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酷文学城目录

北门 第135章相思尽染

时间:2018-10-12作者:严冰舒

    思绪总与记忆里那番风景纠缠不清,蹉跎过后,伤感如影随形,看懂了,起伏于暗夜,失眠越来越多,越来越长。很快,角色反转了,现在是乔袖思念如潮的时候,她好想给作家陈君寻讲一个故事,而作家陈君寻呢?此时,陈君寻正在广州会面歌手崇子鹤,似乎不愿意成为她的听众。

    歌曲《≈(爱ai)》带来巨大的成功,也使得词曲作者的名字(日ri)渐响亮。尝到甜头以后,陈君寻决意与崇子鹤再度联手,于是,借出差机会,他就与崇子鹤在广州喝下午茶来着,商讨合作事宜,顺便递过他的几首新词,供崇子鹤筛选。

    期间,陈君寻没料想收到乔袖一条短信:昨天夜里,我看了你的一篇叫《天使(情qing)书》的小说,那里边的新疆女孩,是不是我?

    北京一别,乔袖发誓,她再也不见陈君寻了,再也不会向那个(情qing)感导师般的臭男人发一条短信,哪怕只是一个小小的问号。可事实证明,她根本打败不了层林尽染的相思。她筑坝挡住了汹涌的(爱ai)意,却防不住流氓文人如诗的浪漫。那篇《天使(情qing)书》显然击打到她的灵魂深处,破译了她的相思的密码,她可以严防(爱ai)(情qing)的(诱you)惑,却是把控不住回忆的溯流,所以,她败下阵来,推翻自我,有意捡拾那个臭男人的思想碎片。

    陈君寻不知乔袖所想,那女孩好久没有联系他了,好像石沉大海的那种,找到男朋友了?嫁人了?或许今生永不再见。不想,现在,她又出现于他的生活。

    这一见乔袖突然平地冒出,问及小说里那个新疆女孩,陈君寻坚决否认,回复一条短信:不是。

    乔袖回道:我感觉你写的就是我,不过,我又没有那么美好。

    陈君寻想了半晌,回道:我也没有小说里那个作家那么专(情qing)。

    乔袖回道:你的话,好像比以前少了好多。君子三思而后行,你比以前更成熟了。

    陈君寻顿了顿,回道:是老了。

    乔袖见后,鼻子一酸,回道:不,你一点都不老!一点都不。

    她还想敲出一句话:我不想让你老。沉思片刻,到底还是停下了。

    是啊,她现在算作什么呢?一丝不挂,白送给人家,人家都不稀罕的货色,她还要怎么个犯((贱jian)jian)?

    诅咒着自己孟浪的进攻,乔袖后悔给陈君寻发出短信,念及陈君寻的年龄,又有一些岁月的悲悯。

    陈君寻仿佛感知到了乔袖的小激动,他亦心有温存,却是不敢给予安慰,只是淡淡地回了两个字:谢谢。

    乔袖经不过这种冷淡,回道:你变了。看来我们真该结束了,若再继续交往下去,恐怕你连一个汉字都不会写了,我们的作家先生,别因为我,你丢了手里的枪。

    这姑娘回复的语言,隐隐透出一股幽怨的气息。陈君寻感觉到了,可是,他又能怎样呢?他要沉沦下去,把这个纯(情qing)女孩祸害到底吗?

    想了想,他回复道:一开始,我们就不应该相互俘虏。我们是很好的朋友,对吧?

    切,他这要返璞归真了!

    正聊间,崇子鹤从洗手间回来了,打诨般地问道:“又跟哪位美女聊天的?”

    此时的崇子鹤,虽然已是名声鹊起的歌手,可私下里说话行事依然十分猥琐。虽然,但是,这种逻辑,用在乌烟瘴气的娱乐圈,似乎就是一个错误。

    陈君寻说道:“一个在新疆生活过的女孩。”

    强调在新疆生活过,他是为了纪念乔袖辞去乌鲁木齐的工作,专意去北京陪他。尽管后来不欢而散,那个精彩的过程,那种青(春chun)回访途中的浪漫与挣扎,依然令他十分感动。

    崇子鹤兴致勃勃,问道:“漂不漂亮?”

    这家伙,标准的以貌取人啊。

    陈君寻若有所思,然后慢吞吞地说道:“很秀气,很清纯。”此时,除了与青(春chun)有关的字眼,他不想用多余的词语来形容乔袖。世界变化太快了,人心的堕落或者轻浮跟着提速。随着更多的不经意间的精彩纷乱呈现,对于他不能拥有的纯(情qing),他采用回避的态度,绝对不敢多想,唯有尊重待之,因为尊重,到现在,他终于可以淡定下来,

    崇子鹤邪恶地笑起来,伸手一指陈君寻的额头,((逼))视,“原装的吧?被你用过了?!”

    陈君寻闪(身shen)躲过崇子鹤指戳,脸色一沉,说道:“她是一位好姑娘,像莲花一样,出淤泥而不染,咱们这些俗人不可以亵渎!”

    一听说出淤泥而不染,崇子鹤兴趣更浓了,鬼笑不改,说道:“好姑娘肯定是。我们陈大作家的女人,哪一个不上档次?我瞅瞅,让我瞅瞅。”正说间,他抢过陈君寻的手机,看到发短信人手机号码以后,惊呼道:“哇,小嫂子?与上次我看到的是同一个人吧?”

