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酷文学城目录

北门 第142章妖冶流毒

时间:2018-10-12作者:严冰舒

    这次抽检算是给蒋耕耘敲响了警钟,事后,他处心积虑,多(日ri)下来,决定做一个水利工程,也就是明修栈道暗度陈仓的那种。

    蒋耕耘计划从青屏年内财政收入中调拨八千万,在小青河旁边修筑一条排污暗河,让小青河沿岸企业的工业废水都通过这条暗河输送出去,出口就选在小青河下游的青龙闸。

    这项工程计划一年完成,因为是个打脸的工程,不宜公开招标,蒋耕耘决定采用议标的形式,由市委市政府主要领导碰头,私下里召开一个施工方案论证会,确定花落谁家,当然,这也正中他的下怀。

    那个论证会参加的领导和承包商寥寥无几,通过方案的比较,最终,蒋耕耘拍板由逯敏雅接手。本来,这个工程常居安有意他的二弟常青龙承接的,那一刻,他十分诧异他的这个妻外甥女逯敏雅因何如此神通广大,居然瞒过他,然后直接与一把手接上了头。

    常居安并不知道这里边深埋着一层权色交易。几年前,逯敏雅在常居安的帮助下挂靠青屏园林局成立了一家园林绿化公司,当时,城市绿化统筹与支配权都在蒋耕耘的手中,常居安授意逯敏雅去找蒋耕耘要些活干。

    蒋耕耘知道逯敏雅与常居安的亲戚关系,于是就送个人(情qing)给常居安,在逯敏雅的公司尚未获取任何园林施工资质的(情qing)况下,他在没有收受逯敏雅任何好处的前提下,就特批给逯敏雅一块城市绿化地段。

    得到那块绿化地段,逯敏雅赚钱虽然不多,却对蒋耕耘的领导艺术深有感触,不知不觉间,这个(性xing)感的逯美人就对蒋耕耘产生了好感。后来,在打听到蒋耕耘夫妻长期异地分居的(情qing)况以后,她就频频向蒋耕耘暗送秋波,到最后,终究“鸳鸯被里成双夜,一树梨花压海棠。”

    江湖的魅力,(爱ai)恨(情qing)仇,总在刻意之后无意地转换,一次美丽的邂逅,一个(身shen)不由己的背叛,一柄断剑,一钩残月,细流,惊波,犹如梦的变势,让七(情qing)六(欲yu)更加难以掌控。

    逯敏雅生意场上自有一(套tao),而且打的都是淑女牌,那种淑女外衣下的别样风流,那种如若凝脂的肌肤,那种流线优美的三围,那种(热re)烈而又自然的水(乳ru)交融,是寻梅与赏牡丹的不同体验,让那些握住权力的手掌不由自主地舒放开来。

    一方面,这女人确实善于色(诱you),一方面,归功于她那个忍者神龟级别的老公。

    这个逯敏雅是青屏商业圈公认的(性xing)感女神。这女人的家在唐州市区,起先,夫妻俩都在唐州供电局上班。要说供电系统肥得流油,逯敏雅在单位做她的花魁也(挺ting)好的,可她偏偏不甘人下,誓要当什么人上人。

    趁着姨夫常居安在青屏为官,逯敏雅只(身shen)一人,带着小少妇方兴未艾的风韵,兴冲冲地到青屏发展来了。先时,在常居安的权力支撑下,她注册了一家土建工程公司,凭靠自己过人的姿色与闷(骚sao)而(性xing)感的演技,刚柔并济,很快就在青屏站稳了脚跟。

    这女人在青屏政商两届如鱼得水,被她冷落于唐州的那个老公,就有些鞭长莫及了。她那个老公,确也神奇,可以这样说吧:只要那厮的痔疮没有长在脸上,逯敏雅一定不会嫌他恶心,一定可以接受他;只要逯敏雅保证孩子是他的,他才不管逯敏雅跟谁上(床chuang)呢。这就是他的生活哲学。故此,忍者神龟的美名,非他莫属了。

    逯敏雅自抬(身shen)价,又喜欢伪装,能够上她这辆车的人,都是左右着她生意场的重量级人物,像蒋耕耘这个级别的官员,即使上了她这辆车,坐的也是贵宾席。

    逯敏雅拿到了排污暗河的承建权,常居安只以为金钱公关起到的作用,现在,这个妻外甥女早已成为蒋耕耘的(情qing)妇了,按辈分,他应该是蒋耕耘的父辈才对,可他仍然被蒙在鼓里,在青屏的大小会议上,又屡次被蒋耕耘拿话打压。而至于那次论证会上逯敏雅递交的那个工程规划设计方案,事前,则早已得到蒋耕耘的指点。至于说工程结束后,蒋耕耘能拿到多少好处,人家(肉rou)(身shen)都是他的了,分成的口头协议,也就更容易在枕边达成。

    有时候,我在思考一个问题:熊和秃鹫的祖先都非常强大,可以呢,因为熊的祖先非常勤劳,传承下去,它们的后代就吃鲜(肉rou);而秃鹫的祖先非常懒惰,传承下去,它们的后代就吃腐(肉rou)。

