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酷文学城目录

北门 第152章排污地层

时间:2018-10-12作者:严冰舒

    袁茵纠结于孩子的去与留,在她离开吻牌公司以后,吻牌面临一场运营机制的重大转变。作为小职员,江枫也听闻公司要成立一个企业改制办公室,该部门重要职能之一,就是负责向全体员工募集资金。这对于本来就经济紧张的小俩口来说,无异于雪上加霜。

    这一年八月,唐州掀起了国有控股中小型企业彻底转型的浪潮。罗建业号召吻牌食品公司全员参股,一面,自己八方拆借,共筹措一千五百万资金,买下了吻牌公司70的国有股份,剩下的股份,由公司员工集资购得。自此,吻牌公司脱胎换骨为私有企业,而罗建业占股最大,成为真正意义的老板。

    企业(性xing)质的转变激发了罗建业的昂扬斗志。通过这次改制,政府部门以指导工作为由频频行政干预企业的现象明显减少许多,这样,罗建业就可以起锚扬帆放开手脚发展事业了。

    谭雁龄不希望看到沉重的债务压弯了罗建业的脊梁,就把她不多的积蓄拿了出来,大概有十几万吧,说要借给罗建业,罗建业多会有多会还她,没有就算了。

    很明显,她是想把那些钱送给罗建业的,结果,被罗建业拒绝了。不要问为什么,这是一个男人对生命里那个最重要的女人的珍视与(爱ai)。

    谭雁龄争执不过,只得作罢,她知道罗建业是个说一不二的男人。

    她也知道罗建业一直渴望企业重新洗牌,现在,罗建业真然成为私企老板了,这位谭大美女就以深(情qing)一吻表达着衷心祝贺。然而,罗建业感觉压力越来越大。像神箭化工这种高污染企业,又有一批搬迁到了青屏,青屏这片原本光洁健旺的肌肤又要多害几处痈疽了。这些,无不引起他的殷忧,他担心有朝一(日ri)吻牌公司的产品质量会葬送在这些污染企业的毒烟坏水之中。

    罗建业并非杞人忧天。这一(日ri),逯敏雅给神箭化工公司老板殷波澜打去电话,说道:“那个被你开除的范小桨又四处宣扬,说神箭化工公司往地层排工业废水。故意破坏环境罪,这个罪名我可担待不起。”

    殷波澜正在北京拜门子跑农药产品登记证,一听这话,忙说道:“花点钱堵住他的嘴不就得了?这些乡巴佬非常容易对付,无非想伸手讨钱。”

    逯敏雅说道:“我安排人去打发了,可是,那臭小子好像很渴,他嫌少,不同意。”

    殷波澜问:“他要多少?”

    逯敏雅说:“一张嘴,他要五十万。”

    “去他妈的!”殷波澜一听,怒聚眉宇,接着说道:“你放话给他,如果他再瞎嚷嚷,你就找人把他做掉,到时候,出事(情qing)我殷波澜一个人兜着,我就不相信治不服一个土包子。”

    这话真大,也不怕老天打雷劈死他。

    这殷波澜何许人也?神箭化工公司又是什么鬼?

    殷波澜的神箭化工公司以生产三氟氯氰菊酯和马拉硫磷为主,规模不大却是臭名昭著,在沿海城市碧波市是个响当当的污染企业。当年,他铺设一条秘密地下管道,将公司工业废水直接排放到海里,曾惹火当地渔民,那些渔民多次联名举报,后又闹到省里,反正动静不小。

    后来,随着碧波市申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文化遗产和申请国家级生态旅游城市排上(日ri)程,神箭化工公司等一批高污染企业被勒令关停了,并被限令年内必须从碧波市消失。恰好那时蒋耕耘紧锣密鼓搞“招商引资”,神箭化工公司的前景柳暗花明,殷波澜的运势也是峰回路转。通过青屏招商局外聘的业务经理逯敏雅牵线搭桥,他最终与蒋耕耘、常居安达成共识,将神箭化工公司生产厂区搬到了青屏。

    像殷波澜这样一个良心被狗吃了的人物,连畜生都不如,指望他在青屏做个大写的人,合法守规经营,按常理出牌,这可能吗?

    殷波澜犯下一个严重的错误。当初,在做搬迁前期工作时,他眼里只有蒋耕耘和常居安,一直忽视一个人,那就是分管工业的副市长魏奇菲,其中有一项重要职能,安全环保,也属于魏副市长管辖的权利范围。

    这个错误,起自殷波澜对青屏官场的低估,他总认为青屏像他原来常打交道的碧波市那样等级分明,蒋耕耘绝对权力,常居安等而下之,却是行政正职。魏奇菲只是个副职,凭靠权力的力量,常居安单手就能将魏奇菲压在五指山下,更不用搬来蒋耕耘了。殷波澜只顾巴结蒋耕耘与常居安,却不料魏奇菲的能量足够强大,可能蒋、常二人有小辫子在他手里攥着吧,这位老兄浑然不惧单刀赴会。

