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酷文学城目录

北门 第159章怀恨在心

时间:2018-10-12作者:严冰舒

    一想到公司里那几个擅长拍马(屁pi),不,应该说擅长按摩马(屁pi)的副总,还有那个闷(骚sao)型的女财务科长,陈君寻就觉得恶心,这一听池承诺要给他封官,就更为干哕了,因而不无揶揄地说道:“我的个天哪,百顺化工公司的干部,那该是多少级多少品啊?有没有级?有没有品啊?要我同流合污?手下留(情qing),我还是做我的闲云野鹤为妙。做一个闲云野鹤式的业务员,说实话,这点,我真心感激你。”

    “好啦,好啦,别贫嘴了,孬话好话我能听不出来吗?我说的是正事。你看,我的企业越做越大,你说你不帮我这个老同学,就忍心眼望老同学累趴下不成?从今往后,不许再提辞职的事(情qing),年底,我有可能召开董事会,讨论聘请你做我的助理的事(情qing)。”

    其实,陈君寻所说的“文人的笔杆子永远都是老板(屁pi)股底下的一根钉子,没事的时候它横着放,出了事,说不定哪一天会自动竖起来。”这些话不无道理,池承诺早就意识到了,这么多年来,他之所以不让陈君寻进入百顺化工公司高层,就是担心其掌握公司的核心机密。有些机密,确实干净不起来,放在法律层面,那是犯罪证据。池承诺害怕一不小心走进陈君寻的书里成为一个反面教材,故而防备有加。他平素所批评的陈君寻视公司高层领导为马(屁pi)精,不注重团结,只是将其挡在心腹之外的最好借口。现在,他突然要提拔陈君寻,这难免让人有一种太阳从西方升起的感觉。

    陈君寻也很识趣,一听说要提拔他当助理,微微摇头,说道:“你就宽饶我吧,我根本不是那块材料,再说我也没有精力处理那么多事务。公司高管,上海、深圳或者广州,那些发达地区英才群集,我建议你到那里去请。”

    池承诺要提拔陈君寻当助理,也只是他的一个权宜之计,算是留给矛盾一个缓释吧。一句“年底,我有可能召开董事会,讨论聘请你做我的助理的事(情qing)。”里边有个词语叫“有可能”,这个“有可能”用得太好了,文字游戏玩得比陈君寻还顺溜,退路留得那是又宽又长。这一听陈君寻婉言拒绝,他也没往下接,话题一转,说道:“合作的事(情qing),八字还没一撇呢。这是商业机密,我只跟你一个人提起,我知道你嘴紧才告诉你的,你不要跟其他人讲起此事。”

    陈君寻不明白这个池老板今天为什么靠他这么近,看上去连贴心窝的话也掏给他了。他怀疑池承诺跟他打心理战,带着故意钓鱼的嫌疑,但又不知道池承诺的真正意图。酒喝到这个份上,其实已经失去意义了。

    只听陈君寻说道:“感谢池总信任,我高兴看到池总的事业芝麻开花节节高。”接着,他醉色酡酡地指向不远处来回走动的两个小子,说道:“你让那两个人过来吃点吧,要不然,让他们抓紧滚开。到哪都带着两个尾巴,丢不丢人?你对自己没信心呢,还是做了坏事,怕遭报复?”

    那两个人是池承诺的保镖,主要负责池承诺在青屏大街小巷单独行动时的人(身shen)安全,平素在公司很少露面。

    一见陈君寻借题发挥,池承诺半真半假地说道:“你再刺激我,小心他们过来教训你。”

    “哈哈哈,让他们两个一起放马过来吧。”

    酒高乱(性xing),显然,这哥俩怼上了。不过,还好,陈君寻很快就换了话题,说道:“神箭化工公司往地层排污的事,你知道不?咱们喝的自来水呀,马上就有‘添加剂’喽。”

    殷波澜严重破坏环境,用多级离心泵往地下强打工业废水,池承诺也有耳闻。一听陈君寻提及这事,他立马骂道:“那个((逼))样的缺德种,赚了几年钱还不抓紧跑路?不过,大青屏的地下水确实受到了污染,再过几年,恐怕要改喝地表水了。听说南水北调经过唐州境内,以后,咱们只能喝山塘湖的水了。”

    陈君寻说道:“改喝地表水,这个,应该是时代的悲哀吧?不过,蒋耕耘那只啄木鸟,嘴还是蛮硬的,表面上为民捉害虫,其实一直偷吃国家公粮。”

    瞧这家伙,胆子真是够肥的,他居然敢说蒋耕耘是只啄木鸟,歌颂呢,还是抨击呢?

    池承诺显然被绕进去了,嘘了一声,要陈君寻小点声,然后微笑着将手搭在陈君寻的肩上,说道:“瞧你,都三十好几了,愤青的年龄早该过去了吧?”

