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酷文学城目录

北门 第174章野蛮酒窝

时间:2018-10-12作者:严冰舒

    赵新华一直认为小仙女是他的又一茬新粮。谢凤凰也一直隐瞒真相。那以后,她(挺ting)起孕妇肚,继续承包食堂,做老板娘。

    而袁金林很少再去食堂吃饭了,他对父亲袁亦发谎称学校食堂饭菜不合胃口,回家吃饭就居多了,偶尔也会去校外饭店搓上一顿,并开始接触社会上的一些青皮混鬼,沾染的劣习随之越来越多。

    谢凤凰心里十分明镜。留心袁金林很长时间,后来,一个月色漂漫的晚上,趁晚自习课间休息,她在学校((操cao)cao)场较偏僻的一隅拦住了袁金林,悄悄对袁金林说:“金林乖,摸一摸,我肚子里的孩子是你的,你都快当爹了,傻瓜蛋。”说着,她就(欲yu)牵袁金林的手放到她肚子上。

    袁金林听后大吃一惊,惊骇之际,随之而来一种懊恼与恶心,于是撒腿便跑,羞愧得真想寻一条地缝钻进去。

    随后的年月,袁金林努力去忘记这件事(情qing)。谢凤凰知道袁金林这个心思,她没有埋怨,同时深掩孩子的(身shen)世。

    不过,孩子出生后,左眼皮上一块红色胎记却一直刻在袁金林的心里。半个月前,谢凤凰不幸去世了,袁金林突然有种特殊的疼痛,(爱ai)(情qing)两个字用在谢凤凰(身shen)上固然有些牵强,但是因为小仙女这根纽带,他对谢凤凰的悼念便有一种刺鼻的酸味。

    于是,等到开学以后,他开始偷偷去三民联中去看小仙女,虽然这时他不愿意承担一个父亲的责任,但是,他站在父亲的位置渴望他的女儿能在丧母的悲痛中站立起来。也就是在这个时候,在三民联中,他认识了文学青年范小船。

    “那个外号叫小仙女的学生是不是姓赵,叫赵酒窝?她爸爸叫赵新华,在青屏一中承包过食堂?”

    袁金林站在门卫传达室门口,给上来搭讪的范小船敬上一支烟,然后,指向校园里那个与人追逐嬉戏的留着蘑菇头的女孩,问。

    其实,这个赵酒窝,就是韩功课在博鑫步行街工程破土动工当天开红的那个小女孩。

    前文已经交代过,每次接手工程,工程启动之前,韩功课都有个开红的嗜好,而且,专门寻那些十岁出头的少女,究其原因,一者因为他患有娈童癖,一者图个口彩吉利,开门见红,预示他的生意蒸蒸(日ri)上。

    韩功课拿下博鑫步行街工程以后,花姐给他寻到的是三民乡的一个雏儿,绰号小仙女,因为黄色网站浏览过多开始思(春chun),又兼欠网吧老板的上网费用,她竟然偷偷告诉网吧老板她想卖(身shen)。那网吧老板是个皮条客,见她如此鲜嫩水灵,想卖个好价钱,就将她介绍给花姐。

    这小姑娘就是赵酒窝。花姐看见水嫩无比的赵酒窝,首先想到了铁哥们韩功课,她心说博鑫步行街开工时韩功课务必得沾点喜庆,于是就将赵酒窝特意给他留着,事先约好,单等他那种特殊意义的奠基剪彩。

    就在博鑫步行街工程破土动工的当天,韩功课来到花姐开的宾馆,见赵酒窝如此姣好可人,一时心花怒放,一边,转朝花姐,翘起大拇指说她不虚。

    花姐专门给韩功课安排一个舒适的房间。韩功课将赵酒窝带了进去,连哄带吓,就破了赵酒窝的(身shen)子。

    那时,赵酒窝忍不住疼痛,哭出声来又抓又挠的非常可怜,韩功课却说:“忆(娇jiao),别怕,弄疼你了吧,忆(娇jiao)?啊,乖,别哭,我(爱ai)你,忆(娇jiao),你还(爱ai)我吗,还留不留恋我们的过去?”

    赵酒窝也不知道那个忆(娇jiao)何许人也,嘤嘤啼啼地说道:“我不叫忆(娇jiao),我是小仙女。”谁知韩功课一听,无名火起,骂道:“你他妈的猪脑子。说你是傅忆(娇jiao)你就是傅忆(娇jiao),叫你答应你就答应。”……

    当时,那赵酒窝也真够倔强,针锋相对地反骂:“你他妈的是畜牲啊?玩我,还不把我当人看。我就是小仙女。我不是傅忆(娇jiao)!”然后,韩功课就成了泄气的皮球,再无兴趣了,很快就蔫了下来,压迫着赵酒窝,他真想闷死这个丫头。

    可怜那次**,赵酒窝才十二岁,三年过去了,这小姑娘经过蓬勃的发育,现在长得更加好看。

    而这个范小船,正是在青屏文联大楼上跳楼被陈君寻救下的那位老兄。

    袁金林打听小仙女的(身shen)世,引起了范小船的警惕和不安。范小船上下打量袁金林,带着一种莫可名状的防备,说道:“是的,她是赵酒窝,我们学校的校花。怎么,看你年龄这么大,没找到对象?想打小姑娘主意?”