    那次陈君寻去广州,也就是《≈(爱ai)》后期制作那阵子,崇子鹤请陈君寻到夜总会花天酒地一回,名义上是他做东,结果陈君寻付了账。崇子鹤感激陈君寻慷慨解囊,出了夜总会,他让其他几个朋友先回去了,他则叫来一辆出租车,执意将陈君寻送回宾馆。

    路上,恰好乔袖给陈君寻发来几条带着思念(性xing)质的短信,见陈君寻不回复,(情qing)动不已的乔姑娘又给他打来电话。

    崇子鹤非常聪明,那时见陈君寻拿手机的姿势有些倾斜,像是故意躲他,他就带着几分好奇,伸头想要偷看,一边问道:“是嫂子吗?”陈君寻心里有鬼,却是装作毫不在意的样子,说道:“一位网友。”“哦,小嫂子!原来你公粮不够缴的啊,难怪对那个小姐没兴趣。”崇子鹤恍然大悟,像是发现美洲新大陆,兴趣跟着暴涨,说道:“我瞅瞅上边有没有红嘴唇印。”说着,他冷不防抢过陈君寻的手机,去看上面的内容。笑脸婆娑,让人很难跟他翻脸。

    看到**的短信内容,崇子鹤大放厥词道:“哇,好酥心。说,你约了没有?”放((荡dang)dang)不羁,浑然不顾出租车司机的存在。陈君寻却是要些脸面,把手机抢了过去,矢口否认会网友之事。

    那时的崇子鹤苍蝇吃鼻屎上了脸,连说陈君寻此地无银三百两,又问女子多大年龄,漂不漂亮,(性xing)不(性xing)感。言语活泛,看上去兴趣十足。陈君寻被缠得着急,就说,论相貌比不上刚才那几个小姐,但是若论品质,则比她们干净多了。

    崇子鹤一听,小嘴馋得“吧唧、吧唧”的响,就如一条多天没有吃食,跃跃(欲yu)试想要跳出玻璃钢的龙鱼。他不知道跟陈君寻聊天的女子到底有多倾国倾城,心想得空虎口夺食,于是努力去记乔袖的号码,中间数字记得对不对尚无定论,但是尾号绝对记得精准。

    这回,再一看跟陈君寻聊天的手机号码,尾号跟前次完全一致。崇子鹤心花怒放,暗道:这么长时间还保持联系,这哪里是网友?分明长线(情qing)人啊!

    崇子鹤好奇心重,由此,他对乔袖产生了更大的兴趣,幻想着有朝一(日ri)约见一面。当然,这个邪恶的念头,他绝不会告诉陈君寻的,表面上,他不动声色,依然与陈君寻保持着(情qing)同手足的朋友兼合作伙伴关系。

    生命里,绝对有一条轴线,根植于每个人最旺盛最动(情qing)的阳台,有的人几时,有的人几天,有的人几岁,有的人十几岁,有的人几十岁,反正在历史的车轮下,终究都被碾为虚无。

    说着说着就到了二00四年农历年底,对于高一女生罗玉珠来说,这是一个愉快的寒假。

    这天,一列火车自西向东风驰电掣般往青屏方向驰去,时而拖曳一声长长的嘶鸣。卧铺席车厢内,花季少女罗玉珠看了看手机上时间:凌晨五点。她一时遏制不住激动的(春chun)潮,心里暗说,再过两个小时就到家啦,但愿到家就能看到你,我亲(爱ai)的沉吟作家。

    罗玉珠揉了揉惺忪俊眸,睡意全无。自从陈君寻、江桐结婚纪念(日ri)那天她向陈君寻发出第一条短信,她的感(情qing)就在一天天升温,自称名叫白色,是位女老板,几多美化,然后向陈君寻一路猛攻。

    陈君寻避开江桐,偶尔也会给他想象中无比美好的“白色”打去电话。但这时手机还是双向收费,因为不想浪费对方的手机费用,他更多采用短信聊天的方式。

    罗玉珠心里装满了对陈君寻的依恋,好像陈君寻是世界上最完美的男人,成熟、幽默、英俊、潇洒以及才华横溢,几乎成了这个男人的魅力模式。望眼(欲yu)穿,一(日ri)三秋,相思难眠,甘饴寡味,定然是她这个小妮子心灵的真实抒发,如火的(情qing)丝,燃烧在起伏的潮水,水与火的相生而不克,唯有(爱ai)(情qing)可以做到。

    罗玉珠翻阅手机短信内容,在聊天记录里,满怀幸福地找寻着她与陈君寻交往的花絮什锦。

    寒假伊始,她在西安的姑妈家里玩了几天,同时,她用当地电话跟陈君寻进行好几次长谈,以电话区域号迷惑陈君寻,证实她果真家在西安。

    这位花季女孩之所以有个西安手机卡号,是“五一”节期间,学校组织去西安看兵马俑时她在那里买的。这女孩很有经济头脑,为节省手机漫游费,就买了一个当地手机卡。回来以后,这卡一直闲在家里,后来,有一天,她突然灵光闪现,想用这个卡号为武器,向陈君寻发(射she)丘比特神箭。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