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酷文学城目录

北门 第150章造人计划

时间:2018-10-12作者:严冰舒

    怀疑完袁金林,接着,白美妙又开始怀疑袁茵,她想:袁茵家里本来就穷,这又辞去工作,还怀了(身shen)孕,以后光靠喝西北风,西北风也不是天天刮呀。有道是,人穷志短,马瘦毛长。那一枚钻戒,大好几万的,袁茵看也看过,摸也摸过,也曾讨要戴过一回,戴在手上时,那眼波(热re)得几(欲yu)融化白金。这若她耍起鬼点子,瞅我白美妙打盹,偷梁换柱,那还不是信手拈来?

    白美妙越想越觉得袁茵作案的可能(性xing)最大,再加上袁茵对罗建业大为不敬,不知不觉间,她就站在姐夫罗建业这边,就想挑袁茵的刺。

    可惜袁茵并不知道白美妙怀疑她偷了戒指,不然,撕破脸皮,她也要与其理论一回。

    袁茵怀孕以后,家里的生活一下子紧张许多。还好江桐避开陈君寻,私下里给袁茵一些生活费,算是接济她的生活。巧的是,陈君寻避开江桐,也会给袁茵一些钱。

    眼看着姐姐、姐夫如此“有才”与“专(情qing)”,袁茵不好说不要,又不能把窗户纸捅破。她明知江桐心疼的是江枫,陈君寻心疼的是她,不同的受众,心疼的含义也不相同。

    但是,袁茵也承认,她与陈君寻互有好感。这种好感,几年前她就有了,有时候,看到陈君寻,她不由自主地就会低头看自己的鞋,然后,心里就催发一种酸溜溜的感觉。这种感觉,有一年(春chun)节她把陈君寻加为qq好友时就有了,往后默默生长,蔓蔓(日ri)茂。她知道,陈君寻是一道她想偶尝却又无力举动筷子去夹的菜,她努力恪守着先人传承下来的家训,享受着亲(情qing)的和睦通畅,不像谭雁龄对罗建业的追求,那么(热re)烈与义无反顾。

    出于对袁茵的(爱ai)护,陈君寻多次劝她,别把不好的心(情qing)全部暴露于众目睽睽之下,这样,很容易让人看出她的简单。又说,那个皇文汉是他的文友,如果有必要,他可以介绍给袁茵认识。

    陈君寻说话时像个兄长,不像裘乾那样,跟袁茵在一起时非要摸一把亲一口的,恨不得把她整个吃了似的。

    在袁茵的记忆里,陈君寻最坏的一次是偷看她的事业线,在某个夏天她故意蹲下来系鞋带的时候。那时,袁茵认识了裘乾,刚刚开始学坏,望了望陈君寻,她的脸红了一下,一声不吭,算是默许了对方的侵袭。陈君寻也是心照不宣,往后,在袁茵转(身shen)之际,他就会偷看袁茵的细腰,她的(臀tun)。这让袁茵有种莫名其妙的骄傲。

    袁茵只是骄傲,并不敢往罪恶的深处去想,因为,她明知这个姐夫(爱ai)的是傅忆(娇jiao)。这么多年来,因为这个男人,她的姐姐江桐与嫂子傅忆(娇jiao)之间的战争,明里暗里的,没有少打。

    有时候,当袁茵打开qq,看到傅忆(娇jiao)、江桐、陈君寻的头像凑在一起,好像要挤破她的好友圈,她就感觉这个世界太疯狂也太有趣了,这时,她就会想到那个被她拉入黑名单的渣男裘乾,觉得这种男人(挺ting)恶心的,由此及彼,牵连了陈君寻的不正经。这个时候,她就会认为嫁给江枫这种老实本分的男人也(挺ting)放心的。

    (日ri)子就在追忆与现实之间摇摆,平静里泛着微澜,一天,一天,得过且过,永无底止。

    要说袁茵名正言顺地避开居委会妇检,离不开江桐的一个绝妙的支招。

    与父母的心思一样,江桐也想让袁茵生下一个男丁延续江家的香火。一天,江桐的亲姨娘李淑花找她借钱,说给儿子仉天然筹备婚礼用。江桐听后,心里突然灵机一动。

    这个仉天然,就是当初韩功课献计寥飞天猎艳柳云枝时,跟人到“海市蜃楼”假装闹事的那个。整天跟些社会人混吃溜喝,就是一个小痞子。

    仉家住在棚户区,穷得叮当响,姨娘李淑花和姨夫仉长生又都要面子讲排场,眼见儿子婚期一天天临近,只得提前租一(套tao)商品房布置新房。连租金加必备的新婚摆设,这一算下来不是个小数目。仉家人借了好几个亲戚,人家怕他们还不起,都说手头紧,李淑花((逼))得实在没有办法,这才来找外甥女江桐来着。

    江桐得悉(情qing)况以后,先没说借,也没说不借,而是问道:“姨弟女朋友的家庭条件还好吧?”

    李淑花一听,又是皱眉头又是蹙鼻梁的,说道:“别提了,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她家有三百天揭不开锅,打总几十天烟囱冒烟了,喝碗稀饭也找不到避风湾。”

    江桐一听,笑了笑,“三百天不开灶,那还不早就饿死了?”

