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酷文学城目录

北门 第132章坟墓所在

时间:2018-10-12作者:严冰舒

    说这话的时候,傅忆(娇jiao)的脸上有一种无可捉摸的悲观。陈君寻看在眼里,搂紧她的腰肢,吻了吻她半睁半闭的眼睛,深(情qing)地说道:“为了打赢这一仗,我谋划了多年。”

    傅忆(娇jiao)轻轻(吮shun)吸陈君寻的肩膀,这时,说道:“不对,我分明是被你骗到手的,许多年前,我就是你的俘虏了,你用一块小甜饼征服了我。”说着,她想起十多年前那次聚餐,她,陈君寻,袁金林,还有江桐。想到江桐时,她不(禁jin)用力咬了一口陈君寻的肩膀。陈君寻一痛,跟着说声:“小母狗?”

    说完,陈君寻轻轻掐了掐傅忆(娇jiao)的(臀tun)部,不舍用力,更像是(爱ai)抚。

    傅忆(娇jiao)亦然感觉到陈君寻的疼(爱ai),长嘘一口气,然后说道:“留个印记给你老婆吧,我就是不解气,就想告诉她,我勾引她的老公!”

    陈君寻听后无语,那只抚摩傅忆(娇jiao)玉肌的手越来越轻柔了,越来越亲昵,越来越殷勤,带着几许遗憾,像是一种补偿。

    “知道吗,看到你方才进门时提心吊胆的样子,我(挺ting)开心的。”沉默片刻,傅忆(娇jiao)说道。

    陈君寻风(情qing)不减,温存地问道:“为什么?”

    傅忆(娇jiao)说道:“因为,你不是老将。”

    他不是老将?我擦,显然,这女人看走眼了。

    陈君寻听后,说不清心里怎样的变化,也道不明是何滋味,就见他一下子又抱紧这位美丽的傅老师,亲啊拱啊,颠鸾倒凤,除了胜利者的满足,或者,这是一种最高超的掩护吧。

    而对于傅忆(娇jiao),这一夜,作为一个被人下(套tao)的女人,与本该属于她的男人无数次翻云覆雨,在找回愉悦赔偿的同时,她对给她下(套tao)的江桐和袁金林,无不穷尽技艺予以回击。那种放浪形骸的疯狂,她从没给过自己的丈夫袁金林,却是全(身shen)心地给了江桐的丈夫。

    这**一夜,也就塑造出傅忆(娇jiao)((荡dang)dang)妇的形象。从此以后,每每回味,她都有一种久违的焦渴,这种焦渴,如同罂粟花海里的狂奔,裙裾飘((荡dang)dang)中带着一种瘾。这时她才发现,她对陈君寻的(爱ai)原来可以这么深刻,这么不可或缺。

    “有人说,女人上(床chuang)之前是香的,上(床chuang)以后是脏的。这句话对吧?”这一天,在跟陈君寻私会的时候,傅忆(娇jiao)问。

    这位平素给人印象不苟言笑的单眼皮美人也不是乱说。自从跟陈君寻上了(床chuang),陈君寻给她打的电话明显少了许多,这让她深刻地领略到一种疏远。要知道女人的心可比男人敏感多了,特别是陷入(爱ai)河不能自拔的时候,她们的判断往往精准无比。

    女人上(床chuang)之前是香的,上(床chuang)以后是脏的。这句话,风流有瘾的白美妙说过,老实巴交的袁茵说过,现在淑女型人物傅忆(娇jiao)也说了,是啊,它对吗?

    结果不用多想,陈君寻给了一个否定的回答,“不,你永远都是我生命里最高的山峰。”他说。

    “那么,你还有多少山丘呢?”

    一旦全(身shen)心投入以后,那种(爱ai)也就烙上印记,男人可以把它称为一场游戏,女人则不行。做了陈君寻的女人,傅忆(娇jiao)明显感觉她对陈君寻的(爱ai)越来越深了,有一种离开即死的感觉。那一夜风流,绝非无痕(春chun)梦,那是她的依恋的抬头,依恋以后,她不再满足,变成了贪恋。她的内心深处是那么狂(热re),火山喷发于心湖之底,水与火的纠缠与喷薄,是那么无可阻挡!(爱ai)到深处,在意随之多了起来。

    听到傅忆(娇jiao)的话,陈君寻感受着这个单眼皮美人翻腾的醋意,山丘之说,让他想到了谈不上丰满的秦粉,他在想,是不是他跟秦粉的来往,被这个女人看到了?

    有了这种想法,以后,再跟秦粉来往,陈君寻明显隐秘了许多。那种对傅忆(娇jiao)的防备,就像防备江桐一样卖力。

    而平素不太喜欢看小说的傅忆(娇jiao),此时开始留意陈君寻的新作品了。她想从陈君寻的文章里,看清他的心灵世界,说不准,在某个片段,就能找到他精神出轨的蛛丝马迹。很快,一篇叫《(禁jin)果的颜色》的小说就吸引了她的目光。

    这篇小说,乔袖最早看过,因为追寻(禁jin)果的颜色,在**闹得最凶的时候,她还专门跑到北京去陪伴陈君寻呢。

    傅忆(娇jiao)看的这篇小说发于陈君寻的博客,不同于乔袖当时看的是书籍。当然,两个女人的境遇还是可以找到相同点的。那时,乔袖投怀送抱不成,终究悻悻而去;现在,傅忆(娇jiao)已经成了陈君寻的女人,却也高兴不起来。

    这篇小说的字数不是太多,(情qing)节却很曲折,内容更是哀感顽艳。尤其是一些活灵活现的描写,比如:胭脂更多咀嚼到的似乎只是孤枕难眠的淡淡苦涩。镜子里的美眸越来越空,直至再也找不到自己脸上美丽的地方,胭脂才意识到自己坐得久了。胭脂站起(身shen),翘起的(臀tun)和高拔的(胸xiong)便水落石出一般,完全被合体的黑色连衣裙勾勒得“惹火烧(身shen)”。胭脂对着镜子慢慢变换站姿,前后左右来回审视着,每一个细小的举动都那么容止端详。

    读完这篇文章,傅忆(娇jiao)久久不能平静。她想,江桐又瘦又小,说是金丝雀,其实骨感精怪的像只得病的麻雀,除了会叫,别的一无是处。可文中那个女主人公(性xing)感丰腴而又故作矜持,肯定不是以麻雀作为生活原型的。莫非,莫非陈君寻在外头沾碰了一个端庄矜持美丽(性xing)感而又风韵深藏的女人?

