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酷文学城目录

北门 第139章一夜暴富

时间:2018-10-12作者:严冰舒

    李未央的(淫yin)笑,许健听得分明。又是这条恶棍!许健怒火中烧,推开门,将盒饭丢到一旁,不容分说,两手合围,大铁钳子似的,上前就掐住李未央的脖子,把他拖到了一旁。

    李未央正在兴头上,忽被掐得半死,就有坠落悬崖的感觉。两眼翻白,垂死挣扎处,他还想反手掏鸟,这时许健猛然抬膝,一下子击到他的后腰肾部所在。

    这分明是想废了他啊。

    只听“哎哟”一声怪叫,李未央的脸旋即蜡黄。

    许健正在气头上,哪管死活,就见他将李未央的(身shen)子扳转过来,将脸拨正,一拳就捣了过去。

    实实在在一个“封眼锤”,直打得李未央眼冒金花,大喊娘亲,(身shen)子慢慢悠悠转了大半圈,然后,一个狗吃屎的姿势仆倒在地上。

    你这个王八蛋,给我起来。”许健沉声喝道,显然怒气未消。

    李未央本就忌恨许健接替亲信杨小垡,这一被打,他的男人的血(性xing)忽然爆发,就想爬起来以命一搏。不料他刚一爬起,立足未稳,就被许健一个凶悍的前蹬撂倒了。再一爬起,同样结果,几次起落,他的脾气就被打没了,趴在地上,再也不敢站起来。

    “从现在开始,你永远从秦总眼皮底下消失,不然,我见你一次打一次。滚!”

    许健厉声喝道,声音带着金属的光泽,像一把利剑,先是在自己的心窝划出一道血口,然后直插李未央的后背。

    李未央一听,哪还敢久留?慌忙爬起来,狼狈地逃开了。

    秦粉站在一旁倍感屈辱,背过(身shen)紧顾整理着衣服。

    李未央刚一离开,她转朝许健发起脾气,喝道:“看什么看?你也出去!”

    许健隐隐约约知道秦粉与李未央有些故事,可光盘之事,他并不知道,美人这一坦(胸xiong)被他撞见,难免有些狼狈匍匐的羞恼,这一点,他完全可以理解。

    看见秦粉的凝滞肌肤,许健像是被雪光刺痛了眼,不敢逗留,灰溜溜离开了,临走时,他劝秦粉:“李未央这种人就是个戏园里的梆子,天生挨敲的货色。对付这种人,你要以牙还牙,光凭生闷气不起作用,要知道,生气踢石头,疼的是自己的脚。”

    秦粉怀疑许健贪恋她的走光画面,杏目圆瞪,喝道:“转过脸去!你说够了没有?我的事(情qing),我自己会处理妥当,用不着你((操cao)cao)心,盒饭你拿走,吃完到楼下等我。”说完,她扣上最后一个纽扣。

    许健一听,脸色“腾”地红了起来,显然,他也成为秦粉眼里的色鬼了,经受刺激,逃得比飞贼还快。

    这秦美人话虽说自己可以摆平糗事,但她知道李未央这条癞皮狗不会就此罢手的,以后,说一定某一天晚上,那狗就像幽灵一样出现,还会纠缠于她,咎由自取,这大概就是滥(情qing)的代价吧。

    细想一下:男女之间,谈(情qing)说(爱ai),就像1与1的形体碰撞,偶然也有正直结合,那是一种完美重叠,一个偶然传奇,剩下的,都是(爱ai)与恨的磕碰交错了,到最后,真正表现出风度,全(身shen)而退,愿意给予对方祝福而又不存一丝恚恨的,又有几人能够做到?

    李未央耍流氓找揍,那是必须的。不过,因为他这个流氓,许健却是捡了便宜,无意间看到秦粉受辱后露出的凝脂肌肤,看到以后,他这个武功高强的铁汉几(欲yu)摔跤,自此,坠入了温柔乡,而后,要想忘掉秦粉露出的肚脐,那片如玉的肌肤,那片颤动的高原,他能做到吗?

    (情qing)河黪黩,不分南北。

    就在许健忧忧悒悒地坠入秦粉的“潘多拉魔峰”,一个蝇量级的人物——裘乾,此时正惦记着袁茵的高原。

    袁茵对金钱那种过度渴望深深刺痛了裘乾,这让他认识到,要想征服袁茵这种贪慕虚荣的女人,他必须卷土重来,拥有属于自己的真正富贵。(情qing)河黪黩的裘乾收敛了玩心,全心跳进钱眼里。就在这一年,临近岁杪,正值各厂家与农资经销商结账的时候,他忽然下了一步险棋。

    一天,裘乾储放农药的仓库突然被大火吞噬了,在青屏农资界,这一时间成为了头条新闻。

    马无夜草不肥,人无横财不富,少有人知道,那把火是裘乾自己放的。

    原来,这裘乾为发横财,早就起了歹念,故指使亲信将仓库里主要存货偷偷转移了,只留下少部分新货掩人耳目,剩余都是些过期陈货,水火无(情qing),造成全军覆没的假象,借以赖掉供货厂家的欠款。

