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酷文学城目录

北门 第173章美人醒来

时间:2018-10-12作者:严冰舒

    孟帆盈盈一笑,修颀的(身shen)材向大家鞠了一躬,然后,润了润夜莺般的嗓子,唱了一首《美人醒来》:

    也许今夜的我走到绝望边缘,

    暴力蹂躏善良忽而强吻欺骗,

    让蝴蝶与蜜蜂同归于尽吧,

    然后请螟蛉和跳蝻来守护花园。

    也许昨天的你变得无法扭转,

    冷酷浇灭温(情qing)然后进入冬眠。

    让僵的躯壳与柔的梦魇一起狂欢吧,

    直至月球与地球巧妙地周旋。

    世人押解(爱ai)(情qing)站在被告席上,

    台上台下皆坐半截男人和半截女人,

    上帝派三千使者前往调解,

    最后落得一千沉沦一千逃亡和一千骂名。

    翌(春chun)(爱ai)神维纳斯悄悄苏醒,

    倾心浇灌皆是古老的(情qing)歌,

    不如先植一株无花的铁树无果的青藤吧,

    花开总有野(性xing)点破你的红唇。

    在孟帆演唱过程中,陈君寻跟秦粉介绍道:“这是我朋友皇文汉写的一首歌,怎么样?好听吧?”秦粉关注的可不是什么词曲作者皇文汉,她现在最最关注的是孟帆的举手投足,忽听她问道:“这个孟老板,是你的同学?”

    陈君寻点头,“对。”

    “你发小?”

    “对啊。”

    “你当初为什么不追她?”

    这神经刀般的一问,把个陈君寻惹得哈哈一笑,继而摇了摇手指,说道:“你呀你,你被青屏美女打败了吧?”

    唱完歌,卜凡安排上海方面的来人回宾馆休息去了,许健则开车送秦粉回到她的别墅。

    回到别墅以后,秦粉给陈君寻打去电话,要他过来叙话,说有要事。没过多久,陈君寻就打车过来了。这种场合,为了避嫌,陈君寻很少开自己的车。见面以后,秦粉**辣地望着陈君寻,她觉得今天戏演得太精彩了,兴奋之余,就与陈君寻进行一次深(情qing)的拥抱。

    “今天你是司仪,可是,你没把客人陪好,所以,我要你到这里来陪我。”秦粉说道。

    我擦,这就是她所说的要事吗?

    陈君寻吻了吻秦粉的额头,说道:“这不如影随形跟过来了嘛?你有没有发现,池承诺望我们的眼神有些不对劲,看来,他一定知道我们的关系,再看池有(情qing)那么敌视我,不可能没告诉他哥哥。如果池承诺以我为饵,促使你尽快与他合作,我可就成为青屏罪人了。”

    秦粉说道:“合作的事(情qing)不是三天两天就能谈妥的。看得出,池承诺这个人相当精明,我更得考虑考虑。不过,他若想占金色集团的便宜,也没那么容易,除非老虎打盹。”

    陈君寻脑子转得飞快,微笑道:“你承认自己是老虎了?这可是你自己说的!”

    秦粉一愣怔,回想刚刚说过的话,品出了别样滋味,这时就见她腰肢扭动,轻轻捶了捶陈君寻的(胸xiong)脯,撒(娇jiao)道:“天底下有这么温柔这么漂亮的母老虎吗?看我,你仔细看我。”说着,她扳正了陈君寻的脸。

    陈君寻敛住了笑,深(情qing)地望着秦粉。秦粉也深(情qing)地望着陈君寻。就这样,二人的目光在双方距离的中点位置碰到了一起,吸引到了一处,渐渐地,被搅和得越来越均匀。

    良久,良久,陈君寻拨开秦粉的粉拳,由衷地感叹道:“是啊,从没遇到过这么漂亮的母老虎,这么多(情qing),这么能干,香艳不可方物。”

    说到香艳不可方物,陈君寻的脑海里忽然浮现另一个女人,那个女人,在他初尝的时候,也是这么感叹的,惊呆得要死。那种淑女外衣下的别样风流,那种如若凝脂的肌肤,那种流线优美的三围,那种(床chuang)上(热re)烈而又自然的水(乳ru)交融,是寻梅与赏牡丹的不同体验。那个女人,不是他的老婆江桐,而是袁金林的老婆傅忆(娇jiao),一个本该给他做老婆的女人,一个错位婚姻中不幸摔落的尤物,她就是傅忆(娇jiao)。

    那个尤物在被江桐推进袁金林的怀抱以后,再没得到应有的尊重,而当被精神上的(情qing)人陈君寻初尝以后,渐渐失去了吸引。凭这两点,傅忆(娇jiao)就是不幸的。当然,她还有更大的不幸,究其缘故,要问她的丈夫袁金林。

    说着,说着,这应该说到二00五年九月的事了。

    袁金林近来行事有些蹊跷,出差回来后,他抽空总往乡下跑。他携带着鱼具,假装对钓鱼饶有兴趣,回来时经过街头农贸市场买二斤鲜鱼冒充抵挡。他只去三民乡,而且目的地是三民联中。就是文学青年范小船上岗做门卫的那所学校。

