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酷文学城目录

北门 第161章群体事件

时间:2018-10-12作者:严冰舒

    要想事(情qing)水落石出,只怕陈大作家空等了,除非小子再次作案时被他逮个正着。

    陈君寻嘴上说要写一部揭露青屏黑暗面的书,这只是他的口头革命,其实,他那本婚姻伦理小说《(情qing)人节》还在半带卖(身shen)似地赶稿之中,他的(情qing)感之路,貌似风花雪月,却是烂字延伸,龌龊地扬尘。

    池承诺做了蒋耕耘工作以后,百顺化工公司的机器设备,在蒋耕耘批评青屏gdp受阻的声音中复又灵活起来,周边几个小企业跟着信心重拾,也去进香磕头,于是,污染继续高歌猛进。

    貌似漂亮的外表,因为埋藏着一团化脓菌,总有一天,会有脓包鼓出,露出脓头,证明它的症结真实存在。

    (日ri)月如梭,转眼又送走了一个(春chun)季。因为治淤疏浚不及时,清明的前一天,小青河旁边那条专为输送工业废水的暗河堵塞了,方位在榆钱镇水柳村附近。

    这条暗河,就是蒋耕耘议标以后,斥资八千万,交给逯敏雅开凿的那条排污暗道。污水漫过地缝汩汩上涌,混入水渠,致使水柳村连同附近几个村庄正在(春chun)灌的小麦全部烂根倒伏。

    眼看一茬收成无望却难以找到具体索赔对象,这下,饱受污染之苦的榆钱镇百姓终于忍耐不住了。一经串联,结伙成队去镇政府门前闹事,堵住了镇政府大门,口口声声要镇长出来回话。闻听此事,与之毗邻的大虞县百姓,有不少深受毒烟坏水的伤害,也结队过来了,为榆钱镇百姓摇旗呐喊壮大声威。

    这时候,信初奴在常居安的大力推荐下,已经就任榆钱镇镇长。遇到这种事,信初奴不敢怠慢,慌忙上报常居安。很快,蒋耕耘也知道了这件事(情qing)。

    听说此事,蒋耕耘表面上佯装十分镇定,其实他的心里比谁都慌张。事发第一时间,他紧急召开了常委会临时会议,会上表决启动突发(性xing)**应急预案,成立事故处置工作组,由常居安任工作组组长。一面,他振振有词,要求尽快成立事故调查组,由政法委的赵书记挂帅,调查取证,了解事(情qing)真相,要给榆钱镇人民群众一份满意的答卷。

    散会以后,政法委的赵书记悄悄打电话给市委办公室主任夏刚,问夏刚:“蒋书记什么意思,夏老弟你肯定明白,事(情qing)究竟如何解决,要搞多大,你得给老哥交个底啊。”

    这个赵书记与夏刚平素称兄道弟,关系不是一般的好,因而也不遮掩,只求底实。

    夏刚说道:“对待这种事(情qing),蒋书记一贯做法:雷声大,雨点小。赵书记你心里应该比我敞亮吧。”

    赵书记“嘿嘿”怪笑,接着问道:“这次群众闹的动静有些大,蒋书记不会再不来真的吧?”

    夏刚小声说道:“我说赵书记,亏得我把你当亲哥看待,咱们心里总该有个数啊,暗河是他主张开的,工程是他钦点逯敏雅承包的,出了事,他能处理谁啊?”

    “逯敏雅?”一听说那个(性xing)感女神,赵书记登时精神百倍。

    这回轮到夏刚怪笑了,“对,逯敏雅。”

    说到逯敏雅,夏刚狗啃狗头似的,(禁jin)不住咽了咽唾沫,喉结带着颤抖翻滚,根本欺骗不了自己的灵魂。

    是啊,作为男人,有几个不贪女色的?只要是猫,都喜欢吃鱼,他夏刚只恨鱼不够腥。

    政法委赵书记不例外,蒋耕耘也不例外。

    能做到青屏市委书记这个位置,投怀送抱的大鲤鱼自然不在少数,但也有不少外表清高的美人鱼。

    蒋耕耘是个外地人,青屏的女人河能否将他淹死,他一时半会试不出深浅,故而涉足时格外小心翼翼。若是遇到像逯敏雅这样让蒋耕耘动心的女人,他就会用一两个眼神去指示夏刚,为此,夏刚这个市委办公室主任兼秘书科科长的大内总管可没少费心思。

    逯敏雅是个什么样的人,从她对老公的欣赏水平就能看出来,可以这么说,只要她老公的痔疮没有长在脸上,她一定不会嫌其恶心,一定可以接受。

    至于逯敏雅的老公是个什么样的人物,四个字:忍者神龟。只要逯敏雅保证孩子是他的,他才不管这女人跟谁上(床chuang)呢。

    这种夫妻关系的存在,也就挂个名罢了,却给那些暗恋逯敏雅的人物制造出紧张的气氛,故而加大筹码。

    逯敏雅第一次跟蒋耕耘发生男女关系,就是夏刚给创造的机会。那天晚上,在书记办公室里,逯敏雅一直在跟蒋耕耘汇报暗河工程进展(情qing)况,谈呀谈,谈呀谈,好像有谈不完的话,最后,谈得大家都走了,只剩下夏刚心照不宣地在过道值班站岗。出来的时候,逯敏雅脸色红扑扑的,光艳得跟桃花一般,看起来工作谈得相当顺利。

