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酷文学城目录

北门 第143章马失前蹄

时间:2018-10-12作者:严冰舒

    池美丽扭过脸来,放浪地笑道:“怎么,你不让我滚啦?是想留宿吗?”

    也不知裘乾是被这女人的风(骚sao)撩动了,想重温旧(情qing),还是有其它的目的,这时,就见他快走几步,“吧嗒”一声,将门反锁上了,然后,擒住她的手就往办公桌那里拽,一边说道:“我一直没发现这张桌子上能躺人,是你提醒我的,你自找的,别怪我。”

    转瞬之间,这家伙就变成禽兽了。

    池美丽见状,浑然不惧,也根本没有拒绝的意思,观其姿态,仿佛是合力跑到桌子边的,裘乾的话还没说完,她就顺着他的手势躺倒在桌子上,表面上,还装出反抗的样子,(身shen)子乱摆,两手招抓,说道:“你这是要施暴呀。刚才,你不是说讨厌我的吗?”

    裘乾一边解裤带,一边说:“我现在还在讨厌你。”

    池美丽骂道:“臭不要脸!你既然讨厌我,为什么还稀罕我的(身shen)子?”

    裘乾忿忿地说道:“因为那几十万我要不来了。”

    池美丽一听,又惊又喜,问道:“真的?这么说,你不让我还钱啦?”

    裘乾咬了咬牙关,心想(肉rou)包子打狗,狗哪会发什么善心?点了点头,然后,他慢吞吞地说道:“不让你还了。不过,你得帮我做两件事。”

    “哪两件?”

    池美丽一听,挣扎着就要爬起。裘乾见状,双手齐出,揉面似地又把她按到桌子上,说道:“第一件很简单,你现在把自己的内裤脱了。第二件也很简单,你想办法把袁茵肚子里的那个孩子打掉。做好这两件事,以后,我们还可以走到一起。我这片产业,你也能看得见,今后跟我混,有你的好处,你也不用再耍什么花招了。答不答应,你给句话。”

    说话间,裘乾眼望池美丽。其实,他哪里需要这个女人给句话,他的话还没落音,人家的内裤蛇皮似的,早就往下蜕了。裘乾顾不及也不愿意添加多余的抚摩,想着袁茵的无(情qing),(身shen)下这条美女蛇就背负着双重罪恶,让他近乎变态地发泄一回。

    成年人对(性xing)的需求就像孩子对糖果和玩具的喜(爱ai)一样,是人生特定时期的自然需求。让一个人对配偶忠贞,就像命令孩子只准吃同一类糖果或是只准玩同一种玩具一样,都是非常困难的。

    要说袁茵辞职,这早在裘乾的意料之中,一个对工作现状成天抱怨的人,是根本干不好工作的,最好的解脱方式就是离职;可要说袁茵怀了江枫那个窝囊废的又一茬新粮,裘乾打死都不能接受。一想起袁茵那对曾经被他摸过的鸽子,他就抒发一种望洋兴叹的(情qing)怀,为此,他(情qing)愿池美丽盗走的那笔巨款不要了,也得想办法报复袁茵。

    几个月前,袁茵心生辞职的念头,就在白美妙面前感慨万千:“我刚满十六岁就以地带工的(身shen)份进兴隆食品厂上班了,进厂之前,人事科长说我是童工,企业不收,最后找人托关系,将户口簿上的年龄改大了两岁,才将事(情qing)摆平。进厂那天,我心里甭提有多高兴,根本想不到自己会像寄生虫一样生活。这一晃就十好几年,人生中黄金时期付之东流了,没有激(情qing),也没学到任何有用的本领,碌碌无为,到头来是竹篮子打水一场空哪,空留一只思考问题的赤脚。”

    说这些话,她的心都碎了,犹如揉碎的花笺,接着又说:“进企业吃大锅饭,就好比水灵灵漂亮亮的小姑娘嫁给一个大太监,既享福又受罪。说享福吧,真的很清闲,不像生意人那样整天((操cao)cao)心费力的;说受罪吧,就是工资太低了,每个月发那几张票子还不够擦眼泪的。”袁茵委婉地抱怨,也有对吻牌食品公司的深深依恋。

    既然袁茵已经决定放弃吻牌公司的工作,那么,抱着老板小姨子的大腿,已经没有多大意义了。为此,白美妙对她的疏远,并没有给她带来实质的伤害,反倒是她在白美妙面前说了吻牌公司那些风凉话,让她心里着实畅快不少。

    随后,袁茵在全国企业界掀起“劝辞风潮”之前与吻牌公司解除了劳动合同,一次(性xing)买断工龄,从一个踌躇满志的企业团支部书记沦落为**彻底破灭的育儿机器。

    辞职当天,袁茵把自己的qq个(性xing)签名改成了皇文汉《办公桌上思考的脚》里的那句名言:那些敢于把脚放在办公桌上思考问题的人,总是幻想着上司给他提鞋。

    然后,又把她跟白美妙说的那番话写进了qq(日ri)志,也不怕吻牌公司的同事看后议论,说她对公司有意见,进而危及丈夫江枫在公司财务科的那份工作。反正,她是拼出了精神,大不了江枫也下岗,组织一家人喝西北风去,那样,真够壮烈的。想到这里,袁茵就有些自暴自弃的无奈与悲(情qing),只是在她的心潮,失望的暗流随浪潮退却,受伤的姿势有些固定,一时没有舒缓的自由。

