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酷文学城目录

北门 第157章酒中乾坤

时间:2018-10-12作者:严冰舒

    池承诺一听上峰发声,便知老同学戳到老虎(屁pi)眼上了,连忙赔笑道:“哦,有这事?听完书记您的指示我就去教育他。事关青屏几万工人吃饭问题,谅他不会不长脑子。”

    蒋耕耘说道:“这才对嘛。青屏产业结构单一,历史传承下来的那几个企业又是半死不活的鬼样子。通过我这几年锐意兴革,青屏经济好不容易步入快车道,他要是把天捅漏了,惊动了玉皇大帝,当心我第一个查封的就是你们百顺化工公司!搬石头砸自己脚的事(情qing),我劝你们最好不要做。”

    这池承诺是个有名的丑男,(身shen)材矮小不说,五官又长得乱七八糟,很难有征服相面大师眼球的地方。但是,此君心机特别重,心眼又多,大有鬼谷子n代徒孙之嫌。听到蒋耕耘这话,他脸上的笑容逐渐僵硬起来,然后,就有螨虫一样的小东西往他心里爬去,驮着一种举足轻重的担心,继而将稍稍凌乱转移到他的灵魂。

    就听他毕恭毕敬地说道:“我知道,我知道。蒋书记您放心,这件事我一定处理好。我的员工给你惹天大麻烦,真对不起呀。”

    蒋耕耘依然脸色(阴yin)郁,说道:“他不是普通员工,作家嘛,不好惹啊。你要多费点心思,必要时安排时间,我要见一见这个指点江山激扬文字的人物。”说完,就把手机挂了。

    池承诺轻轻将电话捺下,沉思几分钟,然后拨打陈君寻的手机号。“喂,君寻。在哪里?”

    电话那端,陈君寻说道:“我在办公室。”

    池承诺听后说道:“哦,好,晚上有空吧?我请你吃饭,就咱兄弟俩。”

    堂堂一位企业老板,在单位,对下属绝少以兄弟相称。陈君寻有些意外,就问:“怎么?这个月效益又是大红?”

    池承诺说道:“瞧你往哪扯的?想象力也太丰富了吧?没事,就是喝点闲酒,突然想起咱们童年时的一些趣事了,晚上咱们去祈福街吃烧烤吧。”

    “哦,是这样,好啊。”说完,陈君寻挂断电话,然后,看着手机屏发了一会儿呆。

    以池承诺的(身shen)份,他已经多年没有光顾又脏又便宜的户外大排挡了。大排档,脏乱差的代名词,起码他是这么认为的。这次他请陈君寻去那个地方,不能不让人产生怀疑。

    陈君寻也是没能捉摸透,但有一点他可以肯定,那就是池承诺心里一定装着事(情qing),而且,与他陈君寻有关。

    到了晚上,祈福街两旁出现好多家地摊烧烤。木炭火炉依次排开,偶尔有几家用蒲扇快速地搧着炭火,散发着焦香的孜燃味道,比起烤熟的红白(肉rou)更具(诱you)惑。

    “我说老同学,咱们能不能步子放慢点?这是逛街,不是短跑,再有,你看看,后边那两个人跟抢爹似的,你怎么也得照顾下他们啊。”陈君寻不想走得太快,又不得不跟上领导的节奏,因而说道。

    他所说的后边两个宽肩小子,其实是池承诺的保镖,一直像尾巴似的,深恐主子遭受不测,这令陈君寻十分烦心,又觉可悲。

    池承诺停下脚步,笑道:“好,恭敬不如从命,今晚,你是领导,一切听你指挥。”

    这个池总又丑又矮不说,走路步子迈得也小,但是频率相当高,两个胳臂习惯在(身shen)前钟摆一般左右摇动,一看上去,就是很娘的那种。不知底细的人还以为他不够沉稳,其实,那是他精于对时间的考量。

    不久,二人选了一个看起来比较卫生的地方坐下来,要了数十串羊(肉rou)、又要了几个羊腰、羊球、羊鞭和两大扎生啤。

    每人一大杯生啤下肚以后,话匣子就正常播放了。陈君寻点向正题,问道:“我猜,我们今晚绝对不是喝闲酒的,你找我有事?”

    池承诺没有直接回答他,而是说道:“你瞅瞅,对面那几家烧烤,顾客星荧稀拉。中间那家,小俩口原先在塑料厂上班,塑料厂倒闭以后,夫妻双双把家还;靠右边那个是煤球厂的下岗工人;左边那个是五金公司的,百货公司倒闭以后,下属的单位五金公司紧跟着关门。青屏企业真要都倒闭了,这满大街还不都是烤羊(肉rou)串的?青屏外来人口少,叫花子卖碗,谁买去?”

