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酷文学城目录

北门 第130章躲过一劫

时间:2018-10-12作者:严冰舒

    江枫“嘿嘿”傻笑两声,挠了挠后脑勺,说声:“行。”

    袁茵俏皮地白了他一眼,轻道:“男人不能说不行,那就必须行。”

    江枫又是“嘿嘿”傻笑。

    “就知道笑!”

    袁茵鼻梁一蹙。

    很快,这个美女小职员就回到普通人应有的生活轨道。江枫古董式的保守令她愈加开放,愈加顽皮,这时的她索(性xing)将外(套tao)夺了过来,走到自行车旁,往车篮里一塞,然后,(胸xiong)脯(挺ting)得更高了。

    袁茵天生是块跳舞的好料,她那(诱you)人的(身shen)材也绝对懂得衬托,该突出的地方绝对张扬,该凹下的地方绝对渊默,细腰圆(臀tun),长腿修颈,尤其是那活力四(射she)的(胸xiong)部,束缚不住,运动起来像两只啄食的鸽子,(娇jiao)喘之时,言辞错落处,笑声也有一些跌宕的洒脱。

    (性xing)感,开放,带着青(春chun)余味,又有小少妇方兴未艾的风韵,正可谓家有芳草,怎奈一到家里就郁郁寡欢、使(性xing)尚气。

    虽是夫妻,江枫却有“同是天涯沦落人”之感,这里边,自己前途渺茫已经足够苍凉了,而对(爱ai)妻工作处境的悲悯让他心(情qing)更加沉重,吻牌,百顺,这些企业的名字如同炮弹残片,已经镶嵌到他脑壳里了,压迫着他的神经,令他丧失工作动力的同时,前途也看得越来越褊狭,越来越模糊。

    一命二运三风水,四积(阴yin)德五读书,六名七相八敬神,九交贵人十养生。

    赚点小钱可以,要想成功或是成名,这对江枫要求太高了。他江枫无法做到,也不愿意往这方面靠近,可是,为了让袁茵过上好(日ri)子,他又不得不想方设法改变命运。

    三穷三富过到老。富,又在哪里呢?

    深深的触动令江枫疼痛不止,望着(爱ai)妻,他的精神渐渐变得恍惚起来,以致羽毛球飞打他眼皮上他才回过神来。

    而袁茵在想:一(日ri)夫妻,百世姻缘。百世修来同船渡,千世修来共枕眠。既然修来了缘分,那就好好珍惜吧。

    这夫妻俩等候着开往(春chun)天的那班火车。那个第三者裘乾可就沦为(爱ai)(情qing)的弃婴了。

    裘乾跳了一阵舞,因为心系袁茵,他对舞厅里那些不是离婚就是离家专在舞场送摸求抱的女人更感乏味了。等不到袁茵,他就找白家帮四金刚翼龙喝酒去了,买几个菜,拿到翼龙住的别墅,二八盅以后,大吐相中一个女人却又玩不到的扎心苦闷。

    翼龙本不想与裘乾一起喝酒的。这个被师父带人抄家,然后认贼作父,连自己的前任夫人被仇家睡了他都能忍的男人,岂止忍者神龟的过人表现?

    翼龙心有一万个瞧不起,但是,他心仪裘乾的前妻胡珏已久,他想在酒桌上旁敲侧击,通过裘乾之口探得胡珏的一些习惯(爱ai)憎,所以,就与这个忍者神龟一直在酒桌上称兄道弟。

    “那个((贱jian)jian)人——”裘乾一句话还没说完,忽然想起胡珏现在是翼龙的师母,他怀疑翼龙受到白俊杰的指使,在故意试探他,就没敢讲下去,而是改口道:“那个女人,我早就忘记她什么模样了,我现在满脑子都是袁茵的大**,一晃一晃的,让我抓心般的着急。”

    亵渎袁茵,翼龙不管,可姓裘的骂胡珏是((贱jian)jian)人。翼龙听后满脸不悦。

    自从认识胡珏以后,翼龙极度反感有人辱骂她,如若骂人者不是裘乾,此刻他就动手了,可面前这人曾是法定睡过胡珏无数次的人。心有所图,所以,他按兵不动。见到裘乾夸赞袁茵大**时喉结翻滚的样子,他便(情qing)不自(禁jin)地相思起了师母胡珏。

    喝过酒,别过翼龙,裘乾仗着酒力骑摩托在青屏大街小巷播种着雄威,一边寻找袁茵的踪迹。正值心猿挠痒、意马踹裆之际,刚巧看见袁茵、江枫手拉手往家返,有说有笑的,甚是欢(爱ai)。

    裘乾看得眼馋,再加上袁茵不肯见他,忽而眼里滴血。饱蘸醋意,“嚓”的一声,他猛一刹车闸,摩托戛然打转半圈。“袁茵!”他掉过车头,喊了一声,目光追击袁茵,明显带有挑衅的味道。

    袁茵只顾跟江枫说话,也没有看到裘乾骑摩托迎面擦肩而过,听到叫喊,回头见是裘乾,她的心头一震,脸上瞬息露出了慌张的神色,迅速扩散,继而难看得无边无际。

    江枫在旁边看得真切,再一望裘乾那表(情qing),他隐约触摸到了一种敌对的力量,转而问袁茵:“你们认识?他是谁?”

