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酷文学城目录

北门 第136章咫尺天涯

时间:2018-10-12作者:严冰舒

    罗玉珠的出现延续了陈君寻与乔袖那种短信恋(爱ai)的方式。

    如果对乔袖忍痛割舍让陈君寻体味到“有一种(爱ai)叫放手”的酸涩滋味,那么,罗玉珠的出现让他明白:杜鹃满山的网络(情qing)话很难让人心如止水,网络的精灵极易让人萌发背叛现实的歹念,让人动摇(爱ai)(情qing)的专一壁垒,不需要你冲动地躬亲而行,幻化的世界自会有人帮你涂改前任(情qing)人的美丽形象。

    陈君寻起先不相信他的这一论断,当初,他的这一思想是他主观臆造,只当于他的长篇小说《(情qing)人节》里的点滴灵魂,但是,现在,他基本上认同了这个观点。罗玉珠用她新鲜的韵味迅速取代了乔袖在他心中的地位,同时,让他对这个精灵幻化着千般美好。

    罗玉珠的确将乔袖的美丽形象涂改得越来越模糊。那个决定下辈子嫁给外星人,又说想做妖,做妖只为吃陈君寻的青(春chun)之袖,无叶的芳华,再也清晰不起来了。遗憾之余,陈君寻对乔袖的思念变得越来越稀疏,越来越淡薄。

    而罗玉珠则一直站在明处沐浴着她与陈君寻的浪漫(爱ai)(情qing),除了自己,没人能够看得见她的白色浪漫,就好像长着一双过目眼,只有她自己洞穿自(身shen)的衣裳,透视自己(裸luo)行市井的晶莹玉体,她知道,这就是网络的魔术遮挡。

    罗玉珠寒假的前半段恰是江桐最忙的时候。眼看(春chun)节在即,为了应付上级领导节前检查,胡绍德告知江桐礼拜天来邮政局加班。江桐忙于局里事务,中午没时间回家吃饭,恰好女儿小柔在外婆家里,佣人樊姨回老家置备年货去了,这让陈君寻难得静上一静。

    陈君寻赶了大半天稿子,感到很满意,起(身shen)去厨房转几圈,见没有吃的,又不想动手做饭,再看看表,快到下午一点了,因而就想出去打打牙祭。

    望了望窗外,偶然间,他看见对面三楼阳台上有位漂亮的花季女孩往他这里凝望。毕竟年龄差距有些大,有代沟,他只觉得人家是在欣赏风景,就没多想,也没细看,大概印象就是这个女孩十七八岁的样子,正值豆蔻芳华,脸很白,又很漂亮。

    这位妙龄女孩就是罗玉珠。

    罗玉珠有个同学住在桃源公寓,而且就住在陈君寻对面的楼上。站在她家阳台上,就能看到偶像陈君寻在书房里踱步的样子,上楼下楼开车来去也能看见。罗玉珠听说这些(情qing)况,就跟这位同学走得特别近,混熟以后,常来她家串门,之所以这样做,也无非是为一睹偶像的风采罢了。

    陈君寻的肚子咕咕直叫,盘算着出去吃些水饺,因为近来腰椎间盘有些不舒服,出门时他没打算开车,而是决定步行。等他下了楼,冱寒的风鞭立刻向他裹来,他不(禁jin)缩一缩脖颈,抖擞几下藏青色的羊绒大衣,又习惯(性xing)地整理一下稍微变形的绀紫色的领带结。

    抬头仰望天空,在那个湮没了太阳的地方,天的表(情qing)十分冷峻,再往西望,褪了色的乌云呈现黧灰的颜色,仿佛打着一块块灰色补丁。见此(情qing)景,陈君寻感喟一番,搓一搓有些神经质的手,给自己一些(热re)量的补偿。

    罗玉珠在西安给她桃源公寓那个同学买两件秦佣纪念品,回来的当(日ri)上午就给那同学送去了。在那个同学家吃过午饭,她在阳台上正聊着西安见闻,这时,就见陈君寻出了单元门,然后往小区外去了。

    陈君寻这一走,罗玉珠可就少了畅谈的激(情qing),忙对同学说,她把答应陪小姨白美妙买衣服的事(情qing)忘了,然后就匆匆离开了同学家。

    几天前青屏地区下了一场大雪,有些路段,人行道上的积雪被马路工人清扫殆尽,残存的融化成水继而结成薄冰贴敷在路面上,走起来依然很滑。陈君寻一边步行,一边扼腕扩(胸xiong)做着温和运动。

    罗玉珠自恃车技不错,骑自行车慢悠悠地跟在偶像后边,风大路滑,正好给她一个慢行的理由。就见她一会儿停下来脱掉手(套tao)佯装手冷搓手哈(热re)气,一会儿回头张望佯装等人,生怕她的偶像猛一回头看出端倪。等到陈君寻进了一家“水饺城”以后,她将自行车扎稳,又在外边站了几分钟,估计陈君寻已经坐定,这才进去。

