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酷文学城目录

北门 第160章各怀鬼胎

时间:2018-10-12作者:严冰舒

    孟帆正有一肚子火没法出,这一被怀疑,气咻咻地说道:“你妹妹家。”

    池承诺听后,不(禁jin)稀奇,“嘿,你们和好了?奇怪。”

    当初,孟帆与池怡合伙开“雕刻时光”娱乐天地,从开业那天起,生意就不景气,以后每况愈下。由于白美玲所在“皇冠丽都”的强力反击,“雕刻时光”的生意一度陷入低谷,不过,孟帆还是坚持做了下来。

    等到池怡临近分娩,她就从“雕刻时光”撤出股份,此时,她投资的五十万已经所剩无几。池怡虽然家财万贯,白白损失四十几万,也是心疼不已,她怀疑嫂子孟帆从中吃私,为此,嫂姑俩闹出一场不小的矛盾。

    池怡临盆以后,孟帆剐里(肉rou),从家里拿钱返还了池怡的本钱,还是没能唤醒那个小女人的良知。往后好长一段时间,这二人碰面时,脸不像脸,腚不像腚,就像谁欠谁八百似的。

    孟帆虽然心里委屈,怕人笑话,她还是摆出长嫂风度,主动选择了宽容,再后来,她把池怡损失的利息补上了,又适当给池怡一些分红,姑嫂关系这才开始缓和,慢慢回暖,直到今天,池怡突然良心发现似的,要请孟帆到家里吃顿饭。

    听说孟帆来家里吃饭,韩功课狼族一样,叼几个硬菜,专门回来伺候。饭桌上,他接近神级,偶然冒出一两句醉话,是有关大舅哥池承诺的,然后,就往美女老板秦粉(身shen)上牵扯。

    这个池功课,堪称渣男典范,虽然池怡是他的老婆,他却时不时当作别人的老婆来调戏,换位思考,纵(情qing)把玩,绮念不断,邪恶发泄处,那种感觉亦是其乐融融。现在可好,他的兴趣潜移默化,移植到小孩大妗子孟帆(身shen)上来了,讨好中难免夹杂猥琐,猥琐中难免带着挑拨。

    闻听池承诺对秦粉有意,孟帆微微一笑。

    孟帆非常佩服丈夫的勇气,心说:就凭他那可怜的长相与人品,硬靠钱砸,找个小家碧玉尚可,就像当初我父母的被俘。可人家秦粉乃是商业大佬的女儿,跟金色集团比,百顺的净资产就是小数点后位数。攀高结贵,也得有自知之明呀。是不是因为我这个空姐当初被泡太容易了,所以,他池承诺总以为池家的金杯可以容得天底下所有的好茶?

    想到这里,孟帆带着看悬疑电影的心理,问道:“你的大舅哥真有那么自信吗?”然后,她一再追问韩功课。韩功课一见孟帆动起真格,未予承认,说是喝醉了,瞎猜的。

    见嫂子穷追不舍,池怡害怕城门失火祸及池鱼,因此连忙给出一个合理的解释。

    是为:秦粉当初在竞标“金银坊”公寓群时把韩功课打败了,赚得盆满钵满,现在又来跟池家谈合作,任何人碰到了,都不会高兴的,韩功课的醉话纯粹空(穴xue)来风,只当给秦粉贴张桃色咒符吧。

    池怡年龄不大,还(挺ting)会圆场的,孟帆听后,也不知是真话还是假话,唯有半信半疑。

    其实,韩功课酒桌上根本没有喝醉,他是故意放话给孟帆的。

    事实上,这个时候,池承诺还没跟秦粉打过照面。韩功课之所以这样做,确如池怡所言,他在为秦粉贴一张桃色咒符,说难听点,就是硬将潘金莲往武大郎怀里推。此外,他还有一个不为人知的目的,那就是挑拨孟帆与池承诺的夫妻关系。孟帆一旦生气,势必少跟池承诺过几次夫妻生活。让池承诺那个丑男煎熬几(日ri)也好,谁叫老天这么不公平,非让鲜花插牛粪呢?想到池承诺艳福匪浅,韩功课难免耿耿于怀,故而使坏弄绊。

    这个渣男的可恶之处就在于,他自己得不到的,也不想让别人轻易得手,包括他的小孩大妗子孟帆,他都不想放过。

    可叹孟帆并不知道韩功课恶毒的灵魂,在她的心里,还把这个亲戚当成侠客义士呢,留下的一片(阴yin)影,唯有对丈夫池承诺的怀疑,那就是,池承诺在外沾花惹草,然后把病菌传染给她了,让她从此患上一种不可根治的妇科病。

    有了这种想法,回到家里,孟帆难免冷眼。

    池承诺不解,以为妻子所有的埋怨皆因他速冻小金鱼之事。想到小金鱼,他又不(禁jin)想起陈君寻的狂妄自大,气由心生,随之诅咒一回。

    池承诺说服不了陈君寻,除了暗地里给陈君寻施放咒语,似乎没有更好的办法。没过多久,青屏环保局突然加强对百顺化工公司及其周边几个企业的监管力度,其中,最大一棵树,当属百顺。

