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酷文学城目录

北门 第177章情变风波

时间:2018-10-12作者:严冰舒

    袁茵之所以把陈君寻移(情qing)别恋之事告诉嫂子傅忆(娇jiao),理由很简单,她想让傅忆(娇jiao)对陈君寻死心,从而一刀切断二人多年勾勾搭搭的联系。在姐夫陈君寻与哥哥袁金林之间,她偏向的自然是哥哥。

    而之所以把这事告诉江桐,理由也很简单,是因为她想拯救这个姐姐。

    至于为什么偷偷给陈君寻打电话,就有些莫名其妙了。也许是对出卖行径的忏悔,也许是对秦粉的嫉妒,也许是一种不愿承认的微妙醋意使然。

    江桐早就怀疑陈君寻另有新欢,闻听袁茵的话,更是深信不疑。依照袁茵提供的线索,江桐去秦粉住的别墅附近侦查好几次,怎奈陈君寻已知她要来查岗,没敢再去那里与秦粉幽会,故而她老是扑空。

    江桐不知道袁茵事先给陈君寻透过口风,抓不住现行,只好在事实与传言之间飘来((荡dang)dang)去,如坐秋千,那种复杂而又矛盾的心态,搅得她一刻也不能安宁。

    然而,功夫不负有心人,终于有一天,江桐在大街上看到了陈君寻与秦粉走在一起。那种场景,是她不愿意看到的,故而堪称致命打击。

    江桐的心一下子降到冰点,所好她还注重点个人形象,控制住自己,没有追上去撒泼骂街又哭又闹。

    再以后,江桐的(情qing)绪就变得更不稳定了,鸡零狗碎的家庭琐事,动辄就会引发一场她与陈君寻的口舌战争。外边传扬的陈君寻与上海女老板秦粉的绯闻飞到了她的耳朵里,然后,不绝于耳。傅忆(娇jiao)还在暗地里与丈夫勾勾搭搭,又来了一个比傅忆(娇jiao)还会放(骚sao)的金狐狸,公开下战书似的,明目张胆邀请陈君寻一起逛街购物下馆子。

    有一天,江桐在一个叫“御驾酒楼”的门口守株待兔,再次看到陈君寻与秦粉在一起。江桐偷窥着秦粉,那时的秦粉留着金黄色的大卷发,高贵俊美,傲慢修颀,一(身shen)都市贵族气质,与池承诺、陈君寻等人同行,(身shen)后跟随保镖许健和女助手卜凡。

    秦粉不知被人盯上,从江桐借同事的私家车旁经过,然后上了一辆“宝马”,将躲在车里的江桐比得黯然失色。

    江桐自惭形秽的同时,心潮澎湃着对秦粉的嫉妒,等到陈君寻回家以后,她就开始耍起(阴yin)腔。

    这时候,从江桐有意无意的话里,陈君寻已经知道他与秦粉的不正当关系暴露了,自觉理亏的同时,他不好与之多加理论,怎奈江桐不愿息事宁人。

    时常发生的家庭战争让保姆樊姨待不下去了,樊姨主动找到陈君寻夫妇,说明想辞掉工作回乡下种地的意思,并当面夸奖江桐一箩筐的好话,劝说陈君寻收敛一些,好好珍惜这个美满的家庭。

    陈君寻夫妇再三挽留没能留住。樊姨请辞以后,少了一个和事佬,战争场面明显宏大许多,战斗次数也越来越多。君子动口,小人动手,巴掌伺候,时不时还会掐抓挠咬。

    江桐不依不饶的吵闹在一件事(情qing)上得到进一步升级。有一天晚上,她在陈君寻书房的抽屉里搜到一首题为《(情qing)变》的诗稿,署名沉吟。是陈君寻写的,诗文如下:

    喋喋不休终于演奏雷声大作,

    没有眼泪自然你我不需要防汛抗洪;

    盟誓的蜜饯已然过期质变,

    你在奋力销毁而我却要疯狂收购。

    既然我们的(爱ai)(情qing)已经走到退役的年龄,

    我光荣退伍而你也要离开绿营,

    流连的迷彩也有花事的刺绣,

    我解甲归田而你却说忘记我的兵种!

    终于隔阂的景观不能并纳同一季节,

    你拿来一把玻璃刀划开记忆的明镜。

    你将你那一半摔成齑粉吧,

    我会将我的一切认真地保留。

    ……

    江桐越看心里就越是窝火,将诗稿叠起来,装进衣兜收了起来,等到陈君寻喝罢酒回到家里,坐到沙发上尚未坐稳,但见她满脸乌云地走了过去,质问道:“又去陪那个秦大小姐喝酒的吧,怎么,还开你那辆破驴来家,她没开‘宝马’送你?人都送给你了,还在乎开车被人看见?”

    江桐脸色(阴yin)晦,说雨不雨说风不风。倒是陈君寻装作喝醉,说道:“舌根底下压死人,那些长舌妇造谣生事,你真相信?”