    失火当(日ri),裘乾将这一事件描述成噩梦,逐一电话告知各个农药生产厂家。可怜那些农药厂家万万没有料到裘老板会上演这出戏。受害最深的当属湖北一个厂家。这个厂家本来就是个小作坊,一听说裘乾的仓库失火了,公司老总的心脏险些跳了出来,亲自出马,火速带几个助手赶到了青屏。

    裘乾将他们带到仓库,指着墙脚堆放着的一摊焦头烂额的箱装农药,装出一副破产商人可怜模样,说道:“我们拼尽全力抢救,就剩这么些。你们的货还剩一点,都在这里边,过一会,我让人挑一挑拣一拣。放心吧,孙总,只要稍微像点样子,来年我一定帮你卖掉,我还希望来年咱们加大合作力度呢。”裘乾拍了拍(胸xiong)脯,慷慨承诺。

    “这些货上财产意外险没有?”那公司老板问。

    裘乾说道:“啊呀孙总,你不知道,咱是个大老粗,打比方说‘一’吧,它睡在地上咱认识它是一,站起来咱以为它是扁担。保险事(情qing),咱根本弄不明白,更别说买不买的啦。”

    那老板看上去十分失望,一声不吭地目测这一堆农药。这些破玩意,所有厂家产品加起来,充其量不超过两吨,还挑拣个毛线?只听他干笑几声,说道:“账面上,你欠我们不少钱呢。裘经理,你们单位出了这么大事,我深表同(情qing),你欠我们的账,我会适当减免一些的,但是,大头钩,我们一定要拿,必须拿!”

    那老板说到最后,斩钉截铁,就差挑明经公的态度了。裘乾唉声叹气,颇为无奈的样子,说道:“我说孙总,不是你们一个厂家,其它厂家也急。你们现在要钱,不等于赶绵羊过火焰山,往死里((逼))吗?我现在饿得想喝点西北风,老天爷都不愿意给啊;我想卖(身shen)上零件,拆胳膊卸腿割耳朵剜眼,也没人敢要啊。再说,我账本都放在这仓库的柜子里,也被烧光了。我这脑子现在乱成一团麻似的,口说无凭,咱得有证据啊。”

    一听裘乾有耍赖的意思,厂家业务员按捺不住了,再一听说要凭证,他忙接话道:“欠条你都打了,还要什么证据?不到迫不得已,我们不想走法律程序。”

    裘乾故作惊讶状,问道:“欠条,我打欠条了吗?”

    “在这呢。”

    说着,随行会计拉开公文包。

    裘乾说声:“我看看。”不容分说,他就抢过欠条。

    “不错,是原件。可是,签字的人不是我啊。”裘乾故意说道。话未落音,他突然做出一个雷人的举动:迅速把欠条搦成团,塞进嘴里了。

    这几个湖北人一见,全都傻眼了。等他们反应过来,想上前阻止,裘乾已经生生地将欠条吞咽下肚,像是鸬鹚吞鱼似的。

    “你?!”那个业务员恼羞成怒,仗着(身shen)板厚实,上前就(欲yu)胖揍裘乾。忽然,裘乾(身shen)后四五个搬运工模样的人站了出来,挡在他的(身shen)前。

    “你想找死吗?”

    有一人冷冷地说道,说完手就伸向腰际,那里藏有利器。

    这几个搬运工是裘乾通过韩功课雇来的打手。俗话说强龙难压地头蛇,那帮湖北人害怕吃亏,不敢硬顶,那个孙总一递眼色,业务员就撤回(身shen)形,不再逞强了。

    其实,即便他们擒得住这几个打手又能怎样?反正不能上前把裘乾杀了,然后开肠破肚将欠条取出来。这下大撒把,他们遇到高手了,几十万注定要化为乌有,他们这群九头鸟没能斗过青屏一只座山雕啊。

    纷繁人世间,最难看透的是人心。有的善良是阳刻的,有的善良是(阴yin)刻的;有的美丽是阳刻的,有的美丽是(阴yin)刻的;有的真诚是阳刻的,有的真诚是(阴yin)刻的;有的感激是阳刻的,有的感激是(阴yin)刻的;有的信誉是阳刻的,有的信誉是(阴yin)刻的。(阴yin)阳在城府,关键看人品。

    打发走了那帮湖北人,还有一个厂家的业务员雷打不动,硬是赖着不走。那业务员郭姓,连说回去就会被开除,不仅如此,他的房产证还押在公司财务,到时候,公司会向他索要赔偿的。

    小郭满眼绝望,几(欲yu)成了裘乾(身shen)后的跟(屁pi)虫。裘乾驱赶不走,又不能当成苍蝇一巴掌拍死,烦闷不堪,忽然心生一计,想到了仙人跳,于是,他伺机躲开这个郭经理,厚着脸皮找云豹帮忙去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