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酷文学城目录

北门 第151章坠入陷阱

时间:2018-10-12作者:严冰舒

    江桐电话里提到的那个池美丽其实正是裘乾的老相好。江桐不知此人的底细,只知道她是同事池红梅的妹妹,吃过几次饭,感觉是很好相处的那种人。

    江桐一心要袁茵给江家生个男孩,因此,她就动员袁茵去医院做b超鉴别一下胎儿的(性xing)别,袁茵早知这个姐姐的意思,当时也没有反对。而江桐想不到袁茵这么快就答应了,心里自然非常高兴。

    袁茵的经济状况江桐是知道的,为了不让袁茵心疼,江桐就把花钱走动之事揽到了自己的(身shen)上。早前,她就到超市买了五百块钱购物卡,使脸调腚地拜托池红梅给其妹妹池美丽送去。池美丽得知姐姐来意,便问:“袁茵怀孕多长时间了?”池红梅答:“差几天就到三个月了。”池美丽说道:“还好,三个月能分辨出男女。”然后,她就答应帮这个忙,再以后,就有她给裘乾报信的那一出戏。

    关于“两非”,即非医学需要鉴别胎儿(性xing)别,非医学需要选择(性xing)别的人工终止妊娠手术,医院里有严格(禁jin)令和明确处罚措施,不过,池美丽在医院是个卖(骚sao)装嫩的人物,虽然算不上手眼通天,却也有几分面子。

    江桐有了池美丽的准信,就开着陈君寻那辆“丰田佳美”去接袁茵,上午九点半钟准时到了青屏市人民医院b超室。

    要说袁茵怀孕三个月肚子变化却一点儿也不明显,尽管是炎炎夏(日ri)也很少招眼。江桐敲了敲门,一个实习小女生模样的白衣天使就放开了门。“对不起,只能进去一个人。”那女孩轻声说道。江桐点头,轻轻推了袁茵一下,袁茵就随女孩进去了。

    那女孩是池美丽的助手,年龄虽然小却很懂事故,将袁茵领进b超室以后,她说了句:“我去一下洗手间,池主任。”然后就出去望风了。

    池美丽敦促袁茵动作快些。等到袁茵躺到条形(床chuang)上,撩起泡袖衫。池美丽急忙往袁茵肚子上涂了一层耦合剂,将超声诊断仪探头放在上面滑动几下,然后锁定了目标。

    没过多久,池美丽小声说:“是个女的,看见没有?在这里。三个月的胎儿基本成形了。”

    一边说,池美丽一边指着电脑里的图像给袁茵看。袁茵一听这话,心里顿时就凉了大半截。躺在条形(床chuang)上,她根本看不见电脑里图像,何况她此时没有半点心(情qing),只听她苦笑说声:“不看了,谢谢你,池医生。”然后,就起(身shen)往外走。

    出了b超室,江桐一见袁茵拉长脸就知(情qing)况不妙。江桐刚要张口,袁茵就将她的话拦住了,说道:“别问了,是个丫头片子。”

    江桐听后,不知如何安慰这个不争气的弟媳妇,反正离开医院的路上,她和袁茵都是垂头丧气的样子。

    回到家以后,关于袁茵肚子里胎儿的去留问题,江家进行了一场持久的战争,先是口枪舌战,后来演变为心灵对弈。

    江枫认为男女都一样,他想保住这个孩子,结果被父母视为大不孝,遭受一顿臭骂。江家二老的态度非常明确,事(情qing)既然已经到这个份上,只能朝一个目标走下去:流产!

    当然,他们只在私下里((逼))江枫,他们得罪不起袁茵,毕竟袁茵在法律上已经不再是他们的儿媳妇了,何况抱孙子还要再指望袁茵那个肚子去争气呢。

    江父是个粗人,脾气硬得快软得也快,最后,像只泄气皮球,叹道:“流掉,流掉,流掉又能抱孙子?风水被袁家占尽喽,瞧人袁亲家多神气,一下子抱俩孙子,还送啥寄宿学校,换了我可舍不得,我呀,天天看在(身shen)边喏。”

    老人家想孙子想得就要发疯了。这也难怪,平素聚在一起遛鸟的几个老友(身shen)边不乏淘气包,甲说,这个是他孙子,二儿子家的,大儿子家还有一个;乙说,咱孙子今年考大学,再几年,咱就能抱重孙子咯,四世同堂哪,咱没有白活。唯独江父闷不吭声,提起鸟笼,自顾赶他的那只画眉鸟上架。

    赶鸟上架容易,赶鸭子上架,难啊!

    袁茵现在就是一只上架的鸭子。

    江母本来在一旁憋得半死,这一听老伴这么说话,她立刻就开了火,说道:“瞧你说的,忆(娇jiao)那孩子肯给老袁家下蛋,而且下的是双黄蛋,咱江家人也不抱空窝,公鸡真要能下蛋也就下了,又不是公鸡下蛋,本来是份内的事,咦?瞧人家给嫩的!”