    傅忆(娇jiao)是唐州师范学校校花,赵酒窝是三民联中校花,看来,这美女都与袁家有缘啊。

    袁金林听到范小船的话,又气又恼,又觉得可笑,说道:“我见她活泼,随便问问。”

    范小船自恃一(身shen)保安服,好像会功夫似的,拉出咄咄((逼))人的架势,仰头说道:“岂止活泼,漂亮也数一数二,不然怎么能叫校花?我警告你,她是我的梦中(情qing)人,你哪怕打一辈子光棍也不许下手,她属于我的。”

    听到这话,袁金林觉得非常(肉rou)麻,再一审视范小船歪歪扭扭的穿着和一(身shen)说不清晰的寒酸气,心想:瞧你这熊胎,你才是正经八百的老光棍。癞蛤蟆想吃天鹅(肉rou),当心我搓死你!

    小仙女赵酒窝一九九0年出生,十五岁,豆蔻年华,比罗玉珠还要小三岁。如果说罗玉珠与陈君寻的网恋是一种浪漫的滑稽,那么,范小船对小仙女的追求则是一种天堑的(情qing)殇,毕竟,他与陈君寻年龄相仿,七十年代出生的,三十多岁,与小仙女相差两个时代。

    七十年代出生的,在“五讲四美三(热re)(爱ai)”的教诲中成长起来的人,与八十年代张扬另类、释放个(性xing)的新新人类就有一条偌大代沟,何谈与九十年代的(奶nai)瓶子进行一场(情qing)感的碰撞呢?

    一般(情qing)况下,道业深浅与年龄有关系,年长的往往玩转年幼的,不过,以范小船目前的智商,他注定要被赵酒窝猴耍的。

    这个范小船,当初在青屏文联大楼表演一出戏,好不容易从派出所放了出来,后经陈君寻介绍,学生暑期一经结束,他就准时到三民联中保卫科报到上岗了,把好学校大门,接收邮局信函,以及负责夜间校区巡逻,工作兢兢业业。

    范小船进入三民联中第一天带过去一纸箱诗集,他自称是诗人,给校长刘飞以及各位老师每人都赠送了一本,并且声称与作家陈君寻是挚交。若只看诗集内容,根本摆不上台面也放不进书柜,但是,既然能够跟陈君寻研讨文墨,说明这家伙有两把刷子,至少,刘飞校长是这么认为的。

    于是,范小船的名气在校园内很快就传扬开来了。诗人、光棍、门卫、老处男,多个名词重叠到一起,恰似一块千层油盐饼,这对于一向惹事生非的赵酒窝来说,绝对是顿免费的午餐。

    赵酒窝习惯逃学。经常有不三不四的人物来学校带她出去,有和她年龄相仿的,也有二十多岁的,纠集到一起横行霸道,打架,上网,或者去青屏县城里蹦迪、唱歌。

    来找赵酒窝的都是些社会混混,有一天,范小船阻止几个小流氓进学校(骚sao)扰,结果,他在学校传达室里被那几个小流氓暴打了一通。刘飞校长天生怕事,躲在校长室里不敢出来,生怕小流氓们祸害他家那两亩庄稼地,或者药死他家那窝猪,摸走他家几只鸡,在他家大门锁眼里塞进口香糖。这些厉害他都尝过,所以他没敢报警。最后,多亏赵酒窝闻讯赶来,冲小流氓们叉腰喷唾沫连骂了数句,几个小流氓这才住手,一边毕恭毕敬地称呼赵酒窝“一姐”。

    只听赵酒窝发话:“你们还不快走,真当派出所不敢来人抓你们?赶紧滚蛋。”

    一言千钧。

    几个小流氓都骑山地自行车来的,一听赵酒窝这声呵斥,连忙骑上车子一溜烟地逃窜了,上了大路,就开始飙车,单手握住自行车把,另一只手作挥师状,或是两手完全放开,大秀车技,时不时拉几声口哨,纯正的社会小痞子形象。

    可怜范小船被这几个土流氓捣成了熊猫眼,浑(身shen)疼痛难耐,好长时间才从地上爬起来,坐在椅子上,胳膊肘抵在办公桌上,居然捂脸“呜呜”地哭了起来,

    “瞧你,哪里像个爷们?”赵酒窝觉得可笑,走过去安慰道:“那几个都是我哥们,前任门卫就是被他们打跑的,以后,我劝你少招惹他们。”

    正说间,赵酒窝的班长过来了,告诉她,校长要找她谈话。赵酒窝也不耍赖,二话不说就去了校长室。站在门前,她既不敲门,也不喊“报告”,腿一抬,就进去了。

    刘飞校长一个人在办公室里正襟危坐,见赵酒窝进来,他的表(情qing)变得更加严肃,说道:“赵酒窝同学,你给我们学校添的乱子还少吗?刚才那几个渣滓是你朋友吧?”

    赵酒窝站在刘校长办公桌的对面,搔首弄姿的,一点正形也没有,听到校长训话,她用躯体抵了几下办公桌,狡辩道:“哎呀校长,我哪里知道他们是哪个螃蟹窟里冒出来的呢,走路横行霸道的,连我都害怕呀。”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