    陈君寻冷笑置之,拿掉池承诺的手,说道:“帮我一个忙,我有一个朋友的弟弟因为曝光神箭化工公司往地层排污的事,被殷波澜和逯敏雅指派社会流氓给打了。那些靠拳头吃饭的社会流氓,服务的肯定不是殷波澜一个老板。究竟哪些人干的,我想,你应该有办法知道,这个忙,你务必帮我。”

    说着,他盯住池承诺的脸紧紧不放。

    殷波澜是谁无关紧要,可他是蒋耕耘的摇钱树,这点非常重要!

    逯敏雅是谁?她是蒋耕耘的(情qing)妇,常市长的妻外甥女,这点更加重要。

    这两个人,哪一个,池承诺得罪得起呢?是的,作为青屏屈指可数的几个大企业老板,池承诺(身shen)后有好多小流氓愿意为他卖命,可他有必要为了一个无关紧要的范小桨自找麻烦吗?

    他不是侠客,他纯粹是一个商人,损人不利己的事(情qing)他绝对不会干的。未及多想,他就摇了摇头,说道:“你看错人了,老同学,我可是守法良民啊。”

    “那好,既然你这么正派,我不为难你。青屏不是有个工业协会嘛,听说你还是工业协会理事,我想请工业协会严肃查处神箭化工公司往地层排污之事,这是你们分内的事(情qing)。为民除害,伸张正义,作为土生土长的青屏人,又是工业协会理事,与(情qing)与理,这个责任你得扛在肩上吧?”

    “哎呀,得罪人的事,我可不干。”池承诺一听,又是摇头。

    陈君寻一听,((逼))视,“为什么?除非你(屁pi)股也不干净。”

    池承诺怀疑这个发小今天吃错药了,不然,说话不会总是这么咄咄((逼))人,以下犯上不说,还带着一股邪祟的妖风,因而,他不愿与之再纠缠下去,手背勾抬,说道:“下次再来,咱们烤面条,哈哈,喝好了吧?喝好了,走人!”

    “对,走人!”

    陈君寻也不含糊,接着,他铁臂一抬,向远处招了招手,要那两个保镖过来护驾主人。

    池承诺见状,更为恼火,心说:我花钱雇的人,你有什么权利指手画脚?瞎((逼))((逼))啥?

    所谓的戾气,所谓的江湖,于酒后吐出,其实就是一种脆弱,一种自恋,一种矫(情qing),说多了,笑柄而已。

    这俩发小既已怼上,虽不明挑,矛盾可想而知。

    不欢而散,池承诺憋了一肚子气。

    “作为商人,要想成功,无时无刻不需要牛虻的勇敢,蚊子的口才,苍蝇的执着和蜘蛛的事业格局,必要时再酿造几滴鳄鱼的眼泪。而你陈君寻非要把我当成(奸jian)商看待,我如果是(奸jian)商,陈君寻,你就是一只嗡嗡叫的蚊子!”

    “对于整个人类社会,一个富人如果不愿剥削自己,必定有成百上千个穷人陪绑。瞧你这话说的,你是大思想家啊,给我上课呢?我呸!真要嫉妒我有钱,你就承认拉倒,居然教训起我来了,你以为你是谁呀?”

    池承诺一路鬼念叨,到了家门口,他体内的酒精就开始发作了,想起陈君寻的嚣张,气就不打一处出,冲撞摆((荡dang)dang)的怨气,也就跟着高涨起来。接着,啤酒泡的强烈翻腾,让他时不时打嗝几回,掩盖着久未爆发的羞恼。

    听到第一个打嗝声,佣人忙给池承诺端来一杯水。池承诺摆手,说啤酒喝多了,然后点名要个白兰地水晶酒杯。

    佣人忙((操cao)cao)((操cao)cao)拿来白兰地酒杯,池承诺接过,就要佣人走开了。他则端详着酒杯好一阵子,然后,走到玻璃缸旁边,将白兰地酒杯灌上水,再伸手抓住一条小金鱼,将小金鱼放进白兰地酒杯里,接着,他做出了一个畜生级别的举动,将酒杯放进冰箱冷冻室里边进行速冻。

    两小时后,等池承诺一觉醒来,他将白兰地酒杯拿出来,那条鱼已经被冻在冰块里,小嘴大张,一副绝望相。

    池承诺凝视着金鱼,冷笑道:“不好好在鱼缸里待着,整天三心二意,还装什么知识分子,真以为我是活雷锋啊?嘿嘿,这就是你背叛我的现场!对不住了,老同学,本来,我想给你一个舒适的死法,杯子里倒满酒,让你醉死在酒杯,不是(挺ting)好吗?谁想,你偏偏喜欢奋斗,那么我就让你好好奋斗吧,我让你一点点挣扎,举步维艰,最后被命运冻僵。”说着,说着,他就收束凶光,代之以一种(射she)落(日ri)月的轻蔑。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