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酷文学城目录

北门 第137章花海狂奔

时间:2018-10-12作者:严冰舒

    二人找到同流合污的入口,很快就有了更深的交集。这时候,服务员将炒菜送了过来,陈君寻打开啤酒,斟满,将筷子大头那端伸进杯里蘸些酒,往桌子上轻轻磕三下,意即敬天敬地敬父母。然后,他挑几块牛柳狼吞下肚,一边喝酒,一边浪漫地描写:敝人约等于侏儒;歇顶;大鼻子;戴着眼镜。矮小出精品;秃头绝顶聪明;大鼻子(性xing)感;戴眼镜纯粹文明。反正敝人是二十一世纪典型的美男子。

    在做销售方面,陈君寻满嘴跑火车,说一千句话不会重复一句,是个十足的江湖油子;在泡女人方面,他花言巧语,流氓话可以论斤称。加之深厚的文字功底,论及撩妹,那真叫庖丁解牛游刃有余。

    看到他这则短信内容,里边关于二十一世纪美男子的描述岂止恶心?那真就恶心他妈给恶心开门,恶心到家了。

    罗玉珠偷偷欣赏陈君寻那副自鸣得意的思想家的面孔,她的心灵的花朵,有一种别样的怒放,又觉得谎言十分新鲜,忍俊不(禁jin),回道:这好惨呀,我要是上个世纪结婚多好,眼看一年年变老,二十八了,没办法,只能凑合着在二十一世纪嫁人咯。

    陈君寻眼睛倏然放光,弹(射she)着笑脸,回复:美眉二十八岁?

    罗玉珠眼见自己下的(套tao)收到了效果,索(性xing)欺骗下去,回道:哥哥千万别嫌弃小妹年龄偏大。

    陈君寻回道:你能再大一些更好。

    罗玉珠微笑,回复:我也想,只可惜哥哥结婚了。

    陈君寻回道:说我已婚,何以见得?

    罗玉珠回道:我猜的。我在网上见过你的简介。你说一个三十四、五岁的男人,如果再不娶老婆,生理上能没障碍吗?

    陈君寻笑了笑,回道:片面。

    接着,他出言无状,又回道:敢(情qing)阿妹入列美女族,美眉多高?

    罗玉珠回道:你还没有告诉我,你多高呢。

    陈君寻(欲yu)擒故纵,回道:惭愧得很,四舍五入,我一米六。

    罗玉珠莞尔一笑,深(情qing)地望着陈君寻撒谎时那副得意的面孔,她比他更加(春chun)风得意。就见她慢慢吸一口(热re)(奶nai)打着掩护,回道:(身shen)高也有四舍五入之说,好玩,不过,一个舍字让人很难捉摸,上至一米六四,下至一米五五,这个范围也未免太大了,狡猾。

    这边,陈君寻又被逗乐了,连干两杯啤酒,回道:美眉一定很有优越感。

    罗玉珠回道:那还用问吗?小妹我和你不一样,四舍五入,我一米七。接着,又回道:哪怕我166厘米,也是压着你。

    压着我?我擦。

    陈君寻无比龌龊,流窜的荷尔蒙一经心灵的臆断,于是变成了一种错误。回复:霸道,男女之间不能说压。想我了?

    瞧这家伙,汉字耍得跟杨家枪似的,又自我感觉十分良好。其实,他说这话只是比幽默更黑一些,如山炮自虐,拯救了快乐。

    一位亭亭玉立的花季少女,就这样被他肮脏的灵魂以隐形的方式玷污了。

    罗玉珠眼见对方耍起流氓,有些不高兴了,真想“噗”他一口,却又不敢,连忙回道:我不喜欢说脏话的人,你既知识渡人,更不应该。

    陈君寻受到打击,顿了一下,接着,以流俗过渡,问道:说,到底想我没有?想我了?

    罗玉珠何其聪颖,没有正面回答,而是回道:你说呢?

    陈君寻狡猾地回道:世界上没有强迫的真心。我的想法,其实和你的一样。

    过渡途中,试探出对方没有翻脸之意,陈君寻反倒敛住坏笑,觉得对方是位襟怀宽广的淑女,果真不再放肆,接着发去一条:看来不能问你芳容如何?不然,挨训不说,我又要搬起石头砸自己脚了。

    罗玉珠咬文嚼字,辩驳:既是芳容,还能丑吗?

    陈君寻回道:美眉好厉害。美眉叫什么名字?

    罗玉珠回道:不是早已告诉你了嘛,我姓白,叫白色。

    陈君寻本就故意问她的,这时回道:白色!名字好纯洁。我很喜欢白色,但是白色不像是你的真名。

    这家伙一语双关,又想深探对方老底。

    罗玉珠如饮甘醴,面泛红晕,却又调皮地回复:白色,这次你可要记住咯。再有,我可警告你,喜欢到了极点,当心变色!

