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酷文学城目录

北门 第149章迷雾重重

时间:2018-10-12作者:严冰舒

    裘才也能挑出池承诺那句话的不恰当,这时说道:“不管怎样,这戒指确实假了。”

    池承诺满脸无趣,兜了好大的一个圈子,他这才确定二人是来讨要说法的,这时说道:“既然这种破事发生了,咱们都是受害者,不要因为这事闹出不愉快。这样吧,过一会儿,我带你们去珠宝店找我那个朋友,他真若卖假货给我,看我怎么收拾他。”说着,就打电话给妻子孟帆,要孟帆把钻戒购货发票和钻石等级证书、质量保证书等凭证找出来,也没说要有何用。

    离开公司,池承诺嘱咐司机顺道路过家里一趟。取来那些凭证以后,他就带着裘才、白美妙一起找珠宝行那个朋友去了。

    到了店里,说明(情qing)况。那朋友不敢大意。不过,人家可是大品牌,质量绝对保证。白美妙将戒指拿出来一验,轻而易举就得出结论:赝品,非出自本店!原来,像这种高档产品,都暗藏着特殊防伪标识,常规手段,根本仿造不出来。

    显然,戒指是在售卖以后被人从中调包的。

    既然源头没有问题,猜疑像个漩涡,注定绕死池承诺了。池承诺感觉事(情qing)十分棘手,问题不管出在哪个环节,他与裘才的朋友关系,估计以后都要带双引号了。这种见不得天(日ri)的事(情qing),找谁说理去?又不能报案。要想抓获欺骗,求助上帝,也许才是最好的办法。

    裘才老大不悦,离开珠宝店的时候,脸上乌云密布,就差炸几声雷了。他记得当时池承诺送给他的时候,包装盒子是开封的,谁又能保证没人做手脚呢?

    先时白美妙怀疑裘才做了手脚,裘才这又怀疑池承诺。

    悬案,一层连一层。

    遇到这种躺着中枪的破事,池承诺可是烦心透了。说实话,裘才的人品再差,也不至于采取这种方法勒索他,这种挑战信誉的事(情qing),互损而不共赢,百害而无一利。

    可是,调包既成事实,这若重新给裘才买一个吧,无疑证明他此地无银三百两;这若不买,环保局长生气了,百顺化工公司生产这块,估计往后小鞋更紧喽。

    池承诺左右为难,连说窝囊。随后,他挽留裘才、白美妙一起吃饭,人家也没给他面子,害得他丢了一地鸡毛,怏怏不乐地回到家,一点胃口都没有。

    孟帆今晚回来得早,找到购物凭证以后,她没再回“雕刻时光”店里,这一见池承诺满脸不高兴,她就问发生了什么事(情qing),接着,再次追问池承诺要购物发票做什么。

    池承诺没有正面回答,而是说道:“明天,你那个戒指也拿去验一下吧,看看是真的还是假的。”

    孟帆不解,问道:“鉴别真假,为什么?”

    池承诺反问道:“还记得我送给裘才的那枚戒指吗?”

    孟帆回答:“记得,你让我找发票,已经提醒我了。怎么啦?”

    池承诺叹了口气,说道:“假了。”说完,他往沙发上无力一躺,看上去十分疲倦。

    孟帆一怔,接着连连摆手,“不可能吧?发票上都写着呢。上市公司,绝对不可能。”孟帆无论如何都不相信珠宝行卖了假货,然后问道:“你还没有吃饭,对吧?我给你(热re)饭去。”说着,就(欲yu)起(身shen)。

    池承诺一肚子烦恼,哪有闲(情qing)吃饭呢?推说没胃口,接着说道:“叫你去鉴定,你就去下,可别那么主观臆断。”说着,说着,他的疑心病又犯涨起来。

    孟帆说道:“真的不可能。你妹妹池怡就是一块上好的试金石。”

    池承诺满怀狼狈匍匐的烦恼,却又耐着(性xing)子,一直顺从孟帆,这一听孟帆说这话,他可就有些不满意了,瓮声瓮气地说道:“她过她的,你过你的。你说,你往她(身shen)上扯什么玩意?闲极了?怨气没生够,还是三天不斗气,心里鼓得慌?”

    孟帆冷不防受到丈夫的刺激,有些不适,但她并没有生气,而是温存地说道:“我哪有工夫跟她这种人斗气?嗳,我跟你说,当初,你妹婿韩功课找我借戒指,说是照样子到唐州给你妹妹买一个,这不,我看见池怡戴着呢,一模一样的。那女人一贯斤斤计较,不是她亲自买的东西,她一定验明正(身shen)的。想想看,这么长时间,她没发声,这足以证明她那戒指是真的,她的一真,我这个肯定假不了。”