    陈君寻早就知道祈福街又名下岗一条街,这时,他似有所悟,说道:“我就知道你醉翁之意不在酒,下边要引出什么主题,请说吧。”

    池承诺连连摆手,说道:“不,不,你别多想。不过,今天蒋书记打电话给我了。”

    陈君寻一听,说道:“看来,肯定与我有关。”

    池承诺微笑示意,“你听我把话说完。蒋书记听说你要出一本书,说要曝光青屏环境污染的现状,对吧?”

    陈君寻没有否认。“是的。我观察过小青河多年,特别是这次去范家营,感触颇深。”

    池承诺问:“那么,你考虑过这样做会带来什么样的后果没有?”

    陈君寻不知道对方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爽当反问:“你什么意思?我没搞懂。”

    池承诺依然微笑,说道“个(性xing)是个奢侈品,你可别随便乱耍,特别是你这样有一定社会影响力的人物。你知道,以你目前的影响力,足以将媒体招来,万一企业关停,将会有多少人吃不上饭?青屏的一般财政收入,70以上是企业纳税入库额哪。我们青屏商业落后,想一下转型过来,由化工城市变为商业城市,或者由化工、造纸、冶金转型为食品、高科技电子,那都不切实际。要发展必定有所牺牲,鱼和熊掌不可兼得嘛,你这一搅和,蒋书记很生气。直木先伐,甘井先竭,道理你比我懂。小心抢打出头鸟啊,老同学。”

    池承诺不提蒋耕耘有多厉害尚可,这么一提,陈君寻登时就想爆粗口。

    范家营那些智障儿,范小桨的遭遇,殷波澜之流的蛮横与黑心肠,青屏官员们对环境乱象的纵容与从中淘金,在陈君寻的脑子里过电影似地。官商勾结,背地里丑恶急剧升华,表面上却粉饰政绩的美好。陈君寻越想越来气,怨恨随之汇聚(胸xiong)膺。

    端起酒杯,他冷冷一笑,“得罪蒋耕耘,看来,我有麻烦了?”

    池承诺也端起酒杯,跟陈君寻玩起碰撞,说道:“麻烦倒谈不上,只是,惊动了蒋书记,我很被动哪。”

    陈君寻毫无示弱,酒杯平端,杯不高举,也不高攀,说道:“我的话最好能给他敲响警钟。现在,我们的脚下已经形成地下水漏斗区了,吃水都无法保证安全,更别说地表污染和空气质量指数了。企业效益提高,社会效益和生态效益却丢得一干二净,这违背中央发出的节能减排号召,也有悖于保持经济可持续发展的方针,明摆着是跟中央唱反调嘛。”

    池承诺撤回了酒杯,一摆手,说道:“打住,打住,你的打击面太广了,我可没唱反调,我们百顺化工公司可是通过i14001:1996环境管理体系认证的。”

    陈君寻微微一笑。

    当初认证公司审核组进驻百顺化工公司,查出污水处理设备运行记录不全,入厂水质和出厂水质报表出现多处空白,结果还不是花钱通融过去了吗?这里边有多少猫腻,秃子头上的虱子,明摆着呢。

    这些话,陈君寻虽然没有明说,但是他的带螫的微笑显然刺伤了池承诺。

    这时,就听池承诺说道:“你要知道,青屏各个化工厂都在玩障眼法,好多厂子的环保车间平时别说是除磷去氮三级化学处理,能够吃饱开足进行沉淀过滤就很难得了。这本来就是一场失衡的竞争,我们凭啥当冤大头?做到d、bod达标排放,生活在蓝天白云之下、青山绿水之间,大家都想,可是,真要这样,企业就得赔钱。百顺化工公司的命运同样如此。就说我们公司的二氯喹啉酸原药吧,每出一吨原药,就得产生两百多吨废水,这两百多吨废水,若要靠锅炉蒸干,得花掉我多少钱?那么多废水,真要全部无害化处理,不仅不赚钱,还会剐里(肉rou),不客气地说,现在好多企业的利润,都是靠牺牲环境赚来的,价格的竞争,实际上与环保力度息息相关。”

    “是的,农药行业的竞争,很大程度取决了当地政府的环保政策。不对等的地方保护主义,造就了大家的心态失衡,于是,猫和老鼠的游戏普遍公演。这点,我承认。”

    “承认就好,老同学,难得你能理解我的难处。”

    这次轮到池承诺找陈君寻干杯了,皱眉下咽,展眉品味,啤酒喝出白酒的烈(性xing)。

    审视池承诺的表(情qing),陈君寻鼻孔喷出微微气浪,“看看,天下乌鸦一般黑是对的,如果,哪只乌鸦生出了洁白的羽毛,它一定得了白癜风。”

    这家伙说话足够尖酸,似开玩笑,又似故意刺激领导,真真想造反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