布谷县购买一块土地种植牧草,建造栏舍和(奶nai)站,然后,准备将(奶nai)牛养殖基地搬过去。

    那布谷县是个有名的国家环保模范县,在那里,没有一家污染严重的企业。当地政府把招商引资的门槛抬得很高,对于化工企业,一律不予接收,为此,吻牌食品公司搬到那里,可算找对婆家了。

    要搬迁,势必需要大量资金。布谷县政府领导答应给罗建业解决一部分,剩下的大部分资金,要靠罗建业自行筹措了。

    常居安市长深知青屏环境破坏的严重(性xing),但是在蒋耕耘大力发展经济的旗帜下,他又不敢停下手里的棒槌,只得跟着击鼓传花。作为至交,常市长十分体谅罗建业的苦楚,因此,在罗建业请他出面跟银行交涉时,他不遗余力地推助斡旋,努力给吻牌公司多争取一些贷款,并且私下里半带(阴yin)谋地安慰罗总:

    “有人是来青屏镀金的,把青屏当成垃圾收购站了。这人说话很在理,像个巨人,可是做起事(情qing)纯粹是个侏儒。没办法,谁叫人家是一把手。人家现在如(日ri)中天高高在上,在青屏办企业,哪个老板敢逆向纠错,敢不烧香磕头?依我看,你另寻出路实为明知之举,不过,走时尽量静悄悄,省得人家看出青屏的真(身shen)。”

    罗建业明知常居安的矛头对准的是蒋耕耘,在铁杆兄弟面前,他也毫不顾忌地说道:“看来,青屏的生态真比想象的还要糟糕。如果环境破坏殆尽,车子,房子,宽街,花园,霓虹夜景,所有的繁华,都是滚滚浓烟上的海市蜃楼。真要走到那一天,人类会比烤焦的黄表纸更加单薄易碎,会死得很难看。”

    常居安说道:“这些大道理,谁都明白,可谁又敢跟那个人说吗?你敢吗?我在他面前提过好多次,建议引进一些高技术含量、低污染指数的项目,要不就偃旗息鼓,干脆保留一块处女地,可是,那个人刚愎自用,只认同自己观点,也许,他感觉青屏人民不够富裕,也许他美国那(套tao)别墅的储藏间还不够满。”

    罗建业只知道蒋耕耘的老婆在美国陪女儿念书,别墅的事,他没有听说,却也早在意料之中,因而笑道:“虽然不相信外国的月亮比中国的圆,人家妻女每一年中秋不都在外国过吗?(裸luo)官不好当,可人家当得有滋有味的,学成报效祖国,那是人家的铮铮誓言。还有,若说兔子和狮子打擂的蠢事,我不干,我看,你也别傻。惹不起,我们总能躲得起吧?我看,三十六计,走为上策,吻牌公司是时候离开青屏了。”

    蒋耕耘化工城市的定位,难免使得罗建业这样的食品公司的老板颇有微词。随着环境的持续恶化,罗建业对在青屏兴业失去了信心,此时,他考虑的不单单是(奶nai)牛养殖基地搬迁的问题,毕竟(奶nai)源地过远影响生产,他接下来面临的,还有生产厂区的搬迁问题。可是,这么大的一个企业要迁出青屏,耗资巨大不说,一大批工人也将因此丢掉饭碗,这一幕,他是不想看到的。

    罗建业听白美玲讲过,那天青屏市政府门口水泥厂工人闹事,要求发放最低生活保障金,老的少的,面黄肌瘦的衣服打补丁的,悲怒重叠。有个代表说:“我们不怕尘肺病,病死总比饿死好。不管多脏多累,能发工资就行,只要能吃上饭,蒋书记就是好领导,我们要求蒋书记出来答谈。”

    闹事工人的话让罗建业陷入了深深的矛盾,届时,如果吻牌食品公司一下子辞退一大帮工人,他有些于心不忍,要都带到新厂区,拖家带眷的又不可能,何况布谷县那边,也会强压给他当地就业人数硬(性xing)指标。

    人员安置问题令罗建业寝食难安,搬迁后的诸多未知,更是成为他的一块心病。此时,他感到自己有种从未遇到过的孤独。

    购置布谷县土地建造牧场之事既已在公司董事会上通过,罗建业便安排总经理卢安然先期动(身shen),去跟布谷县招商局领导接洽。此时,和青屏一样,布谷县的招商引资工作也在紧锣密鼓地开展中,各个乡镇都有任务摊派,招商局更是任重道远,因此,对吻牌的引入显得格外关注。

    白美玲虽然从不参与吻牌食品公司的事务,并不代表她不关心公司发展。

    早在**时期,“百氏快餐”旗舰店受到致命冲击,那种门可罗雀的惨状,白美玲一直记忆犹新。尽管**过后生意起死回生,她仍然担心类似的灾难再次发生,一夜之间摧毁脆弱的餐饮行业,那个时候,她就萌发参与吻牌企业管理的念头。

    现如今(奶nai)牛养殖基地搬迁需要大笔资金,眼见丈夫跋前踬后像是丢了头魂,白美玲心想是时候表明自己的态度了。这个青屏黑白两道敬畏的铁娘子极想助丈夫一臂之力,可她又不想丢掉(身shen)份,因而时刻等待罗建业向她开口。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