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酷文学城目录

北门 第162章超额回报

时间:2018-10-12作者:严冰舒

    作为一座臭名昭著的化工小城,为什么那么多干部愿意去青屏履职?就职演讲又那么激(情qing)澎湃?比如说现任市委书记蒋耕耘。这绝不是因为青屏的经济有多发达,多容易出政绩,而是这里的化工基因太强大了,强大到环境整治上的任何一次风吹草动,都会让那些偷排成瘾的老板们硬往主事者口袋里塞钱,塞得他们不好意思伸张正义。这,大概就叫浑水好摸鱼吧。

    既能出成绩顺势往上爬,又能浑水摸鱼原被告通吃,这是蒋耕耘之流最想要的结果。由此可见,青屏弹丸之地,哪里是庙小妖风大?分明庙小地滑!

    裘民风明知浑水好摸鱼,青屏的**土壤就像工业废水腐蚀坏了的良田那样,已经变得十分严重,大为不满,那是在所难免的。虽然他满腹愤懑,却也只能发些牢(骚sao),他的手里的权力,不足以撼动蒋耕耘及其背后那个权力巨擘,再说了,拔出萝卜带出泥,他的亲侄子裘才、干女婿常居安(屁pi)股是不是干净的,他的心里一清二楚,所以说,他在会上也不敢图穷匕见。

    会后,裘民风的老朋友,唐州政协主席私下将他拉到一边,说道:“我说老哥,你都这么大年纪了,哪还有如此大的激(情qing)呢?会上,你那些话让佟书记下不来台,我都替你捏把汗。再有,我要替唐州环保局喊句冤。各地环保局受到地方行政辖制,他们都很被动。青屏环境好与差,那是地方保护主义的结果。如果环保系统行政上是垂直管理,唐州环保局行政不作为另当别论,可是,他们现在不是。尽管现在要求环保系统垂直行政管理的呼声很高,但那毕竟只是一种纯粹的声音,解决不了实际问题。”

    那唐州政协主席接着又说:“地方环保局作不作为,关键要看当地政府的脸色,这正是他们行政不作为的根源。国家要实现真正意义的节能减排,环境保护部门必须充分发挥监管作用,但是,由于各地环保局受地方政府辖制,在壁垒森严的地方保护主义(情qing)势下,环保部门很难独立执法。环保系统只有实行行政垂直管理,方能摆脱地方行政掣肘,各地环保部门才能(挺ting)直腰杆对当地政府说不,也才能更严格地依法办事。关于环保系统实行垂直行政管理这一构想,早就有专家提出来,你是市人大主任,又是全国人大代表,完全可以声援这个主张嘛。”

    裘民风一听,觉得颇有道理。然而,远水难解近渴,青屏持续恶化的环境状况不容久拖。

    不久,裘民风给蒋耕耘写了一封谏政函。在信中,他建议蒋耕耘在小青河下游建立一个污水处理厂,同时加大青龙闸环境监测站执法力度,务必实事求是,报表数据做到准确及时。在小青河上中游地区,他则建议增设几个水质监测断面。同时,在青屏各乡镇建立农村集中水源地水质预警监测系统,并在受害最严重的榆钱乡建设自来水网,让那里的百姓喝上卫生达标水。

    裘民风提出治理工业废水要找源头,在如何收取治污费用的问题上,他提出了一些科学独到的见解。他认为建造小青河污水处理厂以后,污水处理厂在收取治污费用时,要充分借鉴自来水公司经验,实现运营主体企业化,运营管理市场化。这些建议,最终没有被政绩熏晕了头脑的蒋耕耘采纳,却给青屏后任书记何继承留下了一些重要启迪,当然,这些都是后话。

    在这个世界上,要想成为一位成功的商人,无时无刻不需要牛虻的勇敢,蚊子的口才,苍蝇的执著和蜘蛛的事业格局,偶尔再酿造几滴鳄鱼的眼泪,则可登峰造极。

    在商业战场,秦粉无疑是位女中才俊。

    却说秦粉开发的“金银坊”公寓群在合同期内顺利竣工。这时,全球楼市好像丧失了理智,青屏楼价也跟着一路飙升,由二00二年的每平方米六七百元,涨到现在的每平方米两千三四,翻了三倍还多。有人说,开发商疯了;有人说,谁要追风购房,那才脑子有病;有人说,楼价还会涨涨涨。谁也看不到最后的结局,就像捉摸不透的中国股市,更多的人,则是担心楼市轰然倒塌。

    是的,经济泡沫确实过于绚丽了。秦粉担心一觉醒来楼价突然暴跌,因此,她采用三三制的经营规则,将“金银坊”七十幢两千一百(套tao)商品房先期预售三分之一,三分之一抬价而沽,三分之一捂盘惜售。

