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酷文学城目录

北门 第138章秦粉受辱

时间:2018-10-12作者:严冰舒

    从饭店到停车位这短短一段路,秦粉的桃红粉面时不时靠在李未央的肩上,也不知道装醉还是真醉,不管怎样,都让李未央欣喜若狂。

    搀扶着美女老板,李未央暗说这回走了桃花运,不过,他并没有知足感,他的理想十分远大,他心说,若能把这个美女老板凉拌了,他可就赚大了。

    但在表面上,李未央仍然装出一派谦谦君子的模样。等他将秦粉送到公司附近秦粉的单(身shen)住所,关上门,他故意问这位风流女老板,要不要女秘书卜凡赶过来照应。

    说着,他拿出手机,拉出要给卜凡打电话的架势。秦粉摇摇晃晃地站起来,说道:“别打,都到下半夜了,她家离这又远,不要惊扰她,免得影响明天工作。”

    说着,秦粉的双手就搭到李未央的肩上,吹气若兰,轻轻来了一句:“今夜,我要你陪我。”

    边说,秦粉边定定地迫视李未央,眼里燃烧着烨烨烈焰。

    这等好事,李未央祖宗十八代烧了三个世纪的高香也未必求得来啊。李未央跟着来了一句:“只要领导需要,我随时恭候。”

    秦粉一听,冲李未央嫣然一笑,继而勾起了他的脖子。

    厝火积薪,很快,两个人的喘息就渐渐告别了均匀。

    但见:李未央的嘴小心翼翼地伸向秦粉,像是一种试探;而秦粉的美眸慢慢闭了起来,脸庞微仰,红唇吸动,半似一种被俘,半似一种挑衅。

    那一夜,秦粉(春chun)风满渡,风(骚sao)无比地满足了一回,花慵为止,蝶懒与否,她认为与己无关!黎明之前,她早早就把李未央赶下了(床chuang),说道:“记住,我和你只是领导和助手的关系,你不要乱讲。再者,我们只有这一次来往,以后,你不要来纠缠我。只要你工作好好干,我不会亏待你的。”

    半带威胁,半带哄骗,可谓刚柔相济。李未央**一夜,纵(情qing)享受的同时也在积极配合领导的工作,这时候,他感觉自己贡献蛮大的,因而有些居功自傲,肆无忌惮地欺到秦粉跟前,笑道:“是吗?你说真话还是假话?”

    说着,他就(欲yu)去摸美女老板睡袍里的那两只鸽子,秦粉没有躲闪,低声喝道:“我看你敢放肆?!”

    这他妈的游戏是秦粉主动提出玩的,玩过以后,人家反倒变成放肆的了。

    李未央一见秦粉沉下脸,他的手臂就凝滞在半空,整个人变成手杖木偶似的,心里,难免有一种另类的失落。失落之际,不(禁jin)叹道:“女人的心,海底的针。要想摸透你的心思,真难!”

    秦粉冷笑一声,“是吗?想在我面前装雏呀?没人认为你是处男。你快走吧,被人看见多不好。”说着,她推推搡搡,犯不上扬鞭,就把李未央赶到门外。

    李未央一走,秦粉顺手将门一关,故事就结束了。她也没多想,只想舒舒坦坦睡个回笼觉。

    可是,倒在狼藉不堪的(床chuang)上,她怎么都睡不着。她睁大眼睛盯着天花板,回味与李未央整个偷(情qing)过程。这个过程波澜不惊,没有甜蜜,也不让人后悔,她只看见脚印刚一留在沙滩上就被海潮蹍平,潮水退却,没有任何痕迹。待到失望的暗流随浪潮退却,受伤的姿势就有一些固定,一时没有舒缓的自由。

    秦粉苦笑,她知道,她对李未央没有那种(爱ai)的感觉,她只是使用一件就便的发泄工具罢了。

    秦粉本以为李未央也是逢场作戏,不想湿手插进面缸里了,那家伙像块狗皮膏药一样粘上了她。

    这个李未央根本不惧秦粉的严词警告,瞅准机会,他经常(骚sao)扰秦粉。后来,他跑到秦粉的住所赖着不走,软磨硬蹭地,又与秦粉发生了几次关系,然后,他要求秦粉跟他确立恋(爱ai)关系。

    秦粉湿手插进了面缸里,摆脱不得,一度想雇凶杀掉李未央。烦恼越来越多,工作状态随之一落千丈。

    眼见女儿气色越来越糟糕,秦逾越只以为李未央配合不当,实在看不下去了,就把他调回了金色集团香港总部,然后挖来了“海龟”池有(情qing)。

    李未央被抛回香港总部后,一直没有放弃追求秦粉,闲来无事,他经常打(骚sao)扰电话给这个美女老板,看上去没完没了的样子。

    这时的秦逾越还蒙在鼓里。

    秦粉一意孤行去青屏投资房地产令秦逾越气愤不已,然而毕竟父(爱ai)金贵,秦逾越对女儿放心不下,又器重李未央如若赏识私生子,就特意安排李未央去青屏辅佐女儿,一面借此约束女儿的任(性xing)。

