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酷文学城目录

北门 第146章天外有天

时间:2018-10-12作者:严冰舒

    确定是池美丽帮裘乾搞到的单子,韩功课的表(情qing)特别悲壮,那是一种受了内伤的摇落。当冤大头,背黑锅,别人种的地,他忙((操cao)cao)((操cao)cao)去帮忙收庄稼,还自作多(情qing),花两万多块钱给白美妙买一只紫罗兰纯天然翡翠扁管手镯。亏得他还是风月场老将,干这等蠢事,除了他韩功课,也没有谁了。

    赔了感(情qing),倒贴金钱,韩功课可谓恨死自己了。然后,他就想到复仇。

    恰在这时,池怡看见孟帆戴了一个新钻戒,感觉孟帆故意在她跟前炫耀的,就吵嚷着要韩功课给她买一个,牌子、款式要跟孟帆那个一样,但镶嵌的钻石一定要比孟帆那个大,等级要比孟帆的高。

    韩功课心说这个女人心态太差,人家孟帆家业那么厚实,别说几万块钱一颗钻石,就是几百万一颗,照样买得起,只是不想张扬罢了。你可好,非要买得比人家贵,斗这口气,有什么意思呢?做事没人家稳练,(身shen)材没人家好,脸蛋没人家靓,唯独小心眼比人家多,给你买颗夜明珠搂在怀里,你就是杨贵妃了吗?

    韩功课打心里瞧不起池怡,可又怕她回(奶nai)以后襁褓中的孩子遭罪,无奈之下,就到“雕刻时光”找到了孟帆。

    韩功课交际广泛,生意上有好多应酬,经常带人来这里唱歌,又因是个股东,因此,到这里就像回家似的。不过,这男人确实垃圾,当初他还跟池怡开玩笑,说千万别让她嫂子孟帆输掉内裤,这一见孟帆一个人在办公室,想起那句玩笑话,他的心里就一动一动的。

    “这次怎么就你一个人?”见韩功课落单,孟帆有些意外,故而问道。

    韩功课开门见山地说道:“我来看看你的戒指。”

    孟帆有些诧异,“戒指?你看我戒指干什么?”

    韩功课不好道破池怡的小心思,就说:“池怡见你戴得好看,也想买一个,可她不知道什么牌子的,所以叫我来看看。”

    孟帆心想,这么点小事,打个电话就行了,大老远的,犯得着跑一趟吗?她不知道韩功课借故前来看她的,更不知道韩功课对她想入非非,只以为人家太闲。再一想她跟池怡闹出的不愉快,颇觉无趣,听说池怡看中她手上戒指,当即说道:“她相中了,那就送给她吧。”

    韩功课一听,那个呈现四十五度底角的差评又来了,说道:“可别,可别,你要是送给她,她的脑子更会跑偏。”然后,就要孟帆把戒指摘下来给他看,真若美人动作舒缓,他恨不得亲自动手似的。

    孟帆不知道面前这人到底有多渣,摘下戒指,递了过去。

    韩功课接过,顺势碰了碰美人的指尖,人家是指甲碰指甲,他却有一种过电流酥的感觉,自娱自乐,心花怒放个不停。

    神摇意夺之际,打量着这个戒指,韩功课心里一愣,忽然觉得有些眼熟。少刻,他蓦地想起白美妙也有一个。对,两个戒指一模一样!坚定这个判断,他就问孟帆在哪买的。孟帆说道:“是你大哥买的,具体在哪买的,你可以问他,可能是他亲戚开的那家珠宝行吧。”

    孟帆所说的大哥自然是韩功课的大舅哥池承诺。

    韩功课“哦”了一声,心想,同样的戒指白美妙怎么也有一枚呢,她跟池承诺有一腿?不至于吧?

    不(日ri),韩功课在一个酒场见到池承诺,私下里便问起有关孟帆戒指的事。池承诺本来保持着坚固的的无动于衷,一听老婆这么被关注,心里不由得一紧,防备顿生,质问:“你说,你一个大男人,没事干了吗,整天盯着女人的手指干什么?”

    这话问得也太直接了,就差没问:你是不是打你小孩大妗子的主意了。

    韩功课早就知道池承诺心眼多,特别是猪拱白菜时的复杂心理,他能揣摩出来。池承诺也知韩功课风流成(性xing),人品不行,不能不防。为此,兄弟俩好一番心理博弈。

    不过,表面上还得一团和气。

    韩功课笑了笑,说道:“池怡见嫂子戴的戒指好看,也想买一个,可不知道在哪里买的,就让我问一下。”

    “哦,是这样。”池承诺这才放心,告诉韩功课,是在朋友开的珠宝行买的,不过,同款式的可能断货了。

    随后,韩功课打听到确实断货了,又知悉池承诺一下子买了两枚,一枚送给了孟帆,另一枚送给了裘才。送给孟帆是天经地义的,送给裘才?韩功课愣怔一会儿,倏然把白美妙那枚戒指与裘才联系到一起,恍然大悟。