    袁金林时刻留意那个绰号叫小仙女的初三学生,那女孩的一颦一笑,似乎无时无刻不在牵动着他的心肠。

    原来,袁金林上中学时与一位有夫之妇发生过一段私(情qing)。那妇女本是学校食堂的老板娘,叫谢凤凰。

    谢凤凰的丈夫赵新华虽说是个个体户司机,却有垂钓的雅兴,并在自己的老家三民乡承包一方鱼塘,请老爹看守,闲时自己就会架几根鱼竿子陶冶(性xing)(情qing)。袁金林的父亲袁亦发也喜欢钓鱼,那时,袁亦发还在台上,是国税局副局长,虽然还没有挪正,但是权力也不算小,经常有人请去垂钓。

    袁亦发去赵新华的鱼塘钓过几次鱼,这赵新华头脑灵活,又兼天生一双势利眼,见袁亦发被人前拥后簇,袁局长袁局短的,刚出笼白面馒头一样(热re)乎乎香喷喷地称谓,心说来人肯定是个大官。

    袁亦发临走的时候,赵新华免费送鱼不说,还时不时送给他一些家乡土特产,一来二去,就混熟了。谢凤凰过够了乡下人面朝黄土背朝天的(日ri)子,趁现在能打能蹦,她想去城里闯一闯,就水蛇一样地缠绕赵新华。赵新华被缠得实在没有办法,就舍下脸面去找袁亦发。

    当时,青屏一中校长是袁亦发的一位好朋友,学校食堂正准备承包给私人,于是,这校长就卖起人(情qing),主动找到袁亦发,问袁家有没有掌勺的大厨想混个小老板当当。

    袁亦发思虑片刻,自己的亲戚在青屏或高或低都有工作,没有人愿意放下架子做这个厨子爷老板,于是很大方地将此等好事送给了赵新华,当时,他的条件只有一个,那就是:儿子袁金林在青屏一中念书,吃饭时赵新华照顾点,多给盛几块(肉rou)就行。

    赵新华满口答应,千恩万谢,(屁pi)颠颠回家讨谢凤凰欢心去了。

    因为赵新华经常外出跑车,学校食堂主要由谢凤凰打理。赵新华交代谢凤凰,要她一定照顾好袁金林,谢凤凰明知要照顾的是官家子弟,溜沟子((舔tian)tian)(屁pi)股都得扒门缝看人家点不点灯,因而服侍起来格外小心。

    那时,袁金林在食堂吃饭都是免费的,不仅如此,营养还特别丰富。谢凤凰当时已经生过两个孩子,三十多岁,(欲yu)火正旺,再加上好(日ri)月乍一滋补,丈夫不在(身shen)旁,她就有些耐不住寂寞。

    袁金林经常到谢凤凰的房间里吃饭,外人都以为他是谢凤凰的亲戚,其实,这是谢凤凰故意立起的幌子。这个女人暗自在打袁金林的主意。既然有老牛喜欢吃嫩草,剩下的老茼蒿就留给牛犊子去啃吧。

    谢凤凰单单喜欢袁金林这头怯生生的牛犊。

    这一觊觎就是两年多,直到袁金林十八岁那年,谢凤凰才等到机会。

    那年眼看就要放暑假,食堂也要关张了,谢凤凰还像往年一样哄着袁金林,说:“金林呀,我们家有一块很大的鱼塘,那里鱼可多啦,过几天放假,我带你钓鱼去。还有,我们家苹果园和桃园可大啦,桃园里还有一季晚桃,要多好吃就有多好吃哩,苹果虽然又青又小,现在也能上口了,有红富士,有金帅,你想吃什么就有什么,嫩得很。”

    谢凤凰心说嫩得像你袁金林,掐一下淌出白水哩,但她没有说出来,只是色迷迷地瞄着袁金林,眼睛里泼出两盆**辣的**。这一次,袁金林也不知道是被谢凤凰说动了心,还是被她的风韵迷住了,放暑假就跟她去了三民乡老家。

    那几天适巧赵新华出车在外。谢凤凰动起(骚sao)主意。因为夏天穿衣服少,在桃园洗桃子给袁金林吃的时候,她故意在袁金林面前半露半掩着打油锤般的大**,撩拨袁金林。后来,瞅准时机,她就在苹果园看园草棚里与袁金林发生了关系。

    三伏天气,苹果园里(热re)得犹如烘箱。谢凤凰将文弱而羞涩的袁金林欺到(身shen)下,狼戏羊羔般非常主动。小(床chuang)吱吱呀呀、摇摇(欲yu)坠,就见谢凤凰大汗淋漓,俨然在施行强暴。

    那是袁金林与谢凤凰唯一的一次交媾,不曾想打造出一个新生命——小仙女。

    袁金林后来一直与谢凤凰保持距离,他不喜欢这个女人腰际那匝肥坠坠的蛮(肉rou)、黢黑的皮肤和腹股沟里隐约释放的狐臭味。在他的记忆中,他与谢凤凰那次交媾,就像当时他(身shen)边的苹果树上变异出一颗青涩的(禁jin)果,而那棵树从此移植到他的心灵深处,成为他无可消弭的隐秘的标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