    这下可好,手捧尚方宝剑,来到青屏以后,李未央更是有恃无恐,又有风流往事打底,(骚sao)扰秦粉时,就更为放肆了。

    卜凡看在眼里气在心中,实在忍无可忍,有一天,她就将李未央猥亵秦粉之事添油加醋地告诉了秦逾越。秦逾越这才知道女儿被李未央欺侮已久,盛怒之下,很快,他就将李未央调到了上海。

    自从许健接替杨小垡成为秦粉的司机兼职私人保镖,李未央首先将这个姓许的当作头号(情qing)敌看待。等到调回上海以后,这一天,他特意请池有(情qing)吃了一顿饭,从池有(情qing)的嘴里,他得知秦粉原来并不喜欢许健,这时,他的心里才稍稍踏实一些。

    不过,许健常伴秦粉左右让李未央无法消弭个中的恚嫉,杨小垡被炒鱿鱼,罪责他也归咎到许健的(身shen)上。

    池有(情qing)早已知道李未央觊觎秦粉的美色,这时,他又一次建议李未央趁早鸣金收兵。

    他说:“我这个老同学的(性xing)(情qing)我再了解不过了,真要是她不感兴趣的东西,你越是靠近,她就越是反感,结果呢,那只能是自讨无趣。”说完,他摊了摊手,接着,就谈及秦粉与陈君寻的暧昧关系,说秦粉去青屏投资,一个重要的原因是为了接近陈君寻。

    一席话令李未央浑(身shen)刺毛,不过,他依然(胸xiong)有成竹,就听他说道:“我一定会彻底征服她的,彻底!到时你尽管喝我喜酒吧。”话中好像还藏着话。说完,他哈哈大笑,就差没说,他某年某月某夜,已经征服过她了。

    这家伙野心勃勃,他想得到的不单单是秦粉的(身shen)子,半年下来,牛气冲天的股市让他揎拳捋袖,怎奈股本太小翻不起大浪,他计划买通财务主管挪用金色集团资金,借金色集团的金鸡,下一枚属于自己的金蛋,然后捧这枚金蛋开创个人事业,哪怕秦粉发现了猫腻,人都是他的了,定然不会为难于他。

    一想到早晚要离开金色离开秦粉,他直想早一天把秦粉玩腻,然后把她甩到南墙,像擤鼻子那样,也不失为一种胜利。有了这种想法,这家伙开始精心准备一场战斗。

    这一天,李未央又来到青屏。他这次不是因公出差,纯粹是泡妞来着,是想裹挟秦粉以实现他的兴业计划。

    秦粉正在办公室里加夜班,猛一抬头,见到鬼似的,李未央神不知鬼不觉地闪(身shen)进来了,龇露着烟渍牙,正冲着她笑。

    秦粉直惊得后背冒汗,刚要撵李未央出去,却见他轻轻关上门,然后走过来将一盒光盘放到她的办公桌上。

    “想听歌吗?我把你那些动人的**声刻录进去了。”

    这家伙诡谲地微笑,嘴里的异味,穿刺着清新的空气,像一种改良后的武器,边说边往秦粉靠近。

    秦粉料定李未央是想拿个假光盘要挟她,沉声呵斥道:“离我远点,知不知道你说话口臭?!”说话间,她心里有一种雀击乌云、鸭搏漩涡的挣扎,显然,她是佯作强势。

    李未央收起光盘,不以为然地说道:“别发这么大火,秦总,生气很容易让人衰老的。等一会,我到你别墅去,放给你听,咱俩重温旧(情qing)。至于说许健和卜凡嘛,让他俩死远点,别误了我们好事。只要你再顺从我一次,这盒光盘就是你的了,你(爱ai)怎么处置都成,哪怕扔进马桶我也不管。你心里明净,我非常留恋你的芳体深(情qing),我喜欢你,这是真的。”

    说着,他绕到秦粉(身shen)后,捧起秦粉的大卷发,抓一绺塞进嘴里。

    秦粉这才知道光盘是真的,恼羞成怒地嚷道:“你放手,这是头发,不是草!”

    话音未落,谁知李未央一把将她抱了起来,咬住她的头发,让她投鼠忌器,然后,将她按趴在办公桌上,扑了上去,满脸凶恶。

    “你骂我是畜生?是呀,我是畜生,我若是叫驴你就是草驴,我若是公猪你就是母猪,为了金色的烟火传承,反正咱们得交配。”

    吐出那绺头发,李未央强行将秦粉翻过(身shen)来,一边(淫yin)笑而言,一边去扒美人的衣服。

    山自重,不失为威峻;海自重,不失为雄浑;人自重,不失为尊严。这时的李未央哪讲什么尊严?就见他像一只荷尔蒙到处乱窜的公羊,手忙的程度,远远大于脚乱。等到他侵入美人内衣里处,他居然扯断了文(胸xiong)的吊带。

    秦粉实在受不了了,可怜又缺乏足够的反抗力量,正绝望之际,这时,许健买盒饭回来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