    这时的白美妙,与青屏分管工业的副市长魏奇菲正打得火(热re),袁茵在她眼里,早已经不是当初那个舞蹈女神了。为此,袁茵那些怨言,白美妙也只是听听笑笑,传给姐夫罗建业那里,甚至有些添油加醋的挑拨。

    影响白美妙与袁茵关系的,除了共同(爱ai)好的分割,还有一些生活小矛盾的积累。就比如说袁茵对白美妙插足袁金林婚姻生活的反感:那次,袁亦发临去省城做白内障手术的前一天,白美妙麻将打到袁金林的(床chuang)上被袁茵抓住了,袁茵想到嫂子傅忆(娇jiao)的好,就对白美妙抱有成见。

    而随着魏奇菲的出手阔绰,白美妙对袁金林的兴趣就逐渐淡化了。这一移(情qing)别恋,她对袁茵的成见也就冒出地皮,原先的优点逐渐沦为缺点,原先(爱ai)屋及乌,现在则是恶其余胥的反转。

    袁茵一别,白美妙又与另一个女人成为了好朋友,她就是池美丽,美妙,美丽,同样都带着“美”字,却是臭味相投的浪((荡dang)dang)女,共同的(爱ai)好就是:赌。

    有一天,池美丽约白美妙一起打麻将。

    一想到手下败将衣兜里的钱那么好掏,白美妙就满口答应,放下手头工作,连个假都不请,那是风风火火赶往约定地点。

    白美妙(胸xiong)有成竹,不料这次马失前蹄,池美丽带来一个高手,那两个人合起伙来出老千,到最后,害得她这个风流小辣椒输成一摊烂泥,到最后,险些沦丧了内裤。

    白美妙一心捞回本钱,可又苦于缺乏筹码,眼见牌局要散,急得她眼珠子都要掉了,最后慌忙摘下戒指,对那个跟前摞着好几沓钞票的高手说道:“喏,这个值钱不?我拿它抵押,你先借两万给我用。”

    那人拿起戒指,来回端详,最后冷冷一笑,说道:“这是假的。”

    “假的?”白美妙输钱输红了眼,一拍麻将桌,没好气地说道:“钱你不借拉倒,怎么说这是假的。你到底什么意思呀?快说!”

    那人带着黑社会背景,是花姐的人,对于白家帮二姑娘的怒视,他并不怵怕,不然,也不敢出老千。

    “一点没错,是假的。我绝非不想借钱给你,亲(爱ai)的妹妹。只是,现在不把丑话说开,到时候我还你一个假戒指,我不就成骗子了吗?”

    瞧这话说得多么高尚啊,看起来,他多像一个正人君子,合伙出老千的(阴yin)影,就这样被灿烂的光芒掩饰了。

    白美妙听得在理,就有些信了,问道:“你怎么知道的?”

    那人又是一笑,出于对花姐的忠诚,他没有道破这枚戒指是他亲手做的,而是说道:“不信,你可以去珠宝行验一验。如果我骗了你,赢你的钱,我一分不少地退给你。”

    他说这话,也是金蝉脱壳之计。

    白美妙一听,立马接住话茬:“好,一言为定。谁要是食言,天打五雷轰!”

    这小辣椒辣味十足,害怕那人骗她,当时就下了咒语。输钱的郁闷无可排遣,眼看天色尚早,白美妙也不纠赖于牌局,就找一个珠宝行的朋友验货去了。

    白美妙并不知道,这个出老千的高手正是当初给韩功课制造假钻戒之人,也就是说,她这枚戒指出自此君之手。而更为悲催的是,被她戏称为小肥羊的好朋友池美丽,却是这个高手的旧时相好。这次她栽了跟头,也是栽在她的交友不慎上。

    池美丽是只小肥羊不假,另一只小肥羊大家可能忘记了,他就是青屏环保局长裘才。白美妙这只钻戒的得与失,其实都是裘才惹出来的祸。事(情qing)的原委,还得从韩功课那次做冤大头谈起。

    官场如鱼得水的裘才,在应付婚外(情qing)方面,那就像他打麻将一样了,输,才是他的特长。

    当初,裘才与白美妙的关系被三弟裘一鸣道破以后,他一下子成了众矢之的。这边,裘家人好像群狼一样龇牙咧嘴,尤其是裘才的妻子赵大娥,一张口就恨不得咬死他似的,那张大脸分明一面铜锣,上下嘴皮一碰,比棒槌还厉害,骂得裘才连帽子都拾不起来,哪还有尊严可捡?那边,白美妙讨厌透了裘一鸣和裘民风,提起裘家人,凶得如同一只母老虎,看样子不给裘才改姓,她真能把他生吃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