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酷文学城目录

北门 第148章追源溯流

时间:2018-10-12作者:严冰舒

    这一尖叫,再有它音衬托,从门外听闻,像是裘大局长在屋里施暴似的。裘才一经吵吆,吓得慌忙缩回手,低声哀求道:“姑(奶nai)(奶nai)你小点声好不好?拜托!你先坐下来,我给你倒茶。”

    白美妙打断他的话,“不喝!”

    裘才真然无奈,悬着胆子,慢条斯理地说道:“好好好,不喝,不喝。今天是怎么了?刑冲太岁了?”然后又说:“这枚戒指好几万买的,恁么贵,你可别随处乱扔啊,心疼那个人哟。”说着,他的眼神就往白美妙的(身shen)上随处乱扔了,非常写意的样子,看上去,真的有点((贱jian)jian)。

    白美妙不听这话还罢,一听这话,恨不得上前赏裘才几个耳光。

    叱道:“贵你个死人头,这是假的。你他妈骗色呀,孬种!”

    “什么?假,假的?不可能!绝对不可能!”裘才顾不得挨骂的羞恼,所有的诧异瞬息飞离青屏环保局大院,越过高空,齐集叩击百顺化工公司董事长办公室的那个隔音门,自言自语:“敢跟我弄虚作假,他还想不想混?”

    短暂的否定,接着,又是短暂的怀疑。裘才知道,在这里无休止地撕扯,根本无法证明自己的清白,反倒让单位同事看笑话,更有可能引发财务科那个美女会计的妒忌,说不定哪天也缠着他要钻戒呢。想到这里,他这时对白美妙低声说道:“走,我带你去找一个人,问题就出在他的(身shen)上。”

    从裘才说话的高音部分分析,再高也没高过一只马蜂的嗡嗡叫,白美妙就知道这个大局长十分(爱ai)惜羽毛。

    “我不走,你现在必须给我一个说法,讲不出道理,你就得赔我一个真的。”

    眼看天黑,这女人显然赖上了。可她又不是专为一顿饭那么简单,想起白天输的几万块钱,那么大的一个坑,她得找个冤大头帮忙填上啊。

    听说要赔一个真钻戒,裘才吓了一大跳。

    他想,关系都断这么久了,她这人怎可以这样?怎么还能赖上呢?万能胶永远没有失效期吗?可笑的是,方才他还心猿意马,幻想重温旧(情qing)呢。

    裘才不敢应承,只想改换话题。这时,门外忽然响起财务科那个美女会计的声音:“裘局,我先走啦,到那边给你留个座。你这边,请注意工作效率呀。”

    语气温存,后又锋芒崭露。听这话,她是去赶饭局的,不过,以下犯上,敢于要求领导注意工作效率,个中韵味,实在耐人寻味。

    裘才说道:“我谈完正事再说,估计去不了了。你们先吃吧。”

    努力表达铿锵与正义,却被底气出卖了真相,这就是(情qing)场庸才的表现。裘才猜,他跟白美妙的谈话,那个会计肯定听到了。搞不好,过几天,她也会向他要戒指呢。这要是双管齐下,他(身shen)上就这么点血量,能撑几吸?

    白美妙方才是成心要整裘才,财务会计一走,她的小脾气就开始退潮了。

    她想,天越来越黑,这办公楼里越来越静,除了她与裘才,整座办公楼恐怕找不到第三个会说人话的动物了。这时候,她发再大的火,对(爱ai)惜羽毛的裘才来说,也起不到震慑作用了,相反,极有可能激起裘才的狼(性xing)。到时候,那家伙仗着人高马大,强吃她的豆腐,她可吃亏大了。想到这,故而,和缓好多。

    趁着白美妙愣神,裘才去了一趟厕所。借这个机会,他四处巡察一遍,东瞅西睃的,确定大家伙儿都走了,这才昂首(挺ting)(胸xiong)地走了回来,往老板椅上强力一躺,大舒一口气,顺势将一只脚翘到办公桌上。

    “实话告诉你吧,这枚戒指是池承诺送给我的。在我手里还没来及焐(热re),我就把她转赠给了你。假不假的,我哪里知道?要想找到原因,现在也只能去问池承诺了。去还是不去,你快点做决定吧。”

    裘才这时说话的高声部已经超过一只飞翔中的蜣螂了。结果怎样,要不要去找池承诺?听得出来,他半点没有求白美妙的意思。是啊,他与白美妙的那段往事,既不守规也不合法,偷偷摸摸的,鸡鸣狗盗,过去就过去了。发生后又装作不认识的人,满大街多的去了。这种不知廉耻的行为,盛行于时下,务实一点,叫各取所需;艺术一点,那叫(春chun)梦了无痕。有什么可怕的呢?

