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酷文学城目录

北门 第153章跳楼事件

时间:2018-10-12作者:严冰舒

    城市的美丽,有的来于自然绽放,有的来于刻意掩饰。在青屏有这样一种现象,只要你能看见一片蓝天,那一准是上峰来人检查了。蓝天过后,必定是更重的雾霾,因为对于一个节食者来说,如果减肥与美不是他的个人追求,约束过后,他必变得更加贪吃与丑陋,青屏化工园就是一个被强制节食者。

    可以这样说,与西边的县城相较,人家的雾霾是均匀的纱巾,青屏上空,则像是罩着一顶钢盔,那是上帝都无法破解的神元气团。在青屏生活,一年大多数的时间里,明净变成了一个意外,浑浊似乎成了习惯。当呼吸感觉不适,越来越多的呼吸道疾病患者涌进了大小医院和私人诊所,这个时候,人们才发现,原来,青屏的好些人对抗生素是有抵抗力的。

    这一天,一场罕见的雷霆击坏了青屏一个重要变电站,造成全市大面积供电系统瘫痪。坐落于市郊的那几个污染企业的机器被迫停止运转,高耸的烟囱也不再排放有害气体了,待到雷雨洗尽,雨霁风清,天空看上去仿佛一幅水彩似的,空气也变得格外清新。

    就在这天下午,一个大龄青年引发了青屏市民对于作家概念的嘲弄。这个神不知鬼不觉爬上文联大楼,想要跳楼自杀的大龄青年名叫范小船,是那个正跟神箭化工公司老板殷波澜扳手腕的范小桨的哥哥。

    “瞧见没有?作家就是这个样子,书不好卖,就想个促销办法:跳楼。嘿嘿,这个广告打得好。”

    人们指指戳戳,嘻嘻哈哈,除了嘲笑,还是嘲笑,茶余饭后注定多了一份谈资,而帮助或是友(爱ai),似乎成了奢侈的词语。敬(爱ai)的“110”民警可就忙活不堪了,一部分人忙着给气垫充气,范小船真要跳下来,准备用气垫接住;一部分人维持现场秩序;而几个(身shen)手敏捷的则悄悄爬上天台,争取先稳住范小船,然后设法制止。

    范小船坐在楼顶天台的边沿上,旁边,背包里装着满满的一包诗集,手里则庄重地捧着一本。

    “不要过来,不然我就跳下去。这是我写的书,我读给你们听。”他说,接着,就听他大声朗读道:飞翔/在蔚蓝的天空/我飞翔儿时的梦想/梦想是我无法容留的成长/我是鸟,已无疲倦之痛/无痛的疲倦,是我无法舍弃的归港……

    范小船正自我陶醉,这时,有一个人神不知鬼不觉地爬上了天台,是陈君寻。

    “范诗人?船夫!”

    陈君寻叫起范小船的笔名,弓箭一般,半弯着(身shen)形,同时,强制自己保持镇静。

    刚才,陈君寻路过新华书店,听说有人在市文联大楼跳楼自杀,就过来察看究竟。抬头往楼上一望,猛然想起范小船这个名字。

    陈君寻最近听朋友提起过范小船,说他将父母辛辛苦苦积攒大半辈子的八千块钱偷偷从银行提出来,交给北京某文化公司,自费出了一本诗集。文化公司要求范小船包销一千册(其实,总共印量就一千册)。结果一查书号是假的,当属盗版,自然而然,印刷出厂那天就预示滞销。

    想到这里,陈君寻判断范小船轻生应该与此事有关,那家伙平素就有些迂腐,已经钻进牛角尖了,这回说不准真的想死。未及多想,陈君寻就上前亮出证件,说服执勤警察,然后,越过警戒线,飞快地爬上楼顶。

    “你可以静下心,听我说几句吗,范诗人?”陈君寻小心翼翼地问道。

    “沉吟老师!是你!”

    见到来人,范小船的眼里蓦然一亮,像是豆油即将耗尽的灯捻儿被铁钎挑拨放大了一回,跟着,燃成灰烬,很快就暗淡下来,大声说道:“你也别过来!”

    几年前,陈君寻受范小船所托,曾经推荐他参加唐州市文联组织的作家培训班,因此也算是伯乐,更为熟人。

    陈君寻佯作顺从状,蹲了下来,依然十分小心翼翼,说道:“听说你大作问世了,我很想拜读拜读,什么地方能买到呢?抽时间我去买一本?”

