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酷文学城目录

北门 第169章按摩小姐

时间:2018-10-12作者:严冰舒

    其实,胡绍德并不是特别眷恋江桐。青屏邮政局,包括下边乡镇邮政所,好多带些姿色的女(性xing),不管小妇女还是大姑娘,他都蠢蠢(欲yu)动地想占几回便宜。

    对于姿色上等而又小鸟依人的江桐,这个胡大局长的初衷只是站在领导的位置对他喜欢的女下属玩弄一把,玩弄以后,给块肥(肉rou)堵住嘴万事大吉。可是,他没有想到江桐现在不是金丝雀了,而是一只喙尖爪厉的白雕。这一听到按摩小姐恶毒诋毁江桐,他的心气通畅了一些,再加上看(情qing)势事(情qing)好像能够一张纸掀过去似的,他的(身shen)子骨也就慢慢舒展开来。

    粉红的颜色很容易引发男人们对于桃花运的渴望。

    胡绍德的心(情qing)从江桐事件中平静下来以后,他的心湖很快就被按摩小姐搅起了水花,猥亵的目光好像无形的手指,随之不断地游走在穿着瘦(身shen)短袖t恤和运动短裤的按摩小姐傲人躯壳。

    不一会儿,他问:“除了按摩,别的服务,你做吗?”

    按摩小姐一点就透,说道:“(性xing)服务?对不起,老板,那活我从来不接。”

    胡绍德拉出了大叔的关怀,说道:“不做也好,现在艾滋病太多了,注意一点为好。”

    谁知那按摩小姐却说:“怕什么?都穿小雨衣呢。老板真需要的话,等我做完活,我给你推荐一个漂亮一点的小妞。”

    “才漂亮一点点啊?听口气,肯定没有你漂亮。拉倒吧,还是回家搂我那个老木桶睡觉踏实。”

    胡绍德挑出了按摩小姐话里的毛病,这一下,可把按摩小姐逗乐了。

    按摩小姐说道:“老板真幽默。男人的魅力,靠的就是幽默和事业,现在既成功又幽默的老板不好找呀。如果我向老板你要手机号,我猜老板肯定不赏脸的,不过,老板告诉我你的qq号,这个应该没问题吧?有时间,我找你聊天。”

    按摩小姐一口一个“老板”,一口一个“老板”,高粱小烧酒似地,直把胡绍德脑子灌得稀晕,一时走不出她那个小圈圈。胡绍德其貌不扬,小姐避开这点,竟夸奖他的幽默感和事业,又使得他格外振奋。胡绍德心里非常舒服,干咳了两声,说道:“我没有qq号。我还不会上网聊天呢。”

    “哟,哟,哟,你骗人。现在的老板,哪个不会上网?像你这样的大老板就更不用说。啈,不愿意告诉人家就算!”

    按摩小姐耍嗲卖乖,故作不高兴状,接着,又说好(热re),站起(身shen),故意在胡绍德面前将裤腰往上提了提。

    最后一提,用力过猛,浑圆的(臀tun)部一下子现出了隐(情qing)。

    胡绍德看得眼(热re),又见这小姐将(臀tun)部故意翘了几翘,这才明白她想主动上钩,因而笑道:“上网查一查资料看一看新闻还成,但我真的不会聊天,不骗你。”

    按摩小姐说:“网上聊天(挺ting)有趣的,山南海北,侃什么都可以。我把我的qq号告诉你吧,有兴趣的话,你找我聊一聊。不过,你得留个记号,我给你取个网名,你的昵称就叫超级大老板吧,到时线上有超级大老板的名字,我就知道是你。”

    按摩小姐所说qq号还附带昵称是最基本的常识,胡绍德连这些都不知道,电脑((操cao)cao)作又不熟练。多少年来,他只(热re)衷于传统型流氓方式,而且打的全是下属们的主意,今天调戏张三媳妇,明天调戏李四小姨子,张家界旅行途中又想睡江桐。恪守着西门庆式的古老的耍流氓方式,结果却是屡屡受挫。这一有美人鱼主动上钩,向他灌输网恋思想,他心说,这回可要用心学习啊,一定要赶上潮流,千万别掉队。

    到了二00五年,其实,这个时候会网友、开房间已经成为(情qing)感世界的超级时髦词了,剥去堕落与羞耻的外衣,变得见怪不怪。胡绍德早就听说网上的小媳妇容易上钩,聊对口了,不几天就能上(床chuang)。这一听按摩小姐主动找他网上聊(骚sao),就像提醒他某时某刻该上(床chuang)睡觉了似的,他的兴趣很快就被提拔起来,一如他的女下属官场被提拔。

    按摩小姐问胡绍德想不想要她的qq号。胡绍德顿了一下,忽然从嘴角流出两串口水,说:“想啊。”又小声调戏道:“我更想你那个。”

    按摩小姐一听,装起清纯,低垂着眼帘,非常害羞的样子,轻声(娇jiao)嗔道:“老板真逗。”