    白美妙看在眼里。从裘才悬空搭在办公桌上的那条腿,她就能看出大局长的傲慢在野蛮地生长。当然,她没有裘才那么高的文化水平,不会领悟到(春chun)梦了无痕高超的艺术境界。

    既然是梦,总有醒的那一天。

    白美妙明显感觉到裘才的态度变化,一前一后,泾渭分明,这若再要纠缠,姓裘的好像真能翻脸似的。又一想,去见池承诺也好,久闻池老板大名,却从未谋面,这下可有一个认识机会。同时,裘才说的到底是真话还是假话,见面一对质不就知道啦?

    想着想着,白美妙没有再作纠赖,就随裘才去找池承诺了。

    池承诺还在办公室里加班,听说裘才找他有事,就在那里等他。

    见面以后,裘才一心证明自己的清白,就拿出戒指,问池承诺,这枚戒指是不是他送的。

    池承诺不知裘才问这话是何缘故,支支吾吾,当时没敢承认。白美妙见状,一下子怀疑裘才撒谎诓她,(情qing)急之下,她追问一句:“说呀,是不是你送的?”

    池承诺聪明过头,思想完全跑岔道了。裘才的问话本就惊动了他的神经,再一听白美妙追问,他的第一判断就是:裘才是不是出事了?他问这话,有点像自首以后,要求立功表现的意味。还带着一个美女,说是朋友,谁知什么(身shen)份呢,该不会是个检察院的卧底吧?

    这家伙就是这么多疑。一个举止轻佻的女子,他居然误认为巾帼英雄。这若颁奖,白美妙是最佳女主角,他可是最佳评委啊。

    正忐忑间,裘才说道:“戒指是假的。”

    “假的?”

    池承诺一怔,这时,复将裘才从一个立案中的罪人推到领导干部的岗位上来,说道:“裘局长真会开玩笑,你带着美女,专程过来试探我的笑点,对吧?好,我也不是一个一本正经的工作狂,工作留给明天去做吧,今晚,我带你们喝点野酒去。”说着,他就开始收拾桌子的东西。

    收拾期间,他想,裘才说话是真是假?是不是又要勒索他?是不是玩笑?一连串疑问,都留待酒桌上二八盅以后再说吧。这个钟点,带一个美女过来,既然不是公事,那肯定是来找饭局的。

    猜疑多了,很容易出错。池承诺的猜疑一开始就用力过猛,没撑两个回合,他就自陷泥淖了。

    这时,裘才满脸较真的样子,说道:“我没跟你开玩笑,池总。戒指确实假了,假得一塌糊涂。这不,人家找我算账,眼看就要把我生吃了,迫不得已,我这才带她来你这里验明正(身shen)的。”

    说着,裘才指向白美妙。

    打量白美妙,池承诺忽而想起旧事。那一年,裘才本已勒索池承诺一枚钻戒,说是送给老婆赵大娥的。后来,又死不要脸地补了一刀,说那枚戒指不小心弄丢了,要池承诺帮忙再买一枚。那时候,一听裘才说戒指丢了,池承诺就猜测他送给某个野女人了,今天得见,果真没猜错,这个白美妙就是他猜测中的那个二(奶nai)。

    池承诺深知裘才讹诈有术,有了前车之鉴,这回,见其带一个美人过来,他心说,此君是不是又想勒索来着?

    不知裘才所言真伪,池承诺的脑子飞速旋转,又带着万般小心翼翼,就像环保严查下偷开的机器似的,少刻,他说道:“记得你那时告诉过我,说你不小心把戒指弄丢了?怎么,有人拾金不昧,还给你了?”

    瞧这话说得多么艺术,既点中要害,又不伤(身shen)体,分明一个按摩大师,在官商通衢,他也该拿艺术成就奖了。

    裘才是个官场油子,跟着艺术一把,说道:“是的,遇到一位好同志。她捡到以后还给我了。出于感激,我又赠送给了她。”

    “哦?原来是这样。”池承诺扫了白美妙一眼,说道:“对,好同志,一看就像。不过,我还是不明白,戒指怎么假了呢?”

    白美妙本来想借机结交池承诺的,一见他的五官那么凌乱,凌乱中带着罕见的猥琐,比传说还要充满传奇,登时就失去了兴趣。这再听他说这话,言外之意,拾金不昧期间,戒指被调包了呗,因而,她的心里颇为不悦。

    “反正,我又不能拾个真的,还个假的。要不然,就是裘局长你拿一个假的骗我!”这女人心直口快,不好对池承诺发火,就朝裘才开腔,心说,你认识的都是些什么人?!

    “对不起,白女士,我不是这个意思。”

    池承诺一听,方知人家误解他了,比他小心眼还多,因此,连忙站起来解释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