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酷文学城目录

北门 第133章天使情书

时间:2018-10-12作者:严冰舒

    “为什么呢?”女孩问。

    作家笑道:“这全是因为距离产生了美。”

    女孩一听,一声不响地挂断了电话。

    女孩后来一直留在新疆。

    “回来吧,再也不愿过这种整(日ri)与你的照片说话的生活了。”一天夜里,作家打电话乞求女孩。

    女孩好像正在啜泣,“其实,我多么希望回去和你在一起,可是,如果有一天我们划破了距离的美丽,看到美丽上留下的伤痕,我想,我会一刻都活不下去的。”

    女孩到底没有回来,后来,嫁给新疆当地的一个维民。

    作家非常伤感,同时更加懊悔自己所讲的那个故事。也许,真的像故事里讲的那样,那里根本没有天使恋(爱ai)的女孩,只是一处年久失修的老宅罢了。灵验呵,作家苦笑。

    作家与女孩一直恪守与珍视着那段距离,无论女孩成为女人,还是从女人逐渐变得完整,又从完整变得龙跃,夕照祥和。

    “很快,我们就会变得更老更丑,变得停止思维与走动,变得与世界断绝一切音讯,所以,我们不如早些彼此忘记了吧,早些埋葬那份神圣的美丽,趁现在还有力气。”有一天,依然茕茕孑立的作家对电话那头的昔(日ri)女孩说。已经年逾花甲的昔(日ri)女孩一听这话就涌起了伤感,她好像听到作家年迈苍重的脚步声了。

    昔(日ri)女孩说道:“那么,你就到新疆来吧,来一趟,让我好好读一读你的白发吧,读你的眼睛,这么多年来,你在我心里一直都是最完美的,距离,已经不再重要了。”

    作家听后哽咽了。

    作家卒于一个清风绕指、月光如诗的夜晚,脸带微笑,平静且很安详,看上去,似乎正躺在一个幽蓝幽蓝的梦里,聆听一位女孩诉说着暗蓝色的心事……

    好一个悲催的故事。一杯白开水那样娓娓道来,波澜不惊,却是让人十分伤感。

    看完这个故事,乔袖起伏的心潮像极了傅忆(娇jiao),也是久久不能平静,虽然一个是阳刻的激动,一个是(阴yin)刻的激动。她感觉文中写的那个新疆女孩就是她乔袖,而那位作家,有点像陈君寻,又有点不像。

    那作家专(情qing)得让人窒息。虽然陈君寻没有人家那个高度,通过这篇文章,却也看得出来他对某段遗失(爱ai)(情qing)的怀念。

    显然,这段感(情qing)里有她乔袖。

    想起那段感(情qing)经历,那份痴(情qing),那种(热re)烈,那些无脑的冲动,乔袖苦笑着摇了摇头。

    那是**闹得最凶的时候,陈君寻滞留北京某家宾馆,乔袖冒着生命危险,从新疆千里迢迢赶来,专门投怀送抱来了。

    每一天都有大量疑似病例,每一天都有病人被确诊,每一天都有医护人员和病人同时倒下。

    在灾难面前,人类的肌体如此脆弱!恐怖、挣扎、与天争命和悲观厌世,如果你没有经过这场灾难,你永远都不会知道那时人们的心里有多复杂。

    那时候,很多人都像陈君寻那样在**面前学会了倾诉。当被电视里出现的一幕幕“抗非”(情qing)景所感动时,陈君寻感慨万千地对乔袖说道:“我们的民族经受太多的磨难,要抚平民族的创伤,我想,我们这一代人只有努力,绝不可怨艾天命,作为医生,如果有机会,我希望你到‘抗非’前线去,去小汤山医院,别这样整天守着我。”

    作为一名医生,乔袖也是非常感动于同行的敬业精神,不过,她说道:“不,我要陪着你度过这个危险期,在我们的生命中,我们虽然不能同甘,但可以共苦。我喜欢欣赏患难中你的笑容,那里边有深刻的思考。”

    陈君寻坐到(床chuang)边,软软的单人大(床chuang)的(床chuang)垫,像是一个埋伏着**的陷阱,也让他陷入了沉痛的思考,只听他说道:“厄尔尼诺,拉妮娜,南极臭氧层空洞,温室效应,人类离安全临界点到底还有多远?有时候想起来真的很可怕。”

    乔袖悄悄地跟着坐到(床chuang)垫上,接住了陈君寻的话茬,说道:“所以,我更有理由珍惜我和你的每一分钟。”

    陈君寻说道:“如果sars病毒果真是从果子狸(身shen)上传过来的,那么果子狸(身shen)上的病毒又是从哪里来的呢?有时候,我真想改行搞医学研究。”

