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酷文学城目录

北门 第129章无微不至

时间:2018-10-12作者:严冰舒

    凝滞的空气,让人很难正常呼吸。

    如果时光老人不小心碰坏了一个生活的碗,总得有一个(胸xiong)襟宽阔的人将它捡起。

    过来良久,江枫慢吞吞地说道:“这种塑料袋,我一闻气味就知是再生料做的,再跟(热re)烧饼贴到一起,增塑剂就会析出来渗入烧饼里。你和宇佳吃里头的几块,我觉得会稍好一些。”说后,他又不免有些后悔了。

    袁茵一怔,这才恍然大悟,为什么每次吃烧饼,江枫都挑外面那两块,原来这里边藏有一个(爱ai)的秘密啊!

    这个时候,就见江枫屈(身shen)捡起了烧饼,放在桌子上,然后扭过头去,说道:“你们先吃,我出去办点事。”

    他的眼圈泛红,未待说完,就起(身shen)离开了。他不想把他心灵世界里脆弱的那一面暴露出来,在这个他自以为最温馨的港湾,一个被妻子讥诮为吃鸡毛都找不到避风湾的地方,作为男人,他必须坚强。

    不妨在此科普一下:

    市场上流通的塑料袋按材质划分,通常分为pvc(聚氯乙烯)塑料袋、pe(聚乙烯)塑料袋、pvdc(聚偏二氯乙烯)保鲜袋。pvc塑料袋遇(热re)或者遇到油脂,deha很容易析出,继而污染食物。deha是一种(禁jin)用塑化剂,一旦人类吃了受它污染的食物,分泌系统就会受到影响,造成雌(性xing)激素分泌增加,雄(性xing)激素分泌减少,进而导致不孕不育,故而,这种塑料袋不可用于盛放食物。

    盛放食物,最好的塑料袋是pvdc保鲜袋,制造这种袋子,(允yun)许使用的塑化剂为doa,原料正辛醇,doa对人类的危害远不及deha,是故称为环保塑料袋,但这种塑料袋偏贵,很多时候,小商小贩们为了节约成本,都选用价格低廉的普通pvc塑料袋、pe塑料袋,甚至再生塑料袋。

    江宇佳装烧饼用的塑料袋微微散发着一股怪味,还是被细心的江枫发现了,正如他所说,那塑料袋是再生料做的,容易致癌,是故他去夺袁茵手里的烧饼。

    袁茵这才洞透江枫的心迹,润物细无声啊。也许,这是她心目中所谓窝囊废最最力所能及的呵护了,看似微不足道,却不失大(爱ai),真(爱ai),最(爱ai)。

    袁茵的心里一阵阵内疚,特别是听到江枫下楼沉重的脚步声时,就有一种奇异的感觉突然袭击她的(身shen)心,爬上她的脸,从她的颜面逆势而上,翻越她的头顶,继而衰落于她的脊背。她好想追上丈夫,抱住他的腰,伏于他的后背大哭一场,说声抱歉,连同她的所有不如意倾泄而出。

    正在矛盾间,这时,她突然收到裘乾发来的一条(骚sao)扰短信:不要忘记,你曾经是我的女人,如果你认为你还是干净的,你就大错特错了,起码我占领过你(身shen)体上最重要的位置,想让我手软,今晚就来找我,我在老地方等你。

    占据过美人(身shen)体上最重要的位置?是美人心里曾经装过他呢,还是他那咸猪手触及不该抵达的地方?两者皆有可能啊。

    袁茵的脸“腾”地红了,惭怍的心理突然之间变得特别强烈,直至演化为犯罪的感觉。害怕裘乾打来(骚sao)扰电话,她蹙着眉梢关掉手机,更是无颜去追江枫了。

    然后,她拿起江枫留在桌子上的那块烧饼,审视良久,良久。

    唉,这么多年,江枫的心都扒给她吃了,她居然到现在才发觉!

    “这种塑料袋,我一闻气味就知是再生料做的,再跟(热re)烧饼贴到一起,增塑剂就会析出来渗入烧饼里。你和宇佳吃里头的,我觉得会稍好一些。”

    他把危险和伤害总是留给自己,无声无息,任劳任怨。

    江枫的话语再度在小职员袁茵的耳畔想起,几度掉落,再经拾起,听起来还是那么温暖,那么让人(热re)泪盈眶。想着,想着,袁茵的眼泪就下来了,这种感动,坐在她(身shen)旁玩手机的女儿江宇佳根本无法看懂,还以为这位向来强势的妈妈委屈没有申冤的地方呢。

    袁茵含泪吃下江枫心目中那块可能沾带塑化剂的烧饼,就独自一人出去了。到了前进河,沿着河岸走了很长时间,思绪总是如蔓而爬,让她一时难以骋怀。

    当然,她不是去找跳河地点的,她也没想去舞厅应约裘乾,她只想一个人静一静,想借助河边一种貌似即将复活的风景,濯去郁积多(日ri)的心灵的尘埃,像用一块清香的橡皮,揩去白纸上斑斑污迹。

