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酷文学城目录

北门 第171章浮出水面

时间:2018-10-12作者:严冰舒

    那个千百媚离胡绍德不远,在唐州城里,很快二人就打得火(热re),先是“空运”咖啡、啤酒、鲜花、红唇等表(情qing)图案,随后到了互相称呼心肝宝贝的地步。(骚sao)动之余,胡绍德下定决心,这回可不能再让煮熟的鸭子飞喽。

    邪念既生,却不知他正走向一个埋藏暗火的大坑。

    而将胡绍德引向这个大坑的不是别人,正是那个网名叫贝匆匆的按摩小姐。

    其实,贝匆匆的真名叫戚萌萌,是胡绍德之子胡无敌上大学时交的女朋友,毕业以后,被胡无敌甩了,这次来青屏,也不知她带着怎样目的。

    这个社会就是这么五彩缤纷,黄,只是其中一种。有的人为耻,有的人为荣,有的人把它说成下流,有的人把它说成强大,我独以为它是成熟本应具备的色彩,诚如秋之稻谷。又像儿时喜欢糖果和玩具,长大了喜欢烟酒和玩人,不同的年龄,自有不同的需求,它是体内某种物质的真实表现,除非生命失去了存在的体征。

    成年人对(性xing)的需求就像孩子对糖果和玩具的喜(爱ai)一样,是人生特定时期的自然需求。让一个人对配偶忠贞,就像命令孩子只准吃同一类糖果,或是只准玩同一种玩具,那都是非常困难的。

    尤其是在信仰缺失的时代,因为失去了强大的精神支撑,人,跟禽兽相比,并不是比禽兽善于辨别颜色,而只是给颜色作出文字上的说明,黑的,白的,黄的,绿的,或者将白说成了黑,或者将黄涂成了绿。

    就说秦粉趁江桐母女外出旅游,扮演成牛(奶nai)女工混进江桐家里,鸠占鹊巢,与陈君寻鬼混几天以后,居然生发了结婚的念头,绿了江桐满头秀发不说,也害得陈君寻好几天都没睡着觉。

    这个精力充沛的美女老板,在众人因她(欲yu)火旺盛而想入非非的时候,大伙儿,其实都是乌鸦。

    上海。秦粉帮她的弟弟秦锦处理完几件公司要务,恰逢陈君寻出差在外,这样一来,她回青屏就缺少了依恋,又兼(身shen)上来了大姨妈,也就在上海多住了几(日ri)。

    这一时期,她忽然想起了跟百顺化工公司合作的事(情qing),于是,就找到助手池有(情qing),提出请他的哥哥池承诺来金色集团上海分部探讨合作意向。

    不久,池承诺抵达了上海。

    这是池承诺与秦粉的第一次会面,虽是初次,秦粉的精明强干和超凡气质却在他的脑海里留下了深刻的印记。

    特别是秦粉那张俊俏的脸蛋,在其背后强大的财团的烘托下,显得更加自信与迷人。只是一见,池承诺的两只眼睛就像绿光苍蝇屎似的,粘在了秦粉的脸上,然后通过光合作用的逆反方式,浅埋心灵呼喊的呼吸作用,生成了**之水,心心念念流淌向秦粉的事业型海沟。

    这岂止震撼?简直相识恨晚!

    池承诺暗自唏嘘。

    记得秦粉初到青屏开发房地产那阵子,他接过弟弟池有(情qing)好几次电话,说秦粉是个不同凡响的人物,(身shen)后有大财阀支持,请他务必多加关照。怎奈那时他把秦粉看成了女土匪,认为秦粉来青屏是想跟他妹婿韩功课抢生意的,就没把池有(情qing)的话当回事。后来,果然如他所料,秦粉竞标“金银坊”公寓群与韩功课产生了深刻的矛盾,这让他更不想与秦粉来往了。

    可这次一见秦粉如此美艳绝伦,池承诺就悔不当初了,甚至有一种跪拜讨饶的冲动。

    不过,他这人看起来十分狡猾,他并没有把复杂的心态表现在脸上。对于秦粉到青屏投资房地产以及与韩功课闹出的诸多不愉快,他更是佯装不知,并且时有惊讶的脸术表演。在秦粉自我介绍,说是青屏的常客时,他深表歉意,又把错误推给了池有(情qing),责怪池有(情qing)疏于礼节,没有告诉他青屏财神驾到,然后又说这次回去以后,无论如何都要尽一番地主之宜,哪怕补,也要补一场盛宴。

    秦粉看在眼里,也不虚作客(套tao)。谈及合作意向,她说青屏的化工基因非常强大,十分有利于金色与百顺的强强联手,金色集团旗下的镜江农药股份有限公司生产厂区面临搬迁,落户青屏完全有可能。当然,合作是否可行,出资多少,谁来控股,等等,诸多重要的环节,须得集团董事局进一步研究讨论。