    环保局环境监察大队的执法人员全天候进驻百顺化工公司,守着公司排污出口,时不时抽检一次,“害得”池承诺空有一堆销售订单,却又不得不限产减产,同时,忍痛全负荷开通环保设备。

    环保局长裘才不想弄伤百顺这棵摇钱树,他偷偷告知池承诺,这是市委书记蒋耕耘亲自下达的命令,恳请池承诺谅解局里的难处。池承诺没有怪罪裘才,他明知这是蒋耕耘施压来着,意思是在警告他没有说服陈君寻悬崖勒马,故而狠狠敲了一下他的脑袋,然后绑架他的企业。

    压力挤心的同时,池承诺暗说:自古以来,民不跟官斗,打不起,咱投降不行吗?

    公司环保车间每每开足一分钟,那是活脱脱地烧钱啊。为了减少不必要的损失,他必须尽快化解蒋耕耘的怨愤,而要送佛归西,一者,他须得以烧高香代替烧钱;再者,他务必稳住陈君寻,这个时期,他绝不能跟陈君寻较劲闹掰,更不能辞退陈君寻。

    想着,想着,池承诺觉得搞企业也(挺ting)辛苦的,八面玲珑,未必换来左右逢源啊。

    那次唐州会议以后,青屏的环境还在持续恶化。百顺化工公司及其周边几个陪绑小企业的限产只是一片晶莹的雪花,其它企业该怎么吃饱喝足,依旧现在进行时。池承诺心里憋屈,却又不敢咬嘴。为了企业尽快恢复正常生产,他只能认输服软,私下里,没少花钱去做蒋耕耘的工作,又赔礼又赔笑的,孙子装得登峰造极,跟陈君寻完全不像一个师父教出来的。

    当然,除了像陈君寻这样(身shen)份特殊的“坏分子”发声响亮,青屏普通民众的控诉与抗议根本没有下(情qing)上达之说,那几个接听举报电话的市长(热re)线接线员分明就是特别法官,电话挂断的时候,本案也就结束了。青屏重度雾霾下的所有(阴yin)暗潮湿,在蒋耕耘政绩小太阳光环之下,悉数淹没于绚烂之海,(日ri)复一(日ri),依然如故。

    一面小觑陈君寻,一面又不放心他刀枪入库,这个期间,青屏宣传部长约见陈君寻两次。

    陈君寻与宣传部长熟悉,算是朋友,可一听幕后人物蒋耕耘想见他,他就没有应约,最后,((逼))得宣传部长空发感叹,说道:“我说陈老弟啊陈老弟,你可以发自己的光,这没有错,甚至值得敬仰,但你千万不要吹灭别人的灯啊。”

    一个“甚至”,从宣传口干部嘴里说出来,或褒或贬,那就词义模糊了。陈君寻是个搞文学出(身shen)的,思想相对敏感,又听对方叫他不要吹灭别人的光亮,俨然他是一个黑暗使者,一个光明的毁灭者,因此未免不悦。

    就听他说道:“吹灯有四种:第一种,损人不利己;第二种,损人利己;第三种,利人利己;第四种,毫不利己、专门利人。损人不利己,如果利于社会,那是高尚的,可在当下,这被视作一种脑残行为,行此事者已经成为社会的偏见。损人利己,那是绝大多数商人的逻辑。利人利己,那是合作共赢,比较高大上。毫不利己、专门利人,那已经成为一个美丽的传说了。如果是三十多年前,毫不利己、专门利人的雷锋精神应该排在第一位,值得首倡。助人为乐,乐,就是幸福。时代变了,人们在用一种新思路给行事风范重新排序。利人利己,损人利己,毫不利己、专门利人,损人不利己。利人利己排在第一位。你叫我不要吹灭别人的灯,其实,是说我在做损人不利己的事(情qing),暗讽我道德低下,对吧?”

    联想的巨翅,振动起来,扶摇直上,俯瞰世界,拍打的可不单单是空气啊,还有社会风气。

    与作家斗嘴,宣传部长也真是醉了。

    针锋相对,毫不示弱,结局只能是不欢而散。

    再以后,陈君寻停在楼下的车子,夜里就被人用钥匙划了,划出两个字:找死。笔画有些生硬的拼凑,很难看出具体手法。

    这时候,居民小区还不盛行全覆盖监控,“桃源公寓”仅有的一个摄像头装在大门口,根本不具备侦破价值,又无目击者,凭靠陈君寻的个人力量,很难查到肇事者。

    这是逯敏雅为了讨好蒋耕耘,指使社会上小流氓干的。陈君寻明知得罪了小人,心气不过,就报了案。可叹他自以为跟辖区派出所所长关系交好,却不知道所长有难言之隐,别说查不出来,就是查到了,那所长也只能装作没看见。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