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酷文学城目录

北门 第165章神级爱人

时间:2018-10-12作者:严冰舒

    柳云枝眼里溢满柔(情qing),说道:“怎么,这是你家开的?你能来这里,我就不能来呀?走吧,跟我去包扎一下。”说着,她将手里白毛巾递给许健,声音更柔,“擦擦汗吧。”

    她想尽快感化这个伟岸的男人,孰料,人家根本不接她的毛巾,而是反问:“你跟踪我?”

    柳云枝盈盈一笑,说道:“是呀。我就长着这么长的腿,这么聪慧的眼睛。这沙袋好多人用过,不是太干净,走吧,赶紧消毒去。”

    就听柳云枝温柔地命令道。

    这回,许健顺从地跟着这个女人走了,进入甬道,这女人突然十分大胆地靠上前来,用白毛巾给许健搌了搌额头上的汗。显然,这是一位神级少妇,精于房术,一个温柔的擦汗动作,就搞得许健有些措手不及。

    柳云枝玉手刚一伸来,一股天然的女人香随之飘进了许健的鼻孔,迷惘着他的大脑。

    许健任其摆布,看上去像个木桩似的,随后,一种莫名的反感自心里生发,钻进他的脑子,但听他说道:“以后,你不要跟(屁pi)虫似地跟我不放。我们之间,根本不可能有奇迹出现。”

    柳云枝的心一下子被浇了一瓢冷水,有些拔凉,稍顿,说道:“我有责任表达我的关心。”

    许健更为不满,嚷道:“责任?你又不是这里的老板,你有什么责任?”

    柳云枝驻足,她想说:不,你错了,我就是这里的老板!

    但是,她并没有将窗户纸捅破,她选择了缄默。约莫半分钟过后,她说道:“作为一个结过两次婚的女人,我很惭愧跟你走在一起,许先生!前面不远往右一拐就是医疗室,你自己去吧。”话间,难掩自惭形秽的伤恼。

    许健并不怜香惜玉,在他的眼里,这个女人带着好多殷勤的故意,她越对他照顾周详,他的心里就越不舒坦。再有,听这女人口气,好像对这里的一切都很熟悉似的。

    许健根本不去留意柳云枝潮湿的眼睫,不冷不(热re)地说道:“谢谢你帮我问清那个地方。以后,你不要再来找我了。”说完,他就大步流星地走了。在他的眼里,只能容下一个女人,那就是秦粉。哪怕秦粉再是水(性xing)杨花,她的举首投依然那么令他痴迷,因此,全世界的女人也只配做她陪衬,柳云枝也不例外。

    前文说过,柳云枝对许健的好感,起自在青屏许健帮她从抢包贼那里夺回手包和项链。第一眼,柳云枝就断定许健是个值得信赖的好男人。后来,许健告诉柳云枝,秦粉设计英雄救美其实是想击败韩功课与寥飞天,这让柳云枝更加欣赏这个男人戆直的品格。

    柳云枝的第二任丈夫,那个假洋鬼子寥飞天向秦粉示好令她非常不满。按说那时秦粉正与韩功课展开角逐,她应该怨恨秦粉美人计太毒才对,可是,她偏偏换了一个角度,她认为寥飞天风流成(性xing),对她感(情qing)毫无专一可言,这样的人,不应该成为生活的享受者,而应该受到命运的惩罚。

    其实,在英国利物浦,柳云枝与寥飞天的承欢期只有短短的两三个月,其间,在二人蜜月尚未度完,寥飞天就开始与金发女郎偷(情qing)交欢了。柳云枝捉(奸jian)好几次,每次,寥飞天怀里搂的都是一张新面孔,听说,都是这个假洋鬼子的旧相好。

    寥飞天一再悔过,一再保证改正错误,而柳云枝则一次次在失望中疗伤与复发,这也是她当时返回青屏的主要原因。

    秦粉拿下“金银坊”公寓群开发权不久,柳云枝就发现寥飞天与她的义姐,那个青屏黑社会头领花姐有染,等到她亲眼目睹寥飞天与花姐赤(身shen)**地缠绕在一起,她由失望变成彻底绝望。

    柳云枝不知道那是花姐故意勾引廖飞天的,是花姐设的一个局,目的是为了赶她柳云枝离开青屏。

    果然,没过多久,柳云枝就离开青屏了,那个“海市蜃楼”酒楼,她则低价转让给了韩功课的老婆池怡。先前,她明确表态不会转让给花姐的,却不知池怡是花姐请来的一个内应。

    柳云枝知道实(情qing)后,对花姐和韩功课夫妇非常憎恨,就断了青屏的所有留恋,然后,和寥飞天一道返回了英国,在那里生活了一段时间,实在捏不到一起去,就办理了离婚手续,分道扬镳了。