    池承诺相中了金色集团的实力,希望百顺化工公司以后能够借壳上市,一听秦粉这话,自然乐于进一步探讨。

    这个池承诺行事远比同龄人沉稳,随后,他与金色集团上层领导又接触几次,都是在秘密中进行的,全部由他弟弟池有(情qing)从中斡旋。直到后来产生了合作的大体构架,他才在公司董事会上宣布与金色集团合资经营的意向。

    百顺化工公司虽然是家股份制企业,这些董事却尽是小股东,只享有池承诺赠送的令牌般大小的股票认证权,既然池老板(胸xiong)怀大志,掌舵引领这家民营企业驶向更大的辉煌,他们的根本任务就是卖力划浆,划桨,划桨。

    早在几年前,池承诺的父亲,老池总罹患绝症,那时百顺化工公司经营不善资金链出现断裂,弥留之际,老池总授意池承诺,让百顺化工公司傍靠一家大企业,以期大树底下好乘凉。池承诺踌躇满志,表面答应,等到老池总去世以后,他却生生闯将过来,度过公司最难捱的阶段。

    时隔几年,公司形式一片大好,董事会却突然提出重组方案,显然,这个池老板怀有鸿鹄之志。

    得知池承诺相中的竟然是金色集团旗下的镜江农药股份有限公司。陈君寻也真是醉了。

    回想起来,当初在祈福街吃烧烤,池承诺曾经跟陈君寻提及联营构想,那时,池承诺说他一直想找一个实力雄厚的合作伙伴助力百顺上个大台阶,又说他弟弟池有(情qing)在上海给他介绍了一家,说人家是上市公司,他接触过那家公司项目部经理,听得出来,人家确有合作双赢的美好愿景。还说,过一阵子,人家可能要来百顺化工公司考察,具体(日ri)期没定下来,如果到时人家过来,他想请陈君寻一起作陪。

    考擦团没来,池承诺说的到底是不是实话,一时无法验证。反是秦粉曾向陈君寻询问有关百顺化工公司的一些事(情qing),包括公司的真正实力与效益,当时,陈君寻早已生发辞职念头,对百顺化工公司感(情qing)已经很淡,只随便敷衍秦粉几句,又对秦粉说起青屏恶劣的居住环境,对蒋耕耘之流深表不满。现在,一听说镜江农药股份有限公司生产厂区要搬到青屏,他可就坐不住了。

    这天晚上,陈君寻来到秦粉的住处,质问秦粉与池承诺合作是不是真的。

    秦粉一见陈君寻满脸愠色,料其兴师问罪来了,故而解释道,这只是金色集团化工版图战略转移的一小步骤,八字还没有一撇,又说她虽有这个想法,但是鉴于知道陈君寻是个环保主义者,怕他不高兴,就没有告诉他。

    陈君寻嘟囔道:“怕知道,怕知道,这不到底还是知道了吗?”

    谁知秦粉耍起无赖,跳到陈君寻大腿上,微笑着说:“至少,你迟一些时(日ri)责怪我,我说得对吧?沉吟作家。”说完,她就搂住陈君寻的脖子。

    陈君寻就怕秦粉缠他,软了下来,说道:“我怎么舍得责怪你呢?再说,我又有什么权利责怪你?你们谈的可是正当生意。好一个池承诺,居然和我玩起捉迷藏,城府真是比棺材还深啊!哈哈。”想起那位老同学,他不(禁jin)大笑了起来。

    逮不到兔子,那就剥狗吃呗。显而易见,责怪转移了。

    秦粉明知陈君寻言不由衷,却是一反常态的认真,只听她说道:“我知道你为青屏百姓担忧。我不跟池承诺合作可以,镜江农药股份生产厂区不搬到青屏也行,反正现在到处招商引资,我可以重新选址。不过,你得答应我一个条件。我要你到镜江农药股份就任总经理,给你年薪百万,你看怎么样?这可是金领待遇,你考虑一下,我给你三天时间。我还听说你跟池承诺貌合神离,只要你决定下来,即刻就可以走马上任了,省得在池承诺(身shen)边浑(身shen)不自在。”

    陈君寻微微一笑,“谢谢你的好意,粉。不过,我现在是穷家难舍、故土难离,年薪百万对我来说的确充满(诱you)惑,遗憾的是,我很难从命。”

    秦粉知道陈君寻非常顾家,醋意微澜时,她的心里,深(爱ai)之中,不免夹杂酸酸的埋怨,说道:“不去镜江农药股份也可以,只要你答应到金色集团就职,香港总部也好,其它办事处、分公司也罢,你前脚离开青屏,我后脚跟着离开,绝不再与百顺掰扯,好吗?我要你答应我,答应我,好不好?”说着,这美人腰肢轻摇,(臀tun)波摆动,带着一种引(诱you)的嫌疑。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