    青屏的黑心老板们,虽然保留着熊的基因,却是嫁接了秃鹫的灵魂。

    七月的青屏进入雨季。几天大暴雨造成青屏各条河道水位暴涨,位于小青河下游的青龙闸被迫开闸泄洪。这个时候,百顺化工公司的生产厂区比平时忙多了,总经理石淦亲自调度排污工作,积于废液池里等待处理的一万立方严重超标的废浆被水泵抽起,顺着地下雨水管网全部流入小青河旁侧那条暗河,裹实刺鼻的气味,奔青龙闸方向游龙而去。

    乐此不疲的不单单百顺化工一个企业,鼎铭印染厂的楚千里、天力化肥集团的尚丰登、蓝天铝业的吴德、昌泰纸业的郑大满及其大小不等废液缠(身shen)的企业的老板可谓披肝沥胆,都在清理自己公司的垃圾体液。剧毒也好,强腐蚀也罢;总氮超标也好,重金属污染也罢;一概利字打头!

    这个时候,青屏市环保局局长裘才的酒场根本忙不过来,他哪里还是环保局局长,分明饭局局长,饭桶局长。至于说按环保文件规定,在雨天必须开通雨污分流管道网,在青屏官与商共同利益的驱使下,此时都已化成了弥天大谎。

    雨霁风清,又见彩虹。打扫战场的时候到了。

    裘乾带人将几个储藏罐里的硫酸铅废液和大半池冷却铅锭用的废水排入地下雨水管道,刚一洗白,这时,一个酒红色的轿车停到他的厂子门口,若不是他那环保局长哥哥给他吃了个宽心丸,他还以为上头下来人突击检查呢。

    不一会儿,车里下来一位打扮妖冶的女人,留着大卷头,穿着水红色连衣裙,嘴唇猩红,手拎茜红的小包,脚穿殷红色的高跟鞋,分明红鲤鱼变的。站在水泥地上,这女人怕雨水弄湿她的鞋帮和裙摆,半提着裙子,走路一撩一撩的,深恐门卫看不到她穿的那条平角裤衩似的。

    裘乾先是看到车子,然后才看到那个女人。心说:她怎么来了?

    “你来我这里干什么?是来还钱的吗?”

    裘乾回到办公室,那女人紧跟着就进来了。裘乾猛一转(身shen),打量着眼前这个打扮得跟吸血鬼一样的女人,不知道她又要耍什么花样。

    这个女人不是别人,正是裘乾曾经包养的女人,青屏人民医院放(射she)科医生池美丽,跟胡珏血拼一仗然后引惹胡珏喝药的那个闷(骚sao)型人物。这女人不仅生活作风不正派,还会坑蒙拐骗,原先裘乾银行卡上的几十万块钱,就是被她骗飞的,为此,裘乾一直耿耿于怀。

    “放心,我不是找你重温旧(情qing)的。我来这里,只想告诉你一件事(情qing)。”说到这里,池美丽担心隔墙有耳,忙关上了办公室门,低声说道:“你喜欢的那个大**女人怀孕了。”

    裘乾好像被抡了一闷棍,但没有晕倒,只是一愣,极度挣扎。

    “啊?袁茵怀,怀,怀孕了?”他问。

    池美丽鄙夷地牵了牵嘴唇,又连咂几下嘴皮,叹道:“啧啧啧,看你紧张得,就跟你是男主角似的,我估计呀,你连个(床chuang)沿都没沾上,哈哈哈。”

    说完一阵嘲笑。

    裘乾遭到袁茵抛弃,本来心里就不快活,这再经受池美丽疯婆子般的讥诮,就更为不爽了,但闻他沉声喝道:“还钱的话,我领你去财务;要扯与钱无关的事,赶紧给我滚!”

    “好,我再说三句话,说完三句,我马上就走。”池美丽扭了扭腰肢,往前走近两步,一抬腿,一撅(屁pi)股,半坐到裘乾的老板桌上,红指甲弹了弹宽阔的桌面,说道:“这桌子上肯定躺倒过不少女人。”

    裘乾冷脸不改,说道:“这是第一句。”

    池美丽微微一笑,说道:“女人生了第二胎,顺产的话,胯骨很容易变宽走形;剖腹产,会留一个很难看的疤。”

    “好,你说这么多,表达同一个意思,我只给你算一句话。还有最后一句,抓紧说完,然后,快点给我滚蛋。”

    裘乾斜脖侧面,不再正眼看这个女人,又连甩手面,一副十分厌恶的样子,诚然,池美丽当初卷走他的几乎全部的家当,让他深恶痛绝。

    池美丽依然微笑,说道:“你那个梦中(情qing)人托姑告(奶nai)地求我帮她做胎儿(性xing)别鉴定,你说,我是要她生呢,还是要她流掉呢?”

    说完这句话,池美丽的(屁pi)股就脱离了平滑的老板桌面,轻扭了几下,腰肢跟着摇动,风摆杨柳,就要开门离开。

    “别忙!”

    这时,忽听裘乾说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