    一听没被骂,胡绍德的胆子就壮实多了,兴趣跟着浓烈起来,就觉得原始森林里有一阵(热re)风穿过浓密的树叶,荷尔蒙随之抓狂地抬头。

    他心想,这女孩长得干净水灵,可又风(情qing)万种,嘴说不卖(身shen),也许嫌这里付费低,想抬高(身shen)价吧。真要千儿八百能够搞定,凭他这头老牛,吃了这么嫩绿的青草,那也值得啊。

    做着美梦,这个胡大局长两片厚嘴皮胡乱咂摸,咀嚼着满嘴的虚无,看上去也(挺ting)疼人的。

    按摩小姐洞透胡绍德的心思,就把她的qq号告诉了他。

    胡绍德也不客气,随之将按摩小姐的qq号输进手机保存起来。按摩小姐说道:“有时间,我帮你申请一个你的qq号,然后,我加你。”

    胡绍德一听,不怀好意地笑了起来,问道:“加我?怎么加?”

    按摩小姐说道:“到时候我会教你。”

    胡绍德的表(情qing)更加猥琐了,喉结乱滚,唾沫星烟花流火一样地乱飞,说道:“好啊,好啊。不过,夹我的时候,你两腿可要用力哟。”

    按摩小姐这才知道上当,满脸通红,却又漾起眼波,衔笑骂道:“老板你真好色!”说着,她只顾干活,蓬勃的(胸xiong)被青(春chun)的力量牵引着摆动,皆是关不住的(春chun)色。

    胡绍德的目光跟着女孩起伏的曲线一路颠簸,(身shen)子骨随之酥散了似的,(禁jin)不住由衷地叹道:“青(春chun)真美,年轻真好啊!”又说道:“天下无酒不成席,人若不色人烟稀。老祖宗教给我们的训示,我不敢违背啊。”

    那按摩小姐被这个老色鬼看得着急,一听他这话,“咯咯”笑出声来,然后就是一句蹩脚的玩笑:“老板祖上莫非复姓西门?”

    我擦,此话甚辣。

    胡绍德不是傻缺,一下子就听出了孬好黑白,他不想吃亏,因而冷不丁伸手斜穿按摩小姐的曲线,占了一回触觉的便宜,又过了一把嘴瘾,**道:“那你就是潘金莲。从现在起,你可要小心喽。”

    这是要**啊。

    忽听按摩小姐问道:“你说,如果那时候能上网,潘金莲还会遇到西门庆吗?他们俩可是很有缘分的呀,千古奇缘。”

    胡绍德说道:“现在像潘金莲和西门庆这样的人物,何止成千上万呢?不过,他们吃的都是昧心食,网络炒掉了王婆,宾馆代替了大郎的家,没人发现,不记姓名,尽管玩。所有的**,燃烧起来都是黑的,带着焦尸的味道。只不过那时风流韵事非常少见,偶有炒作,也就出名了。”

    按摩小姐没料想一些生活的思考能从胡绍德的嘴里流出来,这时,她说道:“老板你懂得(挺ting)多,说话也很有水平。所有的**,燃烧起来都是黑的。这话说得好。原来你刚才在装疯卖傻呀。”

    胡绍德说道:“这话不是我说的,是我们青屏一个本土流氓作家说的,也不知道他剽窃谁的,我只是借用一下。他的老婆在我手下混饭吃,也不是什么好鸟!”

    想到那只曾经赞不绝口的金丝雀,胡绍德直恨自己乌鸦嘴。

    所有的**,燃烧起来都是黑的。这句话,其实出自作家皇文汉的一本畅销书,胡绍德文学细胞贫瘠,一时记糊涂了,硬往陈君寻(身shen)上扯,却也起到隔林打鸟的作用,那只鸟,自然就是江桐。说话间,他沉下了脸,就像刚才挨江桐痛骂时一般神色。

    按摩小姐来了兴趣,打量着胡绍德的急速嬗变,突然伸直手指点戳他几下,笑着说道:“你一定调戏过人家的老婆?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这味很浓的。”

    胡绍德不想告诉按摩小姐,刚才骂他的正是那个流氓作家的老婆,哼了一声,说道:“偷腥的猫,现在都到葡萄园偷(情qing)了,谁还偷吃葡萄呢?”

    按摩小姐一听,又是“咯咯”而笑,说道:“那你也要小心你的老婆,她可别假装摘葡萄,嘻嘻。”

    笑音翻转,别有(情qing)味。

    胡绍德虽然挨了按摩小姐嘲讽,也是心里痛快,分明打(情qing)骂俏的男主角,顺着她的话一路走下去,笑道:“跟我在一起,小心你在(床chuang)边滑倒。”

    卧槽,又是一个给力的引用。

    按摩小姐险些笑翻,叹道:“老板你的嘴皮比地板还油。”

    胡绍德迷上网聊有种返老还童的感觉,网络色彩纷呈的两(性xing)世界让他很快就淡薄了对江桐的兴趣。这种女人,素质低,没品位,(胸xiong)像飞机场,(屁pi)股小而瘪,一天不化妆就是个黄脸婆,根本不是一盘好菜!

    胡绍德吃不着葡萄愣说葡萄酸,诋毁当中,兴趣不知不觉间就消泯殆尽。等他再在单位与江桐相遇,双方都十分冷静,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