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酷文学城目录

北门 第158章犬牙交错

时间:2018-10-12作者:严冰舒

    池承诺恨不得把刚喝下的生啤反刍出来,他也真够下((贱jian)jian)的,主动敬人家酒,换来人家讥诮。这老板当的,也够窝囊的。

    不过,他猜,陈君寻今天这么反常,是不是带着暗器来的,因而,不愿直面回击,而是语速不变、温良照旧,说道:

    “农药行业市场竞争特别激烈,价格的竞争来自生产成本的竞争,而生产成本的竞争,很大程度来自环保成本的较量,你跑多年业务,哪些地方政策宽松,哪些企业老板手段高明,你又不是没有听说过。还有,即使青屏的水全部变清,青屏是一块净土,一座环保模范城,上游呢,上游的响芭县就能停止污染吗?现在响芭县正在打造一个省级工业园,说是高科技生态工业园,那叫放(屁pi),那里的高污染企业比比皆是,其中就有一家年产12万吨离子膜烧碱的工厂搬迁过去的;下游的大虞县也好不到哪里去,也在大张旗鼓吸收外来企业,什么苯胺厂、硝基苯厂,都落户那里去了。大家都在进行经济赛跑,你又何必太较真,何必去使横劲?在经济大潮中,你最好不要充当什么英雄,所谓的英雄雕像,树立起来,就是为了有朝一(日ri)把他打倒的,这个时代,做人一定要低调。作为老同学,到时摔倒了,别怪我没有提醒你。”

    凭良心说,不管前边所说是真是假,最后两句,池承诺绝对是替陈君寻考虑的,可以说是善意的规劝。

    陈君寻也知池承诺(身shen)不由己,这时说道:“是的,我承认水至清则无鱼。恐龙之所以早早就灭绝,而蚂蚁还存在,因为恐龙太强大了,而蚂蚁总是低调地活着。我不想当什么英雄,我只想造出正义的语句。其实,如果各个企业都能恪守国家环保政策,纳入良(性xing)竞争机制,企业运营成本提高,价格完全可以跟进,这也无可訾议。只是,因为许多企业主追求利益最大化,昧良心贪图一己私利,才使得大家都陷入这个恶(性xing)竞争的怪圈,也让(身shen)边生存环境每况愈下,我真的不知道,青屏的未来在哪里?”

    “别怕,有我陪你呢。咱们穿开裆裤的时候,我就说过,以后和你有福同享有难同当。我先发财了,然后带动大家一起发财,这是我的梦想。”

    “你成暴发户了,然后给大家开仓放粮?梦想虽好,也得看是谁做的。打小看你吃葡萄,别说不吐葡萄皮了,就连葡萄籽都舍不得吐,我还指望和你有福同享?你可别逗了。对于整个人类社会,一个富人如果不愿剥削自己,必定有成百上千个穷人陪绑。你愿意剥削自己吗?”听了池承诺这话,陈君寻想起来就觉得好笑。

    池承诺说道:“你这种仇富心态要不得啊,老同学,你的思想太偏激了,别把富人都看得那么坏。”

    陈君寻说道:“我没有那么武断。即使仇富,仇的也是为富不仁者的富。中国的暴富团当中,有一批是投机倒把的商人,有一批是钻营政策的官员,这里边最大的问题就是官商勾结造成的**,这种**,老百姓恨之入骨,仇富心理,最早应该源于此处。君子(爱ai)财,取之有道。你发达了,要看财富怎么来的,干不干净?”

    说着,说着,陈君寻就想到了国有企业改制时池家的巧取豪夺,正想开口,池承诺将手一摆,避开这个敏感话题,说道:“怎么,你对现有工作不满意?该不会嫌我没提拔你做销售副总吧?”

    这话题一经岔开,陈君寻可就笑了。

    陈君寻十分钦佩这个发小的因势利导,微微一笑,说道:“百顺化工公司的销售副总,那该是多大的官啊?”

    陈君寻之所以瞧不起池承诺,是因为他早就知道池承诺在北京、上海等地买了好几(套tao)公寓,不仅如此,加拿大的永久居住权,池家人也通过海外投资的方式取得了,现在,这家伙又大言不惭地说带领大家一起发财,这不是骗人的鬼话吗?