    按照英国的法律,那次离婚让寥飞天蒙受不小损失,柳云枝分割了他的亿万财产。

    那以后,柳云枝再也没有回到青屏。这一消失,失意最深的当属青屏市长常居安。

    经过两次失败的婚姻,在柳云枝的心里,许健这种品格的人已经越来越少了,在她心里的分量也越来越重。阻挡不住对这个健硕、敦厚而又善良的男人的思念,不久,她就来到了中国上海。

    到了上海以后,柳云枝经常打电话给许健,以大姐的口吻表达着对小弟的关心。

    许健有心躲避这个女人,可是一时半会又舍不得那个用惯了的手机号码。

    忽然有一天,秦粉拿出一张支票递给许健,说是受柳云枝委托转赠给他的。

    这两百万,正是当初秦粉与韩功课竞标“金银坊”公寓群之前,柳云枝帮秦粉公关常居安,秦粉承诺付给柳云枝的酬金,柳云枝没想自己要,而是要求转赠许健,以报英雄救美之恩。

    秦粉道出了原委,她的恭喜般地微笑令许健十分恼火。当她要与许健解除雇佣合同时,许健“嚯”地站起来,坚决不收,还说:“开什么玩笑?如果你真要辞退我,我一定找那个娘们算帐。”

    秦粉一听,笑出声来,说道:“算什么帐?人家(爱ai)上你了,(爱ai)你有错吗?好吧,这钱你不收,我先帮你存起来,等哪天你受够了我给你穿的小鞋,辞职不干了,我再给你。”

    许健何尝感觉不到柳云枝对他的绵绵(爱ai)意呢?怎奈他心里早已装下秦粉,已经容不下第二个女人了。

    从那一天起,许健不再接收柳云枝的电话了,以致柳云枝买下了拳知音健(身shen)俱乐部,成为这里的新老板,他却浑然不知。

    人就是这么怪。因为恨,可以不顾一切地伤害别人;因为(爱ai),又可以不顾一切地伤害自己。

    许健将手面打得皮开(肉rou)绽,带着自虐(性xing)质,并没有使他女主人秦粉的芳心为之一动,相反,换来了人家的一个鄙视。秦粉要回青屏那天,许健将手面上纱布取了下来,他不想让这个美人看出他有(情qing)绪。

    然而,秦粉一眼就盯上许健的手。

    “怎么搞成这样?还能开车吗?”秦粉半带责备地问道。

    许健说道:“皮外伤,疥癞之疾,不妨事。”

    陈君寻也看到了,但他更留意许健的内心世界。有些心疼许健,他就对许健说道:“我来开吧,你坐后排歇着。”

    谁知秦粉说道:“还是让许健开吧,君寻你跟我坐后排。”

    陈君寻本来计划搭顺风车回青屏的,听这语气,觉得有些不对劲。看了看许健,又看了看秦粉,他突然说道:“噢,我忘记一件事(情qing)了,早上我们单位老李给我打个电话,说他晚上到上海,要我陪他一宿,老李第一次来上海,我怕他人生地不熟摸错地方。我看,你们先走吧。”

    一边说,陈君寻一边走到车后备箱处。

    他想打开后备箱取走行李。这时,秦粉紧跟过来,伸手压住了后备箱,(娇jiao)嗔地说道:“嗨,你什么意思?嫌我车子档次低?去,去,抓紧上车,想撒谎,你找错对象了。”

    说着,秦粉推推搡搡,请君入瓮,硬将陈君寻往车子里赶。

    陈君寻盛(情qing)难却。但是,为了避免与秦粉亲(热re),他有意坐到副驾驶位置。他隐约感觉到许健灵魂上的痛苦了,失意、自愧不如、善良的沉落,所以,他以为只有与秦粉分开,许健才不至于更加伤(情qing)。

    然而,秦粉可不管这些,就听她说道:“他这个人骨头硬,你跟我一起坐后边。”

    对于许健的自虐行为,秦粉依然不忘挖苦。说着,她(欲yu)将陈君寻拽下来。

    陈君寻不知道秦粉故意给许健小鞋穿的,听到这话,有些心烦,坚决回绝道:“我看,还是你一个人在后面坐宽松。我就坐这里,过一阵子,我与许经理换着开。”

    真要争执,秦粉哪及陈君寻的力量?

    见陈君寻不听她的,秦粉感觉世道变了,兀自坐在后排,憋了一肚子气。等她回到青屏那栋别墅,与陈君寻单独在一起的时候,她不无责怪地发难:“为什么向我撒谎?给我一个正当理由。”

    “你怎么了?我撒什么谎了?瞧你一路跟发烧似的。”

    陈君寻佯作困惑,伸手去试秦粉的额头。秦粉抬腕赶走了陈君寻的手,说道:“平白无故冒出来一个老李,你是不是不(爱ai)我了,想故意躲开我?”

    陈君寻审视着秦粉,“这个问题应该我问你才对。许健(爱ai)你,对吧?而且(爱ai)得非常辛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