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酷文学城目录

北门 第127章亮出底牌

时间:2018-10-12作者:严冰舒

    人就是这样,没有底线的忍让与没有原则的宽容,只会让小人得寸进尺。

    眼见裘乾弥漫的匪气越发猖狂,袁茵忽然瘫软下来,带着一些投降的语气,脸上,又有一些自讨下((贱jian)jian)的不光彩。

    “别这样。知道吗,女人上(床chuang)之前是香的,上(床chuang)以后就是脏的了。真要做了,你就不稀罕我了,我不想要那个结果。”袁茵近乎哀求地说道。

    “女人上(床chuang)之前是香的,上(床chuang)以后是脏的?”裘乾想不到这个女人懂的还(挺ting)多,不(禁jin)问道:“这话谁跟你说的?”

    袁茵说道:“白美妙。”

    “白美妙?我的个去。”裘乾冷冷一笑,“那个公共汽车说的话,你也相信?在青屏,上她车的男人不亚于一个旅的吧?”

    一个旅?夸张了吧?

    袁茵听后脸色一沉,嚷道:“你怎么这样说话?我不(爱ai)听!”

    袁茵看不惯的就是裘乾这种男人。他自己出轨冠冕堂皇,别人出轨就得砍头呀?何况白美妙是她的朋友,一个面子都不给!因而,她反问道:“一个旅的,那么多人呀,有你吗?”

    裘乾一听,像是被鱼刺卡住了嗓子眼,说话有些不顺溜,“我,我只是随便说说,随便的,我的心里只装着你。”

    说这话,也真够随便的。其实,他这个家伙也曾经打过白美妙的主意,在舞场了,他邀请过白美妙几次,可是人家眼皮抬都懒着抬,更别说正眼看他了,因此,他丑诋人家时带着报复的心理。

    袁茵亲眼所见白美妙对裘乾的不恭,这时难免往裘乾报复的心理去想,暗“哼”了一声,心说:你那点小心思,白美妙早就跟我说过了。馋嘴的猫,哪有不偷腥的?

    不过,此时的袁茵已经掉进钱眼里了,为了那个理想数字,她暂且放纵(身shen)边这个男人,大有故意钓鱼之嫌。随着裘乾的咸猪手放肆地游走,她再次沉下脸来,问了一句:“你到底借,还是不借?”

    当初在帝王大厦,那些金银首饰袁茵无一索取,裘乾就怀疑她另有企图。这一见她急迫的神态,裘乾心想,这女人蛰伏这么久今天终于现出了原形。

    为了尽快占有这个女人,裘乾也算豁出去了,就问:“你要多少?”

    袁茵说道:“不多,也就十万吧。”

    十万?卧槽,这还不多?

    裘乾一听,贴在袁茵(身shen)上探路先锋官的那只手,不由自主地颤抖几下。

    袁茵确也早有思想准备,常在河边转,没有不湿鞋的,她料定自己早晚沦为裘乾的盘中餐,因而早早就给自己的(身shen)子标上价码:十万。

    “对,十万!”袁茵咬了咬牙关,没等裘乾发问,她却颔首确定。

    关于献(身shen)一定要收费,好朋友白美妙一直在袁茵跟前耳提面命,还经常拿出存折和首饰炫耀,存折上的数字虽然没带彩色,却是扎眼而又烧心,那一包首饰就更不用说了,单单戒指就有几十枚,也不知道到底多少男人回馈过她。

    白美妙奢侈的生活让袁茵好生羡慕,渐渐地,她就看淡了((操cao)cao)守名节。这也就是,当金钱与尊严站队时,她让金钱站在了前排。

    袁茵给自己明码标价还有一层意图,那就是试探一下裘乾是否真心对她好,舍得在她(身shen)上花大钱,那才叫真心好,别的都是鬼扯。她向裘乾借十万块钱,其实也是一次(情qing)感测试。

    通过裘乾那只手的毫无包装的颤抖,袁茵明显感觉到了这个男人的心灵地震,她心说这人心疼钱了,不是真心对她好的,因而,难免有些受伤的摇落。

    “只要你肯借给我,我不会忘记你的好。”袁茵补充道。就差没说:只要你借十万块钱给我,别让我还,我的人就是你的了。

    裘乾左右为难,那张大脸盘就像赌博用的转盘似的,经袁茵一摇,转转转,心思跟着转转转。暗道,若是不给十万,袁茵定然说他吝啬;若是给了,他需借钱才能凑够。这位小娘子虽然姣好可人,但价格有些偏高啊。十万块钱,他得卖多少假药才能赚回来?又能泡多少小妞呢?单为搞定一个有夫之妇,闹得他吐血拉稀,值得吗?