    有了这个想法,傅忆(娇jiao)忽而慌张起来。当初的(爱ai)恋是那么的(热re)烈疯狂,可是,一旦得到了,一旦满足了,那男人的指尖,好像只有一滴水的冲动。她触摸得到陈君寻的(爱ai)的力量的变化,也许他的(爱ai)慕仅与荷尔蒙有关。一想到那夜她与陈君寻的相互给予,她的内心深处就无比焦渴,可是,那男人给她的只是细流涓滴,也许某年某月终将干涸,甚至连一滴水的冲动都不会再有。

    想到这里,傅忆(娇jiao)更是焦虑不堪。

    这位美丽的傅老师并不知道胭脂的超凡特质,是陈君寻以她为原型塑造出来的,她的端庄,她的矜持,她的玉韫珠藏的绝色(性xing)感,尤其她那高拔的(胸xiong),是陈君寻花费十几年才攀登上去的高峰,所以,他想永志于文。

    前文已有描述,现实中的傅忆(娇jiao)在大众场合举止淑雅,谈吐得体,(情qing)字深含,(娇jiao)不轻露,而她浑(身shen)流淌的雪肌曲线,在合体的咖啡色职业女装的掩映下,(欲yu)盖弥彰,山比名山更加高耸,水比圣泉更为幽远,就连微翘的(臀tun)部也是写满(诱you)惑字样的峭壁悬崖,令人浮想联翩,几(欲yu)纵(身shen)跳将下去。这是一位抓住古典与现代两根链条,在恪守与开化之间((荡dang)dang)着秋千的东方女(性xing)。一位娴静(性xing)感思想成熟的小城少妇。

    这就是傅忆(娇jiao)的真实写照,没有任何溢美之词。

    那个胭脂,无疑是根据傅忆(娇jiao)的形象创造出来的,而至于曲折离奇的故事(情qing)节,则是陈君寻一种绮念的发挥。

    因为看了这篇小说,傅忆(娇jiao)失眠了。一直到下半夜,她都在浏览陈君寻的博客,追查他的生活作风的黑与白。一想到陈君寻对她的渐次冷落,她的心里就非常难受。她知道陈君寻在家,她没法发短信质问胭脂是谁,只能自虐式地折磨自己,这时候,她开始佩服那个昔(日ri)闺蜜江桐的忍耐力了。

    而此时,在海峡的那一岸,有位女子也在浏览陈君寻的博客。她就是那个看了《(禁jin)果的颜色》,然后梦想投怀送抱,在北京某个宾馆里脱光衣服展示给陈君寻看的青(春chun)女孩乔袖。

    乔袖正在阅读陈君寻一篇叫《天使(情qing)书》的新作,是篇小小说,陈君寻出差过程中在手机里写出来的,全文如下:

    思念如潮的时候,作家便在电话里将自己杜撰的故事,讲给远在新疆的女孩听:

    有两只懒惰的鸿雁,她们同时(爱ai)上了舞蹈王子,一位风流倜傥的天使。但是,她们一个太胖,一个太瘦,体形非常难看,不敢对天使抱任何非分之想,只好旁敲侧击地说:“尊敬的天使,要是我们能够看到你恋(爱ai)的女孩是何等美丽,我们想,那该是一件多么荣幸的事(情qing)啊。”

    天使说:“如果你们真想见到我的恋人,那么,就做一回邮差,把我的这封(情qing)书带到新疆库车去吧,按照信上的地址,你们很快就会看到我喜欢的女孩。”

    两只鸿雁就带着信向新疆飞去了。

    飞啊,飞啊,这可苦了平(日ri)很少锻炼的懒惰的鸿雁。

    瘦的鸿雁说:“我们回去吧,何必为一个已有心上人的臭男人劳神伤(身shen)呢?”

    “不,我一定要看到那个女孩怎样的美丽!居然令我的白马王子如此痴迷。”胖的鸿雁斩钉截铁。

    又飞啊飞啊,风雨兼程。一个多月后,终于飞到了库车。两只鸿雁按信上的地址寻找,费尽周折,找到的却是一处多年无人居住的老宅。

    鸿雁感到上当受骗,非常恼怒,便诅咒起可恶的天使。瘦鸿雁咬牙切齿,就(欲yu)将信撕碎,这时候胖鸿雁赶忙阻止道:“让我看看,看看(情qing)书里写的如何甜如蜜饯,伤人如刀?!”

    说着,胖鸿雁就拆开了信封。

    孰料信封里边根本没有(情qing)书,只有一张字条,上面写着:难道你们没有发现,你们已经练出一副绝佳的(身shen)材了吗?快回来吧,亲(爱ai)的,我在这里等着娶你们呢。

    两只鸿雁恍然大悟,这才留意起自己,果然俱是(身shen)材袅娜、风姿绰约。

    天使后来真的娶了鸿雁。

    作家呷了一口苦丁浓茶,问电话那端的女孩:“你知道,天使为什么会喜欢上那两只笨大雁并且娶了她们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