    李淑花实在没法证明自己言辞的正确(性xing),这时叹了口气,说道:“你可别不信,咱们仉家算是够穷的吧?在她范家眼里,咱就是财主。”

    江桐又是微微一笑,心说,这个姨娘的心态真好。

    仉天然的那个女朋友叫范海燕,在自来水公司做临时工,是榆钱镇范家营村文学青年范小船的妹妹,家境确如李淑花所言,比仉家还要窘迫。江桐相信了姨娘说的话,现在她的焦虑是:一个城里,一个乡下,这两户穷人结合到一起,今后的(日ri)子怎么过?这只金丝雀真心想拉仉家一把,这时,她突然计上心来,跟姨娘说,她想找姨弟谈谈。

    等到江桐找到一家饭店,打电话约见仉天然,又让这个姨弟把他的女朋友范海燕叫来,到齐以后,她就说出了自己的一个想法。

    江桐想让袁茵与江枫假离婚,然后与仉天然假结婚,目的是想生二胎,等到袁茵生下江枫的孩子,再与仉天然办理离婚手续,与江枫复婚。事成以后,她答应付给仉天然两万块钱,作为他与范海燕推迟婚期的补偿。

    其实这个假离婚造人计划江桐早就设想出来了,只因当时袁茵红杏出墙,正与裘乾打得火(热re),江桐害怕弄巧成拙放飞了那只美丽的孔雀,所以一直没敢提起。现在,袁茵平安归港,回到了江枫(身shen)边,而且胜似新婚,刚好姨弟仉天然缺钱,这一离一结,双方各取所需,一箭双雕,何乐而不为呢?

    仉天然听说如此丰厚的报酬,当时就答应下来,心里一高兴,半斤装的一瓶白酒没够,还老向姨姐讨酒喝。那范海燕凡事让着仉天然,又不(爱ai)说话,见仉天然同意了,她也没提什么不同意见。

    江桐非常高兴,事后,就将这个计划抖落娘门,并送给袁茵一颗定心丸,答应袁茵,江枫的工作岗位真要年底还原地踏步,陈君寻会尽最大努力把他调到百顺化工公司,那里的工资比吻牌要高,实在调不动,那么,将来,生下孩子就由她出钱抚养。

    江桐解决了袁茵的后顾之忧,袁茵与江枫合计了几(日ri),觉得办法可行,于是默契配合着这个姐姐的指挥。

    很快,袁茵与江枫高高兴兴地到民政局办理了离婚手续,然后,她与仉天然登记领了结婚证。江桐为表坦诚,先付给仉天然一万块钱作为定金,要仉天然先存进银行,留待将来和范海燕结婚用。

    袁茵与江枫离婚后依然住在一起,而且看上去更加恩(爱ai)。这天夜里,袁茵偎依在江枫的怀里,试探地问道:“江枫,我和你既已离婚,法律上我们夫妻关系就不存在了,你对我还这么放心?就不怕我孔雀东南飞呀?”

    江枫憨笑道:“孔雀真要想飞,把它关在笼子里只会把它气死。结婚证就好比一个大铁笼子,笼子虽然锁上了,钥匙却是夫妻俩每人一把。其实,你和我的户口都是临时的,是暂住户,只有江宇佳的户口是正式的。”

    别看江枫平素笨口拙舌,肚子里装的货还(挺ting)多。

    袁茵听后笑道:“蛮会讲道理的嘛。你对我这么信任,我还真舍不得飞走呢。”说完,她居然“咯咯”笑出声来,柔(情qing)眼波,漾出几分**,于潮起处,小少妇的风(骚sao)随波逐流,不知不觉间就有了一些扩张。然后,她就主动翻到了江枫的(身shen)上。

    不久,袁茵就有了(身shen)孕。

    袁茵此次怀孕对江家来说是一个极大鼓舞。江家父母堪称重男轻女封建留毒的典范,当初袁茵生下江宇佳对二老来说绝对是一个致命打击,小俩口结婚时与二老住在一起,怎奈袁茵分娩做月子,婆婆佯装病倒,从那时起,婆媳之间就结下了一个难解的疙瘩,一天天紧张,以致后来发展到离居分家的地步。现在好了,袁茵怀了孕,这让江家上下兴奋不已。

    江桐苦夏,每年夏天都显得特别(娇jiao)瘦,却非常受看。自从经历那场**,这只金丝雀就效仿西方人生活习惯,早上喝牛(奶nai)吃汉堡包。这下可乐坏了陈小柔却苦煞了陈君寻。可是,为了表达婚姻的坚固,陈君寻又不得不配合。是的,模范夫妻的光环,只是镶嵌在婚姻的圆形裂隙里,时而膨胀,时而迸发,时而挑拨,时而(诱you)惑般地眨眼。暂时把秦粉、傅忆(娇jiao)还有那个未知的白色女士藏匿起来之后,陈君寻,他这个影帝级别的表演家,极力拉出模范丈夫的架势。

    这天早上,陈君寻坐在沙发上刚刚看完报纸,这时,旁边花榈木高腿小方桌上搁着的电话“叮铃铃”响了起来。

    陈君寻侧过(身shen)去看了眼来电显示,是袁茵的手机号码,就对餐厅里的江桐说:“找你的,袁茵打来的。”

    江桐快步走过来,抓起话筒,只听袁茵问道:“姐,你有空吗?”

    江桐脸上笑开了花,忙道:“有空,有空。噢,对了,我刚才又联系一遍池美丽,她九点半在b超室等我们,还早呢。你在家耐心等我,过一会儿我开车去接你。还有,告诉你不要吃早饭,你吃了没有?”

    袁茵说:“想吃的,可是我哪敢呢?”

    江桐耐着(性xing)(情qing),笑道:“忍一忍,等检查过了,我带你吃牛排。”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