    第二天一早,赶在蒋耕耘上班之前,夏刚亲自巡视书记室的卫生(情qing)况,把该他收拾的东西全部收拾干净。在蒋耕耘的办公桌上,夏刚发现一根半弯的毛发,依他经验,它不是蒋耕耘的。后来,这根毛发夏刚一直夹在一个工作手册里,没事的时候就翻出来看看,这期间,他通常把这根毛发跟逯敏雅的美(臀tun)和那两只颤动的鸽子联系到一起,浮想联翩,就狗啃狗头似的,老是咽唾沫。

    赵书记只知道夏刚是蒋耕耘的一条宠物狗,却不知这些龌龊的糗事,一听夏刚提到逯敏雅,未免(骚sao)动一阵。

    名花有主,鞭长莫及,鹅食盆不让鸭插嘴,唯有望洋兴叹了。这个赵书记颇有自知之明,轻声笑道:“英雄所见略同,英雄所见略同,知我者,夏老弟也,哈哈。”

    笑声干瘪,空留余恨罢了。

    既然蒋耕耘不想搞大,群众闹事的事(情qing),赵书记调查起来,那是睁只眼闭只眼。睁眼,他是想看蒋耕耘的笑话,闭眼,他在想怎么才能越俎代庖,因此,他并不急于一场大水将火浇灭。

    恰好裘民风回家祭祖。

    这个唐州人大主任祖籍是榆钱镇姑娘岭的,此次回老家扫墓来了。一部分乡亲得知这一(情qing)报,就在他去姑娘岭陵园的半路上,将他拦住告状。

    听到乡亲鸣冤一片,裘民风也觉榆钱镇政府渎职严重,就将扫墓之事暂且往后拖了一拖。

    裘民风与大伙儿一起去看受害麦田,远远地,他就闻到一股呛嗓钻脑的气味,当他走近麦田,看到被毒水蔫伏的尺把高的麦苗时,他着实为父老乡亲痛心不已。

    与闻讯赶来的常市长、赵书记交流一阵以后,裘民风希望青屏市政府全额赔偿百姓的损失,赔偿款,他建议由青屏所有往这条暗道里排污的企业共同出资,按产值比例筹集,也就是说个个鞭刑。然后,他决定回唐州提议开一次青屏经济发展专题会议,研究如何解决青屏经济发展过程中突显的环境问题。

    见裘才也在场,裘民风方知裘才无暇扫墓祭祖,所谓的工作紧张,居然是帮蒋耕耘擦(屁pi)股来着。知道(情qing)况后,裘民风大为不悦,执意裘才随他一起祭扫。扫完墓,刚一离开陵园,他就开始教训这个不争气的侄子。

    “你这个婊子养的,成心不让你老祖安宁!咱们祖坟埋的是风水宝地,老祖本可以享受清净,你却让他们天天喝脏水。”裘民风破口大骂,接下来,他问道:“裘乾那个炼铅厂还没关闭,对吧?你是不是要我亲自过去把厂门锁上?”

    裘才赔笑道:“叔叔你错怪我们了。裘乾没告诉你他转产的事(情qing)吗?他那个厂子已经转型为电瓶厂了,第一批产品刚刚下线,供不应求,人家在财务室排队交钱呢。你侄子现在是大老板,裘家老祖坟头上冒烟了,长出一根蒿来,叔叔你该高兴才对。”

    裘民风不听裘才吹牛还罢,一听这话,脸上犹如淤血似的。就听他骂道:“裘老板?我呸!大言不惭,别羞杀了你祖宗。电瓶厂有多大危害,我又不是不清楚。我知道工商局、安监局、质监局都有你一帮兄弟,那些兔崽子们平素花天酒地的,不会不照应你们兄弟俩。可是,多行不义必自毙,**酒喝多了,当心到时候烂坏肚肠无药可治。真要到了悔青肠子的时候,可别怪我没提醒你。”

    然而,单凭谩骂解决不了问题。裘民风寝食不安,不几天,唐州四(套tao)班子领导再度聚首。会上,裘民风严厉批评了唐州环保局的工作,将其说成行政不作为。

    裘民风说:“我省排污总量占全国排污总量58,高居各兄弟省份第一位;而唐州在我省也是第一名,排污总量占全省排污总量20。这么大的污染量,已经远远超出唐州的纳污负荷,可是,我们有些同志视而不见,依然放纵企业胡作非为。我们整天喊提高生活质量,在这种环境下,生活还会有质量可言吗?摸一摸头上的乌纱帽,我们对得起谁?”

    归根结底,这些争论又回到经济发展与环境破坏的客观矛盾上来。如同前次,这次会议佟伟业、裘民风等人依然没有找到合理的解决途径,反倒争辩得面红耳赤。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