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酷文学城目录

北门 第172章与君作伴

时间:2018-10-12作者:严冰舒

    陈君寻摆了摆手,说道:“别,可别这样,我没有这么大的能量去改变一个企业的前进方向。跟百顺化工公司合作,既然你有兴趣,我拦是拦不住的,何况你不合作,总归有人跟池承诺合作。只要到时你能把企业污染治理好,少赚些黑心钱,我就满足了,届时,我一定带领青屏老百姓给你立庙,塑金(身shen),烧高香,叩响头。”

    秦粉眼前一亮,“这么说,你同意我跟池承诺合作了?”

    陈君寻颔了颔首,“同意,完全同意。”

    秦粉微微一笑,“听不出正话反话,我就权当是抬举我的正话吧。其实,我对百顺化工公司感兴趣,不是因为看好它的市场地位与前景,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你在百顺化工公司。我只对你饶有兴趣。你不是不想接受我的聘书,不服从我的领导吗?到时候,我成为百顺化工公司的大股东,还是要管着你,嘿嘿。”

    “什么?你插手百顺就是为了管我?”陈君寻错愕不已。

    秦粉笑起来像个淘气的孩子,“对,统治你!不行吗?不过,到时候,我肯定提拔你为公司副总,做我的助手。”

    陈君寻又恼又笑,这时将秦粉紧紧抱住,说道:“别为我多想。都说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企业也是这样,劳资双方一旦不对光,多数是劳方卷铺盖走人。别看我与池承诺表面一团和气,说不定哪一天就挥手说拜拜,可能我主动请辞,也可能我那老同学炒我鱿鱼。”

    秦粉抬起眼帘,(热re)望着陈君寻,柔声说道:“放心,他池承诺不敢。你也别想走!你这一走,我再往哪追你去?你瞧我辛辛苦苦追到青屏这个破地方,我多不容易!”

    陈君寻听后颇有感触,与之对视,怜香惜玉的温存小船浮于感(情qing)之海,越涨越高,说道:“有时候,我觉得你傻得像个不懂事的孩子,让人又(爱ai)又疼。看来,(爱ai)(情qing)真的可以软化人的(性xing)(情qing),并且让人变得天真无邪。”

    ……

    这一天,秦粉以金色集团投资项目部总代表的(身shen)份去百顺化工公司商务考察,池承诺之弟池有(情qing)陪同。事前,为了迎接秦粉一行,池承诺事前做了精心分工,由他亲自带队负责接洽,此外,他钦点陈君寻留在他(身shen)边,协助搞好接待工作。

    陈君寻判断不出他与秦粉的暧昧关系池承诺是否已经知道,这位老同学是在利用他呢,提携他呢,还是另有企图?他一时半会无法下定结论。

    但是,忆及以前相关环节,再联想如今的刻意安排,他认为池承诺知道的可能(性xing)相对大些。

    陈君寻爽当将计就计,故意在池承诺面前佯装糊涂。等到秦粉来百顺化工公司参观的头天晚上,他打电话给秦粉,问秦粉是否在池承诺面前提起过他,或者不小心说漏了什么敏感的词语。

    秦粉沉思片刻,矢口否认,她也不能断定池承诺的真实意图是不是只为促成合作这么简单,但她判断,她与陈君寻的关系,池有(情qing)一定透露给池承诺了。

    作为发小,陈君寻早就知道池承诺极具城府,就像他说的,城府比棺材还深,故而加强防备。

    秦粉一行来到公司,陈君寻彬彬有礼,保持着初次谋面的宾主尺度。

    秦粉也是佯装不认识,心照不宣地配合陈君寻表演双簧。当二人以宾主之礼握手的时候,秦粉心里暗觉好笑,暗自加力捏了捏陈君寻的手。她觉得陈君寻的手要比别人的温暖,而陈君寻却觉得她的手比别人的润滑。

    一行人陪秦粉来到生产厂区,让她实地了解到企业生产规模,然后,回到办公大楼开了一个交流会,陈君寻列席。

    中午的欢迎宴会设在青屏最高档的商务酒店。到了晚上,应秦粉要求,池有(情qing)则领着考察团一行去吃青屏的特色“农家乐”,除了陈君寻和那个百顺化工公司项目部经理,其他人都是老面孔,因此,吃起来自然谈笑风生。

    酒足饭饱以后,池有(情qing)执意要请秦粉去“雕刻时光”量贩式ktv唱歌,又说秦粉唱歌好听,不听就亏大了。语言颇具感染力,(热re)(情qing)得几乎把人融化了,惹得随员呼声一片。

    这“雕刻时光”是孟帆开的。孟帆何许人也?她乃是百顺化工公司老板娘,为此,“雕刻时光”就等同百顺化工公司一个后勤服务站。

    秦粉醉色酡酡,经不起抬举,却又不知道陈君寻是何意思,就私底下问陈君寻想去吗。

    陈君寻说,“雕刻时光”是池承诺自家店,相当于私人会所,不去白不去。又打诨说池承诺的老婆空姐出(身shen),见一见,比一比,让她秦粉也好知道自己几斤几两,别以为青屏缺少美女。