    第二天上午,韩功课又去了一趟“雕刻时光”,在办公室里,单独与孟帆聊了一会儿。期间,他怀疑池承诺与白美妙有染,就偷偷递话给孟帆,要孟帆留意大舅哥的行踪,并说出他的怀疑缘由。

    孟帆听后微微一笑,说道:“你们这些男人,怎么都跟女人似的,整天疑神疑鬼的。那一枚戒指,你大哥把他送给裘才了。”都跟女人似的,显然,里边包括丈夫池承诺。说到后半截,孟帆声音刻意放小,又说:“单位公关用的,这话不能乱讲。”

    韩功课是个红顶商人,商场潜规则,他自然不会乱说。此时,他最关注的乃是白美妙那枚戒指的来路。那枚戒指,一定是裘才送的,看来,那个风流小辣椒与裘才有染是事实。

    那小辣椒怀上裘才的孩子,却赖到韩功课的头上,害得韩功课在自己老婆坐月子期间偷偷把白美妙带去流产。这不分明别人种的地,要他韩功课忙((操cao)cao)((操cao)cao)去收庄稼吗?还前怕狼后怕虎的,非得带白美妙去上海做保宫人流不可,又买衣服又买镯子的,哄她开心。可谓用心良苦啊。

    韩功课越想越恼火,就心生一计。不久,他从孟帆那里借来钻戒,说要去趟唐州,一定照原样给池怡买一个让她开心。孟帆感其恩(爱ai),却不知道这个亲戚拿着她的戒指,找老相好帮忙去了,这个老相好,就是白俊杰之外的青屏另一个黑帮头目花姐。

    见到花姐,韩功课要她屏退众人,然后,拿出那枚戒指,说道:“你手下人才济济,找这原样,帮我做出一个赝品,要一模一样的,看看谁有这个本事。”

    花姐扫了一眼戒指,(胸xiong)有成竹地说道:“小菜一碟。你什么时候要货?”

    想到白美妙给他下的(套tao),韩功课现在下手都嫌晚,因而说道:“最近两天吧,当然喽,越快越好。”

    花姐说道:“好,明天这个时候你过来取。这个戒指,你得留在这里,也好有个比对。”花姐说道。

    韩功课颔了颔头。

    随后,花姐一挑眉,睃了睃韩功课,酸溜溜地说道:“又想哄骗哪个小姑娘的?瞧你这么大的老板,连个戒指都造假,不至于吧?”

    报复白美妙的事(情qing),韩功课不想让人知道,他只说道:“另有它用。”然后,就跟花姐扯到其它话题了。

    翌(日ri),同一时间段,韩功课来花姐这里取走戒指,一真一假,真的,他完璧归赵,还给了孟帆,假的,他则藏于(身shen)上,然后,打电话给白美妙,约她晚上一起吃饭。

    白美妙一听说吃饭,先是问韩功课吃完饭有没有空,要是没空,就不去了,要是有空,就炒点韭菜吃吃,然后才问到哪吃的。听起来,都好像江湖黑话。

    韩功课听得明白。他没回答饭后有没有空,而是说道,这次想出去打打猎,听闻唐州有家饭店小虾炒鸡蛋味道不错,他要带白美妙去尝一尝。

    小虾炒鸡蛋,那就是瞎((操cao)cao)蛋呗。

    白美妙听后一笑,乐得(屁pi)颠颠的,就把当天的牌局辞掉了,下午好好睡了一觉,单等韩功课接她去唐州打猎。

    韩功课财大气粗,又兼长得玉树临风,因此,虏得白美妙这种拜金又风流的女子的芳心并非难事。不过,就凭他这样一个有钱有势而又大脑健全的人物,居然被一个貌似没心没肺的小辣椒涮了一把,何其郁闷,可想而知。

    韩功课向池怡假托到唐州接待客人,顺便给她看看戒指,晚上估计赶不回来了。然后,就悄悄去接白美妙,把她带往唐州打野去了。

    到了唐州,夜幕刚刚拉下。华灯初上,(情qing)醉而又(情qing)迷。

    韩功课推说路痴,那家小虾炒鸡蛋风味独特的饭店不好找,找着找着,他就找了上次与白美妙住的宾馆附近。

    白美妙心照不宣。在宾馆附近吃过饭,开了房间,一切都是轻车熟路。接着,就发生了那个著名的报复事件:

    到了夜里,黑暗的行途中,白美妙下(身shen)突然有一种(热re)火燎辣的感觉,惊问韩功课,“你搞什么明堂?”

    说着,她赶紧打开房灯察看究竟。

    灯光倾泻如银,却见韩功课一副得意洋洋的样子,“人人都说你是个风流小辣椒,我不知道你这个小辣椒风流起来到底有多辣,今天,我想尝尝。”说着,他的脸上露出了邪恶的微笑。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