    袁茵的脸跟着又是一红,无论怎样都掩盖不住了,故而带着强词夺理的嫌疑,耍起急腔:“我以前的一个同学,是个泼皮无赖,咱们走,别理会他!”说着,她故意昂头(挺ting)(胸xiong),又来一声“信不信随便你!”然后,手就从江枫的手心抽开了,甩起胳臂气呼呼地一路快走。

    江枫紧跟数步,说道:“当然相信你喽。你是我老婆,我不相信你,还能相信谁?”

    这话说得(挺ting)感人的。袁茵听不出来是真是假,她也没有心思仔细辨别。她不敢回头,生怕裘乾那个王八蛋追过来,毕竟她跟那个王八蛋私下有过不正当往来,虽说没到上(床chuang)的地步,她的重要空间却是被侵扰过了,这若是被江枫知道了,无异于在刚刚恢复的快乐之旅中踩到一坨狗屎,于温馨的氛围里穿插着浓烈的恶臭。

    袁茵害怕裘乾追上来揪她小辫子,心里一直在怦怦打鼓。还好,裘乾双脚点地,没将摩托开过来。也许是害怕江枫手里那副羽毛球拍能变成武器吧,那渣男嘴里小声咒骂江枫几句“老腌瓜”,嘀咕透鲜的一棵大白菜被猪拱了,勾望二人,目送走远,然后骑着摩托车悻悻走了。

    精神出轨的时候,你若不能沦肌浃髓地感受到背叛的张力,注定你永远不会长高。

    袁茵惊了一(身shen)冷汗,暗暗舒了口气。然后,她看了看手表,心说哥哥袁金林应该与白家姐妹上车了。

    白美玲要去朝鲜旅游,袁金林负责东北三省销售业务,自然成为她朝鲜之行的不二介子。而袁金林也难得有这个表现机会,一个是老板娘,一个是(情qing)人,都值得他用心伺候,故而早早就打电话给丹东一个客户,要那个客户准备一场丰盛的接风宴,又帮白家姐妹把签证工作提前办好,然后与她们一起去了丹东,从丹东出发,穿过鸭绿江大桥一路就可以直达平壤了。

    哥哥这一出差,袁茵本打算去找嫂子傅忆(娇jiao)学习十字绣的,顺便姑嫂俩聊聊天,这时再也没了心(情qing)。

    不过,幸好她没去哥哥家,要不然,她今晚非得等来一场尴尬不可。一个是她的嫂子傅忆(娇jiao),一个是她的姐夫陈君寻,真要逾墙潜院,那真就有大戏看了。

    就是在袁金林出发当天,陈君寻告诉江桐他要去唐州见一个客户,晚上就没有归家。可怜江桐真就相信丈夫了,她不知道,陈君寻其实是去偷腥的,偷的不是别人,正是她多年来一直提防着的昔(日ri)闺蜜傅忆(娇jiao)。

    知道丈夫晚上出差,傅忆(娇jiao)上午在学校里给陈君寻打个电话,跟她开个**的玩笑。好长时间,她没见到陈君寻了,相思的味道越发浓烈,那种隐秘处蕴动着的(春chun)潮又开始看涨了,于不安分的风中,寻觅与归偎这个男人的伟岸。

    电话里,傅忆(娇jiao)吃了催(情qing)药似的,问陈君寻敢不敢来她家?当时,她只以为这是一个张欢的玩笑,她不敢相信,夜幕的掩护下,那个野男人竟然真的来了。

    快要到傅忆(娇jiao)家的时候,陈君寻又给她打去一个电话,告诉她,他快要到了。傅忆(娇jiao)芳心明显受到了压迫,回道:“你别来,我不开。”

    没过多久,防盗门轻轻响了两声,“笃,笃。”

    傅忆(娇jiao)守在门后,一直处于矛盾的漩涡。听到敲门声,她的芳心怦怦直跳,又被一挤,反弹时添满了警觉,轻声问道:“谁?”

    声如惊鸿宛转。

    “我。”

    嗓门低沉,听起来带着颤音,有些磁(性xing)的吸引,又让人生发着怜悯。果然是陈君寻。

    傅忆(娇jiao)的芳心跳得更快,犹豫起来,只是短短的一个停顿,她就变得无比驯顺绵柔,她不敢想象自己究竟中了什么妖法,竟然如此胆大妄为,如此义无反顾地放那野男人进来。

    “我跟你闹着玩的,你怎么真来咯?喝酒啦?”

    防盗门不防盗。

    关上防盗门,这位美丽的傅老师依然非常紧张,她明显感到心里的小兔子活蹦乱跳。

    初扮隔壁老王,第一次到人家偷人老婆,陈君寻也是非常紧张,可是,他不想让傅忆(娇jiao)看穿他的虚慌的心理,为此努力地掩饰自己,压低嗓音,问道:“需要酒壮英雄胆吗?”

    傅忆(娇jiao)看穿了他的心思,(娇jiao)嗔地望着他,说道:“还有心思开玩笑呢?还好,你那个小孩妗子没来找我学十字绣,要是她在这,像你这样来前连个招呼都不打,真要猛张飞似地闯进来,可就丢死人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