    这回,轮到罗玉珠主动挑逗陈君寻了,想必,她在为她刚才的一个严肃寻找出路,她不想因为过于正派,让对方对她失去兴趣,所以多少带些违心的庸俗。

    不想姓白,难不成想姓黄?听到与颜色有关的东西,陈君寻的心思又不用到正地方去了。此时,若说罗玉珠像位白雪公主,他分明就是一条拉着雪橇的公狗大黄。

    这二人你一来我一往,拉锯似的,生生锯倒了诸多障碍物。浪费着时间,一箩筐的话,没有一根头发丝的重量,只如缠绕的(情qing)丝罢了,却又津津有味,乐此不疲,如花海邀约之狂奔,浑然感觉不到疲惫。

    有时候,我在想,在这个网恋盛行的时代,若是梁山伯、祝英台重新投胎转世,他们还会化蝶吗?再忠贞的(爱ai)(情qing),是不是没有一丝动摇?再忠诚的誓言,是不是没有一点褪色?是(情qing)约束了(性xing),让它不要放纵;还是(性xing)产生了(情qing),期许它不要变质?在吻牌时代的漩涡里,任何人与网恋绝缘都是不可能的。网络的(诱you)惑,消磨着正义的人格,风化着忠贞的(爱ai)(情qing),在欺骗、浮华、(骚sao)动、失望的间隙,每插一脚,谁都无法踏踏实实地点击生活。

    陈君寻浑然没有罪恶之感。他这种撩妹方式,无论定位为不负责任的谈(情qing)说(爱ai),还是空虚(骚sao)动的稍微带着流氓腔调的引(诱you),在精神荒芜的时代,俱都成为吃货们增加食(欲yu)的上等食材。

    而清纯无比的青(春chun)女孩非要偷偷混入吃货堆里。

    在同一个空间,相隔不出十米,网络让罗玉珠对作家沉吟的歆慕从天涯缩短到了咫尺,却让陈君寻对白色女士的想象从咫尺拉长到了天涯。

    由此可见,网络就像一个化妆师,很多人与事,很多风景,在距离无限靠近之前,它都起着美化作用。

    这就是吻牌时代的一大特点。

    那么,什么叫吻牌时代呢?我在前文已经讲过:

    从二十世纪九十年代后期的网络流行,到二十一世纪初端的网络疯狂,短短几年时间,这个时期的婚姻与(爱ai)(情qing)正运动着一场革命,那是丘比特骑着信息的鸵鸟在飞奔与漫(射she),背囊里装满了神箭,那些箭镞不管是金做的还是铅做的,也不管你疗伤还是中毒,幸福还是忧悒,我想告诉你:那只是丘比特的一次童趣的玩耍!

    许多人痴迷于这场(情qing)人入彀的(爱ai)(情qing)革命,网络的力量让丘比特神箭的(射she)程远到天涯。迷离的人们随时随处都可能被箭中伤,被(爱ai)纠缠。(爱ai)(情qing),就像网络电波一样围困着人们,有些人希望这场革命能够成功,也有人将它看成洪水猛兽,希望它失败。先恋(爱ai)然后**,还是先**然后恋(爱ai)?在网络的世界里,人们似乎已经模糊了这两个问题的本质区别。

    传统的媒妁,正在逐渐走向失业的窘境,而网络的红娘,让媒妁也渐渐害起了相思。这就是世纪之交,人类社会的新型(爱ai)(情qing)格式,从最初的小众到后来的普及,一部电脑堪称一座鹊桥,也就是这个时期,我将它命名为吻牌时代。

    (情qing)窦初开的罗玉珠不仅占据了乔袖的位置,在随后的岁月,她也让秦粉、傅忆(娇jiao)的领地有所缩减。

    不过,(爱ai)(情qing)一旦有了**的表达,就会让回忆变成回味。回味淡了,就会一天天遗忘;回味浓了,就会变成一种盼望,这种盼望能让(爱ai)越陷越深,直至不可自拔。

    秦粉就是一个鲜明的例子。

    自从迷恋网络并在网络世界偷吃(禁jin)果,秦粉的心一直不定期地疼痛。(爱ai)与痛,(欲yu)求与拒绝,毫无章法地纠结在一起,就像上帝与魔鬼,灵与(肉rou),在不停纠缠。每当云莅雨至,她的生理上的刺激(欲yu)就会空前高涨,而当疯狂的快感稍纵即逝,她就像被巨大的海浪打到海岸,从浪尖之上翻落,在沙滩上痛苦地搁浅。迷离疯狂与彻悟痛苦,她无法摆脱这种矛盾的自(身shen)合力,一种快乐与痛苦冲抵化零的神奇的力量。

    等她来到青屏,在与陈君寻经过那一次**的倾(情qing)表达以后,很快,她与陈君寻又有了第二次,第三次。

    秦粉与陈君寻的过密交往给自己带来很大的麻烦。制造麻烦的不是别人,正是狗皮膏药李未央。

    要说这李未央纠缠不休,怪也只能怪秦粉过于风流,非要偷吃窝边草不可。我已说过,喝酒只是一个耍流氓的借口,罪魁祸首当属原始本能的冲动。当初,若非秦粉(春chun)心((荡dang)dang)漾,见李未央风度翩翩,闪现玩弄一把的念头,酒后引狼入室,制造一夜风流,也不至于李未央变成狗皮膏药,给她带来无尽的烦恼。

    河车倒转,时光逆流。那天晚上,加完班以后,秦粉私下里邀请李未央去吃夜宵,问他有没有空。李未央一直觊觎这个年轻女老板的美貌和金色集团的财富,看穿秦粉的心思以后,他难免欣喜若狂,于是满口答应了。

    等到吃完夜宵,夜已经很深了,秦粉叫李未央送她回往住所。这时的秦粉看上去有些喝多了,本就十分俊俏的脸蛋醉色酡酡的,更如盛开的桃花,看了让人忍不住假装近视,近了还想更近。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