    袁茵满腹心事,很快就被即将复活的风景挤压出来,融入不进,反而更加孤独。

    一路上,她的眼前老是回放江枫红着眼圈起(身shen)离开的(情qing)形,先是束缚的绳索,后来慢慢变成支离破碎的花环。她想,像江枫这种老实巴交的人在机关已经不多见了,忠诚,敬业,任劳任怨,这种品格方好可以胜任财务工作,只可惜青屏这个地方积习难破,单位用人重关系讲背景,所以,他一直被埋于粪土。

    俗话说朝里有人好做官,江枫祖辈都是老户人家,平民百姓,无权无势,提升起来尤为艰难。想着,想着,袁茵就对罗建业的用人之道怨言再起,同时又万般无奈,毕竟,罗建业也有他的苦衷,他只是青屏网箱里养着的一条鱼,一条圆滑自保的鲶鱼。

    只是,江枫工资太低了,低得无法应付任何突如其来的灾攘病袭,这让袁茵时刻背负一种危机感。当初她粘靠裘乾,也是受这种忧患派遣。可是,江枫那么(爱ai)她和女儿,(爱ai)这个家庭,除了收入不理想,江枫(身shen)上有好多优点,任由她放纵,又给她无微不至的关怀,而她对江枫的理解远远不够,她终于明白,这么多年来,她不应该用收入来衡量她丈夫的社会地位与家庭地位,她太市侩了,简直俗不可耐。

    往昔薄物细故历历在目,袁茵忽然感觉自己离家太远了,远离的伊始就是一种背叛。

    远处,桥上明亮的路灯倒映在河中,像一个个跳跃的汤圆,这让袁茵想起电影《断桥》,白蛇吃了许仙嘴里掉下的汤圆因而与许仙结缘,若干年后,修炼成正果嫁给了并不富裕的许仙。

    这些年下来,虽然嘴上说和江枫过不到一块就离婚,可她还是相信缘分一说。想到那条白蛇,她不由得轻叹一声。

    思绪依然如蔓而爬。

    袁茵的鼻孔微微放大,嗅了嗅,从河面上飘来的潮湿的气流清凉且微微腥鲜,她深深呼吸几口,随后感到(胸xiong)中的郁结像杯遇(热re)的冰激凌在不断地软化,消融。

    “千江有水千江月,万里无云万里天。”

    袁茵念了两句她非常喜欢的诗词,这诗空灵对偶,禅意至高,读懂它,很容易抛开烦恼,让心境开拓明光。

    拷掠后的良心,一再鼓舞着袁茵朝正确的方向眺望,终于,她改变了前行的方向,下了河岸,然后往闹市区方向去了。

    走着,走着,她突然冲动地给江枫打去电话:“喂,我说江枫,咱们家那副羽毛球拍还在吗?我想跟你去体育场打球。”

    这个女人破天荒地主动找江枫讲话,这是结婚以来的第一次,而且,一个时辰前还在吵架,虽说夫妻没有隔夜仇,(床chuang)头吵架(床chuang)尾和,可是,这么快就主动找江枫讲话,这看上去不太符合她的个(性xing)啊。

    江枫回到了家里,发现袁茵不在家,心里非常焦虑,正准备出去找呢,忽然接到了袁茵的电话,说想和他一起去体育场锻炼。

    江枫没想到妻子主动跟他和好,又是神速。这让他感到十分意外,伤感随之飘逝了大半,慌忙说道:“还挂在墙上呢,你在哪里?我接你去。”

    声音里有些焦急,袁茵听出来了,她不想让江枫知道她方才一个人在河岸散步解闷的事(情qing),就说道:“你到体育场等我就行,别替我担心,我没事。”

    “好,好,好。”江枫连说三个好字,就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在忠厚谦恭的人群中,他显然是位当之无愧的三好学生。

    体育场上,蜜色的氙灯光里隐隐约约透露着几许醉酡酡的酒红色的光束,温暖而迷人。

    袁茵外(套tao)里面穿一件绛色半紧高领羊毛衫,脱下外(套tao),这惹火(身shen)材一下子成为了焦点。尤其是修颈细腰陪衬着的那两个面团,随着手臂的舒展,球拍的接应,晃动得让人着急。

    眼望妻子大**一晃一晃的,江枫感觉十分难堪,连忙抢步上前,将外(套tao)递过去,瓮声瓮气地说道:“抓紧穿上。瞧这大庭广众之下,众目睽睽——”

    江枫的嗓门压得很低很低。袁茵环顾四周,百分百的回头率让她非常自豪,又举头仰望球型氙灯,说道:“凭啥?就给你一个人欣赏呀,自私!我还嫌灯光不够刺眼呢。”说着,她就“咯咯”笑了起来,然后也压低嗓门,“待会儿,回家洗澡,你帮我搓背。”

    说着,她的耳根居然红了起来,这个夹带引(诱you)的暗示,似乎是一个女人将功补过的天然属(性xing)。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