    孟帆不拐不骗,也把别人想象得千般美好。韩功课把她戒指借去,会不会偷梁换柱,拿个赝品给她,她从不往这方面去想。这种逻辑,也只有她这种实在人才能建立起来。

    一听孟帆的话说到这个份上,池承诺疑心再大,也不能摆上台面了,毕竟,韩功课是他亲妹婿,明天要是拿去鉴定,真了还好,要是假了,那就更加说不清道不明了,毕竟韩功课借去以后,池怡手上冒出一个真的。

    “哦?有这事?也对,也对。别鉴定了。快把保姆叫来(热re)饭。”池承诺若有所思,然后说道。

    孟帆接腔说道:“让保姆陪咱女儿多玩一阵子吧。我来。”

    一夜无话。第二天,池承诺悄悄去了一趟唐州。池承诺听珠宝行那位朋友说,他买的那个品牌的钻戒,唐州市区专营店及其分店共五家,临来前,他要来这五家店铺的地址和电话,逐一跑遍,拿出昨晚那张发票,说想买同款的钻戒。

    结果,店员们的说法与那个朋友的口径完全一致:那是二00一年(情qing)人节专属定制产品,当年当月就绝版了的,这都几年过去了,是要追忆当年的幸福吗?

    店员们那些疑窦与表(情qing),似乎加重了池承诺(情qing)痴的存在。

    只有池承诺自己知道,他不是(情qing)痴,他心里抓狂。往后,见到池怡,池承诺开始留意她手上戴没戴那枚戒指,表(情qing)上却是漫不经心的样子。终于有一次,他抓了个现行,也就故意夸池怡一句,说戒指戴在池怡手上比戴在孟帆手上好看多了。一字千钧,令人骄傲不已。池怡摆出胜利者的姿态,乐呵呵地摘给哥哥端详,说是韩功课专程跑唐州给她买的。

    池承诺点了点头,一下子想到白美妙与韩功课有那么一段交集,似有所悟。不过,他并没有深究下去,话题随之转向其它,像是什么都没发生。

    过后,池承诺私底下给孟帆下了一道死命令:往后,韩功课再来池家串门,务必有人盯着。

    孟帆不解,就问池承诺,韩功课因何令他信任不起。

    池承诺羞于启齿妹婿的鸡鸣狗盗,只叮嘱孟帆谨记就行。孟帆替韩功课鸣起不平,埋怨池承诺神神鬼鬼的,一点儿都没有当大哥的样子,接着,她又夸赞韩功课(胸xiong)襟开阔,经常带朋友到她店里捧场。

    可怜孟帆扮演成卫道士,她不知道那是韩功课故意取悦于她。当初,韩功课跑到她家,把她内裤偷穿一回,由此让她感染上了霉菌,到现在,她还不知道罪魁祸首是谁,还把责任强加到池承诺(身shen)上,而今,池承诺这个嘱咐明明是对的,她又起了辩驳。

    而这回,池承诺却是少见的忍让。

    真假戒指的事件既已水落石出,但是,低落的水位只存在池承诺一个人的世界。

    因为这事,裘才后来又找池承诺几次,问他查得怎么样了。裘才觉得自己确实被冤枉了,又不愿遭受白美妙的轻看,故此想要竭力洗白灵魂。池承诺明知自己也被冤枉了,可是,他却哑巴吃黄连,他不能说出真相,眼睁睁胳膊是被打折的,他却一个劲地往袖子里藏。

    池承诺谎称毫无头绪,随后,他多给裘才开的那个凤鸣环保咨询服务公司一些业务,算是间接补偿,这件事(情qing)也就一张纸掀过去了。

    而裘才行事十分积极,他拿出池承诺所给的大部分补偿,转送给了白美妙,说这是池承诺赔付的,让白美妙亲自去买一枚新戒指。

    这个裘大局长说这话的意图非常明显,无非是想证明坏事是池承诺干的。白美妙见钱眼开,听后真的信了,不免咒骂池承诺几句。裘才见状,甚是宽慰,这下,有池承诺给他挡子弹,他的灵魂的污点,在白美妙的心里必将慢慢褪色,不会是十恶不赦的那种了。

    可叹那个中枪的池承诺,亿万级别的大老板,调个几万块钱的包,他根本丢不起这个人啊。再说,他既然有心贿赂裘才,怎么可能以假乱真呢,这不是自掘坟墓吗?这个问题,白美妙不要动脑筋,掰大脚趾头就能判断正误。没过几(日ri),白美妙真的这样想了。

    上游的水既然都是干净的,问题,就出在中下游。会是谁干的呢?从二00一年(情qing)人节到现在,近距离接触最多的当属袁金林了,对,这家伙收入不高、消费不低,诚如青屏现状:工资低、房价高、警察少、贼多。说不准,那戒指就是被袁金林调包的。

    想到袁金林,白美妙小心脏往上一跳,顿时起了疑心。心存芥蒂,只会加快移(情qing)别恋的速度。仅凭感(情qing),袁金林的炽(热re)眷恋已经融化不了这个风流小辣椒了,加之青屏工业副市长魏奇菲的高频进攻与阔绰引(诱you),这更注定白美妙往后有意疏远袁金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