    范小船听后,眼前又是一亮,这时,他仿佛拨开迷雾,找到了通往文学(殿dian)堂的正确方向似的。

    陈君寻看到了胜利的曙光,继续说道:“我还可以推荐给一些朋友,不过,你可要签上大名呃。”

    很明显,这是带着特定目的的恭维腔调,不过,范小船根本听不出来孬好。

    就听陈君寻接着说道:“你过来,我们找个僻静的地方谈一谈,就咱两个人,无视其他人,也无视铜臭气息浓郁的时代。还有,你要加入唐州作协那件事——”

    说到这里,陈君寻没再说下去,显然,他在故意吊范小船的胃口。

    范小船果然开始动摇了。他的额头上明显展现出水波般的希望,特别是听到作协两个字,就像看到菩萨显灵,脱口而出,“那,加入省作协,也没有多大问题吧?我现在出了专著,有名气了。”

    回想自己多年的奋斗,聊以自慰。可怜他以为,只要加入省作家协会,就可以冠冕堂皇地张扬自己的作家(身shen)份了。

    对于从事文学创作的作者,加入省作协,要达到一定硬(性xing)指标,比方说在国内公开发行的文学期刊或者省级以上报纸发表文章多少;或者在正规出版社出版著作几本,多少字,都有明确规定。范小船远远不够入会条件。

    可陈君寻并不想让大好的机会稍纵即逝,这时赶忙说道:“路得一步一步走,努力一把就靠近一步,依你现在的实力,加入省作协阻力应该不会大,不过,如果你跳下去,就一点希望也没有了,中国文坛也可能从此陨落一颗璀璨的新星。你说对吧?范作家,听话,咱们找个地方好好谈谈。”

    说着,陈君寻试图向前靠近,这次,范小船没有阻止,很明显,他被陈君寻的一番话打动了。

    陈君寻紧紧抓住机会,一边说,一边往前靠,等到靠近以后,就见他猛地抓住范小船的胳膊,将他拉到安全地带,这时,民警蜂涌而至。

    范小船的行为违反了《治安管理处罚条例》,因为扰乱社会公共秩序,应当行政拘留15天。听说要拘留范小船,青屏文联的徐主席亲自跑到公安局。徐主席来到局长办公室,开门见山地说:“你好,张局,我是来替人求(情qing)的。今天,有个叫范小船的文学青年在文联滋事被抓了。这个人搞多年文学没搞出名堂,精神上受到打击出点问题。你们把他放了吧,个人教育问题,交由我们文联来做。”

    说着,徐主席扶了扶瓶底般厚的近视镜片。刚才爬楼梯累得他出了一(身shen)汗,这时,眼镜架顺着他的低矮的鼻梁骨极不安分,老是往下滑,就像某些行政官员的办事手法。

    张局长说道:“不行啊,徐主席,这个范小船影响太恶劣了,跑到你们文联自杀,这不是公然向你们文化阵线叫板吗?孙副市长没找过你?”

    徐主席说道:“事(情qing)刚一发生时,孙副市长就打电话给我了,说我安全工作没做到位,把我狠批一顿。不过,幸好没闹出人命,这要感谢你们警察同志的大力帮助啊。”

    张局长说道:“感谢就免了,不过,既然孙副市长亲自过问,咱得当作大事来抓,所以说,老弟,你就少管点闲事吧,攒足精力挑好你肩上的担子,那才是王道。”

    徐主席一听,儒气相加,不依不饶地说道:“范小船正是我担子里的一块心病。张局,你们就是让范小船坐牢,出来以后,他还可能跑到我们那里跳楼。法理不外乎天理,天理不外乎人(情qing)嘛,强行管制对于范小船这种人不是最好的办法,关键在于教育引导。我想,将范小船改造成社会新人,让他洗心革面,这也是孙副市长的意愿。”

    听口气,实在行不通,这个文联主席要跑到孙副市长那里胡搅蛮缠了。

    张局长沉吟片刻,说道:“好吧,我先请示一下孙副市长,听听他的意见。”说着,他就拨打一个电话。

    不久,范小船就被释放出来了。派出所训诫以后遣送到青屏市文联接受批评教育。

    事后,徐主席想到老朋友陈君寻,他打定主意,这次无论如何得把安排范小船工作之事揳到陈君寻的(身shen)上,那家伙已经是资深作家了,帮扶后辈他责无旁贷。

    陈君寻也有帮助范小船之意。两年前,徐主席就找过陈君寻,请他帮范小船在百顺化工公司谋份临时工作,当时,陈君寻考虑范小船大梦不醒、精神失常,在高危的化工单位上班,范小船自(身shen)就是一个很大的安全隐患,再加上干活缺乏力气,因而就没有答应。

    通过此次跳楼事件,陈君寻突然意识到他对文学青年的关心不够,因此,在帮范小船找工作单位时,他着实费了不少心思。

    化工单位不能进,那就变个方向,考虑教育系统吧。这时,陈君寻想到了他的一个好朋友,三民乡联中的刘飞校长,于是,就给刘飞校长打去电话,把心里的想法说了。

    没过多久,刘飞校长回复陈君寻,说学校领导班子开会研究过了,同意范小船到他们学校干门卫。陈君寻听后,对刘校长连表感谢,一边替范小船应(允yun)下来,说暑假开学之前就提前去报到,一边,他又想抽空去看一看范小船的老家榆钱镇范家营,那是一个有名的癌症村。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