    县官不如现管,这个常识(性xing)的错误,殷波澜一不小心就犯了,这令他从此惹上了一些意想不到的麻烦。

    那魏奇菲义正辞严,以神箭化工公司污水处理车间工艺简单,大量酚化物很难处理彻底为由,在青屏环保局报来的初级环境评估材料上拒绝签字。自然,接下来神箭公司没能通过唐州环保局的环保验收审议。虽然是钱权交易不公引起的较量,也算是他魏副市长为青屏百姓做的一件好事吧。

    没有通过环保验收,神箭公司就无法领取排污证,也就无法正常生产运营,在这种(情qing)况下,殷波澜只得在厂区开掘一个蓄水池,打上水泥,将工业废水存放进去,明面上说是锅炉熬干,其实是靠自然蒸发,瞅准雨天,就偷偷排放出去。

    真要靠天吃饭,殷波澜无疑是在等着雷劈。企业受困,废水处理不掉,产量自然受制,这可不是殷波澜愿意看到的。

    不过,这并没有难倒偷排有术的殷波澜。排污是门技术活。思忖着环保局来检查该如何应对,他忽然想到当初在碧波市偷铺地下管道往海里排污的(情qing)景,这时,灵机一动。

    没过多久,殷波澜指使几个亲信打了一口井,然后又装备了一台多级泵。他授意部下,风声不紧时,就利用这台多级泵偷偷将蓄水池中的废水从这口井强压到地下。

    这种敢冒天下之大不韪的做法,遭到了逯敏雅强烈反对。逯敏雅说道:“连这种丧尽天良的事你都能想得出来,你七大姑八大姨不在青屏,我亲朋好友还得在这里生活呢。我不干,要不,我撤股得了,撤了股,你想怎么做都成,与我没有半毛钱的关系。”

    殷波澜赔笑道:“井不深,才二十多米,反正青屏地下已经形成漏斗区,我这样做无非让下渗速度快点,逯总你也犯不上大惊小怪的。”

    逯敏雅一听,嗤之以鼻,然后加重了语调,“可是,我们是在犯罪!我再告诉你一遍,我不干!”

    说着,逯敏雅将茶杯往桌子上重重地磕了一下。

    这一磕就像敲打殷波澜那个光秃秃的大脑袋似的。殷波澜明知面前这个女人在青屏官场举足轻重,再三权衡,他只得让步,说道:“好,好,我们先把它搁在一旁。现在,我们商量一下怎样才能做通魏奇菲的工作,那个家伙犟头犟脑,就像谁上辈子欠他家钱似的。”

    一听到魏奇菲的名字,逯敏雅自然联想到她的姨夫常居安。魏、常二人的过节,她早已领略过,夹板里的滋味她再不想尝了,因此连连摆手,说道:“那人知道我跟常市长的关系,要做工作,你自己去吧。还有,你的脑子早先跑哪里去了?早知现在,何必当初呢?反正,对这个厂子我是一点信心都没有,我看,我还是撤出来吧,越早越好。”

    很明显,她想金盆洗手了。

    这个女人坚决反对殷波澜往地层排污,算是唐州土著居民中比较有良心的一位,然而,等到了月底,当她看见财务报表上大红利润时,她就开始动摇了。

    这一时期,除了神箭化工,国内其它几个生产马拉硫磷原药的厂家皆因这样那样的原因被勒令停产整顿或者限产,一时间,马拉硫磷原药供不应求,这就给殷波澜大幅提价创造了绝好的条件。

    “减少环保投入成本,就等于提高企业效益。青屏毁了,你可以移居青岛嘛,要不然,青阳,青州,青田,青海,青藏高原都可以,再不然就移民海外,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都是宜居天堂。国内,好多化工企业的老板都是这么干的,远的不说,就说近的吧,有时间,你去打听池承诺、楚千里、尚丰登、吴德他们,他们哪一个在国外没有房产?哪一个没留好后路。那才叫成功人士,生活的智者。道路是曲折的,前途是光明的,咱们好好努力吧。”

    殷波澜也不遮掩,在逯敏雅面前直截了当地说道。最后那句**的经典语录,一经此等黑心老板的嘴里说出来,听得逯敏雅(身shen)上直起鸡皮疙瘩。不过,当殷波澜许以她的年终分红再加一成时,这个习惯早起的商人开始保持沉默了。

    人们常说:暗室亏心,神目如电。

    殷波澜命人往地层排污的做法伤害了天理,尽管一时半会没遭到天神的惩艾,有一个凡人却找上门来,他,就是范小桨。

    范小桨是神箭化工公司招聘的第一批工人,因为口风不紧,透露出神箭化工公司违法偷排之事,被殷波澜开除了,此后,范小桨不依不饶,没有殷波澜的号码,他就打电话威胁逯敏雅,要神箭化工公司拿五十万出来封嘴,不然,就揭发他们。

    这事,搞得逯敏雅、殷波澜十分头痛。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