    江母指桑骂槐,故意放大声让躺在隔壁房间歇息的袁茵听见。袁茵的意志本来有些动摇,听婆婆如此糟践,就较上劲来,心说:孩子是我(身shen)上的(肉rou),叫我流掉,搬梯子上天——没门!你想抱孙子,有本事你再生个儿子然后让他去传种!

    这女人伶牙俐齿,骂人也真够歹毒,斗起气来,就是好几天的不理睬。

    这一天,袁亦发被老江家的人请去喝了一壶闷酒,然后,他就安排女婿唤来袁茵,开导她,诸如“积谷防饥,养儿防老”“宁被有儿气死,不被无儿叹死”等等等等,一大(套tao)封建思想,说到了舌敝唇焦,却没能打动女儿,这令他在老亲家面前颜面尽扫。

    要说能让袁茵听进去话的只有江桐了。

    平(日ri)里,江桐没少接济江枫一家,单在每一年(春chun)节,江桐给江宇佳的压岁钱就不下三千两千。袁茵衣柜里挂着的她和江枫那几件上好大衣,也是江桐送的。

    这天下午,江桐带着五分企盼五分焦急,将袁茵接到了桃源公寓,晚上,她没让樊姨下厨,姑嫂俩一起包饺子,她擀饺皮,袁茵包馅。

    期间,江桐说道:“江枫想调动工作那事,君寻选个合适时机,会跟池承诺提的,君寻说了,希望很大的。君寻今晚外头没应酬,晚上江枫过来吃饺子,他们刚好坐在一起聊聊。”

    袁茵说:“你和姐夫多费心了。不过也别强求人家,人家同意最好,不同意就拉倒,别让姐夫犯难。”

    江桐看起来非常自信,说道:“什么事(情qing)能难倒你姐夫呀?反而我现在有件难办的事。”说着,她耷拉着眼皮,渐渐引入了正题,“其实,爸妈不是故意针对你的。那天,爸在街上因为一点小事和人动了口角,回家后喝醉酒大哭一场,你不在他(身shen)边,不知道他有多可怜。”

    袁茵说道:“我听江枫提起过。”

    江桐“哦”了一声,问道:“他告诉你知道什么原因了吗?”

    袁茵摇了摇头。

    江桐脸色黯然,说道:“人家骂咱爸老绝户头。堂上二老是活佛,咱得供着他们,不能让他们伤心,你说对不对呀?”说到这里,江桐的眼泪不自觉就掉下来了。

    袁茵明知江桐掉眼泪是因为心疼老父亲,这时她说道:“那人真够缺德的。难道说他家生了儿子就确保不打光棍?真是气人。可是,姐,这小东西老是在我肚子里动,她踢我,好可(爱ai)。流,我真舍不得,江枫也是这个意思。”

    说完,袁茵就默不作声了,只顾包饺子。

    两个好姐妹一旦互不搭腔,空气不知道会有多么窒闷。江桐走出厨房,喊道:“樊姨,你接小柔去吧,顺便到‘老王记’买几道熟食带回来,多挑几种,今晚人多。还有,咱家君寻喜欢吃的橄榄菜没有了,你顺道走超市买一瓶,早点回来,别耽误小柔做作业,樊姨。”

    交代完毕,江桐又分别打电话给江枫和陈君寻,叮嘱他们下班就来家吃饺子。等到回来坐定以后,江桐不再提及孩子的事(情qing)了,倒是袁茵忍耐不住,说道:“姐,我对不起你!我看过一本书,叫《办公桌上思考的脚》,里边有一段话让我深深触动,那话怎么说来着?叫:给漂亮的脸蛋点缀几颗雀斑,让美丽留下一点点遗憾,往往更容易方便记忆,所以,生活不该是完美的。”

    然后说道:“老话说得好,命中只有八合米,走遍天下不满升。像我这种人,天生苦命,过于美好的东西,我不敢奢望。”

    江桐明白袁茵想表达什么,这时说道:“别说了,姐理解你。”

    袁茵也知道江桐的心里在想什么,她接着又说:“姐,你放心,这孩子就是生下来,我还可以想办法生第三胎的,第三胎一定会是个小子,到时真要还是个丫头,我就做掉。我能狠下心,真的!”说着,说着,袁茵的眼圈就红了。

    乖乖,这二胎躲过妇检,已经花掉天大代价了,还想着三胎?

    江桐苦笑。

    是啊,政策一时一个变化,到时青屏计划生育是紧还是松,谁也无法判断,再说,姨弟仉天然的婚期又不能久拖。

    江桐越想越烦,可她不愿看到弟媳妇在她的地盘受委屈,不愿撂脸给人家看,这时,只好劝道:“肚子里孩子的事(情qing),你可别放在心上,我只是随便说说的。再说了,我现在是老陈家的人,江家的内政问题,你们自己处理最好,我哪有权力干涉呀?好了好了,咱不提这事,等会他们来了以后,咱吃好喝好,不想别的。”

    话虽这样说,可是,她的难看的脸色,老是背叛她的心灵。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