    其实,在青屏,不止池承诺一人这样行事,很多老板一边开足马力拼命赚钱,一边千方百计铺设退路,这已经成为一个公开的秘密,至于青屏的生态坏境今后何等千疮百孔,反正他们可以避而远之。

    想到这里,陈君寻更加气愤了,就说道:“等到经济发展起来,青屏居住环境病入膏肓那天,你们这些大老板还不出国的出国移民的移民啊?拍(屁pi)股走人,留下一地鸡毛。我们只有一个地球,现在有一种科学的提法叫共享地球村。难道发展经济一定要毁坏生存环境,就没有更好的解决途径了吗?地球可是我们共同的家园,而且,只有一个。”

    池承诺说道:“存在的就是合理的。至于说这种矛盾如何去解决,那是政府考虑的事(情qing)。不在其位,不谋其政,你我就别杞人忧天了。”

    陈君寻冷笑道:“好一句不在其位不谋其政,你们这些老板要做的事(情qing),无非是如何理顺政企关系,让环保局少来检查几次。社会知(性xing),我看那真是能免的就免了吧。”

    池承诺已经足够耐心,这一见陈君寻咄咄((逼))人,就有些不高兴了,说道:“老同学,你一直这样看我的吗?我们可是打小穿开裆裤一起长大的,谁不了解谁啊?再说,你手里端的可是百顺的饭碗,别(身shen)在福中不知福,当心一不留神饭碗掉到地上砸坏咯。”

    陈君寻听后又是一笑,反诘:“关系没处到一定程度,我哪敢跟老板说这种话呢?”

    池承诺的表(情qing)依然严肃,说道:“正是因为我们关系非同一般,蒋书记才给我打电话,要我开导开导你。”

    这陈君寻是个吃软不吃硬的货色,而且看不顺眼的多是领导,是谓犯上。一见池承诺不高兴,又闻对方拿蒋耕耘压他,他的脸色随即代之以蔑视,说道:“看来,那个蒋耕耘真的是请你做说客的。咱们这酒也喝得差不多了,俗话说团圆饺子散伙面,需要我做出牺牲时,你不说,我也会主动辞职的。服务员,上两碗面条!”陈君寻招呼道,接着,他拍一拍池承诺的肩膀,“来,干了!”

    也不知干了酒,还是干了那些贪官,或者干了池承诺这个黑心老板?更不知烧烤摊面条怎么煮?不是这老兄醉了,就是酒假了。

    池承诺不知陈君寻说的是不是醉话,没再和他碰杯,而是说道:“怎么?嫌我人穷庙小?还是我说话语气重了,呛到你了?要是后者,你就太小肚鸡肠了。哈哈,高一言低一语的,咱俩谁对谁呀,都是好兄弟,说一千道一万,都是希望对方好。在公司,你把工作干得那么出色,又是一位大作家,是百顺的名片,放走你,我可舍不得啊。再说了,百顺化工公司是纯私有企业,蒋书记纵然手眼通天,政府干预企业总得有度,要适可而止。”

    凭直觉,陈君寻感觉池承诺正暗中与他较劲,他暗说百顺化工公司岂止庙小妖风大,分明庙小地滑,根本不是一个适合他待的地方。既然志不同道不合,不如早点离开吧。离开,只是一场竞技的谢幕,然后在另一个地方登台,没有其它,(爱ai)或是恨。

    想到这里,陈君寻微微一笑,说道:“你要知道,文人的笔杆子永远都是老板(屁pi)股底下的一根钉子,没事的时候它横着放,出了事,说不定哪一天会自动竖起来。我不想伤害你,老同学,所以,早晚会有这一天的,我想,应该就在今年年底吧。”

    “不,不,不!”池承诺连连摆手,“看来你真喝多了,君寻,不然不会说这种糊涂话。好了,辞职二字你别再提了,就准备和我一起做大事吧。实话告诉你,我一直想找一个实力雄厚的合作伙伴助力百顺上个大台阶,今年三月份,我弟弟池有(情qing)在上海给我介绍了一家,说那家老板有意进军青屏化工行业。人家是上市公司,我接触过他们的项目部经理,听得出来,他们确有合作双赢的美好愿景,过一阵子,人家可能要来我们公司考察,具体(日ri)期还没定下来,如果到时人家过来,我想请你一起作陪。”

    人家主动让步了,陈君寻也不是蛮不讲理之徒,缓了缓语气,只听他说道:“资源互补,对百顺而言是件好事(情qing),人这一生,机遇不是很多的,企业也是如此,所以,老同学,你一定要好好把握啊。”

    池承诺笑道:“你说得非常对,我也是这么认为的,所以想请你挂帅。”

    陈君寻一听,连忙摆手,“不成,不成,作陪的事(情qing)你千万别找我,公司那么多副总,掰手指怎么也轮不到我啊,我不配,哈哈哈哈。”

    池承诺一怔,继而笑道:“听得出来,你怪我没给你封官。是,这些年一直没重用你,这是我的失误,在这里,我做深刻的检讨。”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