    乔袖说道:“其实,不单是**。人类疾病谱正在发生变化,我想,这大概与‘餐桌污染’有关,泡打粉、吊白块、瘦(肉rou)精、蛋白精、增白剂、苏丹红、孔雀石绿、畜禽吃的激素饲料、蔬菜上的超标农药残留、膨大素、鸡鸭鹅猪牛羊(身shen)上使用的过多的抗生素,这些都是隐形杀手。”

    陈君寻高度认同了乔袖的观点,接过话茬,说道:“所以,我希望你多学习,人类所面临诸多难题,需要你们去解决。”

    乔袖付之一笑,说道:“这些涉及人(性xing)劣根的问题,应该交给你们这些作家去批判。我听说当今社会很多作家都逃避责任,不敢直面社会,现在看来,果然如此。”

    陈君寻被乔袖揶揄一通,说道:“也许你说的对,换个话题吧,说一说,我一个三十好几的大老爷们,是什么吸引你冒险过来陪我?”

    乔袖沉思片刻,然后说道:“我喜欢你的完美。”

    陈君寻说道:“你刚刚还批评我逃避社会责任,现在居然说喜欢我的完美,这不是自相矛盾吗?”

    乔袖也不遮掩,定定地望着(身shen)边这个大帅哥,说道:“我是说你那种风花雪月里的完美浪漫。”

    陈君寻一听,不(禁jin)笑出声来,继而正气脸色,说道:“完美只是一种美好想象,是一种假设。其实,我和你之间只能用两个字来概括,那就是快乐,不掺和复杂的东西。我也不想让我们变得复杂。有些东西,你有机会去体味,但是那要等到某个时候,不是现在。你不能提前,因为你现在体味还不够深刻,你没有做好思想准备,没有经受过**的煎熬与反思,没有经过一次成熟的青(春chun)回访,所以你感受不到它是多么的来之不易。”

    乔袖说道:“既然这样,那你为什么还对我这么好?你让我心里好痛,你在伤害我呢,你知不知道?”说着,她往陈君寻的(身shen)边挪了挪。

    陈君寻说道:“我只想找回不经意间匆匆流逝的青(春chun),用过来人的强烈的怀旧(情qing)怀冲撞自己,体味曾经拥有的不成熟。正因为那种不成熟,那种把人生看得非常简单的幼稚,才让人那么心动,那么久久难忘。从成熟拉回到天真烂漫的青少年时代,完全用成年人的味觉去完整地体验,你会发现青(春chun)的确很美。如果青(春chun)能够重来,哪怕只有一天,我也会用心感知那一天中所有值得珍惜的东西。所以,羡慕你们这个年龄理所当然,有羡慕,自然就有喜(爱ai)。其实我能猜出你的心事,希望我的打逗能让你快乐一点,因为,过度的心理负担不应该属于你这个年龄,不管你(身shen)边发生了什么!再者,你一直说我快乐,我真的快乐吗?快乐的生活难道就是孤单一人坐在车里不停地奔波?生活的方式有许多种,贵在态度。我之所以笑得出来,是想消化那些痛苦;之所以冲动难遏,是想让自己尽快归于平静。”

    归于平静?归于平静。你能平静下来吗?

    乔袖感受到陈君寻绵柔的痴怨将她包围了,这时,她睁大眼睛,美目流盼地盯住陈君寻,吸盘一般,柔声说道:“你平静的话,还会想我?得成比目何辞死,顾作鸳鸯不羡仙,我现在只想做妖,吃你!”

    说着,她的脸颊就飞起了红晕,然后又说道:“其实,在来这里之前,我每天醒来的第一个愿望就是给你写短信,可是面对显示屏,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我想,有些东西是不需要太多表白的,比如思念。不是么?当一个人陷入感(情qing)的麻烦的时候,最好的解脱,莫过于将幸福看作真正属于自己的一种空白。也许,你的压力太大了,你希望释放,所以,你渴望回到过去。”

    陈君寻苦笑,说道:“如果一个人连回忆的勇气都没有,他如何能够正确面对自己,面对生活?”

    妖冶生于刀尖,美艳擎于权杖。谎言若在权杖上开出鲜花,自私便会在野蛮地结出果实。乔袖无语了。此时,她是多么渴望无限靠近(身shen)边这个才华横溢、玉树临风而又貌似伟岸的男人,可是,她又没有足够的勇气。

    (日ri)子在这样对生活的深度思考中一天天过去了。乔袖喜欢和陈君寻在一起吃盒饭,喜欢帮他洗衣服,然后坐在他(身shen)边听他讲他的阅历,偶尔会在他(床chuang)上躺一会儿,幸福地闭上眼睛,浮想联翩,做她的不知名的梦。

    有一天晚上,乔袖说:“你这个人很念旧。”

    陈君寻说道:“是的。”

    乔袖问道:“你相信缘分吗?”

    陈君寻颔了颔首,说道:“相信,但是缘分是空的。将缘分看作镜中花水中月最好不过。”

    乔袖小声试探道:“看来,你把我也看成镜中花水中月了吧?”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