    结果,中国楼市如同某位大炮所言,果真涨个不停。那捂盘惜售的三分之一部分,更是给秦粉带来了惊人的利润。

    总体来算,由于中国房地产市场价格飞涨,“金银坊”至少给秦粉带来三亿利润。

    小小青屏,一个县级城市,秦粉用一个多亿资金豪取三个亿,这大大超出了她的父亲秦逾越的意料。秦逾越非常赏识女儿的才干与魄力,高兴之余,他专程从香港飞抵上海,并将女儿从青屏召到(身shen)边,专门为她开了一个庆功鸡尾酒会,同时,为当初低估女儿的能力而阻止她进军青屏向她道歉。

    觥筹交错。其间不乏阿谀奉承的声音。

    秦粉有一阵子没见到父亲了,酒会结束,就陪父亲好好聊了半晌。

    聊到最后,秦逾越对秦粉说道:“青屏穷乡僻壤,不过是一个乡野小县,以你的能力,放在那里,是让你在城头上跑马,鸡笼里打太极。虽然你在青屏赚了三个亿,但是对我金色集团整体扩张来说,还是一个很大的损失。现在全球经济形势一片大好,坐在金色集团大陆区域总经理的位置上,你完全可以赚十个亿,二十个亿,甚至更多,你的责任,就是给金色集团谋求利益最大化。”

    秦粉并不赞同父亲的观点,说道:“不,爸爸,山不在高。青屏虽小,但是胜似金矿,潜力巨大,不然,也不会有温州炒房团的大批(热re)钱涌入。现在,青屏招商引资力度特别大,政策也非常宽松,只要我们肯动脑筋,金色集团在那里一定大有作为,而上海这边,有我弟弟秦锦坐镇指挥,生意照样可以做大的。”

    秦逾越摇了摇头,说道:“你这样做,从你的角度讲,你这是本末倒置,从我的角度讲,我对你是大材小用。你要在青屏加大投资我没有意见,不过,你不能再回去了。现在,卜凡不是留在那里了吗?我看,她负责那里的工作比较合适。为了金色集团的大步发展,你必须顾全大局,挑起金色集团的大梁。再有,你是知道的,金色集团正进军广州和深圳地产业,如果那两块土地都吃下来,我肩上的担子会更重,你要知道,我这个总裁的位子早晚非你莫属,我希望你早做准备,多接手一些事务。”

    秦粉说道:“秦锦已经相当努力了。爸爸,你应该对他有足够的信心。”

    秦逾越摇头说道:“你弟弟阅历太浅,很难担纲重任,我看,你还是马上回来吧。”

    秦粉说道:“可是,爸爸,外面能人太多了。我早就说过,我们金色集团这种家族式的管理模式落伍了,摒弃越早越好。你瞧人家国外大集团——”

    秦逾越说道:“这些我都知道。不过,金色集团的城堡,是我含辛茹苦一砖一瓦建成的,让我交给外人管理,我绝对不放心。我老了,过两年就要退休了,我不希望在我有生之年看到这座城堡轰然坍塌。粉儿,你难道想让我一天到晚提心吊胆吗?你不要辜负我的希望啊。”

    “可是,爸爸——”秦粉还想继续辩驳,秦逾越打断她的话。“不要有那么多的可是了,叫你回来你就回来吧。怎么?是不是觉得爸爸老了,(性xing)(情qing)衰落,威严扫地,就不愿听话了?”

    秦粉忙道:“不,爸爸,粉儿不敢。爸爸老当益壮。”

    秦逾越的话提醒了秦粉用心去观察。看得出来,父亲的健烁是非常脆弱的,因为里边再也藏不下多少精神了,父亲的头发比以前添白与否,她不能肯定,因为她以前没有仔细留意过,可是父亲的胡茬竟然散布开了零星的白色,她敢肯定父亲胡子变白是年内发生的事(情qing)。父亲的木偶纹、法令纹、泪沟纹,无一不是沟壑深刻。分别数月,再一重逢,她一下子看出父亲不断衰老的颓势,看见他渐渐隐没于西部山林。

    生活就像三级跳,当你心(情qing)不好的时候,凌空飞过的,往往都是(春chun)天。觑见父亲的老迈,秦粉心(情qing)一阵黯然,父亲的提醒也不由得让她犹豫起来,半晌,她说道:“爸爸,你再给我两年时间,好吗?等青屏那边事(情qing)理顺了,我一定回到你的(身shen)边。”

    秦逾越一听两年二字,满心不高兴,说道:“两年?一天都不行,何况漫长的两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