    秦粉听后偷偷白了陈君寻一眼,心里却是蛮舒坦的。

    确定下来以后,池有(情qing)打电话给他的嫂子孟帆,预留一个最大的包间,上海方面的来人、陈君寻、秘书卜凡、保镖许健都去了。池承诺害怕客人受拘束,就没去,而是嘱咐孟帆好好招待。

    欢歌笑语来到“雕刻时光”,里边歌舞升平。坐定以后,先由卜凡打头阵,唱了一首《甜蜜蜜》。干果与啤酒,水果与美人,金迷纸醉里堪称绝配。

    “大家想不想感受一下秦总的金嗓子?”过了一会儿,就听池有(情qing)借助酒劲吆喝。

    “想。”

    “那就掌声欢迎秦总来一首。”

    领导献唱,手下的手哪还能叫手?能当铙钹就当铙钹了。

    秦粉站起(身shen)来,微微一笑,说道:“给我点一首《≈(爱ai)》吧。”卜凡已将歌曲点好,这时往上一切,排在榜首,不忘附和道:“好,约等于(爱ai),咱们陈大作家写的词。”

    秦粉能够领会卜凡话中深意,敛住笑容,很快就进入角色,倾(情qing)唱道:

    进行一次感动,

    进行一次疯狂,

    让生命在46亿年忧患之中快乐受伤。

    进行一次冒险,

    进行一次放((荡dang)dang),

    让(爱ai)在白天与黑夜颠倒的世界无罪逃亡。

    无论海洋俘虏了陆地,

    还是陆地背叛了海洋,

    曾经的唇齿相依给易碎的记忆镶上相框。

    在风暴和平静的间隙默写自己的思想,

    在(爱ai)与不(爱ai)之间保留着模糊的印象。

    无论固守有多短,

    无论回味有多长,

    只要拥有过就别冀望永远的天堂,

    在明(日ri)阡陌的路口遗失吧相思红豆,

    在缘来了缘又去的尽头是真实的阳光。

    雄兔脚扑朔,雌兔眼迷离。略带迷茫的嗓音引领,略显沉沦的气息覆盖。错落有致的音律里,这美女老板的笑与呻吟都有些跌宕起伏,似乎赋予这首歌特殊含义,暗流涌动,最终却又无可奈何。

    凝视音乐背景屏,陈君寻亦在追忆江湖涩郎与野川裙子的故事。接着,他想到了那个荒唐的青岛之夜,想到了上海“玫瑰(情qing)缘”那个上帝级别的玩笑。原本男主人公的心声,现在被女主人公复述。带着虚伪的掩饰,说不清楚是开心,是幸运,还是不幸。再一注目秦粉投入的表(情qing),就在秦粉向他回眸那一刻,目光撞车,他的心(情qing)突然变得尤为咸湿。

    一曲终结。喝彩声一片。虽然中间出现几次断片,拍马(屁pi)的掌声还是(挺ting)(热re)烈的。

    陈君寻最懂秦粉,做过“玫瑰(情qing)缘”电梯小姐的卜凡也能听懂,池有(情qing)听得半懂,余下的,都是鼓掌机器人。

    “你们能喝的就喝吧,喜欢吃什么,不够再要,别拘谨。”秦粉急速复原,微笑着向大家伙说道。

    “这歌真过瘾。来,喝酒,喝酒。”有人拿起酒瓶。

    也有嗑瓜子的,吃腰果的,分水果的,附耳说悄悄话的,反正开始分心了。秦粉借机走到陈君寻(身shen)边,往沙发上一坐,大腿挨到陈君寻大腿,看上去很累的那种,故意挤兑,又好温暖。

    陈君寻害怕被人看破,故意往外挪了挪。

    秦粉幽幽怨怨,又想窃笑。池有(情qing)一直留意二人,这时十分不爽,心说,他不就是一个穷打工的吗?我没看见他(身shen)上长一根金毛啊,啈!

    鄙夷的鼻息被音乐覆盖了,让池有(情qing)胆魄无形壮大。在座的都是茶叶,唯有池家是只金杯,又让他将陈君寻无限小觑。想着,想着,他就拎一瓶啤酒过来了,当然,他不是打架来着,他是来拼酒的,他要凭靠酒量扳倒陈君寻,肚量不大,酒量不小。

    “陈经理,听我哥说你海量,我敬你。”坐定以后,池有(情qing)说道。

    陈君寻早就看出来池有(情qing)对他怀揣敌意,英雄惯斗,爽当来者不拒,回道:“呃,怎么喝?”

    池有(情qing)说道:“吹一个呗。”

    陈君寻讥道:“有美女在,咱们还是注意点形象吧。”然后各倒一杯,一口闷下肚,就不愿意理睬池有(情qing)了。

    过了一会儿,陈君寻出门跟服务生说道:“去把你们孟老板叫来,就说她的老同学请她的。”

    服务生问:“先生你贵姓?”

    陈君寻说道:“不用提我名字,我已经跟她打过招呼了。”

    服务生听后就去了。不久,孟帆进了包厢。份子外,她又安排人送来两个果盘和几提啤酒。

    “现在,欢迎本店老板孟帆女士为远道而来的客人献唱一曲,孟帆女士也是我们百顺化工公司的老板娘。”就听陈君寻说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