    这家伙再也不敢吹牛了,思量再三,他认为说出实(情qing)比较划算,这时转盘一停,说道:“其实,我先前一直都在骗你。我那个门市基本上不赚钱。行(情qing)好的话,一年毛利至多几万块钱;不好的话,只能赚一肚子好下水。”

    这是标准的叫花子买卖啊。与先时随口一喷,动不动就要买“宝马”、“奔驰”比,反差可是太大了。

    袁茵一听,怏怏不乐,说道:“我要是不向你张口,你一准不会哭穷的。就凭你这开车架势,横看竖瞧都不像穷人。”

    说着,说着,她就蹙起眉梢。

    见这美人较真起来,裘乾有所犯难,只好摊牌道:“其实,这车子是我在租赁公司租来的。”

    “租来的?谁信呢!”袁茵这时不单单生气那么简单,拔高嗓门,把猜疑和厌恶都带出来了。

    裘乾有气无力地说道:“是真的,车子是我从‘四方租赁公司’租来的,不信,你可以去问。不过,我手里也有一些积蓄,三万两万我不缺,你要用,我都拿给你。”

    裘乾这时道破家底,再也不敢牛皮哄哄了。

    “什么?三万两万?这不是打发乞丐的吗?!”

    袁茵颇为不悦,又一想,既然这男人敢让她去“四方租赁公司”求证,足以说明这车子确实不是他的。也许,他真是油漆的马桶——外面光。想着,想着,猜疑不见了,在恼怒和厌恶里,难以掩盖的,是她失望的神色。

    其实,裘乾说的都是实话。虽说他开的农药门市赚了一些钱,又靠造假药发了横财,但是,他包养的那个青屏人民医院女医生池美丽是个败家娘们,太会花钱了。若说池美丽买吃买穿,裘乾还不心疼,毕竟她吃好喝好以后,裘乾可以消费她的(身shen)体,可这女人偏偏嗜赌,经常扮演夜猫子,这让裘乾悔不当初,心说,还是胡珏那样的女人会过(日ri)子。

    池美丽喜欢赌博,牌技不高但是赌瘾不小,据说后来连白美妙都跟她交上了朋友。白美妙喜欢跟池美丽打牌,原因就在于池美丽像一只小肥羊。裘乾的钱,就是变相被白美妙之流喜欢吃涮羊(肉rou)的人搜刮去的。

    池美丽的赌瘾越来越大,赌的数额也越来越大。更可气的是,听说,有一次,这女人输钱以后跟赢家上了(床chuang),完事以后,人家顺妥妥把钱退给她了。

    做人无底线,正如南方某些地区笑贫不笑娼的传世恶俗。

    池美丽这种招式,跟白美妙着实有那么一拼。裘乾知道以后,勃然大怒。往后,裘乾的怨言越来越多,对池美丽不像先前那么好了,再后来,他银行卡里的几十万突然不翼而飞了。

    那张银行卡,是被池美丽盗去的,至于取款密码怎么泄露的,裘乾也不确定,极有可能是他酒后吐了真言。

    池美丽之所以盗走裘乾的银行卡,实属无奈之举。花姐的人给她下了(套tao),跟她赌了一场大博,结果,她输掉好几十万,本钱,大部分是在赌博现场借的高利贷。

    一下子输了这么多钱,靠脱衣上(床chuang),显然不行了。她一不是明星,二不是嫩模,三没有过人姿色,在人家眼里根本不值那么多钱,充其量,以风(骚sao)冲抵了利息。

    花姐的人((逼))债就像催命似的,见池美丽迟迟不还钱,动辄就要砍死她,害得她东躲西藏,连班都不敢去上了,后来,实在没有办法,她才打起裘乾的主意。

    巨款被盗以后,裘乾一下子回到了解放前。搞破鞋的代价,也真是太惨痛咧。

    不过,这家伙明知香水有毒,却是狗改不了吃屎,非得去打袁茵的主意。

    相中袁茵以后,为了提高成功率,裘乾便将自己伪装成大款。怎奈海潮退得快,原形现得疾。袁茵这一把自己摆上货柜,亮出(身shen)价,裘乾只能狗啃骨头——干咽唾沫了。想一想,也只能算个蝇量级流氓吧。

    若不是因为池美丽,风头上的裘乾说不定愿意掏十万块钱来买浪尖上袁茵的(身shen)体。

    可是,没有可是,他掏不出来。

    理想是丰满的,现实是骨感的。(情qing)况摆在那里,裘乾哪怕再不要脸,也不便道破实(情qing)啊。钱被一个小姘骗飞了,告诉另一个小姘他破败的缘由,这不是自找麻烦吗?确实不妥。裘乾有苦难言,眼看就要到嘴的菜掉了,他的沮丧表(情qing)可想而知。

    听到裘乾哭穷,袁茵将信将疑,说道:“算啦,其实,我并不在乎你有多少钱,我只是觉得你这人心眼好,相处起来很舒服。你也别沮丧。时运来了,说不准哪一天就爆发了。”

    话说的十分中听,很励志。

    裘乾贴着袁茵肌肤的手小心翼翼地抽了回来。生意没谈成,由他自己心意,他都觉得不好意思过度贪占人家的便宜。他那咸猪手一撤,袁茵将松脱一半的衣服收了收,紧了紧,又把牛仔裤拉链拉上,俊俏的脸庞,高挂着满满的无趣。
小说推荐