    听到这话,江桐的火气一下子窜到了嗓子眼,说道:“造谣?你俩大街小巷地溜达,我眼又不瞎?还有,你到那个((贱jian)jian)货的别墅里去了多少趟,别以为我不知道。”

    陈君寻一听,装起了糊涂,“真的,假的?这样的话你都说过无数遍了。看见我采野花,你没有上前撒泼纠缠,这不是你的(性xing)格啊?”说着,他一下子想到傅忆(娇jiao)。先前因为他与傅忆(娇jiao)的来往,江桐不知道喝了多少缸醋,吐了多少句脏话。

    说话听声,锣鼓听音,经陈君寻如此一说,江桐也一下子想到了傅忆(娇jiao),心气难免更大了,就说道:“那是因为我给你留点面子,别给脸不要脸!无赖。”

    陈君寻不想再申辩下去了,爽当真的耍起无赖,说道:“我醉了,记不住前面的事了。”

    江桐撇了撇嘴,说道:“醉了?要不是跟秦粉在一起,你能醉成这个熊样吗?”

    陈君寻慢腾腾地说道:“醉酒饱德,这四个字,你不懂。”然后又道:“天下之大,惟妇人与小人难养也。”

    “醉酒饱德?我让你醉酒饱德!”江桐气咻咻地将诗稿从衣兜里掏出来,揉成一团,揉之再揉,竭尽全力,像是要搦死谁似的,然后砸向陈君寻,说道:“陈君寻,你别揣着明白装糊涂!这么多年,我也真受够你了,过不到一块去,爽当离婚吧。不过,我告诉你,陈君寻,不管发生什么,你都别把自己写得多高尚,多无奈,你这是明目张胆地贬低我!”

    陈君寻练散打出(身shen),武功根基好,虽然酒喝得高了,动作仍然利索,见江桐拿纸团砸他,伸手接过,说道:“别再歇斯底里了,江桐同志,你高声部的颤音并不是那么美丽动听。”

    什么?高声部的颤音并不是那么美丽动听?这家伙当声乐比赛评委老师了。

    江桐的脸色被气得青一片紫一片的,平素的伶牙俐齿也变成渺小的钝器了,不知道哪一颗牙齿可以将人咬痛,她就把那句特供丈夫的话说了出来:“你,你,你就是老鼠屎!”激动至极,说话既然有点磕巴。

    “老鼠屎是一味中药,能治你的病。”

    “积攒你的节((操cao)cao)去吧!”

    遇到流氓文人,跟他斗嘴皮上的功夫,江桐也真是服气了。

    陈君寻不想拿话怼死江桐,姑且让江桐喘口气,这时,他抽扯先前的话题,说道:“贬低你?我哪点贬低你?你能说出所以然来吗?”

    江桐明知耍嘴皮子耍不过陈君寻,爽当拿捏小泼妇的风范,又扬手腕又蹦跳的,喝道:“你自己写的东西,怎么可能忘呢?何止贬低,简直是诋毁,是诽谤!我在奋力销毁你却在疯狂收购。你有那么高姿态吗?叫人恶心。”

    稍顿,她继续说道:“是的,你解甲归田而我却说忘记你的兵种。已经忘记你了,你现在只有一副躯壳摆在家里,你的魂给了傅忆(娇jiao)给了秦粉给了乔袖给了所有肮脏下((贱jian)jian)的女人,你给了我什么?你给我千千万万根手指,给我千千万万顶绿帽子,不,绿围巾!陈君寻,我知道你这么多年为什么这样放肆,是因为我对你的(爱ai)过于专注让你没有后顾之忧,你在外头搞女人感觉我能承受得住,所以就有恃无恐。现在,告诉你,我根本不在乎你,我看,我们还是离婚吧。”

    江桐呶呶不休,说到离婚实际处,她又道不清是不舍的存在还是屈辱的散尽,眼里居然潮涌出伤心的眼泪。

    “瞧你长得这么难看,还好意思哭?”

    眼见江桐伤恼至极,陈君寻装作没听见离婚字眼。就见他手臂挥舞,抡成半个圆,然后衰落到大腿上,说道:“叫你不要随便进我的书房,不要乱翻我的东西,你就是不听,这不,自寻烦恼了吧?好了,你不听话,又弄坏了我的稿子,我也不批评你,你知错就改就行。现在我口渴得厉害,快帮我倒杯水去,将功赎罪,将功赎罪……”

    这家伙真够缺德的,耍起无赖也是有条不紊,这哪里醉酒了?分明装的!

    见过不要脸的,但从没见过像他这么不要脸的。真的是,人不要脸,天下无敌啊。

    江桐听后,心肺险些气炸了,抬手抹干眼泪,说道:“陈君寻你什么时候学成这样不要脸?!曹((操cao)cao)倒霉遇蒋干,胡豆倒霉遇稀饭,我江桐倒霉与你这个白眼狼结婚。天哪,看来我是金簪掉进深海里,再也没有出头之(日ri)咯。”

    说着,她突然感到十分悲哀,回过头来,火气更大了,就说道:“口渴,想喝水是吧?马桶里有现成的,你用手掬起来喝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