    虽说下午一点,“水饺城”里顾客仍然很多,酒客居多,声音嘈杂,觥筹交错。

    这个“水饺城”空间其实并不大,地面这层算是大堂,摆着十余张桌子,罗玉珠站在自动门里侧,装作选位子,环顾四周,很快,她就搜索到坐在一张小方桌旁的陈君寻。

    罗玉珠登上了小高层雅座,这小高层同于南国少数民族地区杆栏式民居风格的阁楼,虽是起地一层,但与地面那层相互连通处于同一个空间,阁楼的一侧有一个楼梯,四周为雕花护栏。

    罗玉珠选一个靠近雕花护栏的拉花吊椅坐下来,这个吊椅与陈君寻横向成一条纬线,离他相隔五六张桌子,加上水平地面,呈锐利的俯角。在这里,她恰好可以窥视偶像的一举一动而又不易被发觉。

    “这里雅座是收费的,每张桌子收费二十元钱。”这时,服务员走过来说道。

    罗玉珠与父亲罗建业经常来这个地方,对饭店的规定并不陌生,因而说道:“我知道的。谢谢。”

    服务员说:“小姐几位,就一个人吗?坐这里,每张桌子最低消费一百。”

    罗玉珠微微一笑,说道:“这个,我也知道。”

    服务员又说:“那好,请问小姐要些什么?”

    罗玉珠已经在同学家吃过午饭了,浑然没有食(欲yu),看一看菜单,她点了二两基围虾仁水饺和一杯(热re)牛(奶nai),又要了一盘牛(肉rou)和一份卤鸭,这才达到一百元消费底线。她心想,待会将牛(肉rou)和卤鸭打包带给爷爷吃,一箭双雕,也不失为一种高超的江湖武功。

    另一只雕,当然是指陈君寻啦。罗玉珠想着就觉好笑。一切妥当以后,她将短信提示音调成静音模式,装作不知道陈君寻行踪似的,发去一条短信:兄台现在有空吗?有空的话,赏个脸,陪小妹聊一聊。

    陈君寻饥肠辘辘,点两道荤菜小炒和半斤三鲜水饺,另外,要了两瓶啤酒,然后叮嘱服务员动作快些。

    正当他等得不耐烦,这时手机震动起来,收到了一条短信,拿过一看,是那个自称白色的女老板的号码,见到这个号码,他的饥饿之感就像一座山峰,顿时就被削去尖顶。

    哥哥在做什么呢?罗玉珠又发去一条短信,问。

    陈君寻沐猴而冠,回复:觅食。

    望着陈君寻那副撒谎的油子模样,罗玉珠轻颦巧笑眼角留(情qing),又发去一条:发现猎物没有?

    陈君寻回复:发现一只天鹅。你在做什么?

    罗玉珠一直自诩高手,这一见人家把发现天鹅与她的踪迹联系到一起,以为被发现了,吓了一跳,慌忙缩了缩脑袋,小拳头跟着攥紧,芳心“扑通”、“扑通”一阵狂跳,不敢再行张望。

    过了一会儿,偷偷而窥,见陈君寻没有异常,她编条短信发了过去:我们西安下雨了,(挺ting)让人心烦的。我正在午休,躺在(床chuang)上却怎么也睡不着,我想,我可能、大概、也许、或者想你了,所以就给你发短信。

    罗玉珠一直对陈君寻谎称是西安人,想起昨晚看过西安地区天气预报,她眸子一转,来着这么一出。之所以这样做,显然,她有她的目的。

    陈君寻确被迷惑,见对方玩起文字游戏,他忽然书香四溢,回道:恰好我一个人在享受着无聊。

    享受着无聊?那该多高的生活境界?罗玉珠蹙了蹙鼻梁,美眸随之微微一眯,竟有秋水溢出,纯到无法形容。可她非要佯装成熟女(性xing),故意撂下烟幕弹:生意上有人帮我打理,麻将不会打,酒也不会喝,我也很无聊。

    陈君寻回道:恭喜你,看来,你比上帝懂得孤独。

    罗玉珠笑着皱了皱眉头,回道:拍马(屁pi)。

    陈君寻粲然一笑,眼珠子仿佛被手机屏吸住似的,看那笑相,不是有外遇,就是脑子有毛病,回道:拍马(屁pi)远不如摸马(屁pi)。

    一滴水的冲动,也可搅动整湖的(热re)烈。处在青(春chun)期的罗玉珠就被陈君寻吹皱了心湖,难免往男女之事上去想,再一偷窥陈君寻得意的神色,她真想往陈君寻那里啐口唾沫,但她不敢暴露自己,而是快速地发去一条短信:你敢?借给你一百个胆子!

    很快,陈君寻发过来一张坏坏的笑脸。饥饿感没了,虚拟的秀色,似乎胜过真实的物质,画饼充饥,远难胜此。

    罗玉珠将手机放在桌子上,眼睛又移回到屏幕,心想,这样聊下去又要吃亏,不行,非得讨他一些便宜不可。想到这里,话题一转,发去一条:上次,兄台告诉我网上有你照片,可是,我众里寻伊千万遍,就是没看见你的尊容,兄台既然是作家,就给我描述一下你到底何等模样吧?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