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酷文学城目录

北门 第141章高仿赝品

时间:2018-10-12作者:严冰舒

    猜疑与事实一旦对接,就会迸发一些火星儿,引燃与火有关的东西,欣喜或是愤怒。

    耳闻两个侄子为害乡里,裘民风心里剩下的唯有愤怒了。

    裘才却是另一番愤怒,说道:“是谁吃了豹子胆,敢得罪白家帮,不是找死吗?你告诉我,叔叔,是谁举报的,我让白家帮弄死他!”这家伙自恃跟白美妙好过一场,心气不过,居然扛出白家帮强大的势力,又想到借刀杀人,于是说了两句硬话,

    裘民风一听,忽而想起裘才与白美妙厮混的事(情qing),不(禁jin)勃然大怒,骂道:“你这个是非不分的混账,你忘记你爹怎么死的了吗?我告诉你,我手里的举报人,我有义务保护他们,今后,他们若在青屏掉一根头发,我都会拿你是问。”

    哎哟喂,那他们要是歇顶,莫非是我故意伤害,要把我判刑不成?想到这点,裘才顿觉委屈。

    不过,要说惹火烧(身shen),怪只能怪他自己了。挨了裘民风的骂,裘才有一种存在感被掴了几巴掌的懊恼,自尊遂翻越他的磨盘脸,摔落于脊背,挂在那里,犹如猪头,单等千夫所指。

    顾不得疼痛,他赶紧想法消防,说道:“叔叔息怒,我只是说说而已,我们老裘家,跟白家帮势不两立,我会胳膊肘往外拐吗?”而后,又颇为无辜的样子,说道:“主任你可冤枉我俩了。你怎么老是相信外人呢?我和裘乾可是你的亲侄子啊。”

    裘民风说道:“人家也不是外人,他们都是咱们的阶级兄弟。裘乾榨光人家的血汗以后赶走了人家,把人家((逼))上死路,冤魂缠(身shen)了,这才找他索命来着。”

    这个裘主任,说半句留半句,显然没有想象中那么高尚。裘才这才知道是谁故意使绊了,得到叔叔的暗示,底气一下子窜上来了,就说道:“是裘乾辞退的那个几个工人吗?他们公报私仇啊?主任!就凭这点,我们更加冤枉了。我再次向你保证,主任,裘乾那个厂子生产是正规的,环评是达标的。”

    裘民风透露口风的目的本在于让裘才兄弟收敛做派,一听这个大侄子还在喊冤叫屈,更为怒其不争,拍了拍桌子,骂道:“在我面前,你少他娘的给我胡扯淡。青屏污染再严重,有你这个环保局局长权利护送,能不达标吗?”

    裘才最怕顶撞头上的大红伞,一听对方骂娘,忙毕恭毕敬地小声说道:“主任您别误会。其实,裘乾的厂子早就上马环保车间了,不信,你可以过来检查嘛。”

    “我不去,也一定有人去的,到时你可别给我吃不了兜着走!”裘民风厉声说道,接着,莫名其妙地缓了缓语气,说道:“就算我信,佟书记和孙市长会信吗?上访信雪花一样,一封封往他们那里飘,他们考虑到我这张老脸才先来找我,人家知道你是我亲侄子。你狗娘养的工作上有什么建树,在百姓心中威望如何?你自己应该清楚。再者,告诉裘乾,别以为富贵险中求就是真理。你们兄弟所作所为,承担多少风险,你比谁都清楚。别以为犯罪成本低,就可以胡作非为,善有善报,恶有恶报,时间早晚问题,你好自为之吧。再若不恤人言我行我素,一旦出事,谁也救不了你。我也不是常青树,别以为我可以永远给你挡风遮雨,现在裘乾的厂子还小,船小好调头,你替我教训教训他,让他趁早换个方向,重新选择一个投资项目。”

    裘才一听说上访信寄到了唐州市委书记佟伟业和市长孙正道那里,才感觉事(情qing)有些严重,又以为叔叔尚有权力,明面批评他,其实是保护他的,因而变得唯唯诺诺,说道:“对不起主任,给您搽胭不成,反给你抹灰。我一定牢记主任的教诲,这件事(情qing),我会圆满解决的。”

    裘民风一听,拍案而起,“那最好,我等你的答复。还有,以后在这种私下场合,你叫我叔叔就可以,别主任长主任短地给我戴高帽。”

    裘才赔笑,忙说道:“是,主任,不,我尊敬的叔叔。”

    人之所以自私与残暴,是因为人生之路是条必死之路;同样,因为自私与残暴,上帝让毕生变成必死。

    关于善恶因果,有道是积善余庆,积恶余殃,又道善有善报,恶有恶报。善恶随人作,祸福自己招。天道好还。禅宗有语:一叶一菩提,一花一世界;(爱ai)出者(爱ai)返,福往者福来。那些福,那些(爱ai),我以为是善者的福,善者的(爱ai)。恶者,给他好的回报,只是让其更恶,从而善者更加弱小。

    这些大道理,裘民风都懂,而且教训别人时总是披着一件贤哲的外衣,可他却忘了,就在他当初主政青屏期间,青屏的世界,也并不是人间天堂。

    上世纪八十年代初,小青河水质特别好,清澈见底,藻长虾戏。那时,沿河人家多用河水洗菜淘米、洗衣浇园。后来,到了八十年代中期,百顺农药厂考虑排污方便,就搬迁到小青河畔,没过多久鱼虾就消失踪影,以后,又相继投建鼎铭印染、天力化肥、蓝天制铝等一批污染企业。小青河从此沦为这些企业的输尿管,五彩斑斓的废水排向小青河,源源不断地汇聚到下游青龙闸,然后,伺机排入前进河。

    打开青龙闸,污染物就会顺着前进河流入大虞县境内。饱受污染之苦的大虞县人们屡屡上访,怎奈青屏领导行政手段十分高明,与大虞县领导修好关系不说,又将前进河的污染责任一股脑推给了上游的响芭县。响芭县与青屏市虽相毗邻,却分属两省管辖,因此推脱和代人受过都很容易。大虞县百姓对青屏市政府的做法颇有诟病,为此,有一个民间高手专门编了一段对话,在大虞、青屏、响芭三地广为流传。对话全文如下:

    一天,大虞县一位妇人遇到了一位同乡男子,那妇人问:“大兄弟,你忙((操cao)cao)((操cao)cao)干啥去?”

    男子骂骂咧咧地说道:“跟他娘的青屏人打官司!”

    妇人一愣,问道:“打官司?大兄弟你是原告,还是被告?”

    男子说道:“原告。”

    妇人拍手叫绝,说道:“原告好,原告好。做原告总比做被告好听。”

    男子瓮声瓮气地说:“好啥好?又好听啥?俺媳妇被青屏人强暴了。”

    纷繁人世间,最难看透的是人心。有的善良是阳刻的,有的善良是(阴yin)刻的;有的美丽是阳刻的,有的美丽是(阴yin)刻的;有的真诚是阳刻的,有的真诚是(阴yin)刻的;有的感谢是阳刻的,有的感谢是(阴yin)刻的;有的信誉是阳刻的,有的信誉是(阴yin)刻的。(阴yin)阳在城府,关键看人品。

    大虞县男女那几句对白后来传到了青屏市政府大院,引发的不是青屏行政官员们良心的自责,而是被他们视为幽默笑话去百般玩味,并且保持着坚固的无动于衷。

    这些官场上君子版的高仿赝品为蒋耕耘所不齿。

    蒋耕耘来到青屏以后,一面诲诫吏治塑造青屏行政新风貌,一面不忘发展经济。由他亲自规划的青屏化工园区以榆钱镇赶马村的数千亩良田为基座,缘小青河西岸兴建开来。此后,散落于青屏各处的老化工厂,要逐步引导搬迁过去,而蒋耕耘一手引进的南方发达地区,尤其是他曾经从政过地方的关停并转的化工企业,在他的大力引荐下,陆陆续续也都落足于此。

    那些苦于没有退路的企业老板,发达地区的弃子,给蒋耕耘多少好处只是个暗语,蒋的官话,则是带动青屏多少就业,推进青屏多大发展,政绩满满。就这样,一大批高污染高能耗的企业依附于小青河畔了,吞云吐雾,排毒流恶,成为危害青屏百姓健康的毒瘤群落。

    致畸、致残,致大脑智障、致白血病,唐州儿童医院登记在册的患儿数量,青屏籍的分当了其它五县二区的总和;至于成人,也好不到哪里去,癌症患者频频出现,而且越来越年轻化;这让那些知道底实的社会公知着实惴惴不安。

    (情qing)况一直到去年年初才有所改观。当时,省发改委领导来青屏考察投资环境,要去化工园区观摩。尽管事前环保局下文通知各个厂矿应付检查减产止排,并且置换了一河新水,但是人心的恶臭很快就腐化了水面的清明。

    这时,恰好一位省发改委领导接到了匿名举报电话,道出蒋耕耘弄虚作假的丑事,而后,那位领导带人专门到小青河下游一个支汊取样,当测出那里的水质严重富营养化以后,他们对小青河的纳污负荷深表怀疑。

    省发改委的领导走了以后,蒋耕耘命令公安机关彻查举报者,很快,查到了一个被他处理过的名叫裘正义的乡镇干部的头上,那裘正义是裘民风老家裘家庄的,他没说受谁指使,只道为了捍卫故乡的(热re)土。由于他是裘民风的一个近房,蒋耕耘不想把政治斗争往上提升,所以,他就没有深究,只以恶意干预青屏经济发展为由,将裘正义撤职了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